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5/2011              

巩胜利:G20中国之全球叩问?!

作者: 巩胜利 巩胜利

巩胜利
《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特别提要】法国目前担任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G20峰会于2011年11月3-4日在法国戛纳召开。有消息称,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将是峰会的主要议程之一,将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体系也是萨克奇一直的努力。人民币“汇率升值过快,对中国倚重了30多年的‘出口创汇’经济是绝对致命的打击,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棉衣,最多只是有一张毛毯”。中国绝大数企业家均现实的感觉到,并认为长期、五年来的汇率大幅波动将可能导致企业大批“休克”、赶不胜赶、无法赶上汇率升值的长期无奈(比起汇率一次性升值到位,然后实行自由市场浮动机制,简直就是一场持久的浩劫);而人民币“汇率升值过快,对中国倚重的出口经济绝对是致命的打击,因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棉衣,最多只是有一张毛毯。迅速入冬,可能会冻死一堆人。当然,有些企业可能已经有毛衣了,有些企业可能毛毯厚一点,不至于被冻死,但亦不免被冻伤。”“什么?汇率?人民币再升值我们就要关门了”。人民币升值,现在成了中国企业的“温水煮青蛙”环境噩梦效应;而在国际社会,却因人民币不能兼容其它国际货币倍受质疑和批评。

法国演绎中国巅峰

法国财政部长巴鲁安日前在北京与中国官员会晤后表示,中法两国已同意建立一支特别工作组,就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的一揽子方案进行协商。巴鲁安称,该工作组将由中法两国的工作人员组成,以便在法国戛纳二十国集团峰会(G20)召开前的3个月内提出一项方案。但这个方案在法国担任G20主席国前、能否顺利出笼实施值得进一步观察。

巴鲁安此间对外表示,双方讨论了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等议题。“我们与中方讨论了关于人民币可兑换性,如何制定路线图,人民币将逐步走向自由可兑换和国际化,法方希望人民币可以符合中国的情况和地位”。巴鲁安表示。多位专家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对人民币来说是利好消息,但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仍需时日。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范建军对媒体说,法国此次提出人民币进入SDR,兼具象征性意义和实质性意义。“这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深化。目前人民币还不是国际储备货币,若此方案能实现,SDR作为国际货币通用单位,将赋予人民币一定的比价关系,便利人民币的跨境流动结算”。可以这样说:人民币国际化,不仅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国家利益所在,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币与主要国家货币兼容、不冲突的重要环境。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安国俊分析此事件的背景时指出,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使得全球看好中国市场。“中国国际主权债务信用稳定,有望成为未来全球经济引擎,人民币的影响力也将越来越大”。她表示。

数据显示:这一观点可能的有力佐证是,10月27日, 1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报6.3477元,再创历史新高。安国俊进一步分析说:“当前SDR定值货币为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4种,所处的会员国具有汇率灵活、货币自由流动的特征。相对中国而言,人民币在汇率制度改革、市场公开进程、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等多方面仍需进一步“重大突破”来完善。由此看来,人民币国际化无疑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宏大过程。因此,中国进入SDR的条件尚未成熟,需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国际社会还要耐心的等待才是。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陈炳才指出,法国主动提出人民币加入SDR,是对中国支持IMF总裁竞选的一种“礼尚往来”。他认为,美国也许会在此事中阻扰中国的步伐。巴鲁安此次随同法国总统萨科齐访华。与他见面的中方高官包括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央行行长周小川、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似乎中国与法国达成了一定的共识,但成“游戏规则”、国际化运行还要看这次会议的进展。

中国的世纪目标

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十五日在华盛顿指出,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应坚持全面性、均衡性、渐进性、实效性的原则,中方主张重点实施四个方面的改革举措。胡锦涛在G20峰会提出四大举措改革国际金融体系目标。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金融市场和世界经济峰会十五日在华盛顿举行,胡锦涛在峰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国际社会应认真总结国际金融危机的教训,在所有利益攸关方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对国际金融体系进行必要的改革。他强调,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应该坚持建立公平、公正、包容、有序的国际金融新秩序的方向,努力营造有利于全球经济健康发展的制度环境。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应该坚持全面性、均衡性、渐进性、实效性的原则。

胡锦涛指出,根据上述考虑,中方主张重点实施四方面改革举措:一是加强国际金融监管合作,完善国际监管体系,建立评级机构行为准则,加大全球资本流动监测力度,加强对各类金融机构和中介组织的监管,增强金融市场及其产品透明度;二是推动国际金融组织改革,改革国际金融组织决策层产生机制,提高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组织中的代表性和发言权,尽快建立覆盖全球特别是主要国际金融中心的早期预警系统,改善国际金融组织内部治理结构,建立及时高效的危机应对救助机制,提高国际金融组织切实履行职责能力;三是鼓励区域金融合作,增强流动性互助能力,加强区域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发挥地区资金救助机制作用;四是改善国际货币体系,稳步推进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共同支撑国际货币体系稳定。但这些似乎与人民币国际化没有任何干系。

