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30/2011              

“7•23”高铁事故的施救及新闻处置比较

作者: 野 火



“7•23”动车(即高铁)事故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铁道部及地方政府对事故处理的荒唐和缺乏起码的人性。



在最初事故发生后的第一时间里,政府派出的工程队不是以救人为第一原则,而竟是以下令匆忙掩埋车体为第一要务。事故处理队在效率奇高的工程车操作下,匆匆就将残破车体吊起、再拆卸。整个作业过程完全是对废旧车体的操作,而不是对尚有伤员或遗体留在车厢内的人性化处理,即使是对待遗体,也没有理由如此缺乏尊重。在事故发生之后不到7个小时,“上面”就坚决要求停止搜救幸存者,以至于差点捣烂幸免于难的小女孩小伊伊。

我不禁联想到汶川地震发生后,日本救援队在破壁残墙的瓦砾现场小心地挖出一具遗体后,他们整个救援队员的第一个动作竟是放下手中的工具,全体肃立两旁,低头默哀致敬。而我们中国的铁道部呢,首先第一个想到的念头竟是,迅速掩埋车体,管他车厢里还有没有可以施救的生命迹象。疾速处理遗骸,管他死者亲属的心情如何悲痛欲绝!

如果要说此次中国高铁事故最大的丑闻在何处,我相信众口一辞的回答一定是:掩埋证据。这,放在世界历史的角度来看,都是空前绝后的奇闻。

在美国乃至西方各国,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同样也时有所闻,但你绝不可能听到政府有关部门在第一时间的处理方式会像中国现在这么令人瞠目结舌地残忍和缺乏起码的同情心。

掩盖,掩饰,蒙蔽真相,唯有这些阴暗的意念才是当今这块奇特的土地上才会上演的奇闻。举凡重大人员伤亡事故,政府有关部门总是急不可耐想以最快、最高效的办法息事宁人,维护我党的“稳定大局”。

中国的铁道部今年在处理重大人员伤亡事故上,已经创造了一个前无古人,相信也后无来者的丑闻先例。可以想见,这次“7•23”事故发生后,如果不是新闻记者的摄录设备走漏了风声,如果没有天罗地网的良知和眼睛尚能穿透封锁,紧盯着事故现场,那么,过于精明、狡猾的铁道部一定会成功地蒙混过关。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和人间?我们的政府部门已经超出了人们能够想象的道德底线。以至于北京学者刘苏里忍无可忍发出这样的惊叹:“人类历史呈现出一种空前的政治形态,你无法用传统修辞来定义它,不是专制,不是独裁,不是极权,不是寡头、僭主、昏君……其本质特征是愚蠢和伪善加极端傲慢。这是一种新的政治形态。政治学者应加倍努力,给出学理上的解释,或可成一代大家。”

以往,每当我看到可爱的温家宝总理泪眼模糊地出现在一个个事故现场时,我的心也会随着他老泪纵横的神情而默默无语,但这次我看到他出现在现场的讲话,心里却已不为所动,甚至开始反感,因为他说了那么多废话,其中竟没有一句“对不起!”的道歉。而且,左一句铁道部,右一句“部长”,言下之意分明是在推脱责任。国务院的第一把手即最高首长是谁?不就是你自己吗?何况像发生这类重大事故时,如在美国,出面鞠躬的,不应该只是希拉里,而肯定是奥巴马总统。

近五十年里,日本新干线从未发生过一次重大伤亡事故。而中国号称如此先进的“和谐号”动车高铁竟这么不堪一击,并且出事后还凭借根本没到过现场的所谓专家想当然地乱下结论,把责任推给不会说话的“雷公”,为铁道部门开脱责任,企图转移公众视线。那些“专家”不为公众的安全负责,纯粹只是充当既得利益集团的走狗!



