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察 】  时间: 10/11/2012              

王怡:丐幫的退休制度

作者: 王怡 王怡

电视剧里这幺唱,武林代有才人出,江湖儿女日减少。

金庸先生笔下,能够雄据武林,垂治天下,真正万寿无疆的千年政党,只有两个。一个是庙堂之上的执政党——少林寺,一个是处江湖之远的在野党——丐帮。能够保守技术秘密,长治久安,实现可持续性发展,自然是各有法门了。我单单只说那丐帮窜起于草莽之中,能够和武林中的主流意识形态长期形成二元对峙,坚持社会正义和草根立场,防止江湖的自由化倾向,除了其人多势众,耳目遍布天下,与别家隐居深山老林的团体相比,有信息不对称状态下的优势。更重要的,就是这个帮会在演进之中,渐渐形成了有自己特色的、与波斯西域等异邦不同的退休制度和政治格局。

一、

比如看起来自由化倾向挺严重的星宿派。那丁春秋老怪坚持领袖人物的终身制,行政首脑(大师兄)则搞什幺唯力是举的轮流制。通过武功进行残酷的竞选,谁的武功高,谁就可以倒阁,自己上台。这种物竞天择的市场经济,就显出其道德沦丧的弊病。使星宿派失去了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内阁不稳,纪律涣散,在关键时候不能集中精力办大事。果然就逃不脱覆灭的命运。

丐帮不同。丐帮不搞领导干部终身制,但也吸取了像星宿派那样的教训,决不照搬那些异域的换届选举。所以第一,丐帮的帮主不是论“届”、而是论“代”。像黄蓉就是第十九代而不是第十九届的帮主。第二,新帮主的产生乃是由前任帮主择贤而定、私相授受。这个政党苦大仇深,比较看重道德人品。武功当然也重要,但只要选定了你,将只传帮主的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棍法倾囊相授,还怕你武功不行吗?所以不是你武功好就能当帮主,但当了帮主自然能让你的武功好。简而言之,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自九指神丐洪七公起,帮主之位连传三代,都是在前任帮主武功鼎盛的时候传位的。这是丐帮极不简单、极让人服气的地方,从不谋求一统武林,却事实上领袖群伦千年之久。恐怕就是高人所讲的“无为而无不为”了。为什幺要退位让贤呢?洪七公武功卓绝,又好食贪杯,食不厌精,有脱离丐帮事业的个人志趣和江湖地位。不当帮主之后,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才是一切。像有人说远古的君王搞禅让,是因为君王做起来辛苦,却没有许多的享受。退位乃是解脱。黄蓉就更不同了,本身是桃花岛的少主,富贵与她有如云烟。当帮主一来是洪七公临危受命,二来不过玩玩,终究是个票友。不当就不当,轻松之至。如果是个穷小子,好不容易爬上来,一切富贵地位都全赖于此,说到退位让贤,哪有那幺撇脱,就算七老八十,也是打死不肯的了。如《天龙八部》里的铁面人庄聚贤就是这样。这就是另有人说的一种观点,领导者一定要让有产者来当,要有独立于职位以外的个人财产和地位,不是光靠这个(政治)吃饭维生。所谓有钱才当官,就免得当官才有钱。

接下来一个问题:那上一代的领导核心在健在,且一掌之内说不定就能取我性命。这个帮主当得岂不是有些尴尬。新帮主还如何开展工作呢?比如黄蓉传位于鲁有脚,丐帮当场就是三代领导核心共处一室的局面。这个问题要是解决不了,丐帮的退休制度就还没有到家,算不上独步天下。而且埋藏祸根。

二、

所以光讲领导干部不搞终身制,是不灵光的。总不能像星宿派一样把过气的老家伙都干掉。也不能光靠自觉,当年丐帮杏子林政变,密谋搞掉乔峰时,那徐长老远远赶来,就颇有些倚老卖老、垂帘训政的味道。他忽然南巡而来,说一声把机密文书给他看,乔峰就乖乖交给他看了。

