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31/2011              

江泽民的生与死和赖昌星的罪与罚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古今中外,大凡独裁者死了,高层必有一番恶斗。说远点,秦始皇死后,赵高、李斯害怕扶苏即位于己不利,密不发丧,伪造诏书,指责为人正直的长子扶苏在边疆和蒙恬屯兵期间“为人不孝、士卒多耗,无尺寸之功”,估逼其自杀,硬将次子胡亥立为秦二世,结果亡国。说近点,斯大林死后,苏联高层很快就发生了至今说法不一的谋杀贝利亚事件……越南领袖胡志明1969年9月2日因严重心脏病去世,只因当日系越南国庆节,当局认为国庆死领导人很“不吉利”,遂改为3日,以讹传讹,至今还在蒙混视听。中国也不例外,1976年9月9 日,在毛泽东死亡16小时之后,经过谋划,中共官方才予以公布;可此后一个月不到,就发动宫廷政变逮捕了毛的遗孀及四人帮。

再看如今,概莫能外:7月以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死讯传得沸沸扬扬,香港亚视7月6日晚间率先报导江的死讯,日本媒体发了号外。由于中国人民对他的死盼望已久,纷纷放鞭炮庆祝。山东新闻网刊登江泽民讣告,当局强行关闭,负责人被整肃。为什么国人对江泽民之死喜形于色奔走相告还有人大放鞭炮和开香槟酒庆祝呢?因为,江泽民头上的顶戴花翎是用89年6•4烈士的鲜血染红的,是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的刽子手和既得利益者。在江泽民任职期间,他又自导自演了天安门自焚事件,借机镇压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器官,杀人如麻、血债累累,国人皆曰“此人可杀”!从广大群众的感情而言,对于江泽民的死讯乐不可支,正如他的姘头宋祖英所唱:“今天是个好日子”。

《世界日报》7号有消息说,江泽民确实因大面积心肌梗塞传出病危消息。也有一说,3号北京301医院就已宣布江泽民脑死亡,而当时中央政治局9位常委都守在医院。再由于当日下午有大批中共政要赶往301医院探视,故引起驻北京外国媒体的极大重视。然而,新华社却遮遮掩掩、羞羞答答,过了些时日才用英文对国外辟谣,国内媒体只字未提。或许,证明他们自知实情在国内已无法掩盖了,权且暂时糊弄几个外国人;或许,压根儿就不想让国人知道外面世界盛传江已死亡的消息。凡此种种,证明江泽民之死绝不是空穴来风。

独裁者对于类似事件的辟谣,过去多半采取“被逝者”出镜或以公布新的照片之方式来引导舆论以正视听,如朝鲜就不时发出几张过期照片来证明所谓的伟大领袖金正日同志“健在”。但是,此次中共只有英语文字辟谣而无任何可证实江仍在世或正在就医的照片,当局采用这种罕见的不用事实说话的辟谣方式,反让人们对辟谣者本身产生了怀疑,即:那怕江泽民仍然在世,也是苟延残喘病入膏肓到了连一张照片也不宜公开的地步。

蹊跷的事无独有偶,正当此时,厦门远华特大走私案的祸首赖昌星,在逃亡12年之后,终于被从加拿大遣返回国了。对于江派来说,这无疑是个大大的坏消息,但对胡锦涛的团派而言,也未必就是一件大好事,或许是柄双面剑哩!时过境迁,远华案已无什么新意,主犯赖昌星无非就是两派政治博弈的一颗棋子罢了:谁利用得好,可能政治上加分、在18大多占席位;利用不好,就是个烫手山芋了。

如果此时让江泽民一命呜呼,政治局如何处理江的后事,关于江泽民身后的政治评价、政治包袱、人事安排等问题,肯定会有一番激烈争斗和讨价还价;而赖昌星案对江系人马的负面影响,不利于对江泽民的最终评价,所以,江派一百个不愿意总舵爷现在就死。团派借用远华案打压江系人马,赖昌星自然大有用处,但此案涉及中共高层腐败,过分曝光不利于巩固他们的一党专政(无论江派、团派,在苟延残喘党天下这一点上,高度统一)所以只能点到为止,绝不敢深入追究。从技术层面,在审理远华案的拿捏上大有讲究,当局须格外小心谨慎。因此,可以预期,该案不会公开造势,更不会大张旗鼓,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于电视直播。赖昌星甫一回国,即“被失踪”,反映出当局的微妙心理。人所共知,政治局那个管政协的黑脸膛小分头的大鳄,正是远华案总后台。不是江泽民的庇护,恐怕早就耍脱官帽甚至脑袋搬家了。

在官员的指令下走私,就事论事,赖昌星并未“违法”。因为,按照大陆的分配逻辑,国有即党有,党有即官有,赖昌星被指其所属的远华集团贿赂官员从事大规模走私活动,实为改革开放以来权贵资本化公为私、积累财富、巧取豪夺的正常现象。中国的权贵资本若不依靠官方的青睐和照顾,很难设想一夜暴富。剖析大陆每一位先富起来的达官贵人的巨额财富来源,可以肯定,或多或少,或先或后,总会带有某种“原罪”,他们跑马圈地的豪宅别墅下面,掩埋着被强逼拆迁者的血与泪,他们手中花花绿绿的股票、大钞和黄金白银,流淌着民脂民膏的鲜香。涉及远华案的官员,无非是大狗小狗、饱狗饿狗的肉骨头之争;或者说是皇家狗和非嫡系流浪狗之争。赖昌星——作为远华集团贿赂官员大规模从事走私活动的主犯,实为农民出身的一个可怜的幕前走卒而已,他的错,错在为嫡亲之外的旁系狗仔添了食而非“奉命走私”。取笑而言,不是赖昌星走私犯罪,而是赖昌星“分配不公”,得罪了权贵中的权贵。

前些年,当局在主犯还没到庭的情况下,8人被判死刑并执行,包括省级官员和一名公安部副部长,这应了“杀人灭口”古话。赖昌星被遣返后,等于又要去翻已经冲平“赤字”的陈年老账,这恐怕对谁都不是轻松的话题:如果不判他的死刑,那么,那些被判的人是不是死得很冤枉呢?如果判赖死刑,那么中共对加拿大的承诺显然就是一个欺骗。反正横竖都说不清楚。

中国政府承诺在赖昌星被遣返后,不判处死刑、不施酷刑,也允许加拿大人员探监及参观聆讯。曾对赖昌星进行过上百个小时采访的《远华案黑幕》作者盛雪在接受《明镜》杂志专访时表示,中国特殊的政治体制,令中方对赖昌星案的承诺没有太大的司法效用,只能说有一定期限的权力效用,可保证在一段时间之内不动赖昌星。不论如何,在赖昌星这名“主犯”被遣返之前,中国已处死8名“从犯”,如今“主犯”却暂时得到免死金牌,中国的司法正义与司法独立,都是中共政权无法自圆其说的问题。
关键字: 刘在中 江泽民
文章点击数: 3339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