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5/2012              

秦永敏:官民对话是和平转型的唯一选择——漫议和平转型之一

作者: 秦永敏 秦永敏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没有对话就必然敌对,敌对的结果就是内战内乱。平等对话,谈判妥协,是劳资和解、官民和解、民族和解乃至全民和解的必由之路。

农业文明,是权力至上的统治型文明,这种社会里从根本上说没有对话,君王口衔天宪,说一不二。也正因为没有对话,无论其千年盛世多么显赫,最后总是因为内乱内战而崩溃,末世君王总是没有好下场。而且,历史走到今天,没有对话的社会已经绝对无法维持了。

商业文明,也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基础上的成熟文明,是权利至上的平等型文明。它之所以是"历史的终结",就在于一切问题可以通过"公平交易",也就是平等对话谈判妥协来解决----当然,不行的话还可以由公正的司法程序来解决。所以,这种社会里一切人都要求并且能获得正义----也就是得其所应得。

一、中共清楚对话的价值

中共当局非常清楚,官民对话是和平转型的唯一选择。

赵紫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一文(五)"建立社会协商对话制度"中说:"首先要制定关于社会协商对话制度的若干规定,明确哪些问题必须由哪些单位、哪些团体通过协商对话解决。对全国性的、地方性的、基层单位内部的重大问题的协商对话,应分别在国家、地方和基层三个不同的层次上展开"。

原则上说,这种看法是完全正确的。作为政治反对派,我们坚定不移地支持这种正确主张。当然,对于具体的说"哪些问题必须由哪些单位、哪些团体通过协商对话解决",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看法,这个看法也不复杂,那就是要按当今世界的惯例行事。

是的,赵紫阳后来被中共整肃了,但是,赵紫阳的上述报告并没有被中共否定,这不仅可以从邓小平反复强调"十三大报告一个字不能改"见出,更为中共此后的多次对外表态所印证。现在,我们就来看看这些年来中共是怎么说的----当然,更重要的是看它怎么做的。

首先我们来看看中共当局的两岸政策。对中共这些年来的两岸政策,中共曾作了系统整理,最后辑录成了《两岸对话与谈判重要文献选编》,这个小册子摘录编辑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祖国大陆方面关于两岸对话与谈判的理论论述及海协开展两岸协商活动的重要文献资料,具体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要讲话、海协成立前的接触与商谈、海协与海基会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述"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两会负责人会谈和工作性商谈、汪道涵访台的筹备及受阻、重开两会商谈与对话的主张等。"

此文表明,中共不仅有对话谈判的实践,还有对话谈判的理论。中共和台湾当局能建立基本共识,从而使海峡两岸的关系从军事对峙战争随时可能爆发,一步步走到和平往来互利双赢的今天这种大好局面,完完全全靠了开展“两岸对话与谈判”,可见对话谈判多么重要。

应该说,对话谈判是解决问题的常态,军事手段暴力手段则是例外和特殊,而且,即使军事手段成为必须,对话和谈判也仍然必不可少,因为一方完全压倒另一方必然导致埋下仇恨的种子,复仇和再战也就难以避免,只有谈判,才可能获得双方都认可的结果,从而避免再起战端或者留下隐患。

这种情况不仅适合于中国,也适合于任何国家的争端,所以,中共关于其他国家发生争端时做出的这类呼吁,就多不胜数了。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中共关于利比亚、也门、叙利亚内战内乱的呼吁。

一、利比亚

2011年02月27日新华网有题目为《中方称利比亚问题应通过利比亚国内对话解决》一文:新华网北京2月26日电综合新华社驻外记者报道:"由于利比亚局势持续动荡,外国侨民25日继续争相撤离利比亚。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当天呼吁支持者"保卫国家"。25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15次特别会议在日内瓦通过决议,建议联合国大会中止利比亚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资格。决议将提交联合国大会讨论。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团王群大使在此次会议上说,中方对利比亚局势持续动荡十分关注,强烈希望利比亚尽快恢复社会稳定和正常秩序,敦促利方切实保障各国在利侨民安全和合法权益不受损害。王群说,人权理事会成员国资格的中止问题尚有待各方充分讨论,以寻求共识。本次特别会议有关中止某一国成员国资格的任何行动都不构成人权理事会的先例。利比亚当前的问题应通过利比亚国内对话达成政治解决方案。"

