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7/2012              

付勇:废除一党专制 建设民主中国

作者: 付勇 付勇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如果说世界五千多年的历史,不仅展现国家从专制到民主的演变,也展现社会从人治到法治的变迁,还展现人民从奴仆到主人的转换,那么中国五千多年的历史,则只是展示五千多年的专制,而五千多年的专制,既带来五千多年的压迫,又带来五千多年的剥夺;既带来五千多年的磨难,又带来五千多年的坎坷;既带来五千多年的灾害,又带来五千多年的人祸,不但致使中国百姓从古到今一直走在专制的弯道上,还致使中国百姓从生到死都一直遭受专制的侵害!

一百多年前,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先辈们踏上民主革命的征程,通过艰苦卓绝的拼争,虽在1911年推翻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而建立中华民国,但不幸的是孙中山英年早逝,而继任者蒋介石领导国民党挂羊头卖狗肉,打败各路军阀夺取政权后,非但没有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政策,非但没有贯彻孙中山五权分立的政治主张,非但没有实现孙中山的遗愿,反而把中华民国打造成蒋家王朝,致使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饱尝贫穷落后,饱尝磨难屈辱,饱尝艰难困苦!
 
六十多年前,毛泽东领导共产党高举新民主主义的大旗,高喊为人民服务的口号,高唱马列主义颂歌,并用土地革命和其他激励措施笼络收买人心,骗取广大民众的支持而推翻蒋家王朝,夺取国家政权。而在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夕,毛泽东不但高调宣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还高调宣称“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更高调宣称“人民民主专政”,可事实证明建立的并不是人民共和国,而是一党专政的党国,因此,毛泽东不仅欺骗了中国百姓,也欺骗了整个国际社会,非但没让中国人民站起来,非但没让中国百姓成为国家的主人,非但没让中国民众尝到共和国的味道,反而通过独裁对公民的权利进行史无前例的剥夺。结果致使中国百姓非但没能站起来,非但没能成为国家的主人,非但没能尝到共和国的味道,反而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忍辱爬行,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当轿夫做奴仆,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一次又一次蒙受政治蹂躏,一次又一次饱尝政治苦果;一次又一次遭受政治愚弄,一次又一次体会政治虐待;一次又一次参演政治悲剧,一次又一次尝遍政治磨难!
 
三十多年前,在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情况下,当局出于缓解统治危机,被迫踏上改革开放的征程,通过解放思想走出一片片意识形态的误区;通过转变观念拆除一个个条条框框;通过不断拓展改革摸着一块块石头过河;通过不断对外开放打开一扇扇国门;通过转换机制开辟一条条发展弯路;以至于不再以阶级斗争为纲,而转变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再闭关锁国,而打开国门,对外逐渐开放;不再迷恋计划经济,而投入市场经济的怀抱;不再扼杀经济竞争,而借鉴国外竞争机制;不再只靠自力更生,而广泛借助外资内债;不再只搞国营集体经济,而渐渐放开,倡导多种经济成分并存,不但积极扩展个体私营,还通过优惠政策,广招外商,博引外资,开办独资或合资公司,并逐步实行股份制,推广现代企业制度,普及公有制多种实现形式等,因此,促使国家顺利转型,促使社会循序转变,促使经济和其他方面机制逐渐转换,进而不仅促使国民经济迅猛发展,也促使综合国力直线上升,还促使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

然而,由于没有通过政治改革破除一党专制而造就民主,致使国家权力集中在一种政治力量上,导致权力极度统一,以至于不管是立法,还是行政;不管是司法,还是军队;不管是新闻出版单位,还是国有厂矿企业,从中央到地方,都被一种中共操控,既不受横向制约,又不受纵向制约,以致中共还象过去一样,奉行“党权至上”,不仅把自己凌驾于国家之上,还把自己凌驾于民族之上,更把自己凌驾于宪法之上,致使中国“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有党主而无民主”,从而既导致“党权”不受任何制约,又导致公民权利缺失,致使改革开放走了许多不该走的弯路,付出了许多不该付出的代价,损失了许多不该损失的国有资产!

