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5/2012              

欧阳懿:红朝大战陈西

作者: 欧阳懿 欧阳懿

清风不识字,不读魏源书。继英吉利、法兰西之后,更有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时来犯境,皇帝老倌诏曰:“圣人云,地是扁平的。刚打发了英吉利、法兰西,又来什么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时,必是尔等劣吏,和那洋鬼子串通,巧立名目,欺哄寡人。太监们侍候,拉出去砍了狗头。钦赐。爱新觉罗主席(盖章)。”

慈禧不识字,不翻康梁书,嗜好造园子。砍了谭嗣同,姨妈囚姨侄,列国哗然。太后令御书房拟旨:“本我内政,干尔屌事。先打使馆,继灭洋教;教民当诛,拳匪可依。钦赐。爱新觉罗主席(盖章)。”李莲英奏曰:“太后娘娘吉祥,公章还在你姨侄那里。”太后怒曰:“好你个阉人,除了舔老娘身体外,印把子也不晓不得拿来吗?混账东西。”

孙文弃绝岐黄术,漫卷蝌蚪书,言辞叽哩咕。求问莫之许:“说的是粤语,间杂英国话。意思就是日,让子弹飞……一会儿。”天涯论衡是王怡:“宪政是宪政,尚缺大根基。”土匪冉云飞,口水酒杯满天飞:“别听他们吹,下盘棋,拱卒。”遂宁人刘贤斌,还有小二是陈卫,说:“蒋总统就是慢慢拱卒倒霉的。”土匪语之曰:“倭寇趁火打劫,黄炎培窑洞着道。”

卧槽,全是高人高手过招,天风漫卷神马浮云,害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且上网做功课补习知识。谷歌先生为我细说际会风云:“话说黄炎培出了窑洞,好不欢喜。蓝苹小姐只解风情地问:‘哥,你说的可是真的?’哥说:‘任他们奸似鬼,请喝老夫洗脚水。哈哈,我天朝,专一党,锵铃锵铃锵铃锵。’天朝立,其色也尚红,她哥当国,风不调雨不顺,天怒而人莫敢怨怼,二十八载薨。又三岁年,倭公复出,帘后听政,三君获咎:‘我说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根本在四个坚持,就是打江山坐江山,你们以为老子说来耍得吗还是爪子?坦克呢,给老子扎起!’”

倭公之为人,讲实用而去雕饰,袖中有乾坤,绵里藏针招招狠,众怨弥多,三上三下而获咎。尝为始皇坑儒五十五万以上,一百万以下,牵连之数,不在其内。刁民心胸偏狭,趁文革之乱,杖断长犊子腿,虽另有二三子,终不可用。公遂乞灵于干儿辈。

坦克案数日,公与老庚昆公于怀仁堂勤德殿讲学,三四干儿侍坐。公曰:“不要因为问题敏感,就不敢问。直说,无妨。”鸟儿曰:“打江山之道,儿愿闻其详。”公曰:“江山已在尔辈面前,尤忐忑于室,汲汲于道。汝其不敏甚,故大事不汝托,汝其何怨?然汝口其开,吾将告汝坑蒙拐骗偷摸扒窃沈崇关露十二字诀云尔,吾非好学,瓜农俚语其染。”鸟人面红耳赤默然默默然。扬州缺教问曰:“儿沪上飘零多年,早晚听生活秘书说亲爸爸深谙坐江山之道,亲爸爸其教。”公曰:“外交场合要穿西装打领带,到外邦要说英语,对港澳要背唐诗,到意大利要男高音装逼,到维也纳敢砸钢琴。对草民,鸡巴屁股就一个大大的坐字!坐?汝其能持否?”

“诺,诺,能持!能持!”扬州缺教和安徽小团干应声。公曰:“晓庆姐,刘晓庆呢?搬张古琴来,我想弹首曲。”【晓庆姐“哎”,搬琴上,公操琴】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曰:“差点搞忘记了,外面什么情况?”

