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28/2011              

野火:为何如此胆怯?——北京出笼“微博实名制”有感

作者: 野 火

2011年12月18日,北京市政府出台微博管理新规定,要求微博用户实名注册。我首先联想到的是,这也许都是广东汕尾乌坎示威事件惹的祸。回首今年在国际上影响深远的“阿拉伯之春”和接踵而来的“俄罗斯之冬”,都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自由网络的信息传递。这使中共统治集团不能不从中吸取沉痛教训。微博最大的功能就是信息的即时传播和广泛分享。虽然只能承载140字左右的只言片语,但它的好处是可以在发出信息的瞬间,就有可能被转发成千上万次。这对惯于用谎言隐瞒真相来维系这个后极权统治的根基来说,当然是非常危险的事。

北京今后规定用实名制来注册微博,固然可以对一部分心理承受能力有限的网民起到某种恐吓作用,但要在信息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仍然彻底封住人们的嘴巴,显然是徒劳的。今年1月25日,埃及发生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游行。穆巴拉克当局于1月26日就迅速封杀了美国微博Twitter网(即“推特”),使当地用户无法登录网站,连移动网站也同遭封杀。美国谷歌公司立马保证,将会为埃及民众推出一项新服务,使得他们无需连接网络也可发送Twitter消息。于是很快,埃及互联网系统在中断8天之后又于2月2日中午重新恢复。

在今年的突尼斯、埃及乃至前不久的“俄罗斯之冬”的游行示威中,Twitter 与Facebook(即“脸书”)无疑都成为了示威者组织联系的最大阵地。示威者随时随地把最新的消息与图片发上网,从而使国内外的声援之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可见微博这类草根性强,平台模式多,且分布范围很广的现代信息技术,在推动社会变革的进程中可以发挥出多么强大的决定性作用。

最近在中国广东汕尾陆丰市东海镇乌坎村爆发的上千农民游行抗议贪官卖地事件越演越烈,现在已发生了连锁反应,乌坎村的邻村岱头村、龙头村也纷纷效仿,揭竿而起。国际社会正在高度关注。北京在这个时候忽然下令微博用户实名注册,显然不是无意的巧合,而是要力图避免“乌坎效应”迅速蔓延,遍地开花。所以当初海外的Facebook与Twitter先后诞生之际,就被“我党”那些政治嗅觉极度灵敏的“戈培尔”们给生生阻挡在这960万平方公里的高墙之外。而国内的新浪、腾讯微博则一直执行着肮脏的后台审查制度。稍有敏感词如最新增加的“乌坎”之类一经出现,均在毫无留情的屏蔽之中。因此在现在的新浪微博——这个中国式的Twitter上面,到处充斥着如某些影视明星这种整日价无病呻吟、狂泻文字垃圾的VIP用户。而这些穷极无聊的所谓“微博女王”们,对推进社会进步、传播公民常识的广大网民来说,则毫无任何价值可言。

尽管新浪微博一直在执行着严格的信息审查制度,但仍有不少微博用户宁可违规也要坚持说出常识、传播真相。今年7月有位名叫宋石男的媒体人就在他的《我为什么离开新浪微博》一文中,揭露了网站方钳制言论的卑鄙手段:“删帖不用多说。哪里都差不多。新浪的奸诈之处在于,他们现在很少使用直接删帖的手法,而多用屏蔽贴和禁言。屏蔽是新浪一项创造性发明,有硬屏蔽与软屏蔽之分。硬屏蔽就是帖子只有你自己看得到,而你的关注者的TL(时间线)上不会出现,他即使点你的微博页面,也看不到;软屏蔽就是帖子在你的关注者的TL上不会出现,但他若点你的微博页面,可以看到。屏蔽贴是杀人不见血的下流伎俩,极大地限制了帖子的传播,却让当事者浑然不觉。禁言则是新浪又一项创造性发明。被禁言者发出的每一条微博,都会被审核,之后或延时放出,或被吞掉。即使放出,由于往往在发表的几小时之后,显然会跌出关注者的TL,几乎等于零传播。值得一提的是,被禁言者不但发帖会被审核延迟,回复或跟帖也一样。”接着,宋石男更揭示了极权统治者古往今来一脉相承的文化控制传统:“极权者的统治手段是什么?请允许我引用一段话:“不要让他们有判断力。只要给他们汽车、摩托车、明星、刺激的音乐、流行的服饰,以及竞争意识就行了。剥夺他们的思考力,根植他们服从指导者命令的服从心。让他们认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就是公敌。”说这话的不是曹国伟也不是陈彤,是希特勒。”

