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W 】  时间: 12/25/2011              

陈卫重判的政治背景

作者: 欧阳懿 欧阳懿

   
 
Symbolbild für eine neue Rubrik namens Beijing Observe  Grafik: DW/Zhu Wei / Peter Steinmetz

   四川遂宁异议人士陈卫因四    篇文章中的6句话被以煽动罪判9年重刑,这已是他八九以来第四次入狱。中共又一波圣诞镇压已经进行,是继刘晓波之后重大的人权事件,遂宁异议人士欧阳懿揭示了内幕。

 
  得到好友陈卫被判重刑的信息,是2011年12月23日晚上   7点,我刚从软禁中脱身。

软禁的地方离我家一公里,我没有急着赶车往家里奔。遂宁这几天都是冷雨,我在黑暗和雨水淋漓的街道上走着,接了一个又一个电话了解情况。当局是确定外地来的朋友全部离开遂宁后才把我放出来的,他们阻止朋友们和我见面。

对剥夺信仰自由的结果有充分估计

知道陈卫被枉判9年重刑,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也不感到特别的愤怒。因为我和陈卫事前有过这样的估计,"一切尽在意料之中。"

很多次,有朋友问我陈卫是否有信仰,我告诉他们,很多年以前,不少人还在为自己的信仰纠结的时候,他就说:"宪政民主就是我的信仰。"一个把宪政民主作为信仰的人,必定会成为维护利益集团对全社会进行全面剥夺的专制政权迫害的对象。这种迫害加之于陈卫,是从未有一天的停止。"人们被剥夺了思想和信仰的权利"--这是这次迫害陈卫的理由之一,陈卫和迫害他的政权,把这个事实都演绎得非常具体入微。

中共从来不按法律行事

陈卫和刘贤斌一样,他把宪政民主在中国的实现,看作是与极端利益集团的政治博弈。我个人认为,在当下的中国,这种认识是最清晰不过的了。正是基于这一认识,任何情况下,他不幻想,不存侥幸心。有一次参加网络研讨会,他说:"一个专业的棋手,上场就别指望对方下臭棋,或让你几颗子,或故意输给你。这是懒汉懦夫的想法。""如果对方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为了珍重对方,你也该使尽浑身解术;如果对方是个流氓,他要耍泼耍无赖耍老千,要么各玩各,要么直面博弈。"我认为,陈卫是一个真正的棋手,把博弈当成一回事的棋手。他在状态中,他入流。只是他的对手不入流。他也很清楚,对面的不入流,毫无职业道德可讲。这就是他自己和他的朋友对他再获重刑并不意外,并不感到特别的愤怒的原因。

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一个人,足够让某些人胆战心惊,昼夜难眠,必欲置他于死地不可。

重刑是"省厅也管不了的"

有不少人难以理解陈卫和刘贤斌为什么获这样的重刑,他们甚至认为是地方当局的所为,我对地方当局并没有超过实际的好感,但我认为,他们还没有这样无耻的能力。

我得到的信息是"省厅也管不了",这是有充分事实来佐证的。律师得到开庭的具体时间,手机即被监控,上上下下来打招呼,法庭辩护不得怎样,不要怎样。遂宁和外地不少朋友被控制、拘押。南充的警力也调上来了,至少128辆车堵道,正装的各种警察数百人,微型冲锋枪站满街道,遑论其他便装的维稳力量的游动。更不要说法庭上的拙劣演戏。这种阵势,岂是小小的遂宁或一个四川省可以布置的?

言论自由和其他基本人权,在文本上是受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宪法保障的。但对于陈卫、刘贤斌之类,实在是很奢侈的。10年也好,9年也好,3年5年也好,都是公然对人权的侵犯和挑衅。

当然,我这样来评论这件事,也会被当做是对肆意侵犯和挑衅者的一种公然挑衅。但是我相信久已有的一种说法:对今日今人的侵犯的沉默,必然会有相同的侵犯降临到沉默者自己身上。我信,所以我选择陈卫一样的选择,不沉默,要发声。

 中国新的公民权利意识已经觉醒

我不宣泄不夸张我的愤怒,并不是我觉得9年的侵犯、9年的迫害对陈卫是可以忍受的。相反,我觉得对无罪的陈卫,对无罪的刘贤斌,哪怕是一天、一小时、一分钟的刑期,都是极端卑劣无耻的侵犯、都是极端卑劣无耻的迫害、都是极端卑劣无耻的犯罪。

重刑打压陈卫和刘贤斌,在权力意识中,无非又是斩首和恐吓。中国社会的宪政民主愿望的推进,已经进入到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阶段了,这是个人权利和公民权利意识在中国觉醒的必然结果。我不相信在中国对此人性需求的镇压可以永远肆无忌惮,可以永远得逞。更遑论陈卫、刘贤斌置身的运动无所谓首脑与不首脑,因为每一个听从真实的心灵召唤的人们都是首脑。再说恐吓,数十年拼尽一切的努力和压迫,能够被恐吓的早已经被恐吓住了,不能被恐吓的,谁能恐吓得了呢?

【欧阳懿简介】四川遂宁人,1989年参加学运,1989年后致力于人权民主和人权民主文化建设的努力,独立作家,08宪章首批签署人。陈卫、刘贤斌的好友。

 

关键字: 陈卫 重判
文章点击数: 173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