中共独家执政党总书记胡锦涛、“党领导一切”执政党八年,将中国通货膨胀推高到62年来的历史最高记录,将中国股票资本市场压低到达20年来最凹底,将关系到中国13亿公民的住房、房地产业价格也创62年来至高顶峰。一轮接着一轮的“豆你玩”“蒜你很”“姜你军”“糖高宗”“辣翻天”“油你涨”“玉米疯”“苹什么”“棉花掌”等等正袭击着中国,中国将没完没了一直疲于奔命的应付……

欧元借助G20发力?

法国总统府10月22日发表公报称,欧洲债务危机将列入11月底在法国戛纳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的讨论议程,以保证世界经济健康稳定增长。公报强调说,正在美国参加联合国大会的法国总统萨科齐21日在纽约分别会见了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巴西总统罗塞夫。法国、美国和巴西领导人交换了关于世界经济形势和债务危机的看法。

萨科齐表示,法国将全面落实7月21日欧元区特别峰会关于支持希腊的计划和欧元区协调政策应对危机的措施。他说,考虑到欧元区危机影响世界经济,欧洲债务危机的解决办法应该在二十国集团戛纳峰会上进行讨论。公报还说,法国作为二十国集团主席国,希望二十国集团峰会能就相关议题达成共识,在世界范围内协调政策,采取具体措施,为世界经济重新恢复增长以及金融市场的健康稳定提供保障。今年的二十国集团峰会将于11月3日至4日在法国南部海滨城市戛纳举行。法国希望着重推动在改革国际货币体系、规范原材料市场价格和加强全球经济治理等领域取得进展。

在此次G20召开之前,法国总统萨科齐于11月22日会晤美国总统奥巴马时表示,人民币应该被纳入SDR。法国方面一直在就此努力,但进展缓慢。法国总统下属高官22日表示,法国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已告知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人民币应该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

根据法国政府规则,这位官员没有透露姓名。他在萨科齐和奥巴马于纽约会晤之后告诉记者,法国将推动人民币加入SDR,以此扩大中国消费和贸易,刺激全球经济增长,但他没有说是否已经讨论为人民币加入SDR设置时间表。

特别提款权是IMF于1969年创建的一种国际储备资产,它由IMF分配给成员国,持有国可以在需要时将其兑换为外币,其价值根据组成货币篮子的美元、欧元、英镑以及日圆加权比重计算得出。IMF执行董事会每五年对SDR货币篮子评估一次,最新一次评估已从2011年1月开始。分析人士表示,将人民币纳入其中,可以进一步让中国货币融入世界市场。

法国是2011年度二十国集团(G20)轮值主席国,推动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是萨科齐在担任轮值主席期间重塑国际货币体系的重要目标。2011年3月份,萨科齐提出在南京召开为期一天的研讨会,建议将人民币纳入SDR。欧洲央行(ECB)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当时表示,这个想法“值得讨论”。不过,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F. Geithner)在会上表示,“灵活的汇率体系和资本自由流动”是任何货币加入SDR都必须满足的两个条件。法国方面一直在积极推动此事。法国财政部长巴鲁安8月26日在北京表示,将在11月4日召开的二十国集团戛纳峰会前,就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等一揽子货币问题拿出工作小组方案。但至,今这是全球最大的一个“悬案”。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中国是否希望人民币加入SDR。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8月份发表文章,称中国在人民币纳入SDR一事上要放松心态,尊重现行规则,在条件成熟时,顺其自然地进入。而在2009年,正是央行行长周小川首先提出以基于SDR的新国际储备货币取代美元。曾供职于IMF和欧洲央行的瑞穗证券亚洲公司(Mizuho Securities Asia Ltd。)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刚表示,推动人民币加入SDR是“法国的主意”,但“这对中国没有意义”,因为人民币首先需要可自由兑换。“中国希望以自己的步伐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将负面影响最小化。”但中国的“人民币进程”没有任何人能说清楚,也没有任何一个国际组织能理解和加以实施。

这次G20峰会,还将讨论欧元区的债务问题,确定策略和救助方案。

人民币救欧元?

