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13/2011              

野火:又一位“老朋友”在摇晃——冷观俄罗斯反普京大示威兼与中国民主化之比较

作者: 野 火

今年最后一个月——12月6日爆出的“莫斯科反政府示威”的新闻事件,仿佛在提醒世人,“阿拉伯之春”像神秘的尼罗河水一样转而已在俄罗斯悄悄酝酿,明年三月的俄罗斯大地也许会因此而吹皱一池变革历史进程的春水。

正如中国网民所赞叹的,俄罗斯人还是有血性,也有公民意识的,所以普京想开历史的倒车是不会长久的。在这次国家杜马选举中,由普京担任主席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得票率未过50%,表面上看仅能保住过半数议席。但示威者指出,若不是当局舞弊,耍出预先将选票放入票箱、甚至对选民采取威迫利诱等肮脏招数,这个由普京一手遮天的独裁党取得的议席必定更少。知情者愤怒地谴责此次国家杜马(国会下议院)选举是“后苏联时代最肮脏”的选举。以至于此前从未公开抨击过普京的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也忍不住站出来发出质疑,指选举“存在大量弄虚作假和舞弊现象”,其结果“没有反映人民意愿”。 网上也流传着很多“为选票做手脚”的视频。

普京自以为2008年12月4日意在为自己铺路的修宪成功后,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通过跟梅德韦杰夫调换职位,从而达到明年三月强势回归总统宝座的目的,但他“机关算尽太聪明”,岂料今日的俄罗斯人已经今非昔比,毕竟在梅德韦杰夫当政这三年里,多少已感受到相对宽松的政治气候,民众已体会到自由的可贵,故而不愿再回到普京的“后苏联时代”,忍受未来12年的准专制统治。加上今年“阿拉伯之春”先后令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也门的独裁者次第下台,这都对俄罗斯人起到了“润物细无声”的鼓舞作用。因此这才终于爆发出俄罗斯自1993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群众抗议。几天来莫斯科有多达六万人不顾雨雪交加的恶劣天气参加了这次声势浩大的反普京示威游行。

示威者拉起横额,抗议选举舞弊。高呼“把诚实的选举归还给我们”、“统一俄罗斯党是骗子和盗贼政党”、“俄罗斯不要普京!”等口号。警方大举拘捕了一千多人,其中包括自由主义政治家涅姆佐夫在内的多名著名异见人士。虽然当局掌控的国营电视台等官媒都没有报道莫斯科的这次示威,但示威者无惧镇压,将示威片段上载facebook流传全国。反普京的更大“革命”一触即发。7日,当局惊慌失措地紧急调集11,500名内政部(相当于中国的武警)士兵进驻莫斯科,气氛肃杀。此举显示当局准备要用武力对付反普京示威了。内政部发言人声言要“保障公众安全”。所有未经批准的示威者都会被捕。这样的情景,这样的对峙,颇有中国“八九民运”时期的前兆。

俄罗斯民众虽然近几年来生活状况有所改善,但在政治自由等方面均显露出不进反退的征兆。自从俄罗斯实行斯大林式的“普京主义”之后,电视里就只能有普京,俄罗斯变得根本没有新闻自由了。根据国家的法律规定,互联网也受到监控。尽管监控得还不至于像今日中国这样坚壁清野。除了一些新闻自由历来很糟糕的国家如伊拉克、菲律宾、缅甸等国之外,俄罗斯国内的新闻自由也每况愈下。大多数平面媒体都是广告类报纸或者是有偿新闻,公正客观报道的报纸只占极少数。比如被谋杀的俄罗斯记者波里科夫斯卡娅生前工作的报纸——俄罗斯《新报》每周仅仅能够出两期。其它的报纸要么归属于亲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下属的媒体集团,要么就归属于普京谄媚的工业巨头。而且现在的俄罗斯,已找不到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出版商。因此,国际新闻自由组织——记者无疆界已将普京列入世界上34位危害新闻自由的黑名单。如果用西莫诺夫(一家专门致力于推动俄罗斯与前独联体国家新闻自由的基金会)主席的话说就是:“俄罗斯的新闻自由处于零状态。”这在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普京是那些谋杀记者的元凶。

