【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2/2011              

扛木头者

作者: 欧阳小戎 欧阳小戎

有一群伐木工人,需要靠人力去搬运原木。我们知道扛原木需要很多人,这些人体格健壮,心气一致,步调协调。当一个人身为扛木头者之一,那么有一些事理就发生了变化。

譬如有人喜欢挠别人的痒痒取乐,一般环境下,这是个无伤大雅的小喜好,甚至还能创造轻松氛围,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融合。然而身为扛木头者的一员,当肩负沉重的负担和责任时,他必须收敛自己的个性学习如何与他人协作,否则还不如没有他。我们设想一下,假定这位伐木工人在扛木头时去挠前面那个人的痒痒,那后果将如何?在这里,挠痒痒这一举动已经不是他个人的私人喜好,而变成了公共事务的一部分,他不是在和工友玩耍,而是在拆整个队伍的台。这是一个简单道理:当某人身为某件公共事务中一员的时候,他的种种举动皆已非一己私事,而成为了公共事务的一部分。公共事务中的人必须优先对公共事务的利益负责。

公共事务的利益在有些时候和个人特点相吻合。譬如有人体格健壮且干活不惜力,在这一点上,扛木头这一公共事务的利益与此相一致。在有些时候,公共事务的利益与个体无关,譬如有些人喜欢吃辣椒,此时,它与扛木头毫无关系。但在很多时候,公共事务的利益与个体形成了冲突,譬如前面所说的喜欢打闹的人。

第一种情况下,个人越是有出众的发挥,公共事务的收益也就越大;而第二种情况,哪怕他每天吃十斤辣椒,只要不把自己吃坏,都损害不到公共事务的利益;第三种情况则需要个人节制自己以服从公共事务的需要,他应该在公休期间打闹,而在上工时努力学会做个乖孩子。

或许有人会说:我并不是伐木工人,因此我无需为扛木头负责。于是当看见一群伐木工人从眼前路过时,便上去掏他们的胳肢窝。此举的后果又将如何?任何人皆没有妨害他人事务的权力,除非此事正在伤害着它的受害者。无论他是不喜欢扛木头这件事,还是不喜欢那群扛木头的人,或者是因为这群扛木头的人是自己扛木头的竞争对象,他都没有这个权力。

以上是一些非常简单的常识性道理,并不需要做高深的哲理性思考,或者做复杂的数学运算。用时下流行的词汇来组织,我们可以如此阐述:任何人都负有对自己所从事的公共事务优先负责之责任;任何人都负有不破坏一件未对无辜者构成伤害的事务之责任。

在人类数千年历史上,最大亦是最艰难、最深刻的一桩公共事务便是中国的民主化事业。这是人类历史上最沉重的一根木头,亦是最富建设性的一根木头。对扛木头者来说,与其他人保持协调,努力与其他人协作,不仅符合公共事务的利益,同时也符合自己的利益。如果一个人想要证明自己的优越性,他应该做的是在这支队伍中出更多的力气,或者更好地促进整个队伍的协调性,总而言之为扛木头这一事务作出比其他人更多的贡献。

扛木头是一桩与众不同的事务,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当别人被木头压垮的时候,你亦不可能幸免。因此帮助他人顶住压力,也就是在帮助自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它需要人为之付出巨大的牺牲,这些牺牲不仅在于自己的个人利益,还包括个人的个性、情感甚至人格类型。一个人想要省点力气,让别人上,这种偷奸耍滑是在祸害整个事务,也是祸害自己;或者在事务中节制不住自己的手痒,去挠前面那个人的痒痒;即便看到心仪的姑娘从眼前路过,亦不能分神;甚至和一群自己所厌恶的人共事,亦必须追求并学会与他们同气连枝。

现实的民主化进程,要比扛木头复杂无数倍,但最基本的道理却相同。对其参与者而言,中国的民主化,这一人类历史上最伟大事业的利益,优先于一切。一个民主化事业的参与者从踏入这一门槛开始就负有使其利益最大化的责任,这种责任在很大程度上包括在很多场合节制自己的利益、个性、情感甚至人格类型。

譬如:当不同观念的两派陷入分歧时,他们应该做的是各自去实现自己的思路,而非相互争执不下。实践将证明谁是对的,或者都是错误的。就如同两批伐木工人各自有一套自己的步调和号子,他们应该做的是各自去找一根木头扛起来,而不是为该用谁的方式来扛而争吵不休。现实的成绩将证明谁更有效,或者根本行不通。奉行阔步高速的工人们,在复杂的地形道路上是行不通的,而奉行稳步扎实向前的工人们,他们很有可能耽误了工期而白费力气。但是,当他们不够强壮,或互不买账,缺乏协作精神时,则无论如何他们都将失败,一切空谈皆不过是个笑话。

又或者有人说:我不是反对党,因此那些追求结社自由的人们与我无关。甚至可能在嘲笑:那些试图组建反对党的人们被抓了,而我没有被抓,因此我是聪明人,他们是傻子。而现实却是:当追求结社自由的人们被抓起来之后,接下来就会轮到那些没有涉足此道者。当扛大头那些人步履维艰的时候,扛小头那些人的轻松日子,也就到头了。有人试图组建反对党不是因为他们傻,而是因为他们更勇敢。就象有人扛大头不是因为他傻,而是因为他更加强壮一样。即便他当真是个傻子,也完全有理由因为扛了大头而得到别人的敬意。当看到前面那个人倒下而嘲笑他,则嘲笑者本人才真正的傻子,因为他自己马上也要祸事临头了。

这是一桩独特的事业,这个事业的规律在于:个人的成功建立在事业本身利益的基础之上,同时也建立在别人成功的基础之上。反之,事业的利益受损同时也意味着个人的失败,别人的失败亦等同于自己的失败。如果把木头锯成一截截,每人扛一截,那么每个人都是在完成自己的一小块单独事务,他人的成功与失败和自己无关。现实情况恰恰相反,要么扛着整根木头一道艰难地行进,要么所有人被压垮,没有第三种可能。
关键字: 欧阳小戎
文章点击数: 136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