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0/2011              

奇怪的“新殖民主义”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光明日报》旗下的光明网,日前发表一篇并不光明的文章《要警惕骆家辉带来的美国“新殖民主义”》,署名相晓冬,实质是“他”被授权,发出对美国新任驻华大使的十分不悦和愤懑,也表明了中国政府的某种担心。文章抨击美国新任驻华大使骆家辉轻车简从的背后,是资本主义及西方价值观的渗透,是美国的“新殖民主义”、“文化殖民主义”的体现,云云,帽子满天飞,不一而足。细读之下,文章立意之荒谬,结论之荒唐,直叫人笑掉大牙。古人云:“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在这里,我们就与诸君一起来剖析一下相晓冬先生的大作吧!

最近,美国新任驻华大使骆家辉上任时乘坐经济舱、不做VIP,自己扛行李,人均只花10多元人民币吃炸酱面……此等艰苦朴素的作风,引起中国民众好评如潮,而相晓冬先生却突然拍案而起、怒火中烧,妄称骆家辉的轻车简从亲民和善的作风是向共产党人学来的(就算真的是向没有腐败前的早期中共学来的,又有什么不好?)试图给中国官员们上课,表演给中国人民看(你们中共官员为什么不能用艰苦朴素的作风表演给中国人民看?)笼络人心,居心叵测,不怀好意(言之无物,只有大棒)。接着,就断定骆家辉“暴露了美国以华治华、煽动中国政治动乱的卑鄙用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说来可笑,人家吃碗中国的炸酱面就会引起你的政治动乱,中共这个岌岌可危的政权也太缺乏自信心了。况且,大陆的80后、90后,特别钟情于美国的肯特基和快餐文化,怎么没见华盛顿七窍生烟、大动肝火、说什么会引起美国的政治动乱呢?

针对这篇奇文,正如大陆很多网友在评论中指出:“‘光明’亮瞎了我的眼.每一段都是政论,每一段都有可以反驳的理由,作者很无知,写‘五毛文’的水平还停留在20世纪,真悲剧 !”“刚吃了根鱼刺,怎么也吐不出来,看完此文,吐了!!谢谢相晓冬!”我粗略浏览了一下“五毛党”来不及删除的网上留言,竟没有一条是为相晓冬叫好,倒是一边倒的骂他为独裁者唱赞歌几乎到了疯癫的地步,是一条没有水平的乏走狗。当局也许没有想到,如今的中国人再也不好忽悠了。如果艰苦朴素也叫“新殖民主义”的话,那就让“新殖民主义”快些来、早些来吧!同时,从逻辑上推理,是不是你们共产党人早在延安时期就在推行“新殖民主义”了?你们的“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就是“新殖民主义”的样板作。

反对美国的人,其实反对的是美国输出的西方价值观,即:自由、平等、博爱、民主、正义等这些价值观。“自由”两个字,是美国的核心价值。独立宣言写道: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自由女神像用高举的火炬指明国家的方向,她是美国立国理念的形象展现。西方制度的优越,决定了他们官员的高贵品质;然而,大陆情况完全相反,官商勾结、沆瀣一气,谁现在想要在大陆当个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清官,肯定就是众官员喊打的“异类”。尚存良知的官员要在中共官场混,若不同流合污,企图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肯定办不到。这才是最可怕最残酷的社会现实!

美国官员艰苦朴素的作风,并非与身俱来,而是严格制度控制下的习惯成自然。前不久,与骆大使同时访问成都的美国副总统拜登,也是与老百姓打成一片,没有官僚的架子。提起骆家辉,如果他不是一副完全的中国人面孔,而是一个高鼻梁、蓝眼睛的外国血统的官员,那他的所谓“表演”,中共可用“国情不同”来加以搪塞,并煽动排外情绪来为自己官员的铺张浪费打掩护。但骆家辉却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血统的美国人,他所能起到的示范和警醒作用,将远大于任何一位普通的外国官员。所以,当局对骆大使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请看,人家上任伊始,当局先就来了个下马威!这也是中国政府提心吊胆、心急火燎的客观反映。从另一方面看,说明美国总统任命骆家辉出任驻中国大使,的确是打了一张好牌,他让中共当局穷于应对。骆家辉作为一个长期接受西方教育的美国籍之中国人,深知美国官员只有为公众服务的义务,没有颐指气使、铺张浪费的权利。他和中共官员外表相似,灵魂深处何止相差十万八千里!

中国人民越对骆家辉大使有好感,就越羡慕美国优越的社会制度,这就是骆大使轻车简从能让中共当局想到政治动乱和“新殖民主义”的根本原因,也是两种主义孰优孰劣的最好诠释。为什么公字当头的社会主义中国,恰恰贪官当道、私欲膨胀,而所谓资本主义的美国却贪官极少呢?主要原因,一是美国政府没有市政建设和办公物品采购决定权,涉及财政支出的所有项目均由议会审议和决定;当官的如何吃得了回扣?二是三权分离,法院不受政党或政府领导,司法完全独立,法律至上,任何人贪污受贿均没有“保护伞”;如果赖昌星案发生在美国,那位涉案的黑脸膛、小分头的政治局常委早就丢掉了乌纱帽。三是新闻自由,没有中宣部,所有报章杂志更无党的喉舌之说;政府官员整天被媒体监控,只要一碰“高压线”,马上身败名裂,历史上的多位美国总统就曾被法院裁处过。

中国的情况则大相径庭,党天下凌驾于国家、法律、民众之上,共产党除了掌握枪杆子进行强权统治外,还有操控笔杆子的麻醉作用。如今次就利用相晓冬这样的烂文人对骆大使无端指责、大加挞伐,正是他们对“骆家辉效应”的神经过敏,忌恨骆大使独树一帜、破坏了中共官场的奢靡惯例。1978年,中国每年的行政开支是50亿元,而今高达4万个亿,30多年疯长了800倍;其中差不多一半是吃喝玩乐的三公消费。任何一个官员调任,大摆排场、迎来送往,几成惯例。政治局委员有专机,中央和地方各级官员皆有特供优待,小小芝麻官也有专车和随从。凡新任官员每到一地,必然分房,离任时并不上缴钥匙,公房遂成私产。

为了避免国库空虚又能维系官场的穷奢极侈,必然要对民众敲骨吸髓剥削,中秋节快到的月饼税和私人住房的加名税就是两个极端的例子。本来,农历8月15日的中秋是中国人的传统佳节,单位发点月饼也是理所当然的福利,可税务部门却将其算成工资收入课税。有时候,一盒小小的月饼,由于过度包装往往要卖几百元,上税就要上百元,常高于月饼成本,反而把福利变成了负担,群众怨声载道。另外,利用中秋私相授受高档月饼,内装金饰或燕窝、鲍鱼,成为变相的贿赂官员手段。加名税最为荒唐,当局先利用婚姻法对离婚案件房产分割的新解,规定离婚时房产证上没有名字的一方就没有继承权,从而人为地掀起一股加名热。接着趁火打劫,要加名方按所加比例上缴加名税,如一套房屋价值100万,加名占一半产权,则按50万元的3%课税,即,缴纳1万5的加名费。因为加名税实在没有道理,9月初终于被取消,但已交之税不退,引起许多家庭矛盾。面对美国年终对低收入者实行的退税制度,笔者觉得:相晓冬们和当局所谓的“新殖民主义”就是好!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热烈欢迎这种“殖民”。
关键字: 刘在中 骆家辉
文章点击数: 186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