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31/2012              

焦国标:中国事务与上帝参数

作者: 焦国标


王立军到成都美国领馆求助事件,在我看来是上帝出手左右中国,就像他老人家去年出手突尼斯、埃及、叙利亚左右穆斯林世界政治走向一样。若非上帝出手,谁奈卡扎菲、穆巴拉克何?若非上帝出手,谁奈薄熙来何?若非上帝出手,谁奈司马南、孔庆东、方滨兴何?上帝在干涉中国内政,上帝在快速翻动他的日程表。

许多人根据各种经济指标推算五十年后中国将超过美国,我说这些推算有个致命缺陷,就是没有把上帝的意志考虑进去——上帝愿意让中国超过美国吗?上帝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函数,最大的变量,最大的决定者。赶几十年眼看赶上美国了,就差一个晚上了,可是就在头天晚上,上帝让你崩溃了,你还怎么超?苏联不就是这样吗?所以我的看法是,除非中国的硬币和纸钞上也都印上In God we trust(我们信仰上帝),否则中国永无赶上美国那一天。拼到最后拼软实力,而上帝是最最后的软实力。我劝各种算命先生在为中美把脉时,千万不要忘了上帝这个变量,中美兴衰只是上帝的因变量。

有人说中国与欧美相比还差五十年,我说,不,还差两千年——中国与欧美的差别从有耶稣算起,或者至迟从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算起。社会层面的契约精神,自然人之间的爱的哲学,起码相差两千年。如果发明一项技术,可以测量中国人与欧美人精神元素的含量,我相信,诚实、尊重人权、民主、自律、爱等精神元素的含量,欧美人是中国人的两千倍,而诡诈、投机、专制、仇恨等精神元素的含量,中国人是欧美人的四千倍。

什么是灵魂?灵魂不是中国民间那个叫做魂儿的鬼东西!灵魂是对真理、正义、人生终极意义的思索和追寻,是人类特有的一种渴望亲近上帝的禀赋。这是基督教语境的灵魂。我们说某人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这个灵魂即接近于基督教语境的灵魂,而不是中国民间或佛教、道教所说的鬼魂。中国只有文化,没有灵魂,中国引以为傲的四大发明都是文化,而中国境内现有的三大灵魂体系(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没有一个是中国土产。因无灵魂,故中国人只知正统,不知正义,岳飞、文天祥之辈,不过是正统的巨人、正义的瞎子。当下中国那些动辄骂别人是汉奸的“爱国者”,实乃打正义之旗,傍正统之款,奔厚黑之途的不知灵魂为何物的势利小人。

3月7日下午和晚上连看两场电影,这是迄今仅有的一次。第一场是《战马》,美国梦工场制作,斯皮尔伯格导演。第二场是李连杰、周迅、陈坤主演的《龙门飞甲》。第一场是北大一位教师的三八节赠票,第二场是即兴决定接着再看一场中国电影,做个比较。《战马》中基督教背景下的战争伦理是那么美丽,全场时时催人泪下,而《龙门飞甲》只是一味的东方打斗,除了闹心还是闹心,没有灵魂。就精神进化或灵魂高度而言,东方还需仰望西方二千年。

人人皆知八路军里的外国医生白求恩,很少人知新四军里的外国医生罗生特。罗从上海秘密到达新四军总部苏北盐城,住在一老乡家。次日一早,见房东与邻居两位老人正用木棍互殴,警卫员拉都拉不开,房东老人甚至已经头破血流。事起于几个马粪蛋子。罗生特的马拴在邻家的树上,邻家老人说马栓在他家的树上,马粪应归他,房东说马粪是他客人的马拉的,应归他。罗生特是从希特勒集中营逃到上海的奥地利犹太人,许多年后他说:直至今日,在我的噩梦中,除了集中营的画面,还有就是两个骨瘦如柴的中国老农在微弱的晨曦中为马粪打得不可开交。罗先生有所不知,几千年来中国传统社会本就是这样一个仅次于集中营的噩梦般的存在,几个马粪蛋子已经算是大的标的物了,邻里为一言半语世代结仇,甚至仇杀,在中国都不鲜见,这是一个不信神、不讲爱的社会必付的代价。

起初说我们船不如人坚,炮不如人利,于是搞洋务;洋务搞了发现还是不经打,于是说我们制度不行;制度引进了,发现结果比晚清还坏,于是说我们国民性不行;国民性批了一百年,发现国民性更不堪了……那么我们不如人的最终极原因究竟是什么?许多人已经发现,是我们没有正确信仰,不信上帝。信财神、土地爷、黄鼠狼也是信仰,但那不是正信,那是拜偶像,上帝是要诅咒的。

许多中国人不接受基督教是阻隔于它的一些具体的基本教义,如玛利亚童真女怀孕,耶稣死而复活,信耶稣有永生,其实只要你相信这个世界是上帝创造的,而不是达尔文编造的,这些基本教义障碍就迎刃而解了。你想,上帝既然能从无中创造万有,让童女怀孕,让死人复活,让信他的得永生,还不是小菜一碟?

紫禁城本来也是要拆除的,北京市长彭真、副市长邓拓已向中央打了报告,国家主席刘少奇也已签字同意。就在这时,文革爆发了,彭真打倒了,邓拓自杀了,刘少奇瘐毙了,紫禁城也没人嫌碍眼了,就此逃过五百年一度的大劫。地球上这样一大片建筑群(其他如埃及金字塔、罗马圣保罗大教堂等等),在上帝那里是在册的,它不是一个草棚子,不是一个鸡窝,它的存废,上帝是要过问、要干预的。

与一位后生聊天,他说他也想以大学教书为业,当学者,而且当大学者,最后他十分歉然地说:“但是我不想做你这样的学者。”我笑笑说:“我这样的学者不是你想不想当的问题,是上帝拣选不拣选你的问题。这是基督教的话语,用俗话说是你有没有我这么大的造化的问题。”每个人都是上帝泥捏的器皿,是把这块泥捏成夜壶,还是捏成茶壶,全在上帝。
关键字: 焦国标
文章点击数: 266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