具体地说,由于中共奉行“主权在党”,而不推行“主权在民”,因此完全实行党主制,而所宣称的“民主”,既是党赐予的“民主”,又是党领导的“民主”,完全是一种假民主真专制。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可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中国共产党;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可实际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政治局常委才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而人大只不过是政治摆设;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各级政府由各级人大授权并对人大负责,可实际上,各级政府官员都是由中共指定,以致政府只对中共负责,而不对人民负责。

其次,中国实行所谓的“多党合作制”,实际上推行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而其本质则是一党专制。而8个民主党派必须听从中国共产党领导,与其说是中共领导下的8个“卫星党” ,不如说是8个政治花瓶,其命运完全掌握在中共手中,怎能起到制约监督作用?

更主要的是,由于中共不但世袭独霸中央权力,还能委任官员掌控各级地方等权力,因此不论是立法,还是政治权力传承,还是社会分配,都高度自利,以致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成为自我服务型的自利型政治集团,非但不为人民着想,反而只体现自己意志;非但不为人民服务,反而仅以自己的需要为立足点;非但不为人民造福,反而动不动就损害人民利益!

更可怕的是,由于一党专制实行中央集权和垂直任命制,因而,一党专制不仅涵盖以“官”的意志为转移的利益特权,也涵盖“唯上是从”的制度安排,还涵盖以“官”为本的价值取向,更涵盖以是否为官和官职大小评价社会地位的衡量标准,所以必然维护和服务于官僚集权体制,必然只体现统治者的意志,必然仅以统治者的需要为立足点,以致既与人民的意志相背离,又与人民的诉求相对立,进而致使改革开放不断发生变异,结果不仅导致发展方式畸形,也导致发展道路曲折坎坷,以至于不仅在政治上导致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还在经济上导致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低效益;不仅导致改革成本不断递增,还导致开放支出不断攀升;不仅导致社会剧痛不断蔓延,还导致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不仅导致社会道德不断滑坡,导致国家不断大量失血;不仅导致社会污水不断乱流,还导致国有资产损失惨重;不仅导致富国穷民,还导致腐败层出不穷,既席卷全国,又上下泛滥!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腐败之所以层出不穷,社会之所以畸形发展,社会剧痛之所以不断蔓延,社会贫富差距之所以不断扩大,社会道德之所以不断滑坡,社会污水之所以不断乱流,国家之所以不断大量失血,国有资产之所以损失惨重,改革成本之所以不断递增,开放支出之所以不断攀升,改革开放之所以不断发生变异,与其说是改革开放衍生的,不如说完全是一党专制造成的。

由于一党专制是统治者独自掌握政权,仅凭自己的意志独断独行,仅由自己操纵一切的政治制度,不但只体现统治者的意志,还仅以统治者的需要为立足点;不但中央集权,还世袭委任;不但排除异己,还钳制言论及其结社、信仰自由;不但独霸军队警察,还限制百姓的活动空间,既不受制约,又监控无效,更唯我独尊,因此必然阻碍科学发展,必然损害人民利益,必然助长贪污腐败,结果不但阻碍中国现代化的进程,还导致中国社会畸形发展,更牵制中华民族的腾飞!

尽管当局不断采取各种方式遏制一党专制所派生的各种问题,但在一党专制的情况下,权力非但不受有力制约,反而既排斥来自党外力量的制约,又排斥来自党内及其下级组织及党员的制约;非但不受有效监督,反而既排斥来自党外力量的监督,又排斥来自党内及其下级组织及党员的监督;总之非但不受纵横监管,反而既排斥来自党外纵横监管,又排斥来自党内纵横监管,因此不论采用什么措施,都只是治标而不治本,都不会起多大作用。即便给一党专制披上“以民为本”的外衣,而被迫应对国民和世界政治经济形势,也不能掩盖一党专制的本质,更不能消除一党专制的危害。

