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12/2/2011              

焦国标:微观北京

作者: 焦国标 焦国标

10月29日,是陶世龙先生主持的一月一度的万圣书园雅集的日子,我去了。话题一时集中到“913”林彪事件上,一位与会者朋友的见解很独特。他说,只需把飞机仪表盘上的电罗经调个角度,把油量表的数字调大,就足以让飞行员把飞往外蒙古误以为飞往广州,把飞到温都尔汗就得掉下来的油量误以为足可以飞到广州。因而他的结论是:精密的政治谋杀。他还说,空军的“913”事件档案写得很清楚,林彪一家三口的死因是叛逃,其他同机死者都是因公事故。当场有人私下嘀咕,此乃小说家言也。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不失为一家之言。

10月26日,那天去南六环外的一个别墅区看朋友,别墅的空置率令人心痛。此小区有上百套独栋别墅,除了门卫,除了我的朋友,来时和走时其他人一个也没遇到,别墅区的路上一辆车也没见停。门卫告诉我,别墅区建成十几年了,入住率约百分之三十。朋友告诉我,即使入住的别墅,平常也没人住,有的成年不来一次,一个月或几个月来一次很正常。盖好的房子没人住,真是暴殄天物。过去说抛洒米面折寿限,如此抛洒房子,折寿都折回他娘肚子里去了。

一朋友邀我小聚。“什么事呀?”“今天(10月31日)是个大日子。”“什么大日子?”“蒋介石的生日。”“没听说你与蒋介石有什么关系呀?”“这辈子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如今上岁数了,回首想来,净干坏事了。过去受共产党宣传的蛊惑,跟着恨蒋介石,骂蒋介石。最近读蒋介石传,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太亏欠他,太冤枉他,太对不起他。今天请大家一聚,算是忏悔、解脱。”人是多面的,政治人物尤其如此,有人赞,有人骂,有人记其正面,有人记其负面,才是正常状态。

日本许多游览胜地有流水或池塘,皇居周围有护城河,水里锦鲤很多,肥大得像枕头,游人一来,它们就游过来讨吃的,摸它们的头甚至都不跑,跟宠物猫狗似的。大家都知道北京大学西门内有个长池,中间一道拱桥,池里也有许多锦鲤。我看它们十多年了,怎么老是长不成日本像枕头那样的鲤鱼呢?是鱼种不行吗?最近一位北大社区工作人员告诉我,大的锦鲤都被人吃了,比如门卫有时候晚上就打上几条大的打牙祭。原来不是鱼种的问题,是人种的问题。呼吁北大明确制定保护西门水池锦鲤法,谁再偷吃西门鲤鱼,割得他兔唇。我想看枕头般的锦鲤,不想看老是长不大的锦鲤。再说,锦鲤是公共财产,个人怎么可以随意打来吃掉?

西三环边的万寿寺,多年前去过。前几天看电视,节目中提到万寿寺当年的盛况,止不住想再去看看。昨天上午趁出门见朋友,顺路进去转了转。万寿寺已不是寺,没有和尚,几个大殿门都封着,现在的名字叫北京艺术博物馆。名曰北京艺术博物馆,可是既没艺术,也不博物,仅西厢有两个小展览,一个是铜佛像展,都是很劣质的铜佛像,一个是日本瓷器、漆器和日本浮世绘展。很多人都知道中国的英文名称China的意思是瓷器,很少人知道日本的英文名称Japan意思是漆器。看得出来,这两个小展览是用来对付北京艺术博物馆这个名称的,也是用来糊弄游客的。门票20元,简直是坑爹。万寿寺后面是一个小院儿,西洋风格的院门紧闭,小院不对外开放,院门上有谢绝参观之类的提示语。我走近院门,想看看里面的格局,远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朝我吆喝,我转向他吼叫:“怎么说话的,跟吆喝牲口似的?!”那人大怯。北京这岁数的底层男人女人,可恶的很多,可恶的风格也一样。

查经是基督徒的一种学习圣经的形式。10月28日查经,《罗马书》第14章,其中涉及饮食和节日的话题。有弟兄提出,七一建党节也可以设为法定假日,专给基督徒放假一天,让他们为共产党祷告,祷告它归向神。大家哈哈一笑,觉得这个创意不俗。

