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30/2007              

西藏往何处去?

作者: 卫子游 卫子游

 

据美国之音的消息,美国国会授予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国会金质奖章,美国总统布什按惯例以总统的身份到国会为达赖喇嘛亲自颁奖,“以此来表彰达赖喇嘛在世界范围内弘扬和平、忍让、人权、非暴力和仁爱的作为。”

德国总理那边接见未久,这边,美国总统又为其颁奖,达赖喇嘛的戏分越来越多,中共的神经也越来越紧张,以中断中德人权对话抗议德国的接见,复以外交抗议表达对美国的反对。随着一幕接一幕的大戏连续上演,继上世纪末西藏骚乱之后,西藏问题再次成为国际注目的焦点之一。

国际为什么支持达赖?是出于尊敬达赖个人,还是出于政治上遏制中共?抑或是出于战略上分裂中国?人家没有明白告诉我们答案是什么,对此作出的分析在眼前就只能是猜测。本文不打算在猜测上花费笔墨,我想做的工作是,分析西藏独立对藏族、中共和未来民主政体的利弊,然后开出我给解决西藏问题的处方。

西藏独立与不独立对藏族的利弊分析

藏族分布在西藏自治区和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四省地区。1990年全国第四次人口普查时,全国的藏族人口为459.33万人(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藏族人口数为5416021人),其中:聚居于西藏自治区的为209.6万人(2006年末为281万人),占全国藏族人口的45%。聚居于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四省区的藏族人口为210万人,散居于其他地区的约为40万人。藏族居住地区普遍地势高,气候寒冷,交通不便,土地贫瘠。不适于发展农耕业。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藏民族共同体及其分布的地域一直没有太大变化,很少有其他民族特别是汉族迁入,虽然经历不少战乱,藏族及藏文化还是完整地延续了下来。

藏族如果独立,显而易见的好处是实现了民族自决,本民族在政治上当家作主,藏人管理藏族的事务和前途,不需要看北京眼色,不再受大汉族欺压,藏族的特有文化和自然景观有望得到比较完整的继承和保护,在现行体制下郁郁不得志的人一批人,包括海外的流亡政权,有了向上攀爬的机会,能获得更多更大的权力,从此能主导西藏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项事务,能比较顺利地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

藏人治藏之后,是否一定会把藏区管治得更好?这得看实行什么样的政治体制。如果藏人仍然实行过去的政教合一的专制体制,就未必比现在好,如果实现宪政民主体制,普通藏人拥有了基本人权,获得充分自治的权利,藏区的光明前景可以期待。

藏族如果独立,不利的一面是相当多的。内政方面,藏族的传统与汉族有很多相通相似之处,专制文化传统悠久,藏传佛教与自由民主文化本就差异极大,加上这几年中共的专制文化侵略,传统文化中排斥自由民主的因子应该还得到加强,人民文化教育程度普遍偏低,现行体制下的藏人既得利益阶层也不会轻易放弃已经到手的优势地位,实施宪政民主的阻力不会太小,继续走专制老路的可能性也许还要大于向宪政转型的可能性。经济方面,藏族聚居地深处内陆,如果独立,出海和航空都不得不借道于周边国家,地广人稀,要发展经济,交通不便不说,市场狭小,也缺乏厚实的发展基础。外部事务方面,1949年之后,中共政权对原来的藏区进行了重新区划,对一些人口也采取了分解搬迁掺沙子等方式进行了调整。调整历经几代人后,人民在新的土地上安居乐业。定居藏区的汉人越来越多,杂居在汉人地区和其他民族地区的藏人也不在少数。现在的汉藏疆界错综复杂,一旦独立,疆界纠纷必不可免。加上原来与印度的领土纠纷,西藏政权甫一独立,极为棘手的领土争端便势必接踵而至。从东欧的经验看,甚至可以这么说,独立之日,就是民族战争爆发之时。相对弱小的藏族被夹在中国和印度两个大国之间,想在战争中占到便宜,几乎是绝无可能之事。战端一开,藏人要么委曲求全,要么战败受辱,几无取胜的可能。

