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4/2012              

野火:看不见的巨大差距

作者: 野 火


常常听到身边有的朋友在出国归来后,一脸无知地谈起在国外的浅薄观感。我知道他们在国外所见到的往往只是城市建设方面的浅表印象,而不是整个国民在精神气质及未来信念这些软性元素上的明显差异。故据此而容易产生中国现在已经和外国差不多了的可笑误判。



作为一个去过美国和日本的自由写作者和平民思考者,如果仅仅从美国人随意的穿着、满街的丰田车以及摩天大厦等外在环境来看,的确会使人感到,强大的美国原来也不过如此的印象。但其实很多非物质的差距,是很容易忽略的。比如只要是在有中西方来客汇聚一堂的地方,诸如餐厅、地铁甚至电梯里,最喧哗、最我行我素的那一角,往往是中国人在制造噪音。亚洲其它国家如日本人、韩国人甚至泰国或台湾人,都也不会像中国大陆的来客那么不顾形象,旁若无人地嚷嚷。

记得前年访日时坐在东京的地铁车厢里,总觉得在那个密闭的空间里,少了一点什么。原来是人的说话声。车厢里一片宁静。90%的乘客都在低头看书报杂志,还剩大约10%的乘客在接听电话或看手机,但统统只看见嘴唇在翻飞,指尖在轻舞,却几乎听不到说话的噪音。后来我才知道,日本人在公共场所,全都习惯于把手机铃声调成振动模式。这种习惯已成每个人无言的自律。

至于在生活质量、食品安全、社会文明等方面与日、美存在的差距,就已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天壤之别了。但对观光者而言,许多看似光鲜的共同点,其实里面就潜藏着通常不易觉察的隐性差距。而这些仅仅只是流于市井层面上的浅显比较。如果挖深一层,就不难发现中国与西方相比,在社会管理等方面存在的巨大差距。

看看前几天8月24日新闻报道哈尔滨阳明滩大桥发生的桥梁断裂事故吧。这座通车不到1年,投资十数亿的大桥坍塌,致使4辆大货车坠落桥下,事件造成有3人死亡,5人重伤。这样的事其实在韩国也发生过。1994年,韩国汉江大桥坍塌,总统金泳三得知情况后立即在第一时间向死难者表示沉痛悼念,同时要求政府一定要查明事故原因并追究责任。很快,市长引咎辞职,总理也递交辞呈。但我们的大桥刚刚通车才一年,说垮就垮。据说还号称“百年工程”。然而哈尔滨市政府发言人居然在第一时间声称:“暂时还未找到这桥是谁建的。”事后,更有心领神会的御用专家马上跳将出来如此解释:“桥坍塌原因是车辆超载,下一步将追究超载车辆责任。”且慢!还有更有某位无耻的“砖家”居然想把责任推卸给正常驾驶的货车司机:“作为一个桥梁专家,我认为是落入桥下的几辆车行车过于靠边,靠边的力量大于了桥身左侧的平稳力量。桥面为什么会发生倾斜,我认为是重心发生了偏移。我认真观看了现场的照片,因此,我可以判定,这座桥的质量是合格的,绝不是什么豆腐工程。”这简直是不顾常识地胡诌。试想,大车不走右边的慢速道,难道还要走在超车道上吗?况且,超载的车辆多了去了,国内那么多桥,为什么就这么一座桥翻了?

再看看祖先建的卢沟桥吧。这座1975年安全通过燕山石化总重430吨超限大件平板车!1976年,安全通过396吨的运载乙二醇反应器的超重型车辆。1985年,运送大型变压器的6部超重型车辆(每车总重360吨)依次通过,桥梁依然安全无恙。这座历经多次洪水、地震和战乱有800年历史的石桥被誉为“压不垮的桥”。

我们的中国,正因为有这样贻笑大方“砖家”,所以才每遇灾难,都会回避真相、揣摩圣意,说出领导欢心而灾民“苦逼”的昏话。一个人可以没有知识,但是不可以没有常识。而这些“专家”们每当面临质问,政府尴尬之际,就一如既往地为其辩护!“专家”们考虑的不是社会如何进步,而只是为荒谬的“理由”辩护。