就在10月27日的欧盟领导人峰会结束几小时后,法国总统萨科齐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打电话的消息,激起了各方关于中国可能大量购买欧洲稳定基金(EFSF)债券的猜想。中国被加进欧债危机“逃生路线图”,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随着猜测声浪越来越大,1天之后,EFSF负责人克劳斯•雷格林(Klaus Regling)开启亚洲“推销”之行,首站到访北京。不过,在这两次外界颇为关注的中欧接触之后,双方均并未就关于中国购买EFSF债券相关问题发表共同声明。而欧盟领导人峰会之后,10月28日,意大利再次拍卖79.35亿欧元国债,令来自中国的“拯救”更具急迫性。

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报道,应奥地利共和国总统菲舍尔、二十国集团(G20)轮值主席国法国总统萨科齐邀请,国家主席胡锦涛于30日乘专机离开北京,对奥地利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在法国戛纳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六次峰会。

中国会否援欧,正越来越牵动欧洲乃至世界媒体的神经。不过,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10月28日的吹风会上表示,即将在法国戛纳举行的G20峰会不会讨论二十国集团成员向EFSF出资或购买欧债的问题,这不在峰会的议程内。但中国毕竟不是此次G20会议的主席国。

中国贡献1000亿美元?在欧洲债务危机发生后,随着危机的严重性,首先是希腊,然后葡萄牙、西班牙,现在是欧元区的核心国家,欧洲国家先后同中国讨论投资问题。而讨论的节奏模式总是类似的:中方不吝鼓舞人心的华丽言辞,或者甚至一点资金,但从来都没有足够的援助满足欧洲最初的期待。这次,据英国《金融时报》当天报道,一位熟悉中国领导层思路的人士介绍称,中国可能愿意向EFSF或与IMF共同资助建立的一只新基金贡献500亿至1000亿美元。

关于出资方式,金砖五国的领导人曾在9月22日发表声明称,对于通过IMF或者其他国际金融机构,为全球金融稳定作出贡献,持“开放”态度。而此前,中国也已强调,希望通过IMF以及与“金砖国家”中的其他国家一起出资。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的首席经济顾问达瓦科维奇则在上周表示,俄罗斯与其他金砖国家持共同看法,愿意参与稳定欧洲的行动,但最好是通过IMF。巴西态度则更加坚决。“只能通过IMF”。巴西财政部部长曼特加如此表示。

中国政府官方智库学者、央行前决策顾问余永定表示,中国官方看起来不会单独采取行动。但“中国不能凭一己之力扮演决定性的角色,而是会密切关注其他国家提供的金额”。他说,“中国无论买什么东西,抵押和担保都是十分重要的”。拥有3.2万亿美元庞大外汇储备的中国,当然有大量投资资金。除了美元、欧元区之外,中国几乎何以投资买下任何一个巨大的国家和更多的小国。而欧盟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已经持有大量欧元债券,尽管具体金额不得而知,但有业界人士猜测,中国外储的资产组合中有四分之一已经投入了欧元债券,这符合中国一贯主张发挥建设性的经济角色的作用。

英国《经济学人》评论称,在过去,投资欧元区债券意味着很大的风险,没有人能够充分解释中国为何愿意那么做。而现在,中国将可以选择投资由EFSF担保的欧元债券,或者购买特别投资工具(SPV),中国承担的风险要比欧洲人小得多。而欧洲人承担了更多的风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投资者提供了更多的的保障。而相关框架细节的建立也需要时间:中国希望看到更多的细节,以及在承诺购买欧洲债券前,看到希腊债券同私人投资者之间如何进行交易。

事实上,欧洲领导人已多次使用“全面解决欧洲债务危机”这样的字眼,10月27日达成的方案也不例外。该方案将EFSF扩容到1万亿欧元(约合10万亿人民币,相当于中国2010年GDP总额397983亿元人民币的近1/4),但在很多方面仍缺乏细节,具体方案的制定还将耗费很长一段时间。“目前,无法确切知道欧盟如何将EFSF基金从4400亿欧元扩大至1万亿欧元”。瑞信驻悉尼战略分析师博伊认为,此外1万亿欧元是否足够也有待证实。

而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甚至直接警告称,此次为提高救援基金效率而采用的金融工具,正是很多人认为引起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的那些工具。朱光耀10月28日则在北京表示,希望EFSF关于政策工具的设计具备专业性和可操作性,这是落实欧元区提高欧洲金融稳定工具有效性的非常重要的方面。朱光耀说,法国方面和其他欧元区成员希望杠杆效应达到5倍,这要考虑专业的设计,也要考虑投资方的需求。欧洲金融稳定工具就这个新的政策工具的设计需要广泛听取意见,最终形成专业化的框架设计还需要时间。

实现中共全球政治抱负?