中国的中共政府的这一表态何等好啊!如果把其中的"利比亚"三个字换成中国那就更好!那就成了:"中国当前的问题应通过中国国内对话达成政治解决方案。"

为什么中国的中共政府,对对如何解决利比亚的问题洞若观火、明察秋毫、英明无比,对解决中国本身一模一样的问题却一叶障目、胡行妄为、暗昧至极?

须知,中国古代的寓言早就指出了与其把奋勇救火者奉为上宾,不如把建议"屈突徒薪"者延至首席!其实,到中共呼吁卡扎菲和反对派"通过对话达成政治解决方案"时,已经是大火弥天不可挽回了,相反,中共如果能从利比亚的教训中学到点什么,那它现在就应该按自己的建议去做了。也就是说,它现在就应该和中国国内的反对派"对话达成政治解决方案"。否则,到局势演化到此时的利比亚的状态,岂不和卡扎菲一样悔之晚矣!

2011年06月10日,中共喉舌新华社又发了《我呼吁利比亚各方尽快停火避免更大人道主义灾难》一文,文中称:"新华社日内瓦6月9日电(记者杨京德 王昭)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代表何亚非大使9日呼吁利比亚有关各方尽快停火,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造成更大的人道主义灾难。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17次会议正在日内瓦举行,并于当天与调查利比亚境内所有侵犯人权情况的国际调查委员会(简称"调查委员会")进行互动对话。何亚非在发言中说,中国代表团注意到调查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方对利比亚国内局势持续动荡引发的人道主义危机感到忧虑,对冲突不断升级造成平民伤亡深表关切。中方希望调查委员会根据人权理事会授权,客观、公正、透明地开展工作,为通过政治途径解决利危机发挥建设性作用。何亚非强调,中方一贯主张应遵循《联合国宪章》的宗旨与原则以及相关国际法准则,尊重利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尊重利比亚人民的自主选择,通过对话等和平手段解决利当前危机。何亚非重申,中方支持一切有助于政治解决问题的努力。希望利比亚各方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充分考虑非盟等方面提出的建设性主张和建议,使利局势尽快走向缓和。”

尽管中共没有在卡扎菲极尽独裁之能事胡作非为之时,向卡扎菲提出"支持一切有助于政治解决问题的努力","尊重利比亚人民的自主选择,通过对话等和平手段解决利当前危机",我们也不能责怪它故意偏袒大独裁者,因为在一般情况下国家关系毕竟以尊重其政府和元首为原则,所以,就在利比亚民主革命发生之前,法国总统萨科齐也还和卡扎菲搞得火热,只是到利比亚人民起义后才突然来了个大转弯。

但是,从中共自身来说,为了自己的利益,难道不应该尽早把对利比亚的善意规劝用到处理本国问题上吗?须知,在中共发出这一呼吁后不过110天(10月20日),卡扎菲本人就被愤怒的利比亚人民活活打死了。也就是说,迟到这时再奉劝此前暴戾无比的卡扎菲和被他残酷镇压但终于拿起武器并开始占上风的反对者,已经根本不足以挽救中共的老朋友卡扎菲的命运了!这种严峻现实,对中共应该是颇有启迪的,所以,它自己就应该有一个"提前量",应该赶在事情还来得及之前就"应遵循《联合国宪章》的宗旨与原则以及相关国际法准则,尊重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尊重利比亚人民的自主选择,通过对话等和平手段解决当前危机。"不消说,这里的利比亚应该改换成"中国"。