我们有幸活在了这个网络信息无所不知的时代。只要不是如北朝鲜那样完全拒绝现代化通讯技术的封闭国度,今天谁也别想在信息封锁上做到坚壁清野、滴水不漏。毕竟,毛泽东时代的闭关锁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尽管中共的高官们在意识上清楚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互联网信息共享的时代,但由于他们在愚民统治上的共同利益驱使,心理上仍然极力想做操纵舆论和扼杀真相的努力。这是出于一种传统专制思维的惯性需要。

此次事故一曝光,为减少负面新闻对政府形象可能造成的损害,中宣部迅速采取行动限制各地媒体对事故的后续报道,要求统一采用新华社的报道。强调各地媒体记者多报道事故发生后的“感人事迹”,而不应把重点放在质询那冤死的39条无辜的生命缘由上。中宣部通知各媒体称,“温州动车(专题)追尾事故,各媒体要及时报道铁道部发布的消息,各地媒体不派记者去采访,特别是要管好子报、子刊和网站,不要链接高铁发展相关信息,不做反思性报道。”同时,另一禁令则要求,“1、死伤数字以权威部门发布为准;2、报道频度不要太密;3、要多报道感人事迹,如义务献血和出租车司机不收钱等等;4、对事故原因不要挖掘,以权威部门的发布为准;5、不要做反思和评论。”

中宣部还要求各地媒体及时“报道铁道部发布的消息”,不要派记者“进行单独采访”。而且,这份来自中宣部的最高指示和其中诸多细节一一被迅速地发布在中国境内的多个博客主页上。有广东媒体的记者披露,24日广东省委宣传部发出通知,“目前,在温州火车出轨事故现场采访的我省媒体:羊城晚报、南方电视台、广州日报等(略)。请速撤回记者。”

但尽管有此指示,仍有部分媒体人不愿遵循中宣部的指示,继续大量发布和评论与事故有关的消息。 据报道,7月28日,北京的时事评论员、中国政法大学法制新闻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杰人“基于良心和法律,基于起码的人伦”及时发出倡议,呼吁全国法律人行动起来,以各种方式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虽然他已预感到自己可能会受到威胁,但仍然表示:对官员的批评,也是依法行使宪法权利。你们不高兴,尽管采用你们习惯了的背后删帖法,但我不接受你们的骚扰和威胁。想想吧,如果列车里被压成肉泥的,是你的亲人,你想要真相吗?你想要起码的人道对待吗?

无怪乎有人调侃说,对于“7•23”惨案,香港的媒体,如果不报道真相就会丢饭碗;而北京的媒体,如果报道真相就会丢饭碗,这就叫“一国两制”!

不幸的是,当局至今仍然我行我素,竭力消弭探寻真相的声音。截至今天7月30日为止,凤凰网有关动车的报道全都消失了。今日,国内门户网站已在大量削减温州动车新闻条目,专题页面已不见踪影。

然而,与此极尽封锁真相相映成趣的是,中宣部控制的所有媒体在报道国外的灾难时,却特别地及时,不遗余力地夸大真相。仅在报纸的排版上,就可看出各报总编辑们的煞费苦心。国外的惨案照片一定要用视觉冲击力最强的,最血腥的;文字的排版上,一定要用大号黑体字,就像报道“国家领导人”逝世那样显得格外隆重。而且最好是放在头版显要的位置上。这样给国内受众的感觉才能达到:还是我党领导有方,人民生活比蜜还甜;西方水深火热,民不聊生,比北朝鲜还要“乱”。

可是,我所知道的一个事实性对比是,一个强盛的国家如美国,开放枪支都不会被颠覆;而一个虚弱的政体,连买菜刀也需要实名制;一个人性的国家,总统会逐一念出遇难者的名字致以哀悼,而一个冰冷的政府,遇难人数从来都是国家机密要被隐瞒;一个自由的国家,记者可以将内阁大臣追问到满头大汗,而一个禁锢的体制,官员则告诉记者,“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当一个社会的道德和诚信烂到打个雷就能让火车追尾、过辆货车就能让大桥垮塌、喝几包奶粉就能“肾结石”的地步,那么,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再置身事外。今天的中国,本身不就是一列在雷雨中疯狂行驶的动车吗?你我不是看客,你我都是乘客。
关键字: 野火 高铁事故
文章点击数: 325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