我有时想,为什么美国各地没有那么多上访的人潮?因为美国政府从基层到总统,都有对社会和国家的责任意识以及对选民的承诺负重感。而中国的官员,则鲜有西方民主国家领导人那样严格的自律和舆论监控。如果美国也像中国官员这样习惯于只对上负责而不对下负责,那么,白宫外面一定每天都会被访民围得水泄不通。相比之下,最近发生的两件大事——重庆击毙逃犯和哈尔滨跨桥事故,网民对此便做出了如此鲜明的对照:“军警万人,击毙一个逃犯,数百人立功;十八亿元,垮塌一座大桥,无一人负责”。

中国人之所以普遍缺乏社会责任感,正是因为长期专制的洗脑结果。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并不需要社会责任感,只需要你不停的劳动创造价值供高官和太子党享用。正是因专制先把人当绵羊圈养,人,才会丧失社会责任感。因此我们不能倒因为果。



再看看中国与美国在教育理念上的不同所造成的惊人差距吧。前不久,北京央视邀请中美两国即将进入大学的高中生参与《对话》节目。其中,美国的12名高中生都是今年美国总统奖的获得者,而国内的高中生也是被北大、清华以及香港大学等知名学府录取的高材生。但整个节目中有一个环节很容易看出中美学生在个人价值观上存在着的鲜明差异,令人震撼!在“价值取向”的考察中,主持人分别给出了“智慧、权力、真理、金钱和美”这5个选项,美国学生几乎惊人一致地选择了“真理”和“智慧”。他们是这样解释的:如果我拥有智慧,掌握了真理,相应地我也就会拥有财富和其它的东西。

而中国学生除了有一个选择了“美”之外,没有一个是选择“真理”和“智慧”的。中国学生选择的都是财富和权力,赤裸裸直奔权力和财富而去。这是典型的功利性选择。但中国的学生忽视了如何实现的过程。如果根本不去思索实现这些目标的途径,那就无异于是与“只问目的而不择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了。而且,从中国学生的选择也暴露出,我们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官本位观念已然深深污染了下一代的心灵。无怪乎这些年来,整个社会上对于金钱的过分膜拜正在日益加剧着全社会的道德溃败。

我们不禁要问,电视上展现出的这一幕,难道就是中国未来的希望?这种面对未来的差距对比,实在令人震撼!它与人们在街上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宝马香车之类的面子工程相比,更令人悲哀地预见到中国与文明世界的价值观差距依然十分遥远。

2011年访美时,与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先生曾有一次直指中美文明差距的交谈。他直率地说:“你们不要只看见北京、上海满街堆砌着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就以为中国很快赶超美国的水平了。这是不够的。你们只要深入到中国的乡村、边远山区里去走走吧。那些地方才会真真切切地告诉你,中国要超越美国,即使花100年都不够!”

的确如此。我前几年去过广西巴马那里的深山老林,几乎人迹罕至,但里面居然经年累月生活着与世隔绝、衣不遮体的山民。4岁的孩子还不会走路,14岁的少年居然没进过校门,大字不识一个!但不到十公里之遥的当地乡镇政府大楼却装修得与广东发达地区的乡镇政府办公大楼群差不了多少。坐在大楼空调办公室的政府官员难道一点不了解身边穷人家的孩子上不起学,吃不饱饭吗?显然不可能。然而,这就是中国“和谐”式发展极不平衡的真实现状。

大凡有深远前瞻的治国之君,我想一定会把教育放在第一位,可我们的“各级领导”们,这么多年来一直把GDP放在第一位。殊不知GDP在中国只是数字和金钱的游戏,而实现人均富裕和社会公平才是国家之幸。这就好比中国不应把有限的财力、物力和人力资源都花在培养那些体育明星、电影明星身上一样。中国政府应把发展的重中之重放在培养有创造性思维能力,而不是专门扼杀独立思考的陈旧模式之上。于此,中国真真正正赶超世界列强的日子才有可期之望。

哈尔滨垮塌的大桥也许只是一个隐喻,它就好比独裁政权,表面上看起来巍峨壮观一如萨达姆、卡扎菲或穆巴拉克的铁幕统治一样,貌似坚固异常,内里却烂得一塌糊涂。其实它并没有多少承受能力,以至于阳明滩大桥上五十吨的重量就能把它压垮!这从一个爆头哥就让三万军警疲于奔命也可得到佐证。“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因此,致力于自由民主事业的勇士们大可不必过于灰心,或许哪一天一觉醒来,街上已是遍地怒吼的人海和无处不在的天安门广场。
关键字: 野火
文章点击数: 294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