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5/2012              

焦国标:论中共——北京札记(六)

作者: 焦国标

许多人对我说,你要适应共产党的统治。我说,不,我(们)要让共产党适应我的自由存在。如果这个党国真有一天不配我存在了,我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昆明湖的水还够我把自己饮死用的,燕北园的海棠树还够我把自己吊死用的。

共产党员的党性,说白了就是谁强就让谁干。毛强让毛干,邓强让邓干,邓与毛干的路子完全不同,可是每个党员都必须跟着叫爽,叫爽就叫有党性。毛泽东用党性强奸党员,王洪文用党性强奸党员,华国锋、邓小平、江泽民都用党性强奸党员,甚至一个村支书都用党性强奸他手下的党员。党性说来炙手可热,神圣得紧,实际上极不严肃。从这个意义上说,八千万中共党员是最可怜的中国人群体,谁干他他都得跟着叫床,否则就说你不讲党性,说你不讲党性可不是闹着玩的。

陈光诚案,中共地方官胡作非为,高层听之任之不作为,如此欺侮伤害一个盲人,实在是亘古未有,禽兽不如。中国几千年,乡土恶棍借朝廷之威横行不法,危害乡里,结果是,好处归地方恶棍,恶名归中央朝廷。天长日久,中央政府的合法性被地方恶棍淘空,民心丧尽,终至败亡。或问:“地方恶棍既是中央政府的害虫,为何后者不予以剪除?”答曰:“因为中央政府本身就是地方小恶棍支撑的大恶棍、总恶棍。大恶棍既罩着小恶棍,又被小恶棍掏空着;小恶棍既淘空着大恶棍,又为大恶棍提供百足之撑。”大小恶棍共同蚕食鲸吞百姓,一旦吞食超过某个临界点,上帝就来收拾残局,就像收拾卡扎菲一样。

海外孔子学院本质上是中共在外国大学开设的党支部。要想保持孔子学院的声誉和长期存在,就请手下留情,不要用共产党污染孔子学院。中国的软实力也就孔子了,倘若这点祖产也随孔子学院被吃光,看你今后还吃啥。

中共政权是一个手掌带蹼的政权,它不会从指头缝子里漏过任何东西。权利,金钱,荣誉,性资源,一切一切,不存在从它指缝中漏出的问题。芝麻大的好处,绿豆大的利益,要么给他自己,要么给他的狗,根本不可能从他指缝中漏给别的谁。此等政治吝啬鬼着实可怜。瞧人家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一句话就下台了,搁中国,比挖他祖坟还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年东欧溃败让北京风声鹤唳,卡扎菲之死也震慑了中共,在中共内部产生两种拉力:一是顺应民心,把卡扎菲之死、萨达姆之死、穆巴拉克被关在笼子受审当作一个说理的依据——如果不顺应民心,不放权给老百姓,我们迟早也会这样;另外一种逻辑则是走向相反方向,更加把国家当作铁桶来管制,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政权稳定。中共执政者的政策和心态会像钟摆一样长时间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摇摆。

高考户籍限制是新时期的高考出身歧视,与当年的黑五类歧视同样邪恶。共产党总要搞歧视,似乎不搞点儿歧视就不是共产党了。共产党,理念上追求平等,实际却处处制造不平等,沉醉于不平等。无论是中国的共产党还是外国的共产党,只要是共产党,都有此恶行。

无论多么严肃的东西,他们都敢亵渎。人大代表的选举本来是至庄至严的,可是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常委到各自所在辖区投票选举人大代表,简直滑稽死了!近七十岁的老人了,一天到晚还玩那些花呼哨子,有意思吗?为什么不真心实意把选举权交给人民呢?

《环球时报》说艾未未这些人(当然包括我焦国标)都是被祖国淘汰了的。那么请问:谁是你们的祖爷?祖国已被绑架和强奸!祖国已经灭亡!祖国已成中宣部强加于人的文字枷锁!

胡锦涛主席说要反西方文化渗透,我说他这是忘恩负义。没西方文化渗透哪有清华大学?没清华大学哪有你们胡家夫妻儿女一家四口清华毕业?没有西方文化渗透哪有马列东来?没马列东来哪有中共?没中共哪有中共总书记?没有中共总书记哪有中共胡总书记?没西方文化渗透哪有水利学?没水利学哪有清华水利系?没清华水利系哪有你的水利毕业证?没清华水利毕业证哪有你初入社会的那份工作?没当初那份工作哪有你的今天?一言以蔽之,你的专业、学业、家业、事业、功业,哪一样不是拜西方文化渗透之赐呢?

中国的领导人换届是仨俩强人摸黑儿对码子对出来的,人不知鬼不觉,多么体面;台湾的领导人换届公开自吹自擂厚着脸皮讨好草民,真是成何体统,台湾应该向大陆学习。

在中共的政治语境中,所谓团结,实质上是抱团儿作恶。中共应该好好分裂,分裂出两党制或多党制,才不会再自己折腾自己。中国政治不需要团结,需要分裂,分裂才是力量所在,希望所在。

看到台湾狱方允许陈水扁出狱奔岳母丧,不仅感慨:北京啊,讲点儿人性你会死吗?多少政治犯或海外中国人,爹娘死了,当局竟不许他们看最后一眼。陈光诚的哥哥去世,弟弟光诚同一个村子竟不能前往送别!

利比亚班加西高等法院旁边的大楼上贴着一张大大的中文标语,上书“穆阿迈尔卡扎菲是说谎者”。埃及的解放广场上也出现过同样的中文标语,只不过换成了穆巴拉克。这说明,在穆斯林世界撒谎是很可耻的行为。可是在中国,谁会把国家领导人撒谎当成是个事儿?中国人不撒谎怎么能当上国家领导人呢?

有人问:“孝子工程真能培养出孝子吗?”这个问题东汉时期已经回答:“举秀才,不识书。举孝廉,父别居。”推举出的秀才不读书,推举出的孝廉不与父亲住在一起,这就是两千年前东汉政府的孝子工程。如今培养孝子,大约也必须经地方党委书记推荐或认可,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政治上时刻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如此炮制出的孝子,估计也就离东汉的孝廉不远了。官窑的瓷器不错,官窑的孝子难说。

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的恩赐,这是横行了几十年,谁也不得质疑的邪说。汪洋破了这邪说,了不起!不过,汪破得还不彻底,破到底的说法是:人民这几十年的苦难,没有一样不是你们党和政府作孽所致。

极权制度的特征之一是藐视人民的身体,从城管打小贩,到警察肆意用酷刑,到政策上搞大跃进、农业学大寨,隆冬迫使农民光身子站冰碴子里挖河,把连绵的群山全搞成梯田,连平原甚至都搞出梯田来,莫不视人民的身体如草芥。

那些动辄说这里是共产党的天下的人,必须明白一个事实:这里也是你们的地狱!否则,为什么那么多你们共产党的官员裸官于你们的天下,随时准备遁逃?
关键字: 焦国标 北京扎记
文章点击数: 278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