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放 】  时间: 1/15/2012              

蔡咏梅:互联网带来必变的信心

作者: 蔡咏梅

开放杂志创刊於一九八七年,刚好四分之一个世纪.作为一份以关注中国两岸三地(中港台)时局的政论杂志,《开放》视野的焦点始终是中国民主化的路程和前景。


●中国已拥有5亿网民。官方不断设法控制,但网民总有办法突破封锁,利用互联网传递信息,形成一个非官方的网上社会。(网上图片)

我是在六四流血后加入开放杂志社。当时轰动全球的天安门运动失败了,但悲观的人很少,大家相信六四就像四五天安门运动一样,很快就会翻过来。记得刘宾雁前辈还说两三年后六四就会平反。随即苏东波浪潮卷来,苏联解体,东欧解放,罗马尼亚暴君横死枪下,横行世界半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戏剧性地大退潮,大家更是乐观.我去台湾採访时,有六四流亡者以为马上可以回国成立新政府,希望政局一旦有变台湾或是哪个西方国家可以用飞机紧急空运他们回国。

悲观者说中共有好几十年可过

但这一过就是二十余年,中国共产党政权非但未被共产主义运动的退潮卷走,在邓小平九二年南巡后,特别是二○○一年加入WTO后,借助大量涌入的国际资本和敞开大门的世界市场,以及中国廉价劳工的低人权优势,犹如注射了鸡血,竟然经济奇迹起飞,超越日本,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成为新兴崛起大国,洋洋得意,自称汉唐盛世再现,一时间好像真的为世界未来走向提供了一个极权社会成功的“中国模式”。关心中国命运的人又从乐观变得悲观起来。

六四后众叛亲离,天怨人怒的中共政权好像是站稳了。而且财雄势大,在传统的国家机器两桿子(枪桿子和笔桿子)外,还多了一个可以收买社会菁英和贿赂国际社会的钱袋子。六四上街的中国菁英很多也倒过去了,六四时的大学生上街头抗议中共,但这时的大学生多是民族主义愤青,支持政府仇视西方。我们在海外也深有体会。有次曹思源来香港演讲,我亲见一位大陆留学生劝他不要和反华的民运搞在一起。我被港大国事学会请去谈北京奥运和人权,一个大陆留学生为中共护短,指着鼻子骂我颠倒黑白。那时与开放杂志来往,仍然坚持民主理念的朋友寥寥可数,比如刘晓波等,他们在中国被边缘化,有段时期非常落寞。中共申办奥运成功到零八北京奥运这个时期,中共政权的强盛可说达到巅峰。北京奥运火炬传送,遍及全球的五星旗一片血红海洋,看得我们心都凉了。

这是令人最悲观的时候。拥有强大的国家机器,除非中共自己愿意改革,似乎真是拿它没有办法。很多朋友又以为共产党的江山是铁打的,无可动摇.已故的香港中国笔会会长喻舲居有次同我说,中国元朝残暴不仁,但这个政权也维持了近一百年,中共政权现在有钱有势,看来还有几十年日子好过.

信息时代加快了历史进程

喻先生这话,若是在停滞的前信息时代,应该是大致不错的。但毕竟时代不同了,电视,电话,尤其是现在的互联网高科技的日新月异,已把人类带入一个信息无疆界的快节奏时代。信息传递和反馈加快,甚至可达到同步即时(电视和网络的直播,推特和手机上网发佈信息)。因此,当代历史事件的进程和演变也必然会加快。中共政权崛起迅速,但按照这个时代的节奏,恐怕衰落崩解也会快速利落。

实际上也确是如此,不过几年,中共的好日子似乎就要过完了,开始从峰巅走下坡路。北京奥运刚一结束,中国民意就开始大变,中共政权新倚重的意识形态民族主义热病开始退烧,最近有美国九一一恐怖攻击发生后拍手称快的中国愤青出来向美国道歉,有拉萨三一五时间谩骂达赖喇嘛的中国愤青表示悔悟。而且中国官民对立加剧,民间维权运动风起云涌,民众集体抗议的群体事件越演越烈。共党政权的合法性面临空前危机,“维稳”成为中共压倒一切的基本国策。有当年六四参与者说,好像又到了二十年前的六四将要爆发的时期。尤其是阿拉伯之春革命以来,中国民间竟然开始为中共倒数日子了。这次陆丰乌坎村维权抗争,当局让步,愿意与村民民选的村委会谈判,大家都估计事后会有秋后算账,但一位网友问:他们还有秋后吗?