既然一党专制不但阻碍科学发展,还损害人民利益,更助长贪污腐败,那就必须根除一党专制。而要根除一党专制,那就必须建立民主制度,因为民主是民众不仅能自由发表意见,还能在定期的、有程序和有规则的竞争性选举中选择国家执政者,而参与国家管理的政治制度,既只体现广大人民的意志,又仅以人民的需要为出发点;既兼容并包,又选举限任;既不钳制言论及其结社、信仰自由,又实行地方自治;既有多党竞争,又有分权制衡;而不管是军队,还是警察,都完全国家化,以至不仅扩展公民的活动空间,还接受制约,还监督有效,还唯民是从。因此民主既是国家的基础,又是社会的支柱;既是发展的坦途,又是科学的制度;既是百姓的护身符,又让百姓选任政府,不仅是促进生产力发展的有力杠杆,也是促进生产关系发展的重要依托,还促使政府成为公仆,以至于成为公认的普世价值。具体地说,在民主国度里,人民不但拥有超越立法者和政府的最高主权,还享有公民基本权利,更负有参与政治体制的责任,而其权利和自由也正是通过这一体制得到保护。

在民主国度里,国家权力不仅横向分解到不同职能的权力机构,使之彼此均等,各自独立,形成横向制约,还分成中央权力和地方权力,形成纵向制约,从而达到分权制衡,以至于防止权力扩张,防止权力为所欲为,防止权力为非作歹。

在民主国度里,权力自下而上产生,一方面必须通过选举竞争,符合多数选举人的要求方可获得;一方面必须通过考试竞争,达到规定的标准,才能获取相关职位,而任职都有一定的时限,到期如未获得连任就得离职。

在民主国度里,如果说媒体是社会舆论的平台,那么言论自由则是社会舆论的载体。民众一旦发现什么问题,就借助新闻媒体报道出来,引起社会和有关部门关注。更主要的是,新闻媒体本身就很敏锐,哪有风吹草动,很快就会发现,而一发现权力违规行为,就会严加谴责,督促有关部门处理。

在民主国度里,政治几乎就是政党政治,社会只是各政党竞争的舞台。不管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都享有平等权利,谁都不能凌驾于国家之上,都不能凌驾于民族之上,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尽管执政党行使权力,可在野党的制约和监控不仅让执政党谨言慎行,还让执政党难以胡作非为,难以越轨牟利,难以造成危害。如果当权者滥用职权,或渎职失职,或违法乱纪,或营私舞弊,或贪污受贿,或迫害陷害,那么,不是遭到罢免,就是遭到弹劾,而触犯法律的,还要遭到严惩。

在民主国度里,政府服务的对象是人民,因为政府不仅由人民委任,还代为人民管理国家,所以与其说政府是行使国家权力的机构,不如说是人民的公仆,以至不仅为人民着想,也为人民服务,还为人民造福。

更主要的是,民主制度不是单一的结构,而是一个多元的复合结构。民主制度的建立不但以宪政为支柱,还以法治为准绳;不但以人权为核心,还以自由为媒介;不但以平等为纽带,还以多党竞争为枢纽;不但以分权制衡为中枢,还以地方自治及其军队国家化为前提,彼此既相辅相成,又不可分割,因此民主是由多个因素构成的完整的系统,而各因素之间相互依赖、相互影响,彼此不可或缺。

尽管合成民主制度的每个要素的作用及其优越性各不相同,可彼此既相辅相成,又不可分割,既相互联系,又相互作用,其中任何要素的地位和作用都是不可替代的,因此在建设民主制度的过程中,不仅要避免片面性,还既要重视政治主体的理性化程度的提高,又要重视组织结构的完善,既要重视各种政治关系的协调,也要注重社会意识体系的构造和政治意识的创新,并逐步使政治行为规范化,不仅推动政治制度的健全和完善,还使社会文明的建设更加系统和全面,从而推动政治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综上所述,民主不仅是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政治制度,也是保护公民自由的一系列原则和行为方式,或者说是自由的体制化表现;不仅尊重多数人的意愿,也保护个人和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不仅把国家权力横向分解职能不同的机构,还分散到地方,而使中央或地方政府最大程度地对人民敞开,及时回应人民的要求;不仅使政府遵循法治,也确保全体公民获得平等的法律保护,还使公民权利受到司法体制的保护。