今天的俄罗斯人在“阿拉伯之春”的积极影响之下,已对普京的政治游戏感到厌倦,尤其对普京常常蔑视民众言论的行为极为反感。睿智的俄罗斯人很清楚,强人统治极易变成一个国家的噩梦。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普京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他必须随历史而去。民主、自由是人类共同的追求。“后苏联”时代那种东方专制体制必须从今天的俄罗斯政治中彻底清除。

然而普京毕竟以前是一个有着专制文化基因的苏共党员,从心底深处还是抵触民主自由的。如普京曾公开表示,西方现代文明不适合俄罗斯,俄罗斯有自己的传统价值观。可见普京是想把俄罗斯带到东正教专制的传统里去。在他担任总统或总理期间,都是以铁腕手段治国,对威胁到他管治权威的势力,不管是富豪大亨还是知识分子,均毫不留情地采取追杀和暗杀的斯大林式手段予以铲除。这显示出他总是脱离不了那种KGB手腕的恶习。如2005年以逃税为借口把公开指责他的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投入监牢;2006年又下令把43岁的前克格勃特工利特维年科毒杀在伦敦。而这只因利特维年科生前曾是普京政权的强烈批评者。

中共称普京为“老朋友”,并不惜把政治赌注押在他重返克里姆林宫上。这在海外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中国需要普京重当总统,因为中国现在已然面临四面封堵的局面。北京束手无措地被动应对,在各条战线上防不胜防。从地缘战略上来讲,中共急需寻找到一侧作为安全的战略后方,以期使自己“铁打的江山万年长”。但此美意必将证明是一厢情愿。

毫无疑问,中共对此次被称为“俄罗斯之冬”的罕见示威肯定深怀忧虑。中共之所以不高兴,乃是因为忧心今后少了一个独裁者的同盟。未来在俄罗斯人民的强势反弹之下,普京意欲强势回归总统宝座的梦想终将破灭。尽管普京个人企图模仿彼得大帝,但毕竟时代不同了,俄罗斯已不再是沙皇俄国,普京也不具备彼得大帝君权神授的条件。何况俄罗斯的民智已开这么久,他还想玩这手,只能让他在不断的抗议浪潮声中枉费心机。

不过,权利的魔力真是太具诱惑力了!它就像海洛因使人成瘾一样,让人欲罢不能。北朝鲜的金家父子,古巴的卡斯特罗就是权力世袭的样板。普京,也自然未能免俗地如此眷恋权力:当了8年总统,4年总理,依然恋恋不舍,还要再当8年总统。企图玩“公权私授”的“二人转”游戏,简直俄罗斯当成他一个人的国家。这当然令俄罗斯人大有受辱之感。然而这次“阿拉伯之春”的效应和莫斯科的大游行便足以证明,今天这个世界上,供专制者生存的空间已是越来越少了。

网上流传着一则与此相关的笑话:金胖子与查韦斯在一片幽静的湖边散步,这时查韦斯转过身来淡淡的望着金胖子,缓缓的举起了左手摆出了V字型手势,金胖子激动的说:我们胜利了是么?查韦斯:“傻瓜!,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就剩咱俩啦!”

