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8/2011              

辛亥革命 舆论先行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征文


国父孙中山先生是辛亥革命的先行者和领导人,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做到了舆论先行。他所提出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孤立了极少数满清王朝统治者,对于满清反动统治阶级是一个致命的打击!1894年11月,孙中山从上海去檀香山,组织兴中会,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政府”为誓词。1904年,孙中山在日本、檀香山、越南、暹罗(今泰国)、美国等地,对华侨及留学生广泛宣传革命;1905年在比、德、法等国的留学生中建立起了革命团体。在此期间,也与国内的革命团体和志士仁人建立了密切的联系,逐步形成内外结合的革命舆论浪潮。国父在海外不怕危险,常利用各种场合发表公开演讲,历数清廷罪恶,针砭时弊,号召起义,更激起了广大海外华人的爱国主义情怀。他们慷慨解囊、购买武器,屡败屡战、不屈不挠,前后共进行了十来次面对面的武装斗争,其中尤以黄花岗起义最为惨烈,牺牲的72烈士中就有很多归国华侨。孙中山先生所提出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宗旨,被采纳为同盟会的纲领,在同盟会机关报《民报》的发刊词中,孙中山又首次提出了民族、民权、民生的三大主义。同盟会的成立,有力地促进了全国革命运动的发展。

清朝末年,全国有400多家报刊杂志,人们享有比较充分的言论自由。其中,首推邹容烈士的《革命军》。《革命军》以西方资产阶级革命理论为主要武器,从正面阐述革命的正义性和必要性,宣传革命和民主共和是它的主旋律,1903年5月,由上海大同书局印行。全书两万多字,共分七章叙述:一、绪论;二、革命之原因;三、革命之教育;四、革命必剖清人种;五、革命必先去奴隶之根性;六、革命独立之大义;七、结论。年轻的邹容在《革命军》中尽情挥洒了一个热血青年的革命豪情之后得出“结论”说:“革命!革命!得之则生,不得则死,毋退步,毋中立,毋徘徊”,这是何等地发人深省和掷地有声!

辛亥革命的成功,纵有历史发展必然,但也不可忽视舆论的推波助澜作用。当年民间办报遍地开花,这些民间喉舌不畏强权、仗义执言,如在鉴湖女侠秋谨女士遇害和四川波澜壮阔的保路运动中,就起到了鼓舞和动员民众的作用,使之成为辛亥革命的先声。那时的印刷术还离不开铅与火,一般刊物发行量少、受众面窄,交通也不发达,及时传播新闻有些困难。川人甚至用水漂竹片的办法通过岷江来传递消息,史上称为《水电报》。他们先写上四川总督赵尔丰悍然下令开枪屠杀保路运动革命志士的内容,再抹上防水桐油放漂……正是这些用土办法传播的保路运动信息,让来自四川各地的民众迅速汇聚蓉城,形成泰山压顶之势。当局坐卧不安,被迫抽空驻扎在湖北的兵力,给当地新军中的革命火种以某种契机,最终,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一声枪响,星火燎原,遍地开花,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制度,建立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搭建了民主宪政的政治架构。

满清末年,山西人在北京了也办了很多报纸。武昌起义后,有一家报纸出了报导武昌起义的号外,警察说这样不行,你鼓吹起义,以后不能报。第二天该报就开了一个天窗,整个一版都空着,后面是一行小字:“本报获得武昌起义消息甚多,但是警察不让报”。这样一来,群众就更加迫切地渴望知道革命的进展,口耳相传,涉笔成趣,不但消息被传播得更加广泛和具体,甚至还艺术加工、活灵活现,搞得当局惶惶不可终日。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让报了。

被共产党说成最黑暗的北洋时期,其实新闻最自由,没有什么媒体检查。那时候,《共产党宣言》可公开发行,图书馆堂而皇之地向大众陈列和借阅,人们要买它,有时比买一个烧饼还方便。后来的国民党统治时期,由于共产党活动十分猖獗,伴随有公开或地下的武装斗争,并时有外国间谍插手,不得已,才时兴新闻检查。面对新闻审察,有的媒体以开天窗形式反抗。但总的说来,媒体仍然享有一定的自由度,如中共就可以在国统区出版报纸、书籍、杂志。

然而,到了1949年中共执掌政权之后,所有媒体都变成了共产党的喉舌,连开天窗的权利和勇气都没有了。文革中,小报抄大报,大报抄梁效(北大、清华“两校”中共御用写作班子的谐音)是家喻户晓的口头禅;现在每逢重大事件,当局也要求一律采用新华社通稿。如历次地震的真实死亡人数就高度机密,温州动车追尾恶性事故被说成信号灯遭雷击红色变绿色……人们担心,以后坐动车恐怕连屁也不敢放响了。就算真是如此“天灾”而非人祸引起,那大吹大擂的高铁技术之先进性安在哉?!

历史的车轮总会前进,我们欣喜地看到,7月23日温州特大动车事故后,为了反抗中宣部一日三通知,不准继续报导和发表评论等强奸民意的恶劣行径,在7月29遇难者“头七”之日,近百家报纸以各种形式抗议!有的在被迫撤消自己的稿件后,不发表假话连篇的新华社通稿,用类似于开天窗的形式表明态度。上海团市委主办的《上海青年报》头版头条特意留白纪念死难者,值班副总编被撤职,原因是他“不听话”,违抗了媒体只能使用新华社通稿的命令。但是,网上舆论却如火山喷发,网民对于当局罔顾生命、过早停止救援、掩埋车头、破解车体等欲盖弥彰的作法义愤填膺、口诛笔伐,铁道部已成众矢之的;该部傲慢的发言人王勇平,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被网民“人肉”搜索;迫于舆论压力,最终被调离原岗位,成了高铁恶性事故不折不扣的替罪羊。

回头再说辛亥革命,我们知道,清末虽有400多种报刊杂志,大多属于民间资本、因自负盈亏经营,故而发行量有限,少有超过几万分的刊物;受众,则绝大多数是知识分子。当时的科技水平很低,别说电视和互联网,就是广播也很稀罕。现在则不然,据统计,全国网民已有五、六亿之多;电视机家家都有;手机差不多人手一部;传播信息几乎没有时空限制了。只要十分之一的网民安装了翻墙软件,数千万受众即可获得来自外面世界的正义声音。还有数亿网民自由发挥的博客、微博、QQ、邮箱、短信、飞信、推特……多如过江之鲫,时刻表达着民间意志,当局若要防范(?)岂非痴人说梦!可以肯定,纵然增加十倍百倍警力,五毛党也删不过来呀!所以,只要积极地参与时政评论,就等于参预了变革。

回顾历史,1911年辛亥革命后的中国,已开创了宪政共和之雏形。真正的巨祸来自中共!孙中山晚年的三大政策让狡黠的共产党人通过寄生、反噬复辟了一党专政的新帝制。党天下与家天下如出一辙,中共政权就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封建王朝。毛泽东与历代暴君沆瀣一气并无二致,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最专制的传统同最革命的理论相结合,形成了最黑暗的毛泽东时代,从而使专制主义变成了极权主义。中国共产党90年了,该告别毛泽东思想禁锢的黑暗时代了,该认清毛泽东是最大的失败者,并以毛为鉴。如今,时代不同了,毛泽东已成冻肉,赖在天安门广场的纪念堂里实在有碍观瞻。让我们放眼世界吧!喜见茉莉花革命方兴未艾,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人民必将迎来辛亥革命一样的伟大胜利,同志切莫灰心,曙光就在前头!

关键字: 刘在中 辛亥革命
文章点击数: 355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