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亚洲电台 】  时间: 10/17/2011              

流亡作家廖亦武:中国社会活像 “垃圾场”

作者: 廖亦武 廖亦武

今年七月流亡到德国的中国作家廖亦武,其揭露大陆死囚问题的传记《证词》,获得德国绍尔兄妹奬,他最近到美国多个城市访问,在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自己并非政治作家,只是记录中国社会的实况,他形容现今中国社会好像一个 “垃圾场”。(李莉报道)


中国流亡作家廖亦武的作品《证词》一书,记录他自己在1990至1994年间,在中国四年的牢狱经历,在德国出版以后,使他成为德国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德国书业联合会及慕尼黑市文化委员会在上周公布,此书获得今年度的德国绍尔兄妹奬,委员会指廖亦武是一名伟大的艺术家,也是一名勇敢的历史记录者。

廖亦武在美国西岸时间周六晚,出席洛衫矶视觉艺术家协会举办的书谈会,他在会前接受本台专访。他对于自己的作品获奬感到很高兴,他表示《证词》一书能写成,全靠自己有一双好耳朵,因为在监狱的时候,狱中都是杀人犯、做尽坏事的各种人,他经常被迫听他们的故事,也时常成为死刑犯最后的听众。

他说:“可能在他们生命当中就只有这么一次申诉的机会,我当时就经常带著自己的耳朵,你会不会说话不要紧,就只要听他讲,可能他们讲一、两个小时,甚至一天半天,可能好多东西都是废话,没有什么价值,但我坚持的听下去,因为我心里同情他们,他们没人讲。我就在等待,等待他们生命当中的闪光点,我一等到就非常感动,觉得应该用非常好的文字把他们的人生写出来。”

他出狱后,便把一共20多个死刑犯的故事及自己在狱中的情况记录下来,又采访了十多名六四经历者抵挡坦克的故事,编写成书。但是,这书却使他要逃离中国流亡海外,因为大陆政府一直禁止他出版这书,亦迫他承诺不可在海外出版,否则会再次将他收监。他坚持在德国出版这书,但为确保人身安全,他被迫在今年七月偷渡到越南,然后转到德国柏林。

他说:“如果我不走出来的话,国外的出版社他们担忧我被抓进去,所以我必需走出来,我才能自己的出版,现在看见西方读者非常欢迎这些作品。现在在中国我已看到不少我的作品,但是都是地下流传,都在盗版市场上,买的人非常多,那些底层的民众包括穷人他们非常喜欢,我写的这种故事。”

廖亦武因为撰写了有关89六四事件的长篇诗歌“大屠杀”而被判入狱4年。出狱后他仍坚持写作,并由一名诗人变成一名记录作者。他著作的 “中国底层访谈录”一书,透过亲身调查访问,记录一个又一个中国低下阶层艰辛求存的真实故事,这书十年前在台湾出版,在08年,发行英文译本后受到西方读者瞩目。廖亦武表示,自己并不是政治作家或政治犯,只是记录别人故事的作家,写这书的时候,自己就像置身这些故事当中,感同身受。

他说:“我的感受就家我在写我自己一样,写这书我就像他们当中的一员,就是在求生存,因为坐牢就是政治犯,过去我当诗人的场所,在文坛都已被抛弃了,抛弃到社会的最底层,写他们就像有自己的影子在里面。所以说我在写一个地下的中国,这个中国跟中国政府希望西方人看到的中国不一样,但这才是真实的中国,因为我自己就身在其中。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第一是真相,第二才是文学,是监狱把我从一个诗人改成一个历史的监证者, 一个记录工作者,而且监狱锻鍊了我的志意力,我的志意力非常好。”

该书推出后,他与大陆当局的关系更加恶化,自始他多次被禁止出境出席海外的文艺活动,其后出版多本著作亦被大陆列为禁书。

出生于四川的廖亦武,最近在美国出版他另一本新书《上帝是红色的》,此书讲述云南省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的基督教徒,在共产党早期执政时所受到的迫害。

他说:“《上帝是红色的》,写到西方传教士到中国,也写了大量的基督徒,他们被枪毙、被监禁的情况,这么一段历史,很多人不知道,还有海外的教会,在这书之前他们对这些历史不太清楚,这本书它刚好填补了一种空白,别人通过看这本书,从信徒身上,从宣道者身上,作一个比较,他们会对信仰更加的坚定。”

他说激发起他写《上帝是红色的》,是在2005年的时候,认识了一位生于基督徒家庭的医生,这位医生与家人排除万难,到云南偏远村落传教,后来家人被当局枪毙,他们对信仰及追求自由的坚持深深打动了他,于是在这名医生的引路下,廖亦武走访了村落多个基督徒家庭,将他们的故事真实地记录下来。

他说:“比如说有一个基督徒,他被枪毙时身上还藏著一本圣经,当时不准收尸,把他的尸体抛在水沟里面,几个月以后,家人在水沟把他的尸体捞起,但尸腐了,就检他的骨头,在骨头之间发现圣经是用彝族文字写的,还有羊毛栓扎著,那圣经还完好无缺,这种故事很多。后来我又自己跑了很多次,然后在这乡村的山沟里面前前后后走了好几年的调查访问,写成了这么一本书。”

为圆写作梦,被迫远离自己的国家,生活在另一个国度,廖亦武表示会怀念仍在家乡的家人、会怀念朋友,但对于自己的国家,没有一丝的挂念。

他说:“我的妈妈和亲属都还在那个地方,还有那些我访问过的底层的人民,他们带给我太多的东西,是因为他们把我变成一个另类的作家,是这么一种怀念,至于这个国家,我是不想要这个国家。我不想念这个国家,这国家给十几亿人都带来灾难、苦难,让这个国家变成史上最大的垃圾场,这国家有什么好怀念呢?”

下月,廖亦武会回到德国领奬,然后到新西兰及澳大利亚等国推广自己的新书,之后再到台湾访问。他表示即使现在离开了中国,仍会继续写作反映中国社会实况的书。

他说:“我都五十多岁了,我脑子里存著很多的东西,我要进行连贯的写作,不被人打扰,不突然被人抓起来,是真真真真地写作,我要尝试它然后实现它。”

至于今后的打算,他表示只是想到,他的书哪儿最畅销,就留在那里,目前他的书在德国卖得最多,就暂时留在德国,希望做一名真正拥有写作自由的作家。
关键字: 流亡作家 廖亦武 中国社会
文章点击数: 212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