有道是,帝国都是从内部瓦解的。不论是素有悠久封建传统的中华帝国还是具有东正教专制传统的俄罗斯,都必将最后被民主政治的世界潮流所消融,所解构。因为民主政治是今天的大势所趋。普世价值是人类文明的产物,也是人类文明的象征。而权欲只能让人变得越来越狂妄和浅薄。那些无论曾经看起来多么不可一世的铁腕人物,无论怎么强势的政党,事实证明都不可能做到千载万世。卡扎菲、萨达姆及穆巴拉克之流无疑都想让自己和后代永远掌权,奴役人民,但当今世界已是一个开放的世界,他们无法屏蔽人民的视线,肆意强压的结果只能是使自己加速灭亡。唯有永不停息的改革,让政治越来越来民主,让社会越来越公平,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

从这次预示着改变历史的“俄罗斯之冬”的希望之光中,我们不妨对比中国的八九之殇,看看其中有何值得借鉴和反省之处?

首先,我们看到俄罗斯人虽和我国同属被愚民几十年的政治恐怖之国,但苏共垮台后,俄罗斯言论、信仰、集会的自由已比我国好得多,这是俄罗斯人之幸。就像在国民党时期是自由多与少,而共产党则是有与无的问题一样,今天的中共相对于俄罗斯而言,也是有与无,而不是多与少的区别。其次,要归功于今天这个时代互联网的普及能够让俄罗斯人获得更多的资讯。本月5日第一天的示威游行之后,示威者就将现场的最新片段上载到facebook等社交网站、博客上面,因此个别私营传媒报道时不无痛快地形容此次示威是一次“facebook革命”。6日早上,又有俄罗斯人上载片段到互联网,人们看见一辆又一辆装甲车载满穿迷彩服的内政部部队士兵驶进莫斯科市中心。在这种现代电子信息传播的辅助条件下,当局若一意孤行地进行血腥镇压,则会随时可能引起更大的强烈反弹。这是并不迟钝的普京也不得不徒叹奈何的事。再则,俄罗斯的知识分子在表达意见、发表演讲的时候,并不自命清高,而是广泛地与各界联合成一个整体;而“八九”时期,以学生为主的知识分子群体却把自己与外界人为地割裂开来,以示幼稚的纯洁。这样,在自成一体的纯秀才队伍中,就失去了本来早期就可以联合社会各界作为坚强后盾的有力支撑。

回顾过往,开启80年代末整个红色世界铁幕变革的应该说是中国人。但现在只能说,二十年多前,是中国的“八九”改变了东欧和世界,到头来却遗憾地没有改变中国自身。“六四”屠城之后,当时的政治强人邓小平在四面楚歌的国际形势下,匆匆忙忙指定江泽民,若干年后又隔代指定接班人胡锦涛,其深意就是担心他之后的领导人会改变他定下的统治基调进而危害到依附在他那条路线上的、盘根错节的既得利益阶层。

邓式的隔代指定接班人,实质上与俄罗斯梅普玩的“二人转”游戏大同小异。只是中国人善于明哲保身,血性不如俄罗斯人。当然十年前俄罗斯高层所采取的改革举措和客观条件也与中国后来改革的“跛脚式前行”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中国民间的进步其实很大。十年前宣扬民主的基本是自由主义者,而且还带有民族主义情绪。普通老百姓尚在当局的反复洗脑中也担心西方式的民主会导致社会不稳定。但这三五年来,民间的认识和维权状况已开始悄然改变。越来越多的底层包括体制内的有识之士倾向并支持民主宪政。良知尚存的知识分子都认定现在的体制无法实现他们的强国梦,而老百姓更认定现在的体制让他们无法分享国家发展的成果。

中国的老朋友——普京一手导演的欺诈式选举,终于让俄罗斯人忍无可忍地陆续开始“用脚投票”了,我想,未来中国人“用脚投票”的日子当不会太远。只要这种封杀和高压继续施行不止。

萨达姆政权是国际社会用武力推翻的,而斯大林政权却是苏联人和平解体的。普京和他气味相投的老朋友也许对此都认识不深。然而卡扎菲的例子才过两个月,我想,受过职业间谍训练的普京的记忆力应该不会太差,如果他执意要让明年三月发生“埃及模式”那样的革命效应的话。

关键字: 野火 普京
文章点击数: 305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