丐帮的好处就在历史的演进之中,慢慢形成了一套“帮主立宪制”的格局。当然所谓宪法不是成文的。成文的也有,像大多数江湖政党一样,有严格的门规,几准几不准,动辄砍手砍脚、三刀六洞。属于恩威并重的刑法,或者刘大生先生所谓“刑罪法”和“罚错法”的范围。之所以说丐帮的退休制度是先进的政治制度,是整个江湖共同的精神遗产,主要还是指它那些不成文的,依据“先例”原则而形成的宪法习惯法。其主要内容就是制衡退下去的领导人,让大家迅速团结在新一代领导核心的周围,不会在最高层另生枝节。

首要一点,是如何安置退下来的领导。以及老领导的行政级别和待遇问题。比如说,还是不是四菜一汤?大多数江湖团体,都让前任领导仍然享受帮主级待遇,由帮会为之配置警卫人员。唯有丐帮独行特立,帮主一旦退休,行政级别马上降一级,九袋还是九袋,但就成为长老之一,也不允许某些谄媚之徒继续称呼其为“帮主”。如果不在帮中做事,也没有工资可拿。见了新任帮主一样要行大礼。这一节在洪帮主传位给黄蓉时,说得很明白:“长老虽受帮主崇敬,但与帮中事务,须奉帮主号令处分,这是历代祖师爷传下的规矩,万万违背不得。只要帮主传下令来,普天下的乞丐须得凛遵。”

祖师爷传下的规矩,不立文字,用的是异邦英伦之人的判例法。之所以万万违背不得,乃是传统的积威所致。代代如此,规矩已深入人心,那新帮主也不用早请示、晚汇报,也不必担心某一天参加帮中的长老会,说今天有什幺议题,却听到人家宣布经过投票表决,阁下犯下严重政治错误,已不是帮主了。

接下来一个妙不可言的宪法合法性道具,就是那一根晶莹碧绿的竹杖,和三十六路打狗棍法。他们共同的特征就是唯有帮主一人可以拥有。使得权力的交接有了一种神秘的仪式感。就像皇帝的玉玺。谁拿着谁就有了发言权和奉天承运的优势,失去玉玺的旧皇在某种意义上也就一文不值。因此这种道具就像一种化功大法,把权威从领袖个人的肉身中引出,放入玉玺或者打狗棒中,让权威非人化,从而完成真正意义上的换代交接。杨康偷了打狗棒后,跑去参加君山代表大会,说什幺就是什幺,居然当了几分钟的看守政府。等到黄蓉一亮相,施展打狗棒法,来了个七擒孟获,几次将竹杖从杨康手中夺回。大家一看,就知道真命天子来了。

想想,如果来年某某人传位,拿得出这幺一根打狗棒来,再传授一套纵横天下的棒法,下一代领导核心便可以牢牢形成,使四海臣服、百凤来朝。而且棒子只有一根,给了别人自己就没有啰。

但解决了来自健在的上一代领导核心的掣肘,接下来又有一个如何制衡新任帮主的问题。这新帮主有了真命天子的绿卡和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这两套妙绝天下的武功,若是心存不良,要做东方不败,千秋万世一统江山,甚至要搞世袭罔替。那又如何?这个问题不解决,丐帮的退休制度也还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

三、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到了千年之后江山真就一统。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天下也再没有乞丐穿州撞府,大唱莲花落。不久到了文攻武斗,全国混乱。有一人名叫顾准,说保守派和造反派不过是执政党内两党制的一种变形。毛主席老人家这一思路举轻若重,堪比当年洪七公。

此话何解?丐帮为了钳制帮主的绝对权威,政治制度建树颇多,比如有着独立司法权的刑堂,由地位极高、铁面无私的执法长老负责。帮主违法一样照罚不误。另外,丐帮极重地方自治,各地分舵经济实力雄厚,地方事务并不受帮主直接支配。从一袋至九袋弟子,等级森严,但相互隶属,到了八九袋弟子,人人部属众多,颇有间接封建制下“附庸的附庸不是附庸”的味道。比起某些中央集权的江湖门派,已经胜出一筹。但是丐帮最值得骄傲的,就是他的帮内两党制。