中国即将面临政治动荡

最近很多人断言中国即将面临政治动荡.

中共的“盛世”开始出现衰落之像有多重因素。首先是中国内在的体制问题.中国虽然富起来,但经济增长积累的财富被只佔中国少数人口的权贵阶级所垄断抢佔掠夺,最近大陆揭发出来一个贪官山东省副省长黄胜个人贪污金额竟然可以高达九十亿美元。贫富悬殊,官场腐败,弱势群体利益严重受侵害,民间的愤怒如火山爆发.不久前一位身世背景神秘的女子郭美美网上炫富,引发全国声讨,涉嫌贪污的中国官方红十字会信誉扫地,竟然无法筹到捐款。民间仇富仇官蔚然流行,“政府”在中国逐渐变成一个负面名词,“帮政府说话”等於与人民为敌与邪恶为伍。广受爱戴的新锐青年作家韩寒只因两篇谈革命和民主的文章被指立场有点偏向政府,立即在网上被骂为五毛。

中国这几年最大的变化是社会上下流通停止,巨大数量的青年找不到出路。中国庞大的权贵利益集团已逐渐成为由裙带联系的封闭系统,非官二代富二代的低下阶层子弟,即或读了大学受过高等教育,也很难晋陞社会精英阶层改变自己的命运.中国大学扩招后每年有六七百万学生毕业,三分之一找不到工作。找到工作的大学生的薪金甚至可能比一个打工仔还低,流入城市的许多贫穷大学生沦为蚁族。而人数更庞大的是失去土地流落城市的农民子弟,他们在城市打工,对未来有城市青年一样的梦想,但现实很残酷,看不到出路,绝望的,犹如富士康的工人,只有跃身一跳离开这个冷酷的社会。极端的,报复社会,如二○一○年发生的多宗屠杀幼儿事件。热血的,则投身维权运动。

这整个看不到出路的低下阶层青年有多少?估计有数千万.但这数千万的下层平民子弟能够上网,与安於命运愚昧无知的父兄不同,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自己身处的社会对他们不公。他们的见识、视野、愤怒和不满将决定中国的命运.

现实的中国和互联网上的中国

可以说,引发中国巨变最重要的因素是信息高科技革命。美国时代周刊刚出炉的二○一一年时代风云人物是以阿拉伯革命者为主遍佈全球的示威者。二○一一年的全球抗议浪潮可以说是世界第四波民主化的开端,正在颠覆整个阿拉伯国家顽固守旧的政治体制,并冲击俄国普京政府和西方金融寡头,可以说全球所有建制几乎都或多或少地受到冲击。公认这波民主化浪潮的推手是互联网.互联网在人类历史上引发的这场社会变革正方兴未艾。

在时代周刊绘制的二○一一年全球示威地图中,也有中国今年初的茉莉花集会。改变世界也改变中国的互联网技术打破了中共的信息封锁,对几十年中共的洗脑给予了反洗脑,使中共几十年的谎言骗局逐渐破功,笔桿子失去效用。六四后一位逃港的大学生听我说起毛泽东人为制造的大飢荒,吃惊到极点,说他知道的仅是是三年自然灾害。但今天除了花岗岩的毛派分子,大饥荒真相在互联网上已成普及了的常识.二○○八年知青下乡四十周年,广州一些老知青拍了一些穿绿军装带红袖套的怀旧照片放上凯迪网,结果被并未经历过文革的八○后的青年们骂得狗血淋头,说他们有文革受虐症,然后将文革黑暗野蛮史料一篇又一篇潮水般地贴上网以作驳斥,这些史料很多都是开放杂志曾经报导过的。我当时看了,触动很深。