关于利比亚,我们还可以加一点花絮,那就是在卡扎菲大势已去时,中共政权没等卡扎菲政权断气就向利比亚反对派送去了妩媚的笑容,主动开始和它接触了。为此,2011-06-24《甘肃日报》在《利比亚反对派欢迎中国政府视其为"重要对话方"》中介绍:"新华社利比亚班加西6月23日电利比亚反对派'全国过渡委员会'外交事务发言人艾哈迈德*吉卜里勒23日表示,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欢迎中国政府视其为'重要对话方'。吉卜里勒当天在班加西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是利比亚人民的老朋友,中国政府在利比亚问题上始终秉持公正的立场,始终和利比亚人民站在一起。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在调解利比亚危机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全国过渡委员会'对此表示赞赏。”

我们无法说这些说法是否具有讽刺意味,因为利比亚处于卡扎菲独裁和民众反独裁的对立中时,中共只是卡扎菲的老朋友,又怎么可能同时成为利比亚人民的老朋友——毕竟事实证明反对派才代表人民!但中共既然能和以武力反对其老朋友卡扎菲的利比亚人民成为朋友,当然也更应该和中国国内的反对派成为朋友,而不是继续以"敌对势力"观之,而不是以"敌我矛盾"处之。

二、叙利亚

2011年4月27日,中共政府门户网站新华社发文称:"新华社联合国4月27日电(记者 白洁 顾震球)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27日呼吁叙利亚各方通过政治对话化解分歧,妥善应对当前危机。李保东当天在安理会就叙利亚当前局势举行的公开会议上发言时说,中方关注叙利亚局势的发展。叙利亚是中东地区的重要国家,'我们希望叙利亚各方通过政治对话化解分歧,妥善应对当前危机,保持国家稳定和正常秩序'。李保东说,中方欢迎近期叙利亚政府取消国家紧急状态,宣布进行政治改革,主张进行全国对话,决定对近期所有事件展开调查,希望这些举措有助于推动实现上述目标。他说,中东、北非地区一些国家发生的动荡令人担忧,不仅对这些国家的和平与稳定造成影响,而且对该地区的稳定带来冲击。李保东说:'这些问题如果得不到妥善解决,将会危及其他地区的和平、稳定,并对世界经济复苏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比起前文对利比亚的看法来,中共政权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27日呼吁叙利亚各方通过政治对话化解分歧的说法更加可圈可点,因为这里不仅重复了"我们希望叙利亚各方通过政治对话化解分歧,妥善应对当前危机,保持国家稳定和正常秩序"----照样只需把叙利亚换成中国就万事大吉,而且说出了:"欢迎近期叙利亚政府取消国家紧急状态,宣布进行政治改革,主张进行全国对话,决定对近期所有事件展开调查,希望这些举措有助于推动实现上述目标。"

以此观之,中共在中国进行以民主化为导向的政治改革也应该尽快起步,并且大刀阔斧的进行,与此同时,当然也应该"决定对近期所有事件展开调查,希望这些举措有助于推动实现上述目标。"这些事件包括什么,则应该由中国人民----中国社会各阶级、各阶层、各集团分别提出,惟此,才可能推进政治改革,实现国家权力的民有民治民享,如此一来,岂不善莫大焉?

2011年10月28日新华网又发了《中国特使访问叙利亚 呼吁叙政府落实改革承诺》一文:"新华网大马士革10月27日电(记者拱振喜)正在叙利亚访问的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27日分别会见了叙副总统沙雷和外长穆阿利姆,重点就当前叙利亚局势深入交换意见。吴思科表示,中方高度关注叙利亚局势发展,认为当务之急是叙有关各方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立即停止一切暴力行动和流血冲突,尽快缓解紧张局势。同时,叙政府应加快落实改革承诺,尽快开启并推进由叙各方广泛参与的包容性政治进程,回应叙人民的合理期待和诉求。叙有关各方应以建设性态度全面参与政治解决进程,通过对话化解分歧,找到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变革与发展道路。国际社会应尊重叙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慎重、妥善地处理叙问题,共同推动叙局势走向缓和,维护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这里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中共政权非常慷慨激昂的提出了"叙政府应加快落实改革承诺,尽快开启并推进由叙各方广泛参与的包容性政治进程,回应叙人民的合理期待和诉求。叙有关各方应以建设性态度全面参与政治解决进程,通过对话化解分歧,找到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变革与发展道路。"哈哈,这不正是六十余年来中国人民梦寐以求、流血牺牲加以争取、前赴后继不屈不饶的追求的吗?