西藏独立现在和未来都缺乏可行性

藏族独立,从观念方面讲,将是民族主义与民族主义、民族主义与大中华天下一统思想的激烈对撞。1949年以来,中共对藏区的管治虽然披上一层社会主义外衣,但骨子里,基本延续了自元朝1264年设立"宣慰使司都元帅府"以来的殖民地管治模式。中央空降的汉人书记实际上就是新的驻藏大臣,不由藏人选举,代表北京的利益,是听命于北京的"西藏总督",享有统治西藏的全权,严密监控藏人一切。藏区名为自治,实为殖民,结果导致藏人对丧失自治实权的强烈不满。中共极力宣扬民族主义,把所有中国人泛指为"炎黄子孙",在所谓的56个民族集合体之上制造出一个没有现实确指、也缺乏深厚历史根基的"中华民族",要求藏人忠诚于这个宣传机器从汉人的《二十五史》中脱胎出来的图腾,结果不仅没有把一个与藏人缺乏血肉联系的虚拟概念强加于对方,反而起到了离间炎黄子孙与西羌人后代相互认同的作用。中共的中华民族宣传种下的恶果是,在藏人那边得不到认同,在汉人这边,天下大一统意识却得到进一步强化——西羌人的后代现在也被汉人当作了炎黄子孙因而不得分离。几千年来,大汉民族一直习惯于天下一统,习惯于天朝上国的虚荣,歧视性地称周边弱小民族为"夷荻",视为紫禁城内天子的臣民,根本没有民族自治的思想基础,汉族民众目前根本不可能像马来西亚人看待新加坡独立那样看问题。在目前形势下藏族独立,在藏族那边,独立是民族荣誉的开始,在汉族这边,藏族独立却意味着耻辱的开端。即使现在整个中国马上实施宪政民主,面对数以亿计高呼"中华民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不容分裂"的信众,面对"国家分裂""丧权辱国"的群情汹汹,任何一个汉人政府都不敢拒绝民众的强烈要求,都不敢冒容许藏人独立的巨大政治风险。民主政治领袖与专制领袖不同,必须唯民众舆论是听,得讨好舆论以保障自己的政治生涯,如果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自己任上让藏人独立出去了,马上便将迎来自己政治生涯的末日。

从实际利益层面讲,现状是,藏族独立的可能性与中共权力集团存在严重敌对关系。中共权力集团的利益所在是保持现状不变,现状改变的越慢越好,最好永远保持下去,这样就可以将手中的特权永远保持住。达赖们的希望刚好与此相反,希望改变现状,并且越快越好。"保持现状"与"改变现状",两者意愿截然对立,没有妥协的余地。达赖提出妥协案,想搞渐进式独立,可惜手中没有好牌,德国美国的器重无外是想增加达赖手中的牌,只是这些牌对中共无效。中共由于目前掌握着统治大权和数百万军队这样的好牌,掌握了绝对主动,对妥协案可接受也可不接受。不接受,达赖一点辙也没有。如此不对称的双方,就这样要能谈出点什么成果出来,那才是咄咄怪事。达赖拿到好牌的机会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种可能性是西藏发生严重骚乱,或者中国政治整体格局发生突变,但这两种机会现在看来都微乎其微。所以说,达赖有生之年要想回到西藏,几乎没有可能性。

中共保持现状的目的,不仅与达赖们敌对,与也国内国外要求实行自由民主的民主运动力量处于对立,这是国内外民运与达赖们的共同语言。

藏族独立不仅与中共既得利益集团存在根本对立,而且也与中共作为执政党所管治的以汉族为主的中原地区人民的利益敌对。这种敌对是中共现在拿来显示给达赖们看的翻在外面的牌,也是拿来应付国际国内舆论的牌。这是一张真正的王牌。为什么说是王牌呢?原因是非常明显的,西藏如果真的独立了,不仅现在在西藏的汉人可能成为民族冲突的牺牲品,而且青海、四川、云南等地的民族杂居地区,也将面临陷入民族冲突之中的危险,疆界的麻烦将成为汉藏之间持续战争的持续诱因,其复杂程度,其尖锐程度,应该不会低于前南斯拉夫地区和现在科索沃地区,这将是一团几乎永远也解不开的乱麻,中共以此为要挟,整个中国,莫不敢不从。

