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1/2012              

巩胜利:王立军之中国死穴?——“法治国家”匮乏的必然结果

作者: 巩胜利 巩胜利


【特别摘要】据2012年 02月 09日 12:02《华尔街日报》一文《美国务院证实王立军去过成都总领事馆》报道说:“美国国务院2月8日(周三)说,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本周确实曾去过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德(Victoria Nuland)在华盛顿举行的一场例行记者会上证实了此事。此前,周二晚间网上有很多传言说,王立军曾试图向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王立军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一个盟友”。

该报道说:对王立军命运的猜测周三愈演愈烈;此前,重庆市政府周三说,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休假式的治疗”一词很快就变成了网络流行语,是中国62年至今中国官方、民间从未出现的举国最新、超雷人名词。据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德说,本周王立军按预定时间与总领事馆的人员举行了一次会谈,之后自行离开。以下是记者会有关此事的官方文字记录。但中国官方至今没有对王立军事件任何国家回应,官方媒体也一概沉默、不发任何声音,一如当年林彪外逃事件一样“万马齐喑”、“十亿神州”没有声——这是中国62年至今、非“法治国家”、人民与公民被完全空置的一种必然结果。而唯一不同的是:王立军的权力太小、太有限了,不及当年林彪的十分之一;却更像非洲国家每每上演的上校政变,这是中国62年“法治国家”的根本源头的历史性短缺,不管是薄熙来还是王立军等等,都需要中国在法治和宪政上重新建树。

A)王立军事件,是“法治国家”匮乏的必然结果

2002年2月8日,中国13亿人被重庆市政府一份不同寻常的声明震惊了:“该市前公安局长王立军病休”。重庆市政府周三在微博上发表声明说,“王立军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从上周起,王立军不再兼任重庆市公安局长,以副市长身份分管联系经济领域工作”。这份措辞含糊的声明显示出王立军受到了残酷的“斗争”,这是中国官员政治生涯出现不可解释的逆转时的常见理由——阶级斗争,中国62年至今历史上有数十次的“路线斗争”,一批又一批的国家主席、开国元帅、省市书记等被清洗。很显然,王立军已经大势所去,而不管薄熙来是否与此有关,此事都将令其扶摇直上的仕途受到最大的影响,这是中国62年来“人治”的必然结果,并令人对他的政治抱负产生怀疑。在中国62年来的人治社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人变道,同车夭亡!而这个国家的宪法、法律如同虚设,而中国13亿多公民却没有任何对这个国家的中共中央、中共省委、中共县委书记举起中国公民自己的“投票权”而决定这些领导人的命运。而在2012年2月8日之前,中国重庆声势浩大的打黑行动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全国扬了名,并可能将其推上中国“人治”一代接一代的“斗争”下去!

薄熙来“唱红打黑”时代将掀开历史的又一页。

王立军事件的陡,中国新浪微博上有传言说,王立军已经向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新浪微博上发布的照片显示,数辆警车于周二深夜停在美国成都领事馆外。重庆市公安局发言人对此事不予置评。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德(Victoria Nuland)8日在被要求对有关王立军的报道置评时说,王立军确实以重庆市副市长的身份提出要求并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内与相关人士举行了一次会谈。她说,王立军最后“自行离开”。她还说,她认为这次会谈发生在本周一,但她未能提供有关会谈内容的细节。 努兰德对华盛顿的一群记者说: 关于这次事件的报道不同寻常。我向你证实,他走了出去,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没有“法治国家”、只有“人治”的中国,前30年反复、十数次“路线斗争”过,现在王立军再现了当年那一幕,未来中国还将发生这样层出不穷的“权力斗争”,中国几千年来都是这样一个人治的社会,中国的国民党、共产党加剧了这种社会人治斗争,原来的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作者特注:指30年前的国民党)都是一丘之貉、一样的斗争根源、一样没有这个国家“法治建树”当然的生态环境。

B)、王立军事件,一如当年的林彪外逃事件


也许,有记忆的中国人还记得当年的林彪外逃的那一幕(1971年9月13日0时06分,海军第一政委李作鹏第三次来电话,说这架飞机要听北京周总理、黄总长、吴副总长和我的指示,其他人批准不能起飞。调度值班员李万香报告:已经要了两个油车加油。0时15分,我步行去停机坪。0时22分,距离林彪专机不到100米时,我看见林彪“大红旗”快速开来,停在专机边上,我赶紧往专机跟前跑。林立果、刘沛丰下车,林彪、叶群也下了车。叶群大喊:有人要害林副主席,我们要走。油车快让开!林立果也大叫,飞机快起动!他们没等梯子车,就顺着工作梯爬上飞机。这时,一辆大吉普开来,中央警卫团的七八个人下了车。他们没有任何反应,呆呆地看着林彪上飞机,随即起飞……),中国官方当时没有任何公开的新闻报道。说穿了,是中国没有林彪接班的任何法律的程序来上下,才导致林彪外逃。因为只要“暴力革命”取得政权的毛泽东还活着,林彪就永远没有“合法程序”来接掌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中国至今62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等,都必须有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中共政治局9个常委会委员决定后,才能进行任何中共中央、中国国家的任何一个行动动作。