尽管世界各民主政体间存在细微差异,但民主政府有着区别于其他政府形式的特定原则和运作方式,而其首要职能是保护言论和结社、信仰自由等基本人权,保护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权利,保护公民及其组织充分参与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的机会。其次,定期举行全体公民参与的自由和公正的选举,使选举不会成为独裁者或单一政党的门面装饰,而是争取人民支持的真正角逐。

尽管民主并不是完美的政治制度,但因为自身具有调节、纠错的机制,所以能够克服自身的缺陷;尽管民主制度的创建者和参与者,都不是完人,甚至有可能是恶魔,可民主的自我完善机制会使恶得到遏制,而使善得到回报;尽管民主制度还有待完善,却是迄今为止最优越、最不坏以及最廉洁的社会控制方式,而其积极作用远远超过消极影响,不像一党专制那样正面功效远远小于负面效应,以至不仅赢得全面共识,还得到各方支持,从而成为普世价值,成为发展趋势,成为时代潮流,而今已经波及全球,还必将渗透世界各洲!

当然,无论哪个国家铺筑民主之路,都不仅要根据社会客观要求,还要根据历史发展规律,更要根据国情民意。由于中国的国情既特殊又复杂,不仅公有经济规模庞大(截止2009年国有资产已高达43万亿元,至少占社会总资产的六成左右),而且社会环境及其文化等自古遭到专制严重污染,因此不能照搬哪个国家现成的民主体制,而必须根据中国的特点设计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这不但是解构现行体制和建构新体制并存的过程,也意味着中国民主转型必须另辟蹊径,以至既不
同于那些民主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也不同于那些先于中国实现了初期民主化的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从而铺筑一种新型民主之路,并使之既符合中国国情,又具有普世功效。

过去,由于没有根据国情民意,没有根据社会客观要求,没有根据历史发展规律,设计适合中国的民主制度,而想一味照搬西方现行民主模式,以致没有绘制出不仅能落实民众政治诉求,也能满足民众经济和其他方面需要,更能使民众同当局的利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契合的民主蓝图,结果时至今日非但还没有攻破专制的防线,促使中国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反而付出许多不该付出的代价,浪费许多不该浪费的时间,搭上许多不该搭上的成本!

因此,建设民主中国,不仅要根据中国国情,也要根据社会客观要求,还要根据历史发展规律,既要确立适合中国的转型目标,又要选择便捷的转型路径。而不管是基于中国现状,还是从其他方面来看,世界上已经铺筑的民主之路都不仅各有弊端,还不适合中国国情,因而,只能通过制度创新,建构一种新型的民主制度,一方面在政治上废除一党专制,而以民主为基础,以宪政为支柱,以法治为准绳,以人权为核心,以自由为媒介,以平等为纽带,以多党竞争为枢纽,以分权制衡为中枢,以地方自治及其军队国家化为前提;一方面在经济上既废弃私有制,也废止公有制,而以公私混合所有制为本,以公有经济为主,以私有经济为辅,以经济竞争为媒介,以市场经济为纽带,进一步弘扬和完善凯恩斯提倡的政府管控的自由市场经济主张,最终把国家权力横向分为:立法机构,行政管理机构,公有经济管理机构,监察管理机构,司法管理机构,使之构成新型五权分立,以至创建一种新型民主制度。

这样创建的新型民主制度由于实行新型五权分立,而使国家权力不再高度集中在一个政治团体身上,不但横向分解到五个职能不同的权力机关,分解到不同的政党身上,分解到多数人手里,而且纵向分解到地方权力机构,分解到地方各个党派身上,分解到地方多数人手中,加上五个权力机关完全独立,彼此职能迥异,各自能量均等,以至相互制约有力,相互监控有效,还不断相互促进,因此既提高了制衡水平,又加强了制衡功效,从而迫使权力安份守已,防止权力踏入禁区,促使权力强国富民,最终通过民主强化社会道德,净化社会空气,美化社会环境。