有的民运朋友们出于尊敬达赖和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考虑,同情达赖的努力。我想批评这些朋友的眼光是短视的。藏族独立,不仅将严重伤害中共的利益,严重危害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等地的秩序,而且也是中国未来宪政的巨大隐患。藏区独立,几乎必定产生雪崩效应,诱发新疆和内蒙的独立,也许还有延边地区的朝鲜族独立,一旦这种独立浪潮掀起来了,中国将陷入持续不断的难民浪潮和领土战争之中。中外历史经验表明,只要有战争,强势的军事集团就将占据国家政治生活的核心地位。战争将使得军人占居优势,温和的民主政体将沦为强势军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玩物,从而葬送宪政。上世纪曾经上演过的袁世凯段祺瑞们的军阀控制政治舞台的一幕极可能重演。战争导致军人干政,几乎是世界通则。二千余年前的古希腊罗马的民主政体就是葬送在军人手中。正是有鉴于此,二百年前,美国先贤们才力主建立联邦,避免州与州之间的边界战争会使得军人干政从而出现专制独裁。这点,也被现在的中亚国家,俄罗斯等地经验再次证实。战争会摧残宪政的前景,对中原地区是这样,对藏人、唯吾尔人、蒙古人同样如此。一旦出现"藏独""疆独""蒙独",宪政民主将在东亚整个大中国地区被延误,遭蹂躏。达赖现在所标榜的"和平、忍让、人权、非暴力和仁爱"的精神,将长期受到军事独裁专制的压制。所以,在防止西藏独立问题上,海内外民运与中共之间,甚至与达赖集团之间,实际上存在着共同利益。

解决之道:宪政爱国主义

藏人总数接近六百万,地域仅西藏就达122万平方公里,超过很多国家的规模。只因与强大的汉族共处在一起,长期得不到自治权力,不得不称臣纳贡,委曲求全,饱受汉人欺压,其求民族自决之志,实在可以理解,也值得尊重。然而,西藏如想在近期内独立,其危害已如上述分析,基本不切实际。那么,有没有其它出路可以选择?西藏独立与不独立之间,最关键的区别是藏人对自己的事务是否享有"民有、民治、民享"。只要实现了"民有、民治、民享",藏人站直身来独立自主地决定自身事务,不必再屈服于北京强权之下,与中原地区同在一国之内与不在一国之内,区别就不是很大了。

事实上,以欧洲共同体为标志,地区间国家建立联合大市场的趋势已经取代了从19世纪到20世纪的民族独立趋势。以今天的宪政民主观念看来,以民族为单元建立独立国家,并非像殖民时期那样绝对正当。西藏独立了,也并不能带来绝对的民族平等。就以西藏地区而论,除藏族外,西藏自治区还居住有门巴族、珞巴族、汉族、回族等民族以及僜人、夏尔巴人等。在独立后的大西藏里,这些民族也将是少数民族,也可能受到藏族的欺压,是不是也该独立以建立起属于自己民族的国家呢?当代国家解决民族问题的方式多数借鉴美国模式。美国也是多民族国家,有白人、黑人、印第安人和亚裔黄种移民,白人中又分英格兰人、苏格兰人、意大利人、德意志人、犹太人等等,这些民族却能平安共处于一国之内。美国并没有按民族独立自决的模式解决种族矛盾,而是在宪法的框架下,公平对待不同民族,让不同种族、民族的人们享有平等的人权,不同种族、民族的人们不需要忠诚于某种民族图腾或民族历史,而只需要忠诚于美国宪法。宪法,以及宪法性的国旗、国徽、国歌超越、取代民族历史成为国家团结的象征和图腾。德国是借鉴美国这一经验最为成功的国家之一,欧盟今后又将会是超国家层面的宪政成功典范。二战后,德国反思排斥犹太人的历史罪孽,以德国基本法取代民族,成为国家各民族团结的纽带,最后取得了民族和谐和国家兴旺发达的巨大成功。给我们提供了效法的榜样,也给我们解决西藏问题提供了一种切实可行的、全新的模式。

藏族如果能与中原地区在同一部自由宪法的基础上联合起来,不仅可以充分自治,不仅可以避免一切种族歧视,不仅可以避免上述所说的未来的独立战争,一劳永逸地规避一切形式的领土争端,而且可以尽享中国统一大市场带来的各种好处,藏人的发展空间将不必再局限于雪域高原,香港、上海、北京、武汉、沈阳、广州等巨大的经济体也是藏人纵横驰骋的地方,整个中国,藏人只要喜欢和愿意,可以自由迁徙,今天汉人所享有的一切美好东西,藏人同样可以平等享有。

藏汉亲和,世世代代共享幸福繁荣。经过许多世代之后,如果我们的后代万一希望分开,那个时候,和和气气,不伤感情的分家,将不再是什么难事。

关键字: 卫子游
文章点击数: 272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