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2012              

野火:政治改革可从开放媒体开始——冷观胡锦涛的“国旗秀”

作者: 野 火

前几天,胡锦涛主席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举办的G20峰会上弯腰拾起国旗,折入口袋的图片新闻,一时成为许多媒体及时抓住的爱国主义典型教材而大肆热炒。但我翻墙找到了当时各国元首集体合影的视频之后,才知道真实的情形并非全然如此。

当时的情形是,东道主为了使各国首脑到台上便于找到自己所在国的位置,就把沾有不干胶的各国国旗贴纸放在地毯上。而胡主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后,不知是外交礼仪常识的欠缺,还是在挪动脚步时不小心被国旗贴纸粘住了皮鞋边沿,于是当合影完毕,大家即将散去之时,他才发现脚下不对劲,原来是皮鞋被国旗贴纸粘住了。于是就出现了他不得不弯腰小心撕下,叠好放进兜里的一幕。

客观地说,胡锦涛的第二个步骤是无可厚非的,但他作为国家主席,既要维护国旗的尊严,第一步就不应该让脚踩到国旗的边沿。试想,如果合影的各国元首都直接把脚踩向国旗,那么就肯定不止他一人的皮鞋会被国旗黏住。当然,但也并非像媒体引申宣传的那样。因为媒体的描述给受众的误导是,只有中国的国旗被人踩来踩去,而只有胡细心地察觉到而立即上前弯腰拾起,放进口袋。于是此举“感动了亿万国人”。

其实,这本来是一件平常的小事,却被这么多媒体无端放大,刻意当作一件了不得的英雄事迹广为传颂,放大渲染。而无数“爱国网民”也似乎真被这种掐头去尾、失却原貌的感人故事所激动,所钦佩,所潸然。

我们由此而再次看到,中国的媒体是多么舆论一律,而媒体人又生活在多么强大的媚权气场里!

一、媚权教育从娃娃抓起

中国人之所以至今难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民,就是因为其传统文化都充满着对权威的服从以及在心理上对权势者的顶礼膜拜。这也是鲁迅早就所指出过的“奴性”之所在。而这种奴性教育在时隔70年后,依然未有根本改观,反而在不断发扬光大。

很多人还记得十六前在新疆克拉玛依发生的那次大火。288个天真美丽的中小学生现在仍在天堂里哭泣.....当时在场的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一个女官员在火势即将蔓延的危险时刻向全场学生们下令的那句话——“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早已成为全世界几百年来最无耻的语言!

当舞台纱幕那边迅速窜来的火团不断临空掉落之时,那26个教育局官员的座位虽然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但都 “奇迹般”地无—人伤亡,而且走出剧场门口时居然个个衣冠楚楚!而乖巧的学生们在目送着官员们一个个离场的时候,都非常听话,个个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敢起身;等官员们迈着方步全部离去之后,学生们撤离火灾现场的最佳时机却被错过了!288个可爱而无辜的小生命就这样全部陷入火海之中。克拉玛依的大火, 映照出国内官僚最鄙陋最残忍的一面。

当我们回忆起电影里《泰坦尼克号》即将沉默的时候,面对即将到来的厄运,船长发出的号令却是先让妇女和孩子们上救生艇。那种出于对生命的敬畏、对弱者保护的人道主义关怀,足以撼动全世界的每一个人。

另据网络去年12月29日披露的一则新闻——“小学生冒雨表演、领导在伞下观看”。图片上的孩子们冒雨起舞,而台上穿雨衣撑伞的领导们就像古时候看戏的老爷们似的,恬不知耻地观赏着孩子们在冷雨中瑟瑟发抖的表演。这张图片辛辣地折射出权力的无比傲慢。

一个国家对孩子的态度,也是这个国家对未来的态度。它可以体现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标志。领导们的这种做法,无异于用另一种方式在教育小学生,让他们从小就产生对权力的膜拜,给弱者撒下同情心匮乏的种子。

再看去年11月25日某网站以《福建古田:百名小学生夹道欢迎领导》为题配发5张照片吧。只见小学生排成夹道欢迎的长长队列,在寒风与冷雨中等候。而领导们坐在高级轿车里,在一片“热烈欢迎”的欢呼声中驶入学校。这条消息在微博上一贴出,就立即引来62000多人的点击,评论达一万余条。那些 “领导”们,让孩子们不上课,不休息,接受如此隆重的接待,不知心里作何感受?事后会觉得“荣耀”,还是良心“有愧”?