恕我再次一厢情愿的置换字眼:“中共政府应加快落实改革承诺,尽快开启并推进由中国各方广泛参与的包容性政治进程,回应中国人民的合理期待和诉求。中国有关各方应以建设性态度全面参与政治解决进程,通过对话化解分歧,找到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变革与发展道路。”若果如此,国家幸甚,全民幸甚,中共幸甚!

中国政权对其他国家发生流血革命的态度开始英明起来了,没有再像罗马尼亚革命发生时那样惶恐万分的下中央文件宣布"罗马尼亚发生的是反革命暴乱"(尽管不久之后中共就把杀死齐奥赛斯库的罗马尼亚新领导人当作贵宾请来从而和"反革命暴乱"头目言归于好了)!无论如何,中共政权应该明白,"各方广泛参与的包容性政治进程"是不可避免的!"通过对话化解分歧"是"中国人民的合理期待和诉求",中共应该让"中国有关各方应以建设性态度全面参与政治解决进程"!时至今日,叙利亚的问题还没有解决,2012.130中国网报:《中国:高度关注局势发展呼吁(叙利亚)各方立即停止暴力》文中说:"中方呼吁有关各方立即停止暴力,尽快恢复国家稳定与正常秩序。希望有关各方共同努力,加快落实阿盟与叙利亚达成的解决方案,通过对话寻求解决。"由此可见,这次中共政权已经走到了历史的前面,在叙利亚局势还不明朗之时就提出了完全符合普世价值的正确的主张,对此,我们不能不深表赞赏。

人们说,外交是内政的延伸,我们希望这话反过来也能成立,但愿中共的这一外交政策也能延伸到国内,"通过对话寻求解决(中国国内必不可免的政治变革问题)。"

三、也门

也门也是迄今为止还没有解决的问题,虽然总统已经答应下台,但却一再出尔反尔,社会形势则日趋严峻,内战之势已经形成。2011-09-20 17:50:27国际在线专稿有报:《中方回应也门局势发展 呼吁各方对话避免暴力》(记者丁宁、王策):"也门安全部队近日与示威者在首都萨那发生大规模流血冲突,造成多人死伤,也引发国际社会严重关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0日在北京呼吁各方通过对话和平解决分歧,避免发生暴力流血冲突。也门今年2月中旬爆发大规模民众反政府示威抗议活动,要求总统萨利赫下台。海合会4月提出旨在化解也门危机的调解协议,主要内容包括萨利赫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并于30天内宣布辞职,成立由反对党领导的联合政府并举行总统大选。不过,也门反对派至今未与政府就总统权力移交问题达成协议。也门的反政府示威近日连续进行,示威者多次与政府安全部队发生暴力冲突,导致至少50人死亡,上百人受伤。在20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达了中方对也门暴力升级的严重关切。"中方十分关注当前也门局势的发展,呼吁也门各方保持理性和克制,通过对话等和平方式解决分歧,避免发生暴力流血冲突。作为也门的友好国家,我们希望也门尽快恢复社会稳定和正常秩序,国家保持稳定。"

由此可见,中共当局对国际上专制国家发生民主运动甚至民主革命已经能够抱理性务实的态度,至少是为避免闹国际笑话而非常大度的以国际社会的标准做法说话。当然,无论它的目的是什么,其做法符合普世价值,符合国际社会的共同愿望,也符合各该国家人民大众的普遍希望与要求。对此,我们不能不表示极大地支持和赞赏。

