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9/16/2012              

刘京生:“黑衣人”的真实身份

作者: 刘京生

在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拆迁的事是必不可少的,古有“圈地运动”引发了世界范围的共产主义运动,今有中国版的强制拆迁,引发出极左思潮的洪流涌动。本文不讨论工业化、城市化必然带来的负面作用,只想就拆迁过程中的权力、法律、道德问题做一番评论。

北京石榴园在拆迁过程中权力者始终扮演着主导者的角色,虽然看上去这些权力者的权力是那样的有限——仅仅是最低一级的“村委会”。这些权力者可以不理睬多数村民的意愿自行做主与没有资质的开发商签订“拆迁补偿协定”,将农业户口改变为居民户口,也可以动用几百名“黑衣人”私闯民宅,摧毁有人居住的房屋,屋内财产被抢劫一空。农转非在一些人的眼中是梦寐以求的事,但是,这些人有没有想到:当农民失去赖以为系生计的土地且只能得到每平米两千元的补偿费用后今后如何生存?而且,身份虽然变成“居民”了,可是新建的房屋的性质却是“经济适用房”不能进入市场进行交易,只能卖给政府,原有宅基地的永久使用权,可以与同村人进行自由交易的权利也在强制进行的拆迁后转变为由政府垄断。政府不仅在第一次的“农村改造”中牟取了巨额利润,还可以获得永久的土地增值所产生的所有利润。“政府”永远会乐此不疲的为民众“做好事”,只因为每一次的“好事”都可以给他们个人带来丰厚的收益。

“村委会”应当代表村民的利益,可是“村委会”却占到了开发商一边,还不仅如此,“政府”的所有上级单位也都占到了开发商一边,包括以维持社会秩序,打击犯罪的警察、公安。这就很耐人寻味,我们这个社会的法律、道德是以什么为标准?我们分明看到:开发商的能量无限,可以摆平所有“政府”机关的所有人员,没有一个人敢为村民说话,敢对明目张胆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追究。几百名“黑衣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连续的对石榴园进行扫荡,摧毁一切民宅,暴力驱赶一切不愿意离开家园的村民。这种行为是不是犯罪?派出所的答复是:“政府的事我们不管”。好一个“我们不管”,这意味着:这些“黑衣人”的行为是“政府”行为且“黑衣人”是“政府”人员或者至少是“政府”雇佣的人员。同时这个回答还意味着:所谓的警察的职业是维护社会秩序,预防、惩治犯罪也只是针对非政府人员,“政府”即便犯罪我们也不管。

上访人员依旧是善良的,他们自己这样说,并一直坚守着人类社会的基本底线。他们理性的在进行着持续不断的抗争,拥护法制建设,依法维权。几年过去,他们走了无数的路,踏遍了所有可能解决问题的部门,可是,结果却是无人理睬。“村委会”的书记依然叫嚣着,并在公开场合彰显着自己的财富:“我在某某豪华社区拥有四处住宅,你们告去呀”,可村民们却是投诉无门,只能忍下这口恶气。在这里我们分明看到了中国人的善良,不像一些御用文人描绘的那样是一群下流、无耻、卑贱、不知民主为何物的暴民,也看到了权力者为了金钱在肆无忌惮的践踏人类社会的基本底线。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幸福、快乐、尊严、权利、公正在哪里?

这些村民只能理性,不敢不理性,当村民们聚集时,“特警”已在村外虎视眈眈。可村民的理性究竟能换来什么或者说这样的理性究竟能维持多久?面对眼前的一切,实际上谈理性已经显得那么的多余,我们毕竟是人,是人就有情感,情感不仅表现的温文尔雅,含情脉脉,还有亢奋与愤怒——对社会的不公正行为,对于犯罪,没有一点愤怒的人不大适合生活在人类社会。权力者在堵塞一切理性、和平之路,如此另一条“官逼民反”之路就以不可避免。

维护自己的权利受益者也不仅仅局限于自己,可能会使很多人受益。在这个意义上以下的论点就不太能够成立:“我们在争取自己的权益,为了幸福的生活,可是如果我们的行动过激不但不能获得权益还会失去幸福,在监狱中没有幸福可言”。这段话如果是维权者自己说出来的,我可以理解,但是这句话来自于一位“想帮助维权者”的人士,这就有些令人费解。一,如果将幸福仅仅界定为个人幸福,那么您是否能从帮助别人中得到自己的幸福?如果能得到幸福,幸福显然与别人有关,如果不能得到幸福,您以上的话意义何在?二,维权人士现在幸福吗?或者从已有的结果看他们有多大的可能性在未来获得幸福?获得幸福的条件是什么?在这些问题没有得到确认前“幸福”不过是个憧憬,是个理想或者是麻醉剂。三,看来持以上观点的人认定进过监狱的人都不幸福,为了幸福谁也别进监狱。如果没有那么多人曾经进过监狱,您今天的“帮助别人”就会使您失去幸福而走进监狱——共犯。所以,可以希望维权者坚守底线,但是不要拿幸福说事儿,人生真正幸福的事并不多,偶尔感受一回还会遭到一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的炮轰、责难。

我一直以为土地的公有制是强拆的根源,解决了公有化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强拆的问题。我还是有些天真,问题的实质是权力的私有化问题,是制度性问题,只要权力依旧被少数人垄断,强拆的问题就会一直存在下去——这年头要名也要利,权力者想要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

当初听到“警察不得介入经济纠纷”的规定时还以为是件好事,现在才搞明白,不介入的实质是:纵容“黑衣人”(黑恶势力)犯罪。“黑衣人”在中国大地的沉渣泛起使得权力失去了合法性,法律失去了尊严,道德沦落为金钱的奴仆,社会秩序,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再也无从得到保障。这一社会现实并不是源自于民众的素质太低而是源自于流传于中国社会几千年的封建专制体制,这一体制才是所有罪恶、问题无法解决之源。

我们并不是想揪住警察的一句话不放,警察也不容易,委曲求全,要解决一家老小的生计。但是,强拆的事总要找到一个突破口,“黑衣人”的行为是“政府”的行为,是“政府”指派的人这事我看谁也没有胆量公开承认?中央正在改善“民生”,正在谈“让所有人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以挽回民心,顺利进行权力交割的关键时刻看谁敢搅乱这个局?人家报案,谁让你不出警的,为了推卸责任还说了那么多实话,您说的实话谁都知道,只是由您说出来意义非凡。活该您当这个替罪羊!

2012年9月10日
关键字: 刘京生
文章点击数: 227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