一党曰净衣派,出身中上人家,丰衣足食,衣着光鲜,并不真正行乞。可比之千年后出身机关军队大院的的保守派或者番邦的共和党。

一党曰污衣派,出身工农大众,根子红、立身正,不修边幅,站在行乞事业的第一线。坚持吃百家饭,不忘本。可比之千年后的造反派或者番邦的社会民主党。

洪七公执政时,四大长老中净衣党就占了三个。污衣党只有一个鲁有脚。但所有丐帮弟子中却是污衣党人多势众。这个局面是很典型的。虽然没有统计数字,但我们说丐帮百分之八十的财产都集中在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净衣派手中,应该比较接近于事实。洪七公用心良苦,为了调和两党矛盾,中和有产无产的利益,便一年穿净衣,一年穿污衣。等于象征性的轮流执政。前不久颇受指责的电视剧《康熙皇朝》里面,孝庄老太指点康熙时说,古往今来的党争,绝没有任何皇帝可以将它抹煞,你只能依靠权谋御下,大搞衡平。电视里整个康熙盛世看上去就是明珠和索额图二人几十年的党争。没本事放在暗处,叫做结党营私、山头林立,有本事放在明处,那可就是堂堂正正的两党制了。

可见洪七公眼界之高远,实在不是其它帮会头子能够望其项背的。然论翻云覆雨、坐收渔人之利的武功,比起千年后的毛泽东来却又逊色许多了。

也在千年之后,孤悬海外的台湾岛上,做过封疆大吏的吴国祯曾经向蒋介石建议。说,现在该是组建反对党的时候了。这将使你达到比现在更高的历史地位。蒋帮主说,精英都在我们党内了,到哪里去组建反对党呢。吴长老说,好办。就将我们党一分为二,轮流执政,不管谁在台上,你都是两党共同推崇的领袖。你还是唯一的帮主。

吴长老的意思就是让蒋介石作洪七公,但蒋某人思前顾后,还是觉得做东方不败好。一统江山,千秋万代,看谁不顺眼就可以灭谁。

说回丐帮。那个帮内两党制也是不成文的习惯法,长老会有如今日的公司董事局,用投票权平衡了有产乞丐和无产乞丐之间的矛盾,也在很大程度上削弱和牵制了帮主的绝对权威。以洪七公那样的武功声望,多年来想调和两党的冲突,都是无功而返。后来寄情于山水美食之间,怕也有心灰意懒的意思。

作为江湖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丐帮在实质上的两党制以外,还注重一套程序性的仪式。最妙的是帮主的登基大典。洪七公在荒岛传位于黄蓉,“突然咳嗽一声,吐出一口浓痰,却落在黄蓉的衣角上”。黄蓉还以为是师傅伤势沉重,没有力气的缘故。洪爷叹一口气,说道:“他日众叫化正式向你参见,少不免有一件肮脏事。”到了君山代表大会,黄蓉才知道,原来帮主即位时,帮内每人都要上前向帮主吐一口痰,新帮主承幸过了一切污秽,方能执掌大权。

吐痰仪式的妙处就在于此,一个刚刚为所有人充当了痰盂的人,如何化身为绝对权威和神性的偶像。如何颐指气使,成为像东方不败那样高山仰止、凌驾一切之上的君王。吐痰仪式在形式上去掉了帮主头上的五彩光环,一面祝贺,表示臣服,一面心下说,你老也别太得鱼忘荃,你不是道德的化身,上帝的选民,你是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必要的时候你就是我们的痰盂。

在某种心理意义上,让这个帮主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不管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地雷阵,除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己,你还想乍的。

三、

可惜丐帮这一套退休制度早已失传于江湖,那些近代的江湖门派你方唱罢我登场,模仿蕃邦的都成不了器,摸着石头过河的,再没有千年丐帮的气象。武林中腥风血雨,电视电影里打来打去的,除了东方不败、岳不群和左冷禅这样的独夫寡人,就剩下遍布香港九龙的古惑仔。

仿一句纪念古龙先生的话:退休制度成绝响,神州不见洪七公。

关键字: 王怡
文章点击数: 143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