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4/2011              

野火:中国官员的畸形迷恋与背后的制度缺失

作者: 野 火

我曾经听一位香港朋友这样谈起港人心目中的李嘉诚:“李嘉诚确实厉害!你知道吗?他原来是很穷很穷的。他能够拥有今天的财富实力,完全是靠自己白手起家发达起来的。”我从这一番话里,听到的不是妒忌、不平或愤懑,而是心悦诚服。但在大陆中国这个畸形的社会里,这几年暴富起来的富二代、官二代们,一点也引不起老百姓的崇拜之情,相反,心中充满的只有对缺乏公平正义的忿忿不平。无怪乎中国这些年来到处都会出现令官方手忙脚乱的“群体性事件”了。

我还听到一位从美国回来的华裔老板这样聊起中国的现状:“现在到中国来,是最好发财的机会。”我问他此话怎讲?他解释道:“中国现在是政治稳定,经济混乱。因为经济混乱,众生才好乘火打劫嘛。”他说得不无道理。经济混乱只有建立在没有与经济体制相适应的政治改革之上才有可能。这是中国现阶段特有的奇观。正因为中国还处在这种没有政治清明、法律公平来作保障的社会历史阶段,故而贪腐之道便一如平坦的高速公路,进退自如,且有恃无恐。

今天的中国,依然是人治主导一切的社会。人治之下,“一切皆有可能”。现在“屁民”忽然发现,贪官们仿佛现在已经不流行“包二奶”了,也许是嫌它难以引入竞争机制,便索性将三奶直到六奶都集中起来管理。而且锁链加身,直接回到奴隶社会去。但更多的公务员领导们玩女人之余,雅兴也十分惊人!有的玩完后,喜好收藏女性内裤,如今年初落马的原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不仅与100名女子有染,而且更在其办公室内藏有58条沾有女性分泌液体的内裤。因而在网上荣耀“最具特色”的贪官。但比起“罗书记”来,有的贪官其实更有特色,也更有战绩。如2011年8月,江西省纪委22日通报,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吴志明被抓时正与两个情妇床上激战。“双规”后,搜出避孕套、壮阳药和两本“快乐日记”。第一本是淫乱史:有136名情妇简介,情爱次数、地点、感受。第二本是快乐见证史,粘有100多位情妇的阴毛在日记内页上。吴奋斗目标是,在2015年之前睡足1000个女人。

中国社会已形成两个极端,一部分人闲得玩女人玩得花样翻新,而另一部分人迫于生活压力结不起婚,是因为买不起房,买不起车、办不起婚礼。因此这两年兴起了一个网络新词叫“裸婚”。

这两个极端社会现状的同时并存,使中国的官民对立情绪,降到了从中共建政以来的最低谷。现在只要随便进入某个民间的公共论坛,浏览一下与“公务员”有关的帖子,就会发现后面的跟帖几乎是一片诅咒或叫骂声。原因也可从以下这段顺口溜里找到入木三分的生动诠释——

“人生境界:拿沙特的工资、住英国房子、用瑞典手机、带瑞士手表、娶韩国女人、包日本二奶、做泰国按摩、开德国轿车、坐美国飞机、喝法国红酒,吃澳洲海鲜,抽古巴雪茄,穿意大利皮鞋,玩西班牙女郎,看奥地利歌剧,买俄罗斯别墅,雇菲律宾女佣,配以色列保镖,洗土耳其桑拿,在中国当公务员。不过只要做到最后一点,前面皆可实现。”

“洛阳性奴”的主角又是公务员,党员。他的公开简历是这样介绍的:“李浩,1977年2月出生,河南南阳新野人。中共党员,专科学历。几年前从消防部队转业分配安置在洛阳市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此兄据说现在刚被“双开”,但我并没有喜悦之感,因为如果不是来自网络民意的强烈反弹,此事至多只会按“男女作风”问题不了了之。

有趣的是,这样一个十足的色情虐待狂,在他的同事眼中,却是一个“天天上下班很积极”,工作“很勤快的一个孩子”。这正如有些贪官,一边在台上豪言壮语高调反腐,一边在台下鼠窃狗偷。一边在公开场合视金钱如粪土,一边在私下大肆受贿,“来者不拒”。这也许就是典型的“人格分裂”。可这种“分裂”的外表,往往对善良的百姓有着极大的欺骗性。有学者称他们是中国最大的一群只会靠“演戏”吃饭,靠“作戏”升官,靠“假面”反腐的政府官员。

其实,看似矛盾的现象其实并不让人奇怪,演绎人鬼“两面人生”的官场“濳规则”,才是造就这个庞大的寄生群体所赖以为生的温床。因为在中国的官场,如果你在台下装清高,在官场就没法混,甚至很快被排挤、遭孤立。只有随波逐流,白天大谈反腐、晚上大肆受贿,才能平衡贪官们“繁忙”的“两面”生活。

在中国这个后极权社会里,只要官员不是民选产生的,这种“膜拜金钱,权力至上”的两面贪官就必然会前无古人,但肯定后有来者。只要一党专制继续存在并发言光大,官民之间因分配不公正造成的贫富差距就会恶性循环继续拉大。

但在美国,公务员这种职业并不是人人都羡慕的职业。在美国当公务员,其实就是中共时常宣传的真实“公仆”。在字面上,美国叫“政府雇员”,与中国的公务员表面上看起来没有多少差别,然而,只要从下面三条规定来看,美国公务员就确实不是国人竞相羡慕的官儿们。第一、他们没有隐私权,一旦进入公务员行列,就处在人民群众的严格监督之中。公务员的工资必须透明,家庭财产和工资收入必须每月公示,必须保证任何公民可以随时查阅公务员的工资标准。第二、自己不能给自己涨工资。这就击中了公务员盘算自肥的死穴。美国刚建国时,就通过了一个法律规定:“新一届众议员选出之前,任何有关改变参议员和众议员的任职报酬的法律,均不得生效。”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利益回避制度。而不像中共的公务员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想什么时候给自己涨工资就什么时候涨。网民们对此除了发牢骚外,一点办法都没有,而在美国,你提议涨工资可以,但要等到你的下一任才开始执行你提议的新工资标准。第三、美国法律有这一规定:公务员工资必须低于体制外企业的工资标准。因此,在美国大部分大学生与中国的情况完全相反,并不把公务员当作就业的第一选择。从美国政府每年招募公务员的情况看,公务员不是美国人的首选职业。美国联邦审计总署曾在几所大学进行过调查,发现学生们几乎都对公务员职业没什么兴趣,在64名美国大学生中,只有2名表示毕业后考虑应聘公务员。这就是美国公务员职业的真实现状——不但不是香饽饽,而且还有点穷。

故此,尽管新任驻华大使骆家辉一上任的轻装简从,从侧面极大地反讽了中国官员的排场,但也因其节俭的作风而赢得了中国民众的普遍好感。

其实,中共执政集团如若有心反腐,就必须开放党禁,让在野党从监督上给力。严格实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从专制向民主宪政转型,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如此方能使“贪官”无处遁形。

可在今天的中国,却有这样两群人:一群人在努力地为自己和另一群人争取做“人”的权力,如始终坚持在国内严酷环境下为民主、自由而不懈呐喊的著名作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而另一群人不但拒绝,自渎自己做人的权力,还威胁别人不要谋求做“人”的权力,如以现执政党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这样的畸形社会正是当下中国的一大特色。

关键字: 野火 民主宪政转型
文章点击数: 241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