2005年在华盛顿DC期间,我曾去国会山参加一个议员听证会。进门有安检,但不要求出示证件,人人都可以进去,不分国别。北京的人民大会堂门禁管理如何?好多年没去过了,想来必有出示证件程序,而且不是一出示证件就可以进,一出示证件是个民工估计就未必能进,甚至无须出示证件,一看是民工就“闲人免进”了。有博友说,有时赶上新闻发布会,人民大会堂生财有道,还卖门票创收。

今早活动回来,上楼时经过楼下邻居门口,听见这家的女主人又在哭闹。我是2001年搬进这套房子的,搬来时他们两口子就三天一大打,两天一小打,十多年来一直如此,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打碎无数遍,包括电视和房门。十多年这么过来,需要多么大的精力啊!我惊叹他们身体再生精力的能力。再一个令我惊叹其精力再生能力的人是梁启超,活了57岁,写1400万字,生十五六个孩子,公车上书过,戊戌变法过,护国战争过,流亡13年全球旅行过。有人吃一碗米饭产生三公斤精力,有人吃一碗米饭产生三万公斤精力,我家邻居和梁任公先生都属于后者。

前天在公主坟南站等车,发现广告栏里有四位三十岁上下的女士发的征求种人的广告。四位的丈夫都是成功的商人,其中三位是婚后发现丈夫先天不孕,一位是丈夫出车祸导致不能生育。四人中有两位嫁的是香港富商。要求种人四五十岁以下,其中一位放宽到六十岁以下。要当面相见,一旦合格,付给五十万元,受孕成功再付一百五十万元。其中一位还留有律师电话,说这么做有法律依据,不必担心云云。这事我看靠谱,明儿我打个电话试试——愿我的后裔多如海沙,就像亚伯拉罕的后裔一样。我将此消息发作微博,博友安然立即回复说:“哈哈哈!小心啊!每次去西藏阿里都看到被射杀的野驴,只是阳具被割下。当地人说,吃野驴阳具大补、壮阳。谁敢保证这种偏方不被连鸡血都敢打的内地人所钟情呢!所以要小心,毕竟只有一个啊!”另有博友说:“不只在北京,我在盐城也看到这样的广告。TMD,不用想就是骗局,只要一上当,你的肾、血什么的,全都是人家的了。”他们真的敢这么公然谋害人而警方也不追查?如果真的是买种招贴呢?诚信危机连买种市场也搅乱了。

早上7点起来活动,人们都匆匆忙忙赶着上班,乱市儿了似的,三四岁的幼儿也被父母牵着手,实际上是被拉扯着,睡眼迷离地去幼儿园。我不禁想起自己幼年的一些记忆和早年在农村的生活经历。农村的幼儿早上是睡到自然醒的。睡到自然醒,本来是幼儿最自然的权利,可是城市双职工的幼儿欲睡到自然醒可乎?难哉!妇女解放,妇女走出家庭,曾经是全球风潮,而当年打天下时的共产党尤其需要女人。试想,假如女人不走出家庭与男人一起混,共产国际的李德,陕北窑洞的老毛,就连一根女人毛也摸不着,只能自摸。顺着这个逻辑发展,几千年来幼儿睡到自然醒的权利便只能就此终结。

我在我的微博上发了一条为那句英语名谚“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求下联的消息,几天内得到如下几条下联:1、省中出,市中出,恶魔裆中出。2、这机密,那机密,政府均机密。横批:专制百姓。3、你不搬,他不搬,政府能不搬?横批:第三个代表。4、吃不言,睡不语,何人敢言语?横批:法制人治。5、人可亡,民可亡,民主不能亡!6、官可进,钱可进,人民不能进。7、官可拆,富可拆,穷人不可拆。8、天伤我,地伤我,人不可伤我。横批:人权天赋。9、妖后退,魔后退,菩萨不后退。10、魔上挡,妖下挡,菩萨道不挡。

我求下联不是一般的文字游戏,是有具体用处的。不少地方家门两侧流行刻上“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之类的对联,我也想在老家院门两侧刻一幅对联,上联就选用“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上述10条下联显然不合适,我想用“家可爱,国可爱,真理最可爱”作下联。苏州东林书院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悦耳;家事国事天下事实是关心”,是风雨对家国;我的“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家可爱,国可爱,真理最可爱”联,也是风雨对家国。中西杂糅合璧,差强人意吧。

关键字: 焦国标
文章点击数: 195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