无独有偶,知名画家陈丹青也于今年7月公开发表退出声明。他说:“望各位网友见证:本人于2011年7月29日正式宣布退出新浪微薄,退出中国国籍,不再关心这个民族,这个国家,不看所有关于这个国家的新闻等等一切资讯,不上网,不用手机,电脑等一切电子产品。最后一点:不再踏上这片土地。老天爷,我是真的绝望了。若怪我无情,亦无悔。本人姓陈。知道历史是混不过的。”

是的,历史是混不过去的,真相更无法永远被掩盖。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技术必将改变政治、科学必将改变民主,强权的拥有者们恐怕今天自身也难以想象到现代信息技术在坚壁清野的政治环境下,怎么仍然会变得越来越神奇?越来越难以完全监控?因为他们似乎永远也搞不懂的是,“爱国是有条件的,无条件的爱国是盲目的;当国家对我们不公不义的时候,我们连抱怨或抗议的权利或声音都被剥夺了,这种国家已失去了公平正义的立国基础,沦为别人的私产了。我们有义务去爱别人的私产吗?”

大凡独裁者,都喜欢实行愚民统治。因为“愚民政策”的精髓,就是通过隐瞒、欺骗和恐吓,使人民变成蠢材和白痴。这样一来,统治者就显得英明而伟大,而其专制统治便会得到不断强化。中国政府也是如突尼斯、埃及等国一样,属于世界上少数几个靠谎言愚民来统治的政府。熟读古书且精通权术的毛泽东,就对秦始皇的 “压制舆论、禁锢思想,自我神化” 这三个统治法宝烂熟于心。而今天在这个后极权时代的中国,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依然是统治者“愚民政策”千年不变的治国之道。日前刚刚去世的作家、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在论及后极权主义时指出,意识形态的假面化、虚伪化、装饰化和表演化是后极权社会的一个主要特点。生活在后极权的时代,也就是生活在一个谎言的世界,每个人都只能在谎言中求生,必须承受与谎言为伍的生活。

其实何止是在后极权时代,任何实行专制制度的地方,就一定是个“上下相愚”的社会,而谎言就成了维持专制社会运转的润滑剂。上下相愚,使中国深深地陷入“瞒和骗的大泽中”(鲁迅语)而无法自拔。

数千年的愚民统治,造成了国民性格基因中根深蒂固的奴性。而奴性在很多时候表现出一种麻木、懦弱的精神面貌。当下的中国式腐败,之所以登峰造极,其中首当其冲的是,愚民政策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历来的统治者都惟愿用愚民政策把人民变成一群没有思想的奴隶,似乎只有这样,他们的腐败统治才可以延续千秋万代。正如学者杜君立在《膝盖下的中国》一书中所指出的一样:“没有愚民就没有独裁者,愚民是独裁政权存在的前提。每一个独裁者都需要一大批的愚民去为他‘打江山’作出牺牲;他希望他的‘子民’都是愚民——不知道什么是人权、民主、法治,更没有独立思考能力。”

前几天,独裁者“金二世”驾崩后,笔者惊闻以闭关锁国而举世皆知的北朝鲜,最近都部分开放了facebook,可悲剧的中国政府,不仅连“部分开放”都不允许,现在更有甚之,对新浪、腾讯这种堪称笼中微博的地方,也放不下心。这在今天这个日益走向一体化的世界面前,该让中国这个文明古国情何以堪?

一句话,推行“微博实名制”,不过是当局希望通过此举,使微博新用户在说出真话之前有所忌惮而已。因为“极权体制需要人们传播恐惧”。然而人们透过这一表象,却很容易洞穿当局的真实心态,那就是,面对中国微博账户已达3.2亿之众的强势民意,貌似强大的统治者其实更为胆怯。菜刀要实名制、微博又要实名制,但“三公经费”明细却要绝密;官员档案也要绝密;官员财产更需要绝密。一切与官员有关的信息都属绝密!然而对老百姓却要求万事实名、万事公开。这不仅无耻,而且也将党国的心虚和恐惧暴露无遗。故此,有网民如此讥讽道:“建议党国出台新法律:民众每周索性向有关部门如实报告,自己本周性交次数、大小便次数……”
关键字: 野火 微博实名制
文章点击数: 315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