不仅如此,前不久中共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出访中东三国时还因此说到了中国。据凤凰卫视报道:"在这次访问期间,温家宝多次谈到对于西亚、北非出现动荡的关切,强调尊重人民要求变革,和维护自身利益的诉求。他说,历史是人民书写的,政府必须要倾听,没有一个政府拥有特权。温家宝说,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于在西亚北非出现的动荡感到焦虑,也希望这些地区的人民尽快得到安宁。对于政府来说,应该要回应人民要求变革和维护自身利益的诉求。温家宝:"我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我认为历史归根结底是人民创造的,任何政府的责任都是为人民谋利益,除了这一点以外,它不应该有任何特权。"他说,任何动荡都有内部和外部因素,在他看来,内部因素更加主要。而资讯的流通,让民众对政府的要求提高,也增加了政府在管理以及政策制定上的难度。温家宝:"我之所以一再强调改革,不仅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还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最重要的就是政府要密切联系群众,倾听群众的意见和呼声。"(凤凰卫视闾丘露薇 蔡晓江卡塔尔多哈报导)

这里,温家宝虽然没有直接说到中国应该像中共当局谈以上诸国那样直接要求"通过对话寻求解决",但是他也还是说了"历史是人民书写的,政府必须要倾听,没有一个政府拥有特权。"也说了"任何动荡都有内部和外部因素,在他看来,内部因素更加主要。"还说了他自己针对中国本身"一再强调改革,不仅要进行经济体制改革,还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最重要的就是政府要密切联系群众,倾听群众的意见和呼声。"

以此观之,温家宝非常清楚中国无法避免像中东国家那样发生主要源于内因的民主诉求,面对这种情况,首先是政府必须倾听,至于下一步,处于他的地位当然只能引而不发,其赞成官民对话之意已是不言而喻。

二、中国政治反对派更懂得对话的意义

至于中国稳健的政治反对派,则早已一再提出了要求当局进行对话的问题,89民运中成立了"对话团"不说了,在那之后,一批批政治反对派人士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这一诉求。下面。我们就挂一漏万的列举几件。

我本人1993年就在中国大陆第一个纲领性民运文献《和平宪章》中写道:"让我们以'全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原则,捐弃前嫌,互敬互让,折中妥协,共商国是,实现中华民族大和解,以求在平和稳妥的方式下,一起来完成中国大陆的政治制度转型,以及台湾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大业!""第十、在以上各条被各方,当然首先是被大陆政府基本接受的基础上,我们建议从速召开包括大陆、台湾、港澳、少数民族以及海内外朝野各界人士在内的圆桌会议,共同讨论并决定中国下阶段的和平变革与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问题。当然,根据客观情况的需要,可以先做许多双边或多边的预备性会谈,并分专题分别举行和平变革或两岸统一的圆桌会议。"

应该说,这里的思路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不仅没有过时,而且有了更加巨大的现实意义,因为今日中国社会矛盾全面激化,再不抓紧时间开展官民对话,一旦出现爆炸性的局面,就会像中共当局对利比亚提出"支持一切有助于政治解决问题的努力","尊重利比亚人民的自主选择,通过对话等和平手段解决当前危机"一样,作为马后炮已经毫无作用了!

我们再来看著名的老资格民运理论家陈子明在《一九九五年的中国政治反对派》一文中是怎么说的:"中共十三大政治报告提出,'必须使社会协商对话形成制度'。反对派人士要与现在的执政党一起来做好这件事情。反对派要积极主动地提出每一个时期国家发展的重大议题,通过现有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以及其他各种正式与非正式的管道,展开严肃认真的政治对话。在1995年度,反对派应当提出下述三个对话议题:走向二十一世纪的民主制度建设大纲;反对社会政治腐败共同纲领;1996—2000年国民经济发展与体制改革计划纲要。"

显然,陈子明的思路在今天也仍然有效,那就是我们必须开始要求当局和我们坐下来对话。我们必须提出这个时期国家发展的重大议题,我们必须要求当局开放政协,我们必须和当局共同敲定中国的民主化时间表和路线图,这里的前提是,我们必须用事实来迫使当局承认中国政治反对派的合法性!