中方不愿被视为“傻钱来源”。《经济学人》还评论称,中国也在同欧洲进行更多的政治议价,比如作为回报,换取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更多的代表权,或者欧洲承认市场经济地位。而尽管欧洲有些国家已经足够脆弱,欧盟也不能将交易进行得太赤裸裸。目前,中方对于不被视为“傻钱(dumb money)来源”非常敏锐,但要求大幅度的政治让步作为回报是一个很清晰的信号,即这不是一笔从商业角度来看很有吸引力的投资。

而根据前述《金融时报》的文章,据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以及前中国货币委员会委员余永定表示,中国的任何支持都将取决于其他国家作出的贡献,而且北京方面必须就其投资的安全性得到强有力的保证。“帮助欧洲符合中国的长期根本利益,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最大贸易伙伴,但中国政府的主要关切是如何向国内人民解释这个决定”。李稻葵表示,“中国可不想挥霍国家的财富,到头来还只被视为一个傻钱来源”。

10月28日(周五),欧元区主席容克表示,欧盟有能力自主解决债务危机,不会因为接受中国援助而做出政治让步。与此同时,欧元拯救基金负责人继续亚洲访问,日本也许诺愿意投资,但表态较为谨慎。有媒体披露中国雄心勃勃与拯救欧元的五个要件是:“一是向中国开放投资领域;二是同意调整IMF投票权;三是解除对华技术出口限制;四是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五是不再就汇率问题对中国指手画脚。如果欧洲同意在这些方面对中国作出让步,那么中国对欧洲的救助将可以实现更广泛的收益。”但诸如IMF投票权、市场经济地位、人民币汇率等,不是欧洲就能够决定、说话算数的,而是全球经济生态环境的重大举措,更何况在全球大国中只有中国制造、中国人民币堆积了全球唯一大3.2万亿美元的天量、巨大财富?这道理又是全球之何问?!

到30日晚间,欧元区主席、卢森堡首相在德国电视一台上表示,如果中国参与,那是“有意义的”。他指出,中国盈余惊人,如果使用部分盈余在欧洲投资,是理性的做法。不过,他强调,即使中国和其他第三方投资者不参与,欧盟特别峰会上新近做出的决定已具有足够的实质性,能够自行解决债务危机。容克补充说,如果中国投资,欧盟并不必承担必须向中国做出某些让步的风险。他指出,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负责人雷格林在北京的会谈不是谈判,而是向中国解释,欧盟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雷格林本人上周五在北京访问首天也表示,不应对他此次亚洲之行的成果报过高期待。北京之后,雷格林继续访问日本。雷格林今天在东京表示,日本政府将继续购买EFSF发行的债券。迄今,日本购买了EFSF近20%的债券。

日本野村证券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可能会寻求其在IMF的影响力。“这符合中国此前通过IMF注资,为欧洲和全球金融稳定作贡献的说法”。野村证券驻香港经济学家目下托木(Tomo Kinoshita)说,中国将努力维护自身利益。此外,有外界猜测,中国可能提出的一个附加条件是,它贡献的资金至少须有一部分以人民币计价。据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首席执行长雷格林(Klaus Regling)周一(10月31日)表示,欧元区援助基金可能发行以人民币为单位的债券。“我们被授权使用任何货币,我们希望如果这样有效,那某天或许用美元或者人民币发行”。雷格林称,“这取决于中国政府是否批准……我可以想象数年之后这可能会发生,可能不是立刻,但或许是有一天会成真”。雷格林还称,目前中国已经是一个“好的”和“忠实的”EFSF债券购买者,也并没有为购买更多的欧洲债券设置任何条件。雷格林的下一站是日本,目前日本购买了EFSF已发行债务的约20%,并表示可能愿意买进更多。据雷格林披露,2011年亚洲已经购买了40%的EFSF债券。

特别链接:欧元区万亿救市计划推升欧洲股

布鲁塞尔时间2011年10月27日凌晨,欧元区首脑在经过近8个小时的马拉松谈判后,终于就希腊债务减记、扩大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银行注资以及加强金融监管等一揽子方案达成一致。受此影响,整个欧洲股市早盘大涨至2011年以来的12周高位,各主要股指涨幅均在1.7%-4%之间,银行股领涨大盘,强劲提振市场信心。据法国总统萨科齐介绍,欧元区成员国领导人已同意将现有救助机制即欧洲金融稳定工具的规模放大到1万亿欧元(1.39万亿美元),以应对债务危机。据权威讯息显示:欧元区扩容有两种操作方案:一个是将目前的欧洲金融稳定工具用于为问题国家发行新国债进行一定比例的担保;另一个方案是设立一个或几个“特殊目的工具”(SPV),涉及到中国可能出手的重大问题,从而为欧洲金融稳定工具融资。但欧元区需要一种持续的动力,绝非一朝一夕就能给解决。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投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本人联系。


关键字: 巩胜利 G20
文章点击数: 251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