同样的“王立军事件”,是因为王立军没有当然“上”与“下”的合法程序,没有任何正当的国家法律程序,才导致了王立军事件有了林彪事件一样的必然结果。林彪是毛泽东的一个“小卒”,王立军又是薄熙来的一个“小卒”,就这样当然的“人治”,中国永远也没有来日。没有“法制国家”,中国的一切都要归零。“人治中国”62年来,中国“暴力革命”夺取政权、不管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的根源没有丝毫的发生变更,更没有一个“法制国家”的当然建树。

最后的薄熙来在公开场合一直对“王立军事件”保持沉默。在2007年薄熙来就任重庆市委书记后发起的打黑行动中,王立军曾是薄熙来的亲密盟友。此事引发了中国网民对薄熙来可能因此受到的影响的众多猜测。薄熙来是一位颇具魅力的领导人,他为自己打造出了一个独特形象:一个政治通常按潜规则运行的国家中的一位民粹主义政治家。

中国的法律程序是:重庆所谓的“打黑”,是“合法”的,而整个中国为什么不象重庆那样一盘棋的“打黑”?!什么才是中国法律的程序?

薄熙来在重庆重新推行毛泽东主义价值观——暴力夺取政权,包括鼓励学生下乡,此类举动既得到了所谓的支持,也引发了争议。在北京的学者、记者和外交人员等圈子当中,一个流行的消闲游戏就是猜测,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的领导人换届过程中,怀有远大政治抱负的薄熙来能不能进入最高权力机构──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薄熙来既是一位革命领导人的儿子,也是中国势力越来越大的“太子党”派系的主要成员。

“打黑”,既然是一种法律行动,为什么没有中国法律的当然支撑和当然的“游戏规则”?一些人认为,由于薄熙来似乎是在用西方政客的方式谋求顶层职位,因而在政治上易受攻击,行差踏错只是个时间问题。这一估计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重庆发生的事情引起了全国越来越多的关注。

C)王立军事件,影响中国非法制的趋向?

王立军事件发生,一是在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未来中国1号领导人)访美前夕,二是在全国3月国务院总理人选变更、10月中国独家共产党总书记更替之前。这样完全没有阳光、没有全体公民参与的“人治”事件,中国怎么会不走向社会、法律、正义等等的紊乱?

外界普遍预期,习近平将在即将进行的领导人换届过程中接替胡锦涛担任国家主席。而重庆市政府微博说:“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王立军“休假式治疗”的消息很快成为新浪微博周三的最热门话题之一。才几个小时,宣布这一消息的微博就成中国的超“重大新闻”。

近五年来,在王立军领导下,重庆市警方抓捕了数百名涉黑人员,并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和毒品。打黑行动得到中国官方媒体的广泛宣传和肯定,但很多中国律师曾对打黑所用的法律手段提出质疑,并声称薄熙来发起的运动不尊重司法程序的“人治”。王立军因超负荷工作而接受休假式治疗的官方说法,在周三受到中国很多网民的嘲笑。知名刑辩律师李庄在微博上说:“我愿意,为休假式治疗中的一切‘病人’,提供免费法律咨询”。李庄曾因出庭为一个涉黑头目辩护而在重庆法院判处服刑18个月。

但2月8日,来自网络、未经证实的消息称:薄熙来得知王立军逃亡消息后,派市长黄奇帆带着70辆警车赶到美国成都领事馆,将其包围。然后,王立军在领馆内和美方花了24小时谈话,交代了薄熙来的很多内幕以及一些国家机密。在王立军离开领馆时,黄奇帆想将王立军带回重庆,和国家安全部人员发生冲突,在中央干预下,王立军被国安带走。王立军在现场大叫:“我是薄熙来的牺牲品,薄熙来是野心家,我要与他鱼死网破,材料已经转移海外准备好了”。 按着目前的情势,囿于“王立军事件”凸起,对薄熙来的调查也刻不容缓的或许也已经开始。

黄奇帆带着70辆警车跨省追捕也创造了一个奇迹,能这样跨越管辖地域来声势浩大的抓逃吗?