昆公答曰:“北京没有死到二十万,但基本搞定,就是、就是……”

公曰:“小缺教,你说说什么情况。”

缺教曰:“就是西安、成都、贵阳闹腾得厉害恐怕……”

公曰:“恐怕个卵子,坐!西安不就那个林牧和他的门生们闹腾嘛,成都我叫二筒烧了人民商场,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很气愤。贵阳什么情况,嗯?”

缺教曰:“报告亲爸爸,西单民主墙那会儿,就溅起了启蒙的火星子,胡乱帮打压不力,黄翔、杨在行、方家华、李家华、莫建刚窜回贵阳;卢顺祥、卢勇祥兄弟鼓吹使命,廖双元、李任科等人赏百花、种柴草,蒋治镁、吴新明等人要拓荒,杜和平掀浪潮,大学里报道发现新大陆;胶鞋厂工人黄燕明操蛋,说咱们都是青年朋友,都是文青,是不是先搞青联再搞沙联?以会长职位这样的蝇头小利拉拢和腐蚀了金筑大学革命政工干部陈友才陈西同志,直接参与和领导学生,个个扛锥形具,烙屁股得很……”

公曰:“嗯,有点意思,老子们天朝设立政工处,目的是分化瓦解他们,这倒好,我们天朝的人反倒被别人拉拢腐蚀了,猖狂,太猖狂,给老子坐!陈友才陈西这个人,可以作为典型,给老子整起来耍,吓死其他人!是为国策,之一。”

西元一千九百八十九年六月,血。革命干部陈友才即反革命沙龙会长陈西被天朝抓捕,开除党籍、公职,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一千九百九十二年,陈犯刑满出狱,办贵州图腾科技实业公司,自任董事长,拉拢刑满释放分子廖双元做法律顾问。

刑满释放分子陈西筹划组织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公然鼓吹贵州的民主运动要走在全国的前面,要敢为人先,策动天安门行动方案,呼吁平反“6•4”。一千九百九十五年五月、六月,陈西、廖双元、黄燕明,卢勇祥、曾宁被天朝有司抓捕。越明年三月,天朝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陈西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劣囚在天朝贵阳监狱服刑期间,被刑事犯毒打操练至昏死昏厥,操练不服继续操练,继续操练不服再操练继续操练之不服。该囚劣顽甚,非天朝刑事犯所能挫其锋。陈西入狱后,同流辈被天朝有司操练于狱内狱外络绎不绝。

前政工干部陈西之为寇,为人笃厚,敢于任事,黔人膺服之。入狱后,黔人坚韧卓绝,群贤卓然而立,然各有短长,或遭遇罅隙之膈膜,人莫知之而弥合维艰。曰:莫不翘首以待陈西!

二千零五年五月,陈西出,皈依耶和华、耶稣教,著有《绿色文化工具书》,尝与旧游啸聚于贵阳滨河公园,宣讲民主、人权和宪政正词。红朝令鹰犬围之,骚扰之,旅游之。陈氏云:“你我皆为国人,我等倡导法律精神,你等执法而已,非无共识。我们有所活动,必先告汝,汝辈可来旁听。如我们言行有激进过线情形,汝可警而告之。”鹰犬终不灭绝之,贵州人权研讨会延续7年不辍,海内外叹为观止。

二千又十一年,岁在辛卯,国内民变频仍,最高当局斩首行动敕令下,陈氏再次入狱。12月26日,开庭重判,获罪书云:撰写文章并在互联网上发表,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我国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制度,其行为已经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告人陈西主观恶性深,犯罪时间长,危害严重,罪行重大,应依法惩处……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陈西及其辩护人所提辩护与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陈氏及其辩护人要求现场在座之国保警官就当初谅解事实做陈述和作证,法庭审判官竟不允,在座国保皆缄口默然无以应。海内外惊为乌龙。

太史公司马操闻之曰:马勒戈壁,到底是36篇文章判罪还是几句话判罪?36篇文章肯定不止几句话,几句话肯定不是36篇文章,语焉不详。红朝算学不发达,起诉书和判决书也不能这么写嘛。这段历史叫人咋个整呢?

辛卯岁末于小城遂宁
关键字: 欧阳懿 陈西
文章点击数: 283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