这样创建的新型民主制度由于废除一党专制而造就民主,因此既体现广大人民的意志,又仅以人民的需要为出发点;既兼容并包,又选举限任;既不钳制言论及其结社、信仰自由,又实行地方自治;既有多党竞争,又有分权制衡;而不管是军队,还是警察,都完全国家化,以至不仅扩展百姓的活动空间,还接受制约,监督有效,唯民是从。而不再象一党专制那样不但只体现统治者的意志,还仅以统治者的需要为立足点;不但中央集权,还世袭委任;不但排除异己,还钳制言论及其结社、信仰自由;不但独霸军队警察,还限制百姓的活动空间,以致不受制约,监控无效,唯我独尊。

这样创建的新型民主制度由于不但废止资本主义私有制,也废除社会主义公有制,还废弃以私有生产要素为主的社会民主主义公私混合制,而实行以公有生产要素为主的公私混合制,因此促使公有经济不仅能集中社会大量公有经济资源,而混同私有经济资源,根据市场需要进行科学配置,投入国家各项建设,而且既有助于提高生产力的水平,也有利于促进生产关系的完善;既有助于宏观经济平稳运行,也有利于国民经济持续增长;既有助于创造各种就业门路,也有利于提升社会福利标准;最终以公有资本为龙头,借助股份制吸纳私有资本,不仅带动各方面投资,还能实现共同增殖;不仅通过公有经济每年向全民分红带动内需,还能扩大出口;不仅带动相关产业,还能不断扩充就业岗位,从而确保国民经济持续增长,确保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确保人民生活蒸蒸日上,确保国家科学发展,确保社会和谐繁荣!

这样创建的新型民主制度由于通过公有经济每年向全民分红,因此一方面借此提高百姓的收入而促进社会消费,一方面避免社会财富过度集中、沉淀,防止投资造成局部经济过热而引发通货膨胀,从而既达到促使经济持续发展的目的,又能为多数人牟利。

这样创建的新型民主制度不仅有助于政府行为合理规范,也有助于政府提供优质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更有助于政府正视自身的不足;不仅有利于社会进步,也有利于国家发展,更有利于民族前途;不仅能得到国际社会的一致肯定,也能得到世界舆论的一致好评,更能得到中国百姓的一致响应!

总而言之,这样创建的新型民主制度不但在政治方面以民主为基础,以宪政为支柱,以法治为准绳,以人权为核心,以自由为媒介,以平等为纽带,以多党竞争为枢纽,以分权制衡为中枢,以地方自治及其军队国家化为前提;而且在经济方面以公私混合所有制为本,以公有经济为主,以私有经济为辅,以经济竞争为媒介,以市场经济为纽带,并废弃哈耶克倡导的反对政府干预的自由市场经济思想,而进一步弘扬和完善凯恩斯提倡的政府管控的自由市场经济主张,以至不仅超越资本主义私有制,也超越社会主义公有制,还超越以私有生产要素为主的社会民主主义公私混合制,更超越中国现行的以公有生产要素为主的公私混合制;不仅符合国情,也符合社会客观要求,还符合历史发展规律;不仅理性确立公有经济的地位,也满足绝大多数百姓的政治诉求,还满足绝大多数百姓的经济等方面的需要,更使当局和百姓的利益预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契合,因此不但能激起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的勇气,也能激活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的潜能,更能激发民众参与民主运动积极性,从而夯实中国民主化的基础,以至唤起民众凝聚起来形成合力,汇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声,合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不断自下而上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体制,迫使中共当局全面展开政治改革,废弃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除一党专制,而建设民主中国,最终不仅铺筑人类发展的坦途,还开拓标准的第三条道路,还开辟中国民主化的捷径,还打造中国持续发展的路标,还浇筑中华民族腾飞的跑道!

2012年5月29日
关键字: 付勇 一党专制
文章点击数: 589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