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2/2012              

焦国标:北京札记(四)

作者: 焦国标


我在微博里卖字,一位老朋友留言道:“看你的字,怎的只想掉泪?”我回:“Why?我以文字快意恩仇,落拓不羁,我很好啊?。”“是我想多了,以为你不开心。”“没有。这几年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几年。真的!”“果真如此,就好。这些年,身边的同学、熟人,多避而不谈你,所以我无从确定你究竟怎么样了。”“哈哈,因为他们不配谈我。他们是地上的爬虫,我是天上的飞鸟,爬虫何从谈飞鸟呢?”“你的不羁,让人开心!”“爬行动物连飞鸟的屁都闻不到,想起来我就自豪得不行。”的确,同学、朋友、熟人、亲人和芸芸众生,都以为我这几年苦极了,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日子咋过呀?还不是如丧考妣吗?切!真他妈傻逼,你们这叫替豪杰担忧!且轮不到你们为我担忧呢。

近日“谣言”成为媒体的一个关键词。就其含义而言,谣言是关于某件不存在事实的传言。这是一个全知的角度。实际上,谣言的传播者并不是全知的,亦即他传播谣言时并不知道自己所传的是谣言。再者,谣言所传的固然是不存在的事实,但谣言本身却是一个承载着丰富信息的事实。何况在中国,好多时候,凡被官方指控为谣言的,未必是谣言,而往往是“遥遥领先的预言”。

平生最恨世态炎凉,为了避免可耻、丑陋的炎凉转换,我宁肯永远凉着。

我掌握的汉语词汇够多了,中文、英文字典大大小小背过好几本,可是仍常感词穷,找不到表达当下中国种种怪状的合适词语。不久前郑州市发生一件事,二十多辆豪华汽车到郑州火车站欢迎两只青海来的公藏獒到郑州配种,还请一位高挑美女举着欢迎牌子。最现成的一个词是炫富,可是这是炫富吗?我觉得不够,这是炫死。已经死在罪里,却还在炫耀。再如广东小悦悦事件和山东陈光诚事件,我一直没发言。我没有词儿,其性质之恶劣,超过人类既有的语言,非人类词汇所能涵盖和描述。这些事件把我的情绪搞得非常负面,有时看着满大街的人,我心里诅咒:这么多人,除了熬油,有什么用!就是熬成油,那油又有什么用,都是毒油!

古树是活的文物,北京皇家园林里若无那些古松古柏古槐,灵气将失去太半。近访河南商丘侯方域故居,没一棵古树,真是遗憾。假如侯宅里孑遗几株见过侯方域、李香君的古树,该多好啊。中国农村,几百上千年的村子到处有,可是能存有几百年上千年古树的村子实在是凤毛麟角。罪过!农村要提高保护大树、古树意识。现在没有,二百年之后要有二百岁的古树。

去年春天,我花四十天时间,翻修了老家的房子。前墙壁龛里放五尊汉白玉浮雕像,中间(门上)是西斯廷圣母抱圣婴像,两边是利玛窦、马丁路德、马礼逊和戴德生像。这些浮雕是我请石雕之乡河北曲阳的石雕匠人雕刻的。今年春天植物节期间,我又专程到北方苗木之乡河南鄢陵挑选蜀桧两棵,白皮松两棵,雪松两颗,樱花两棵,梅花两棵(一骨里红梅,一绿萼梅),宝石红海棠两棵,樱桃两棵,丁香两棵,侧柏两棵,栽在院子和祖坟里。我爱故乡,我爱土地,我爱树木,我爱森林,回归故乡,回归土地,感觉真好!因土地“国有”,因“新农村”建设,因政治迫害和流放,中国人对故乡和土地的亲情,正遭受史无前例的蹂躏和践踏。中国人已经被变成对故乡、对土地不能有任何感觉的族群!

我自撰了一幅对联,写成书法作品,放进微博,其词曰:“闺女是贴心小棉袄;儿子是挡风大瓦屋。”有博友评道:“可惜,绝大部分城市中国人只能要么只有一件小棉袄,要么只有一间大瓦屋,二者不可得兼矣!”的确,一胎化令无数中国夫妻今生留下永远的遗憾。更令人绝望的是,哪有来生啊!

微博卖字,难免自夸。一位博友嘲弄我:“启功大师也没你这么得瑟。”我回:“启功大师当然不可能像我这么得瑟,因为他没我大。启大师除了比我岁数大,别的他还有什么比我大?我有博士学位,他有吗?我读过22年全日制学校,他呢?他只是区区中学生。我讨伐过中宣部,他敢吗?他得吓尿裤子。我要活到启功大师的岁数,我至少比他大两倍。”拿王羲之压我的,我回道:“王羲之九泉之下夸俺字漂亮,你们没听到吧?你们不仅眼瞎,而且耳聋。”拿梅兰芳大师压我的,我回说:“梅兰芳大师只是京剧大师,若论写文章,他得叫我叫大爷。”哈哈,全都让我打回去了。我并不是鄙薄这些往古大师,我是讨厌那些习惯于拿前人、古人、官人压人的腔调和说辞。

微博里白痴很多。什么是白痴?白痴就是一见别人说出自己知识范围之外的话就说别人胡说八道。

我编《黑五类忆旧》,上边有人不满,意思是:你不出身黑五类,编《黑五类忆旧》是何居心?我虽不是黑五类,却是黑五类的亲戚,我姑姑家和舅爷家都是地主。我父母的婚姻和我父亲的短寿(只活29岁),在我看来,都与邪恶的黑五类政治歧视有关。文革时期,父母因一枚毛像章大打一架,至今令我心有余悸。父亲出身中农,但他的姐姐和舅舅家是地主,没资格戴毛像章。我母亲虽贫农出身,因嫁进这样的家庭,也不得戴毛像章。有一天母亲回娘家,带回一枚毛像。我当时三四岁,见了想要,妈不给,爸令给,妈不听,吵,打,一枚毛像章引爆了夫妻内心的阶级仇恨。在中国,多么不要脸的逻辑都有人拿来要挟人。必须是黑五类才能编《黑五类忆旧》,这是哪国的逻辑?如此说来,毛泽东传是不是只有毛新宇一人有资格编撰?对于上边的人,我还想反问一句:“莫非你是黑五类加害者的儿子,不然何以为加害者掩恶遮丑?”
关键字: 焦国标 北京扎记
文章点击数: 279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