我们还可以看看2010.1.23.青年才俊赵常青在《与民对话,共济未来——就刘贤斌被捕事件'公民对话团'成立公告(草案)》中是怎么写的:"我们这一群信守良知和普世价值的中国公民特组成'公民对话团',以期就刘贤斌问题、就访民维权、劳工维权以及种种困扰中国社会发展的问题与执政党展开良好的对话和沟通,从而在根本上解决执政党早已流于形式主义的群众路线问题。其实,'对话协商'并不是我们的发明……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与执政党的对话协商,在民主与法治的轨道上解决中国社会现存的一切矛盾问题和焦点问题,使执政党和民间的政治资源和政治智慧得到充分统合与利用,从而不仅使中国社会的各种内伤得到较好的医治,而且共同为中华民族开辟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民主、统一、繁荣的未来!"

这里,赵常青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那就是对话的功能。不用对话而用压制的方法解决社会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只会使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只有对话和沟通,才能解决"刘贤斌问题、访民维权、劳工维权以及种种困扰中国社会发展的问题"。道理很简单,现在是商业文明时代,"买卖公平"是整个社会的公理,一切撇开相关利益方的独断都不是问题的解决,而是问题的产生!所以,要想"解决中国社会现存的一切矛盾问题和焦点问题,使执政党和民间的政治资源和政治智慧得到充分统合与利用,从而不仅使中国社会的各种内伤得到较好的医治,而且共同为中华民族开辟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民主、统一、繁荣的未来",除了全面开展对话别无办法,无论什么人当政,迟早都得走这一条路。

此外,可喜的是,新千年初中国还出现了专门致力于对话研究的NGO——“和解智库”,其负责人王光泽本来是体制内的人,曾任《法制日报》记者,显然对他来说,把全部聪明才智用到研究对话研究官民和解要更有价值。王光泽与“和解智库”大力宣传当局应该和反对派对话,并且一再呼吁中国政府"当机立断"

下面是“和解智库”的几段精彩之词:" 2008年1月15日 ……还需指明的是:主动对话能显从容风雅大度,迫于危机压力才愿坐下商量就难免给人窘迫势利委琐之感了。""2008年3月8日……我们再次敦促中国政府拿出宽阔胸怀和崭新思维,从速建立起与流亡异见人士沟通对话的管道,尽快妥善安排好他们的回国手续。"

 "2008年6月30日……中国和解智库认为,流言止于真相,冲突止于对话,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这条真理在汶川大地震中得到充分的印证,正是由于新闻管制当局放弃"……尤其应该指出的是,这篇文章的题目就是《流言止于真相,冲突止于对话》……!

2011年1月25日,王光泽作为和解智库发起人接受采访时精辟的指出:" ……
中国和解智库的宗旨是揭示历史真相、促进朝野之间对话、化解民间维权冲突,充分吸收基督教和其它一些宗教的和解理念,借鉴外国的政治转型……"

由此可见,主张对话是稳健反对派的首要共识,一切在中国本土坚持和中共正面交锋的政治异议人士都会自觉地强烈要求中共当局和自己展开理性对话!

三、展开朝野对话是中国民主党的历史责任

早在出狱之初,我就发出了一则人权简讯,题目是《秦永敏将在适當时机以民主党人身份與当局展開对話》,现将全文引证如下:

人权简讯
2011年 3月7日,当局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调研人员通过约定,于10:00来到秦永敏家中对话一个小时,秦永敏坦率的陈述了他对时局的看法,并声明将在适当时以中国民主党人的身份要求和当局展开对话,尚委托他向当局转达了自己的原则立场。

为此,这位调研人员专门做了记录以保证准确性。

现将为秦永敏所认可的记录介绍如下:

