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7/2012              

野火:“白眼狼”是这样喂养的

作者: 野 火

前几天看了优酷上对被朝鲜海军释放的渔民所作的采访报道,深为中国政府对北朝鲜这样的流氓国家一再纵容而感愤怒和不值。网民很多痛骂朝鲜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只要是白眼狼,到时就一定会恩将仇报。这是由其原始的生存本性所决定的。调转枪口的越南人是这样,反目成仇的阿尔巴尼亚是这样,未来六亲不认的北朝鲜人也必然会是这样。这恐怕只是时间的迟早问题。

一、中国对朝鲜的无偿援助知多少?


中国对朝鲜的援助在国内一向是秘而不宣的,甚至有些自称为朝鲜问题的专家也对援助的具体数字一无所知。据中朝《1971年—1976年相互供应重要货物协议》披露,中国每年向朝鲜提供50万吨石油。1976年至1979年间,中国每年以优惠价格向朝鲜提供100—150吨石油,占朝鲜石油需求量的30%。中新网《解密中朝边境往来者》的报道则指:“从1995年到1999年10月,中国向朝鲜提供了3000万元人民币的无偿援助,又无偿支援了52万吨粮食。”2005年中国援朝粮食规模再次达到新高峰,支援量更达到53.1万吨,较上一年攀升260%,占当年国际对朝粮援的92%。另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结论指:从1990年到2005年的15年间,中国对朝鲜援助就可能高达15亿—37.5亿美元之间。这约合当前西藏半年的GDP。而美国国会研究所引用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国际粮食援助信息系统数据也给出了一个统计:从1996年至2009年间,中国对朝鲜粮食援助总计约为345万吨左右。占到世界援助总额的26.9%,是世界各国中最高的。

今年1月份,中国红十字会从辽宁省丹东市向朝鲜新义州提供了6000箱方便面,约相当于30万元的物资。据韩国《东亚日报》3月15日的独家报道,中国政府于今年2月下旬开始对朝鲜进行大规模无偿援助,援助物资包括粮食、建材等,价值高达6亿元人民币。1994年,中国曾在金日成去世后,对朝援助10万吨粮食。此次援助规模是1994年的两倍。根据中华粮网和大连商品交易所的东北大米和玉米的批发价,6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5万吨大米或者26.5万吨玉米。此次援助与以往中国向朝鲜提供贷款或双方物物交换的方式不同,完全是无偿援助,因此是“中国援朝史上最大规模的单笔无偿经济援助”。

日本《读卖新闻》称,中国援助的目的是“保持金正恩政权稳定、扩大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连体制内的高级员也承认,“朝鲜之所以能够生存下来而没有崩溃,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国不仅没有参加制裁和封锁,而且还对朝鲜提供了大量援助,中国的粮食援助和石油供给可以说已经成了朝鲜的生命补给线。”然而,今天我们看到的现实是,中国东北农民每年辛辛苦苦为朝鲜种地,粮食收购价格极低,只是供养了朝鲜军队和政府,而朝鲜民众却仍是面黄肌瘦,苦不堪言。据外媒报道,朝鲜发射一颗卫星所需费用达8亿美元。这说明中国的钱并没花在朝鲜百姓的身上。而8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多少年的粮食进口?中国政府每年政府报告只会提及产值和财政收入,至于援朝的具额资金我们只能从国外报道中获悉。

二、小国无惧欺负大国

“小国不能欺负大国。”这是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最近针对菲律宾在南海的不断寻衅而对外媒所发的惊人之语。此语一出,顿时成为网上的笑谈。网民不禁替这样的官员站在所谓“崛起大国”的立场来口吐莲花而觉汗颜。

在这里,有必要重述一下我国渔民在领海内捕鱼作业时横遭朝鲜军人殴打洗劫的受虐情景:据优酷网报道, 5月21日,刚刚被扣押、折磨14天的大连渔民坐在甲板上,一脸的疲惫不堪。不少船员只穿着拖鞋或胶鞋。“我们的手机被他们拿走了,衣服、鞋子也要,就连没穿过的袜子也被朝鲜人拿走了。”三艘被劫渔船之一的辽丹渔23979号船长朱闯说道。

另一名叫韩强的渔民回忆,5月8日那天,他们正在中国海域拖网作业,忽见从朝鲜海域那边驶过来一艘朝鲜小炮艇,炮艇的前方驾着一挺机枪,并靠在了他们的辽丹渔23536船边。登船的全部都是朝鲜军人,穿海军军装,手中挥舞着冲锋枪,迅速将船控制。他们一上船就很有经验地把我方渔船上的航行记录悉数清除。然后,军方向船主索要40万元“赎金”,限期交款,并威胁不交船将被“处理掉”。后来又把“赎金”涨到120万元。

朝鲜军人把船员都拖入到船头一个仅有3平方米左右的杂物间。就是在这个狭小黑暗的空间里,船员们度过了漫长的13天。一些渔民都遭到朝鲜军人的木棍殴打。辽丹渔23528号船长王利杰还向记者看了他右额上留下的伤痕。连中共的国旗也被这些朝鲜军人当抹布在使用。这些渔船被朝鲜海军拖到另一艘小炮艇上后,渔民就一个个被军人顶着后背,强逼在一份大意是“越界捕鱼,甘愿受罚”的中文文件上签字。

稍有军事常识的人看了这些渔民口述都会得出判断,这些军人不但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而且是为完成某种使命而来。不然就不会一登船就及时做出“删除北斗卫星航海记录”、强迫渔民签字认罚等举动。但中国官方却宁可自欺欺人地蒙骗国人说,朝鲜官方并不知情。对朝鲜这样一个极其封闭、剥夺个人任何行动自由的国家来说,军人要驾炮艇擅自出海单独实施海盗行动,是绝对难以想象的事。