在中国,“领导高高在上”、“庶民卑微在下”的“媚权教育”,可谓已从娃娃“抓起”。“媚权教育”本身是一种“病态”,正常应教给孩子的是人格的平等、自由的价值和生命的尊严,而中国式的奴性教育,却仍然与之相距遥远。

二、对国旗的情感

也许无法否认,胡锦涛本人对国旗确有一种由衷的爱抚情感,因为这个国是他(们)的国,而非老百姓心目中的国。贪官们或许对国家也有爱国如家的感情,毕竟这个国给他们带来了既得利益的莫大好处如官位、金钱和美女,然而这个国并没有给很多生活在底层的贫民百姓带来温暖如家的感觉,他们的房子可能随时面临拆迁,他们的饭碗可能随时不保,他们的子女可能还要顶着风雨为领导撑伞,他们最后的养老金可能难以兑现.....正如有网友们有感而发的:

“你们将子女送到国外,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忠诚?
你们把国籍全都改了,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爱国?
你们养情人包二三奶,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荣辱?
你们的特权无处不在,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公正?
你们的贪腐触目惊心,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讲公平?
.....”


不仅是底层,而且位尊权贵的无数高官这些年来,也在想方设法为自己留一条退路——先把家属秘密送往国外,然后悄悄改变国籍。裸官,在中国早已不是秘密。据披露出来的证据显示,前上海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陈良宇就被从家中搜出25本外国护照。

而薄熙来的妻子虽贵为政治局委员太太,也早已是新加坡的正式公民。在娱乐界、金融界等很多大腕级明星,都在不声不响之中摇身一变而持有西方国家的国籍,如杨澜、张海迪、巩俐等人。

去年访美时,看到无论在通衢大道还是偏僻小巷,处处屋檐上都有猎猎飘扬的星条旗。即使是去到四周很空旷的、山间原野般的小小村舍,也能蓦然看到星条旗挂在那种朴素的农家墙沿上。而在中国,只有重大节日前后的那几天,才见于官方的建筑如政府大楼等机构的屋顶上。从美国人对国旗的这种自发的举动,就可以感受到他们对自己国家的由衷认同。因为美国人体悟到那个国家是他们民众自己的,而且国旗能给他们带来尊严感,所以国民才会自发地插上那面可以为他们带来荣耀和尊严的符号。

三、政治改革不妨从开放媒体自由开始

胡主席的国旗秀,就像当初大肆宣传赖宁舍身救火的英雄事迹一样,都在放大事实原貌的情况下,被媒体刻意加倍放大了。

23 年前的赖宁救火事迹曾一度风靡全国各地,以至于教育部要求所有中小学校都必须开展学习赖宁“烈士”先进事迹的活动。然而,假的终究是假的,多年以后的今天,真相的原貌就像一个涂满化妆品的美女,突然在你面前卸妆了一样,虽然真相残酷,却不得不面对。

赖宁的父亲是县水电局的局长,当时山上着火时,赖宁与同学一起上山看热闹,谁知突然起风了,火势越来越大,赖宁和同学都吓坏了,急忙逃跑。谁知赖宁把眼睛跑掉了,因他是高度近视,而同学们早就跑光了。所以赖宁就“杯具”了。赖宁死后,其父找到副局长,而副局长的爱人就是县委宣传部长,经过宣传部重新一包装,救火英雄赖宁就横空出世了。

好在时隔23年之后的今天,赖宁所在的当地政府还算知羞知耻,于去年8月15日把赖宁雕像悄然移出太原,弃置于荒野。昔日被媒体热炒的小英雄赖宁,今朝却落到如此地步,真是一个黑色幽默。

舆论一律的显规则,只会使所有真相得不到还原,使原貌常常被扭曲,也使思想的火花失去碰撞的机会。在中国严控新闻的现行体制下,媒体的所作所为常常是在为愚民政策添砖加瓦。因为所有的媒体都只有一种声音,所有的媒体都沉浸在歌功颂德的一片谄媚声中。虽然现在已进入互联网时代,但翻墙者依旧是极少数人,绝大多数受众还不得不接受谎言的熏陶。

在当前的现实条件下,开放党禁固然很难,但逐步开放媒体却并非没有操作的可行性。开放媒体,既可以让层出不穷的群体性事件得到一块自由讨论的舆论平台,又可以使越来越有恃无恐的贪官因大胆敢言的报章揭露而有所忌惮。而且还能使现在社会上日益蔓延的民间戾气,平添一管可以合理宣泄的纾解渠道。从官方来说,媒体言论的放开还可以减轻维稳的巨大压力,同时也可以改变国际社会对中国政治改革一成不变的原有成见。

政治改革的核心:是权力民授。基础就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如果当局还不进行政治改革,逐步放开新闻自由,那么现在社会道德沦落、世风日下等一系列根源于政治上的癌症病灶,就只会愈演愈烈,总有一天会达到现行体制结构所无法承受的烈度。而到那时,再想回头搞政治改革则为时已晚。这对于今天稍有分析头脑的中国权势阶层来说,绝非危言耸听。
关键字: 野火 政治改革
文章点击数: 291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