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在8日例行新闻发布会被问及王立军事件,他表示重庆市政府已提供讯息,没有补充。这表明,重庆是的微博是真实的,从而印证了王立军出事的传言。而外电报道,不再兼任公安局局长一职,转而分管工商、技监及科教文卫等工作的王立军,昨晚试图寻求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庇护,遭到拒绝,之后被逮捕,押送北京。据重庆市网友爆料,7日晚大批军警突然进驻成都美国领事馆周边街道,封锁所有通向领事馆的道路,同时设立关卡,严查过往车辆与行人。有网友称看见,一些警察甚至手持冲锋枪在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团团为,显示发生了极不寻常的事件。戒严现场停放大量警车,多达70余。

现在是薄熙来的政治生命的重要时刻。中国是要当然的“人治国家”还是要“法治国家”?但王立军不能以国家、政府当然法律程序而“上、下”、被一个人、又一个的批权“命运”所左右,这是中国命运的又一次举世的彰显,也是未来中国的又一次命运之悬念……

【特别链接】:
直到2012年2月9日晚间20点,全中国媒体、没有一家就“王立军事件”展开任何一次公开的报道,而来自国际主流媒体报道却风靡全球报道:


⑴、2月8日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道说,中国最知名的警察局长王立军在被调换工作岗位不到一周后出人意料地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这导致互联网上有大量传言说他已向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避难。报道说,当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言人被问到周二晚间有大量中国警察出现在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外面一事时,他拒绝对这一罕见情况发表评论,只是说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没有要求这些警察前来。报道说,重庆市政府周三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称,王立军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在正接受休假式治疗。报道援引中国独立政治评论员五岳散人的话说,这则极其不同寻常的声明可能意味着王立军已被监禁。

⑵、2月9日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说,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言人Richard Buangan说,我可以告诉你们,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周二没有面临威胁,美国政府没有要求(中国方面)增加美国总领馆建筑周围的安全防护措施。报道说,王立军是武术高手,他是薄熙来在打击犯罪方面的得力助手,但由于他使用非常规的警察手段,也招致了外界的批评,这些手段被控滥用法律程序。

⑶、2月8日英国《卫报》的报道说,重庆市府新闻办一名官员对彭博通讯社称,王立军正在遭受抑郁心情的困扰,因为出现了有关他行踪的各种传言,所以市政府发布了那则有关他健康状况的声明。报道还援引重庆市新闻办另一位官员的话说,他无法评论有关王立军向美国总领馆寻求避难的报道,他也在互联网上看到了有关消息,但目前没有相关信息可以提供。

⑷、2月8日地处香港的《南华早报》的报道说,有未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对该报称,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此前已向重庆市派遣了一个工作组。

⑸、2月8日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中国《南方都市报》一名记者称,他从警界方面的消息人士处获悉,王立军曾试图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但被逮捕,随后被用飞机送到北京接受审讯。报道说,王立军曾夸口说,他愿意雇一位香港知名导演来拍一部有关他业绩的电影,并说电影将以《教父》这部片子为模本。

⑹、2012年2月9日12:02时《华尔街日报》题为《美国务院证实王立军去过成都总领事馆》报道称:美国国务院周三说,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本周确实曾去过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国务院发言人努兰德(Victoria Nuland)在华盛顿举行的一场例行记者会上证实了此事。此前,周二晚间网上有很多传言说,王立军曾试图向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王立军是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一个重要盟友。对王立军命运的猜测2月8日(周三,美国东部时间比中国北京时间晚约23个小时)演变成逆转、且愈演愈烈;此前,重庆市政府7日(周三)说,王立军副市长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严重不适,经同意,现正在接受“休假式的治疗”。“休假式的治疗”一词,是5000年至今中国前无古人,很快就变成了今日中国最新的网络流行语。

据美国国务院新闻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在2月8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本周王立军按预定时间与总领事馆的人员举行了一次会谈,之后自行离开。以下是记者会有关此事的官方文字对话记录。

问:我还有个问题……
维多利亚‧纽兰:好的,请讲。

问:……有来自中国的报道说,重庆市一位副市长曾向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寻求避难,总领事馆周边安保人员曾一度出人意料地增加。你对此有何评论?
维多利亚‧纽兰:我想你指的是有关重庆市副市长的报道。他的名字叫王立军。他本周早些时候确实曾以副市长的身份要求在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举行一次会谈。会谈时间被确定下来,美方人员与他见了面,他确实去过总领事馆,之后他自行离开了。所以……显然,我们通常不谈论涉及到难民身份、政治庇护等方面的问题。

问:好吧。但是……你能透露一下那次会谈的确切日期吗?
维多利亚‧纽兰:我认为……现在是周三……我认为会谈是在周一举行的,但如果不是周一,我们会再告知你们的。

问:你有任何相关信息……之后你们与他有过任何联系吗?因为目前对他的下落存在一些疑问。
维多利亚‧纽兰:好。据我所知,没有联系。

问:除了你不能谈论的涉及到政治庇护方面的问题外,你能否告诉我们会谈中他都说了些什么?会谈的目的是什么?
维多利亚‧纽兰:坦白说,我现在没有任何有关会谈内容的信息。

问:……你能否说说,你为何使用“他自行离开”这样的措辞?
维多利亚‧纽兰:有报道暗示当时的情况可能并非如此,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

问:好吧。有报道说,他被迫离开,或被强行拖走,或……
维多利亚‧纽兰:关于这次事件的报道不同寻常。我再次向你证实,他走了出去,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Gvv21@hotmail.com与作者本人联系。)
关键字: 巩胜利 王立军
文章点击数: 1288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