这件事在我看来,不仅是对中国现政府的羞辱,同时也是对所有中国人包括中国军方的羞辱。近十年来,泰国、缅甸、越南、菲律宾、日本、韩国及俄罗斯这些周边的邻国,一再越界武力袭扰中国渔民和边民,而中国一律只是“表达不满”或“抗议”。每当我看到针对中国渔民的“扣押”、“罚款”、“驱赶”、“殴打”的字眼,就感到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深深悲哀和屈辱。这些被官方刻意淡化处理的新闻字眼,肯定在未来的子孙后代眼中,必将成为不堪回首的耻辱性记忆。任何一国的政府,都是以保护本国公民的生命财产为天职。而中国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并不属于普通百姓,而只属于特权利益集团。

三、如此大国愧对祖先

中国政府近年来在应对外侮的公开表现上,不仅有愧于人民的寄望,也无颜面对一百年前的晚清政府。请看1911年当太平洋彼岸的拉美排华时,清政府是如何降服墨西哥政府服软的:

1911年5月13日,墨西哥发生反政府暴乱,暴民像蝗虫一样突然出现在墨西哥托雷翁城内的繁华商业区,大肆屠杀和洗劫那里的中国商户,财产蒙受重大损失,300 多名华人当场被杀死,造成震惊世界的流血惨案。事发之后,当时的清政府马上向墨西哥政府提出抗议,并聘请国际调查员就屠杀惨案提出赔偿要求。并立即电令正在北大西洋海域游弋的重巡洋舰“海圻”号向排华最严重的几个拉美国家立即进发。8月中旬,“海圻”号首先驶抵古巴首都哈瓦那,古巴总统被迫拜谒舰长,签订讨好华侨的城下之盟,在“海圻”号停泊古巴的几天里,清政府向墨西哥发出最后通牒,要求给个满意的说法,美国也表态支持。墨西哥政府这边,看到大清“大军压境”,不得不就排华事件正式向清政府赔礼道歉,并接受了缉捕暴民、抚恤赔偿的要求,双方开始谈判赔偿数额。于是国内电令“海圻”号,不必再进军墨西哥了。

而今中国现政府贵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内实行专制独裁恐怖统治,对外却不惜屡屡卑躬屈膝,忍辱负重。对此,网民辛辣地讽刺道:“如果28个美国人被绑架,航空母舰,海军陆战队都会出动;如果朝鲜绑架的是28个以色列人,摩萨德马上就会空袭;今天28个中国人被绑架了,这个大家都看到了:中国大使立刻开着插秧机帮朝鲜插秧去了。‘插秧机’又成了中国二十一世纪对付朝鲜的新武器。”

四、现行对朝政策形同玩火

这二十年来因互联网所赐,使很多中国人逐渐知道了北朝鲜的真实一面:连年饥荒、愚民统治、政治恐怖、信息封闭、穷兵黩武……很多网民都惊讶于北朝鲜人的生活水平竟与世界如此严重。时钟在北朝鲜那里,就像停摆了一样。

朝鲜自停战以来依然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每年都有上百万人活活饿死,大批灾民越境前往辽宁丹东市政府门前下脆,请求中国政府收留,结果被朝鲜军队抓回去,用铁丝把所有人从锁骨穿成一串,然后全部枪毙。但网友调侃曰,北朝鲜唯有一个世界之最,那就是在这个2000多万人口的国家中,只有三个胖子——金家三代世袭传人。

北朝鲜的国民至今不允许私人持有手机,至今不能自由地使用互联网,至今只能收看本国唯一的两个电视频道。中国虽然在信息封锁上与北朝鲜比翼齐飞,但中国至少还允许存在有限的信息流通,不至于像北朝鲜那样连信息所必备的硬件都被阻挡在公共流通领域之外。所以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北朝鲜不论在普世价值上还是在物质文明上都已把自己自我隔绝在这个世界的唯一孤岛上。而文明世界则把这个孤岛当成一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危险品,但由于中国与北朝鲜在意识形态上存在着一种尴尬而脆弱的共生关系,因此不得已常常要不停滴呵护着、喂养着它。只要它还愿意听话,北京就宁愿不惜成本地喂下去,而每当它不太听话的时候,北京就只有在国际上为它四处斡旋,打落牙齿往自己的肚里吞。就像这次事件一样,北京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只有对朝鲜军方不予追究,而且帮着它在国人面前自圆其说:朝鲜官方并不知情,只是一桩渔业纠纷。

北京依照现行的对朝政策模式走下去,届时中朝这两个亲密兄弟注定难免一战。中国既然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就不该在国际大家庭中,一味纵容金家王朝的流氓无赖行径。否则,当中国自身哪一天无法满足朝鲜无底洞似的物质索求之时,也许就是重蹈“中越自卫反击战”的覆辙之日。纵观世界的近代发展史就可明白,只有民主体制框架下的国与国之间的邻里关系,才是最安全、最和谐的君子关系。所谓战略缓冲地带只是一种早已落伍的冷战观念。因此,中国对朝鲜的无原则袒护和近乎卑屈的纵容,不但贻害本国国家利益,也将贻误他国的安全需求。中国再也不该重走毛时代花冤枉钱买敌人的“革命外交路线”老路了,那种结果,到头来只会使自己成为互相打得鼻青眼肿的冤大头。因为白眼狼的本性决定了它最终不会对惯坏了它的施主感恩戴德的。
关键字: 野火 北朝鲜
文章点击数: 294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