秦的建言
中国的民主转型不可避免,如果当局顽固打压理性的反对派,其结果必然是和强硬的反对派恶性互斗,最后导致社会大动荡,大流血,以及对共党的大清算,我希望当局能有足够的理性,为向民主化和平转型尽早打开大门,首先是打开一条门缝。鉴于这段话已经表明了原则立场,故本准备说的自己个人和当局之间互动原则的话就免了。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 秦永敏
2011.3.7
联系方式 电话86-2786803338 18627722402
电邮qinyongmin10@gmail.com
地址 武汉红钢城21街坊4门2号

(注意:以上联系方式已经全部过时、作废! 现在的是:电话:86-27-86691216  手机  13986183138电邮wuhanqym1@gmail.com 地址 武汉红钢城17街坊30门7号邮编430080)

中国民主党自产生之日起就是一个守法尊法的政治团体,并且肩负着使执政党明白和解、对话的重要性的历史责任,我作为它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一出狱就提出上述主张也就绝非出于偶然。

因为如前所述,历史走到今天,就连中共自己在面对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的人民站起来向独裁者要求民主自由时,提出的解决办法也统统都是一句话:"通过对话等和平方式解决分歧,避免发生暴力流血冲突。"

没有哪一个身患重病的医生会愚昧到掌握着能手到病除的灵丹妙药,却不给自己服用而先去拯救他人的,何况利比亚、叙利亚、也门都已经是绝症爆发不可救药!既然如此,中共何不赶快趁中国还没有走到他们那一步之前首先拯救自己呢?如前所述,中共只需把它给利比亚开的方子中的"利比亚"三个字换成中国就行了!那就成了:"中国当前的问题应通过中国国内对话达成政治解决方案。"所以,以此观之,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在当今之日向中共当局提出官民对话要求不仅是完全符合中共最高利益的,也是完全符合中共的国际政策的,当然,也符合中共对台湾的政策。

也许有人会说,你中国民主党不过是被中共一再指为非法的党,你中国民主党人不过是中共刀俎下的一块鱼肉,政治毕竟是实力的较量,你们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本,有什么本钱和中共对话谈判?我要告诉这些人一个简单的事实:70年代末,我办《钟声》杂志时,台湾也在办《美丽岛》杂志,当《美丽岛》人被台湾当局抓捕时,我是中共大陆唯一一个给台湾国民党当局发去谴责信并对《美丽岛》加以声援的,当时《美丽岛》不比我们大陆民刊更可怜吗?今天,我们都知道,以《美丽岛》为源头的民进党不仅成为台湾的两大政党之一,而且曾经执政!也正因为国民党在1986年放任民进党发展起来并且合法化,所以,它才能避免被清算,它才能获得全面的政治合法性,它才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成为今日台湾的民选执政党!

由此可见,我中国民主党要求和中共对话绝不是妄自尊大,绝不是错误的估计了形势,绝不是对中共的漫天要价。相反,我们是在和中共做历史性的妥协,我们是在和中共共同创造历史,我们是在为中共留下一条历史的出路,甚至是为其开辟一条唯一的活路。中共今天虽然是执政党,但是,如蒋经国所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因此,中共已经应该考虑未来如何体面地成为在野党了!如果今后能像国民党在台湾那样体面地成为在野党,对中共难道不是最大的幸运吗?

相反,中国民主党作为以普世价值为指导、以多党公平竞争为原则的民主政党,现在虽然处于高压之下,以我们的胸怀、胆识和豁达,我们必然成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推动力,历史的看,更必然成为民主中国最主要的政党之一!

所以,我不仅一再呼吁对话,而且明确的要求中共和民主党人对话,这种对话是让中共拿今天的权力换取明天的安宁,也是民主党人替中国人民拿明天的全民和解换取今天的代表权,这是互利双赢的好机会,过了这一村恐怕就没有这一店了!

那么,要做到这一点,要求双方做些什么准备?这首先要求中共放弃敌对思维,逐步学会做法治下的守法政党。其次,也要求我们学会做合法的反对派,充分考虑到各方面互相冲突的需要,并且有着驾驭历史车轮的胸怀、胆识和才能。

2012年1月31日

关键字: 秦永敏 和平转型
文章点击数: 425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