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9/2012              

卫子游:中国真的很特殊吗?

作者: 卫子游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


特色论,准确说来是“中国有独特的历史文化传统,西方的普世价值等不适合中国”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等论点,这些年来成为大陆抵抗自由民主等“西方普世价值观”“入侵”的主要“思想武器”。现在我们就来理论理论这个特殊论。

首先向特色论者反问一句:中国特殊,美国,英国,日本,德国,法国……等等国家就不特殊?他们就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众所周知,美国建国前是英国殖民地,建国后率先在世界范围内第一个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是个移民国家,几乎包容了全世界所有国家和民族的风俗习惯,也可说包容了几乎所有的特殊文化,建国两百年不到就迅速崛起为世界第一强国。美国特殊不特殊?特殊!

英国是个小小的岛国,与所有的大陆国家不同,也与日本等岛国不同,这个岛国历史上曾经多次被来自于欧洲大陆的武装力量所征服,它曾经实行君主专制,却在贵族的抗争下产生了《大宪章》,在全世界范围内率先实行君主立宪制度,曾经是世界第一强国,现在不是第一了,但仍然维持了世界强国的地位,并且自从它崛起后就一直强国强了三百多年,“金枪不倒”,英国特殊不特殊?特殊!

日本与英国一样是岛国,1868年之前与中国处境大体相同,有一个儒家和佛教的文化传统,是西方列强的半殖民地,殖民者在日本领土上拥有租界、治外法权等等特权,但这个小小的岛国不甘心屈辱,果断“脱亚入欧”,向欧美学习,27年后打败“贵”为“天朝上国”的中国时,竟然与中国同样没有制造坚船利炮的能力,没有现代工业,37年后,也就是1905年却打败了欧洲著名列强之一的俄国,在全世界率先破除了白种人不可战胜的神话,让全世界所有有色人种为之扬眉吐气。然而,这个岛国实行的军国主义制度将之引向灾难,1945年投降之前,国家几乎被美国轰炸机炸为焦土,并且吃了两颗原子弹,成为全世界唯一遭到原子弹毁灭性打击的国家。但是,即使是遭到如此沉重的打击,国家被美军占领,全国自天皇以下全部沦为“亡国奴”,却仍然能发奋图强,用君主立宪制度代替专制独裁制度,三十年左右就超越苏联,崛起为世界第二强国。日本特殊不特殊?特殊!

德国历史上是罗马帝国的属地,日尔曼部落在文化上远远落后于古希腊和罗马,中世纪后分裂为数以千计的诸侯小邦,好不容易统一了,却实行专制独裁与极权主义制度,制造了两次世界大战,两度战败,国土一分为二,都为外国军队所占领。同文同种的民族,东边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西边实行自由民主制度,结果东边崩溃,西德则崛起为世界第三第四位的经济实体。统一后的德国,成为欧洲共同体的核心,重新赢得其所侵略和占领过的民族和国家的尊敬。德国的文化传统与现代宪政鼻祖英国截然不同,堪称欧洲专制主义的堡垒,特殊不特殊?特殊!

法王曾经是几乎统治整个欧洲大陆的最强大的君主,这个充满浪漫爱情传说和文化气息十分浓厚的民族,政治上却表现得极为幼稚和暴戾,既被视为欧洲乃至世界的文化首都,也被称为全世界的革命首都,从1889年到1970年的八十年间,不断地折腾,不断地自相残杀,它曾经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革命理论产生的摇篮和实验基地,却拒绝让这些理论落实为政治制度,它靠近英国,与美国长期友好,其精英对英国美国文化了如指掌,英美的良好制度却长期无法在这块土地上生根开花结果,直到1958年后才逐步走上自由民主的坦途,而一旦认识到这种制度的好处,它也没有因为与其独特的历史文化传统不符就将自由民主拒之门外。法国特殊不特殊?特殊!

从特殊论的角度看,不仅上述五国特殊,意大利,加拿大,以色列,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台湾……哪一个国家(地区)不特殊?它们有没有将其特殊的文化传统或历史作为拒绝自由民主的理由?没有!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如果强调特殊,植物学就没有价值,因为植物学是研究植物界普遍性的科学。世界上也没有两粒完全相同的沙子,如果强调特殊,沙子由氧化物所组成等化学理论就根本没有可能成立。同样,即使是用同一个模子画出来的直角三角形,也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那么,又哪来的勾股定律?不仅如此,如果强调特殊性,美国的白人医师就应该不能给中国黄种人看病,因为人种都不同么,白种人肚子里的病,黄种人理当不同,如何能用同样的方法治疗?青霉素,阿司匹林等等西方人制造的药物想必也不适用于中国人和非洲人,而特色论者所乘坐的飞机汽车,似乎也应该还给西方人。中国人么,应该坐的,大体上应该是马车牛车或西周战车。

进而言之,如果一切都是特殊的,没有普遍性,那么,社会主义就应当只适合于德国,而无法移植到中国、越南、朝鲜、古巴等国,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普遍真理之类的宣传岂不是摆明了骗人的?而当断定社会主义适合于中国时,最多也只能适合于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小团体,因为当断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适合于13亿人时,它就已经不再是特殊的,而是普遍的适合于13亿人了,这13亿人里,既包括汉族人,也包括藏族人,维族人,还包括某些出生在西方而入籍或暂居在中国的人。

特色论之所以逻辑不通,除了被与特色论绑在一起的特权利益的缘故外,还有一点就是这些人不理解文明的特点。文明总是从某一点发祥,某些文明会因其不利于人类而被淘汰,另一些则因其给人带来极大便利或福利而受到效法和推广。任何一个东西只要让人认识或感觉到真正好,就可能流布开来。枪支坦克舰艇飞机是这样,电话电视电影电脑互联网是这样,阿拉伯数字、欧几米德几何、牛顿物理、逻辑学、化学等也是这样,宪法、公民权利等社会领域的文明成果同样是这样。自由民主,不是欧洲国家别有用心用来“文化侵略”中国的,也不是他们想用它来侵略就能侵略得了的,更不是想拒绝就能拒绝得了的,因为这些东西是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是从古希腊罗马发祥,两千余年间不知道历经多少人多少民族多少国家试错,最后才被证明为相对于专制独裁等政体为危害最小的政体,是最适合于现代文明国家的政体,是能最大限度地改善所有人生存境况的政体。

与自由民主政体相比较,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撇开其不利于本国公民的自由、尊严、福利和中国国家的强大不谈,因其仅仅只“适合于中国”,不具有普遍性,就不可能在世界范围内得到效法和推广,就已经可以说不是优势文明,而是面临被淘汰的文明。如果一定要顽固地坚持,最后必定在全世界范围内成为孤家寡人,成为人人瞧不起的异类或劣种人,在竞争中落败,甚至被文明世界来一次新的“八国联军入京”,都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关键字: 卫子游 民主转型
文章点击数: 522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