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15/2011              

刘在中:中小企业大批破产是中国经济崩溃的前奏

作者: 刘在中 刘在中

中国大陆经济体是个泥足巨人,貎似很强大,其总量位居全球次席,实则病体缠身、不堪一击。近期发生的温州企业老板大逃亡现象,既仅是中国私人企业处境不妙的缩影,也是大陆经济全面崩溃的前奏。在中国大量中央直属国企与民争利,制度性歧视私人企业而偏袒国企的前提下,私人企业倒闭的浪潮恐将愈演愈烈,而中小企业首当其冲。日前,众多老板举债逃亡或自杀的现象遍及全国,尤以浙江温州为甚。这种疯狂传染的骨牌效很难有解脱的有效办法。

我们知道,经过几十年化公为私的“改革开放”,中共高层已形成一个政商共同利益集团。太子党及新兴权贵,垄断了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产业,如中石油、中石化、电力、通讯、金融、保险等。保护这个权贵集团的利益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共识和政治抉择原则。面对危局,为了自保,他们近日不得不派出温家宝赴温州“救火”,并拿出大笔资金救市。但一切有损权贵阶层利益的实际行动不可能出台(如放宽国有银行对中小企业放贷的门槛,增加银行对坏账的忍受度)因此,温家宝临阵磨枪式的“救火”,效果将会非常有限,至多不过是一杯聊以润喉的“温吞水”。如果当局不放弃新世纪以来高层所推行的国进民退政策,就谈不上真正的市场自由竞争经济。所以,大陆经济的前景充满变数,也可能是不妙的。

但是,大陆中小企业的生命力与活跃度,不仅关系到中国的税收和多数人的就业问题,而且是市场经济公平、公正、公开的晴雨表。因此,帮扶中小企业是十分必要的,各级政府理应及时出手。不但地方政府要为中小企业撑腰,国家有关部门也要为中小企业脱困早日谋划并拿出有效的解决办法。然而,这些尖锐矛盾的解决,又必须先从政治体制改革入手,通过政治体制改革,还政于民,关注民生,剥夺和限制高层权贵们的特权利益,让经济发展时大家处于同等竞争的地位。但是,众所周知,政治体制改革恰恰是中共高层的心病,属于非常敏感的禁区,最多是温总嘴上说说而已。

自从1978年中共提出改革开放以来,前20多年,表面上,大陆经济成果比较显著,一扫物资短缺现象,外贸出口直线上升,民间资本已发展到占国民经济七成以上的规模。那时候,亿万农民脱离土地外出打工,人力资源丰富、劳动报酬低,作为世界工厂的大陆,能够向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提供大量廉价消费品,外贸顺差较大,手中有了可观的外贸储备。于是,当局就骄傲得不得了,动辄颐指气使。那时候,就有经济学家提出警告:这种依靠廉价劳动力发展经济的模式不可能持久,却被决策层当成耳边风。孰料,随着国际经济形势导致的订单下滑、全球性通货膨胀引发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市场力量决定的劳动力成本上升、金融改革滞后引发的民间借贷不透明不规范、垄断横行阻碍民间资本出路等问题的逐步露头,中国出口市场的蜜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近一、二年,国际市场形势严峻,很多出口商品市场已被东盟等新兴市场力量接管。美国朝野目前正在热烈讨论的反对中国政府控制人民币汇率的议案,又增加了发生国际贸易摩擦的可能性,给业已缩小的中国出口市场雪上加霜。

今年以来,温州频发因高息借贷、资金链断裂,多家当地企业主“欠款跑路”事件。中共喉舌《新华社》稍早之前报导,温州民间借贷空前活跃,市场规模达到1100亿元,上半年,累计发生民间借贷共有485.5亿元;民间借贷月利息疯涨到0.03-0.05元,个别甚至高达0.1元,年利率100%左右;而一般企业的年利润率不过3-5%。有人形容,这些企业去民间融资,等于自己喝自己的鲜血暂时解渴。由此,导致许多中小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发生老板潜逃、跳楼自杀、企业倒闭、员工欠薪等一系列事件,也造成众多群体性社会问题。据不完全统计,今年4月至今,温州已发生80多起企业老板“跑路”事件,仅9月以来就高达25起。“重灾区”龙湾区8月就发生了20多起。网民戏称这种现象为“温跑跑”。目前,这股来势汹汹的跑路潮已波及“西部鞋都”——成都金花镇的大量鞋企纷纷逃亡,老板席卷一切,工人工资无着。9月27日,温州《正得利》鞋业老板沈某甚至将“跑路”升级为跳楼,在温州双屿的“中国鞋都”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沈某之前除了鞋企,还在全国各地投资了大量房地产,其中也使用了大笔民间借贷,还不起贷款,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据统计,温州有89%的家庭或个人卷入民间借贷,参预企业高达59.6%;皆因国有银行贷款困难,民间资本与私企的结合,犹如活性碳原子方便。他们的利息常超过正常利率四倍的最高极限,而且都是驴打滚高利贷,一方冒险赚钱,一方饮鸩止渴,双方迟早会出问题的。

再者,由于国企固有的官僚化管理体制,新世纪以来的国进民退政策效率非常低,银行投入大量资本,并没有产出应有的利润和效果,银行大量坏账,国家补不胜补,却产生出很多蛀虫。相当一部分高管拐带资金逃跑,移民到外国去当“寓公”,据估算,被他们抽逃到国外的资金高达数千亿元人民币。这伙败类,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酒明日忧,在国外穷奢极欲、财大气粗,动用几十、几百万眼睛都不眨一下。而广大人民群众的日子越来越艰难,厦门出租车司机大罢工就是例子。

中共要对付通货膨胀,被迫收紧银根,国企高官门路广、后台硬,总有办法搞到资金,却害苦了广大的中小企业。另外,由于银行利率大大低于通货膨胀率,大陆老百姓的储蓄额急剧下降,常有人从银行把钱取出来转移到股票或房地产上,而这些正是大陆泡沫经济的反映,潜伏着极大的危机。总之,大陆民众不患寡而患不均,权贵垄断是经济崩溃的根源,迟早也是社会动乱的必然。
几天前,海峡两岸分别集会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胡锦涛侈谈自己是孙中山先生最忠实的继任者,令人十分反感和耻笑。大陆当局真要纪念辛亥革命,就不能忘记国父孙中山先生的建国理想,是要建立自由、民主、均富的国家,正如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先生所言:大陆应该勇敢地朝这个方向迈进,唯有如此,才能缩短两岸距离。否则,大陆政权必将步履维艰、前途渺茫。
关键字: 刘在中 中国经济
文章点击数: 233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