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26/2012              

焦国标:北京札记(五)

作者: 焦国标


小崔请一百多位农民工吃饭,答谢他们的救人义举,饭店扯起横幅,曰:“向在北京7•21特大暴雨中参加救援的农民工兄弟致敬!”我要提醒小崔和公众,“农民兄弟”和“农民工兄弟”这个称呼是被污染的有毒词语,它是毛时代把民众分成三六九等的结果。工人是老大哥,是领导阶级;农民是同盟军,是兄弟。若论职业历史,农民比工人老几千年,应该是农民老祖爷,工人重孙子。

许多中国人把耶稣与释迦牟尼、穆罕默德、孔子、老子等量齐观。这是一种误解。耶稣本身就是神,而佛祖、穆圣、孔圣、老子都是圣人。圣的本义是通达之人,佛的本义是彻悟之人,都是人,不是神。人神之别,是质的区别,相差不可以道里计。释穆孔老终身都在寻找真理(孔圣说朝闻道夕死可矣,穆圣说学问哪怕远在中国也当往求),他们与彼得、保罗等耶稣的十二门徒是同一个级别,与耶稣不一个级别,耶稣说他本身“就是道路,真理,生命”。释穆孔老是通往泰山极顶的登山家,他们到死也没到达南天门,而耶稣本身就是南天门,就是泰山极顶。

孔子与耶稣的最大不同是:孔子是思想家,而耶稣是神。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论语》所载,都是孔子的思想,没记载一件孔子行神迹的事,而《圣经》四福音书所载,主要是耶稣行的神迹奇事,比如让死人复活,让瞎子看见,在水面行走,止息海上风浪,等等。这些都只有神才能做。耶稣与孔子还有一个不同:孔子叩王侯之门大半生,追逐权力,寄望世俗成功,而耶稣只与渔夫、孤儿、寡妇、瞎子、长大麻风的人在一起,他的理想国不在这个世界上,而在天堂。

戴德生牧师名言:“我若有千磅英金,中国可以全数支取;我若有千条性命,绝对不留下一条不给中国。”我把这句话写成书法,问“谁认领这一幅?”基督徒博友楚眉娘回道:“只会有基督徒朋友感兴趣这幅,对非基友,没有多少人会为戴德生感动。”我回道:“是啊!实际上,戴德生对中国社会的正面影响,超过任何一个中国文化人,包括孔子!!”中国一日不顶礼传教士,就一日是“上帝的弃民”。上帝的弃民是什么意思?上帝不管了,抛弃了,丢给魔鬼了,这就是上帝的弃民的含义。土改,大跃进,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法轮功,诸如此类,就是上帝背过脸去,任由魔鬼作践蹂躏中国的明证。

中共意识形态说传教士是精神侵略。我说,不,他们是精神救赎。

休谟说:“你去寻找一个完全无信仰的人吧,如果你能找到,我敢担保:他们的生活已经与禽兽相差无几了。”的确如此,在高举无神论的中国,有几人是与禽兽有别的?

任何人都有七情六欲,但不同族群、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乃至不同个体之间,其七情六欲的富集侧重是不一样的。有的族群信仰里,恨的含量特高,有的则相反,爱的含量奇高。有的人内心特别苦毒,其他类型的情感很淡薄,而另有人则是内心满是仁慈,仿佛不知苦毒为何物。这种情形就像地球上的岩石,虽然都是岩石,但有的岩石富集了铁元素,有的则富集了金元素或其他元素。几大宗教相比较,也许耶稣和基督教,是富集爱最多、比例最大的创始人和宗教。

有博友问我写书法是否临摹了瘦金体,我说没有,我临摹的是我自己的感觉和情绪。

微博里有人说,阮次山在凤凰卫视《新闻今日谈》栏目严批达赖喇嘛,说藏区所有的人自焚,马上就有视频和图片传到网上,显见这些都是达赖集团一手策划的,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并且说达赖集团是叛国组织,政府没有必要别跟这群叛乱集团谈判,对叛国贼就应该枪毙。我没看这期节目,但我相信阮能说出这样的话。阮本人就是一个几不靠的人——“看名字像越南人,看口音像台湾人,看长像像日本人,看护照是美国人,看立场是党国人”。按阮的逻辑,他这种多料叛国贼一个枪毙八回。

上海有女性提出,公共场合,我可以骚,你不能扰乱。我反对。你骚就是想让人扰,应该治罪,治诲淫罪,依据是《易经》这句话:“慢藏诲盗,冶容诲淫。”有好的东西,不赶紧藏起来就等于叫人去偷你,打扮得妖冶性感就等于叫人去淫你。

有人说:“中国的进步,不是靠一帮勇敢的人去触碰勇气的上限,而是靠普通人一起,一点点抬高勇气的下限。”错!中国进步,不是“不靠这而靠那”,而是“既靠这又靠那”。这种“不靠这而靠那”的说法,从生理、智力上讲是脑积水,从心理、人格上讲是懦夫说的风凉话,是小人对英雄的嫉妒性贬损。

北京大雨淹死人,引发人们怀念起青岛原德国租界区的下水道。有效使用百余年之后,一些零件需要更换,但当年的公司早已不复存在。一家德国企业发来一封电子邮件,说根据德国企业的施工标准,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范围内,可以找到存放备件的小仓库。青岛城建公司在下水道里找到了小仓库,里面有用油布包好的备用件,光亮如新。德国的工程太令人感动了!我在德国居住17个月,到过许多地方,似乎只看到一处街道边人行道的地砖有几块是活络的。可是在北京,甚至在天安广场,活络的地砖也不鲜见。

圣经箴言里有句话:“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耻。”这句话一般中国人不懂。它的意思是:一个政权,如果行公义,就能被举世景仰;相反,如果行邪恶,人民就要跟着蒙羞。那这句话对照中美,美国政府因高举公义大旗,所以国家地位崇高,举世景仰;相反,中国党国几十年来恶事做绝,人民也跟着倒霉和蒙羞。中国人的倒霉是不说了,中国人去哪国都得办签证,不就是人民跟着蒙羞的明证吗?

关键字: 焦国标 北京扎记
文章点击数: 310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