而且在没有出版言论结社的中国,互联网也让千百万小人物有了话语平台。只要一部电脑连上网,就可以在网络上发表意见述说冤情,议论国事,披露热点新闻的真相,嘲弄官府,人肉贪官酷吏,形成对中共政权无法忽视的强大网络舆论。虽然有网特网管,但网民斗智斗勇,用草泥马战河蟹,创造了幽默抵死的网络文学艺术.

互联网也给民众提供了网上组织动员聚会,无远弗届的准结社平台。我第一次听说微博客推特的威力,是○九年伊朗绿色革命,出现大量支持伊朗人民的中文推特,使伊朗人民都大吃一惊.这次阿拉伯革命和俄国反普京示威都是借助互联网上的社交网站。

中共有空前强大的国家机器,但它也遇到了空前最强大的对手。现在的中国好像已一分为二,一是由官方主流媒体控制的中国,歌舞昇平,天下无事,共产党依然伟光正。一是互联网上充满愤怒的中国,政府和权贵成为公敌,帮政府说话的五毛人人喊打。

中共用金盾工程,防火墙,网特网管及网上舆论引导员五毛,并採用各种行政手段打压网络舆论,如前期的绿坝,最近为了控制互联网微博的影响力宣佈要实行实名制,即微博账号名字必须以真实身份登记。但相信终究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一场网络控制和反控制之战,中共最后会败下阵来。

后极权是权威解构的时代

通过互联网认识世界,今天中国的网民认定,中国民主时代的到来肯定是早迟之事。中国八○后九○后青春热血少年,满怀理想正义感。他们没有毛时代的恐惧基因,没有父兄的畏首畏尾,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且他们掌握着当代最先进的讯息高科技,用高科技对付他们的老朽对手,就像两三百年前人类热兵器诞生对抗冷兵器一样,有决胜的压倒性优势。

所谓后极权时代也就是极权逐渐被解构的时代,当政者的威权一代不如一代,一代比一代虚弱,相反民间社会则一天比一天壮大,权利意识公民意识则一天天深化。现在英美自由主义已成非官方的思想主流。有位大陆着名法学家说,今天中国的法律人都认同西方法治思想,因此都是右派。我们做新闻的对中国这二十五年民间思想的巨变深有体会。比如八九十年代,访民上访求的是青天大老爷为他们作主,但今天喊的口号已是还我人权。在人类停滞年代,一个强大的王朝最终仍不免走向衰落灭亡,在今天超速节奏的信息时代,在全球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冲击下,以暴力和欺骗维持统治的中共政权,其衰落解体的过程相信也会相当快速,并不会还有几十年的日子好过.

当然谁也无法预言这个时刻何时到来,就像当年无人预言到苏联解体,今天没人会预料到突尼斯一个青年小贩的自焚抗议会触发惊天动地的阿拉伯世界的改朝换代一样。中国经济虽然实力增强,但权贵资本主义的中国经济结构先天畸形,最近很多经济预测显示中国经济走向不妙。如果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或出现危机,那可能就是瓜熟蒂落的一天。

二十五年来,传统媒体虽然遭到电子媒体的强大挑战,但我们感到无愧的是,以微薄的资源和人力,开放杂志始终坚守独立媒体的自由言责,不论现实有多黯淡,我们对中国民主前景的信心始终没有丧失过.这二十五年的点点滴滴的努力,没有辜负朋友和读者的期待。今天互联网新媒体正在扣响民主新时代的到来,为顺应时代,开放杂志也开始经营自己的网站,努力赶上数码化潮流。

跨入新世纪已十年,现在展望中国的未来,我们比十年前多了信心而少了迷惑。

关键字: 互联网
文章点击数: 219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