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5/2012              

焦国标:北京札记(一)

作者: 焦国标

今年北京市文科状元韩牧岑,秀气甜美,带着腼腆。电视节目主持人问韩的座右铭是什么,她回答:“我经常在课桌上刻一句话:士可杀不可辱。”又问有什么梦想,她答:“精忠报国。”我在微博里评论道:“真是一个好闺女,我想代表她本人认我做她的干爸!”有博友跟帖道:“还‘精忠报国’,真是愚不可及!”我回道:“未必。精忠报国与反专制独裁不矛盾。谁在败坏韩牧岑的国家,是专制制度,因而精忠报国必反专制独裁。这矛盾吗?不矛盾。在未来的人生里,谁辱得了韩牧岑呢?谁能杀得了韩牧岑呢?她未来的丈夫吗?她未来的上司吗?都不是,只有极权制度。因而她要争尊严,只可能向独裁专制制度争尊严。所以在当代中国,所谓精忠报国,只有一个意蕴,就是消灭专制制度,赢取民主自由。  

北京西北五环外肖家河居民区要拆迁了,该区居民得到上边传达的拆迁精神:拆迁过程中可以死三个人。也就是,在这片小区的拆迁过程中,打死、自焚或其他方式致死的人数应尽量保持在三人之内。每个居民区拆迁,内部都定有死人许可数。

北京人养哈巴狗,欧美人养各种大狗,这跟人格类型有关系,什么样的人格喜欢什么样的动物。如今西方,宠物不叫宠物,叫伴侣动物,名称不同,所揭示出的人与动物的关系也不同。

我无烟酒茶嫖赌之嗜,但有其他三嗜:一嗜新疆餐馆的炒面片;二嗜看古树,凡经天坛地坛社稷坛太庙,必进去看古树;三嗜看红木家具,虽买不起,但过个一年半载必去过过眼瘾。昨今两个半天,逛西四环的红木第一楼和南三环的红木街,共六个小时,只碰到一个想买红木家具的看客!与前两年大不同。莫非中国富人真的都投资移民走了,不在中国置业了?若重庆再两打年黑,恐怕红木店老板也要关张逃了。

颐和园西部的大湖被钢铁栏杆圈了起来。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伟大”的围栏,栏杆直径约10厘米,高约2米半,密度二指宽一根,简直是一道钢墙,完全阻挡了视线,游人无人不骂娘。谁制造的这个不知何用的围栏?这个工程耗费多少银两?如此恶意破坏颐和园景观目的何在?北京市园林局,北京市政府,为什么不过问?

上午寂寥无事,坐公交车闲逛。北京的绿化很好,如果维持得好,再过50年,不比纽约、华盛顿地区差。假如从1949年就开始这样做,不他娘瞎折腾,现在北京什么样?也是像华盛顿、纽约郊外一样,到处都是森林。共产制度祸国殃民,无处不是罪证。

 4月19日《环球时报》刊发首都师范大学校长助理、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邱运华的文章,称经济体制改革之后,中国还要有一个社会建设时期,然后才能进入政治改革阶段。这邱氏子没有预告社会建设需要多长时间,我来替他告诉大家:需要5千年!5千年之后,中国仍然无法进入政治改革阶段。中国人是劣种,生理上落后西方5万年,还需要一个5万年的生理建设阶段。5万5千年的社会建设和生理建设时期之后,中国方可启动政治改革。

北京交通拥堵,有说私家车发展太快,有说路人素质太低,我说是由于国人的封建性或割据性或封闭性。一个北京城只有九个出口,当然拥堵;一个空军大院或海军大院只有两个出口,当然拥堵;一个北京大学或清华大学只有三个出口,当然拥堵;一个小区几十栋楼只有一个出口,当然拥堵。不只是出口处拥堵,更要命的是每个大院、每个小区都成公共交通的死角和障碍,人车无法穿行,只能绕着走,加长了在主干道上的距离和时间,增多了在主干道上的人马车辆,主干道必然拥堵。假如没有封闭的围墙,大院、小区内四通八达如棋盘,就不会拥堵或不会那么拥堵。他们为什么封闭?因为缺乏安全感。

有一天CCTV4播出一期纪念香港回归十五周年节目,说香港是自由港,对175个国家免签证。我一听气得摇头!对175个国家免签证,对大陆却要签证,一些偏远穷省份甚至不得办港澳通行证。而且,大陆人持港澳通行证只能停港一周,外国人却可以停一年。究竟谁是汉奸,究竟谁在搞“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3月14日下午3点半在海淀公园散步,遇见一个像龙新民的人(很可能就是龙新民)步行锻炼。他们一行三人,并排而行,龙走中间,两个年轻人走两边。三人皆着黑装。龙大约有一米七八,两个年轻人与之身高相当。

早上起来散步,听见一个老人吼叫。啥事呢?循声望去,吼叫者戴眼镜,退休教授模样,被吼者是一位老年家庭妇女。大约他早上起来,看见她在掐他门口那架金银花的花蕾。那是公共地面上长的一架金银花,可能是他种的。为几颗金银花蕾,那么不顾一位老姐妹的尊严!我很悲催。在中国,尊严是最不值钱的。

刚才出去活动,发现新发地的蔬菜商把青菜直销到北大燕北园了。挺好。一些老人在菜筐里翻来翻去挑拣。我最恨中国人买菜这个贱毛病,好像他不是为挑最好的菜,而是为把卖菜人的损失弄到最大。排得整整齐齐的黄瓜,个个顶花带刺,跟多胞胎似的,你挑他干啥,挨着拿不就是了?可是不行,非翻乱抽油不罢休。2007年我住在柏林土耳其人比较多的地区,土耳其老太太买菜也是这德行,翻。瞧人家德国老太太,挨个拿,轻拿轻放,生怕吓着了那菜,尽量避免弄乱弄油了。什么是国民素养?这就是。

那天上午去一趟海淀区公证处。人真多。许多人是办亲属关系证明的,因为要出国探亲。我的心很难过——中国人出国多难啊!神九上什么鸡巴天呀,能把地球上免签证国弄到170个,就算你丫头养的强大了。那么多国家不待见中国人,这就是你们的盛世?外交部常年给欧美打人权嘴仗,最后把自己的国民打得人不人鬼不鬼,到哪都得办亲属关系公证。外交部长个个都是民族罪人,应该一律判监一百年。

2012年7月10日 于北京
关键字: 焦国标 北京扎记
文章点击数: 286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