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察 】  时间: 11/12/2012              

程映虹:中南海的权力承继

作者: 程映虹 程映虹

此文写于2002年11月。10年一转眼又过去了,中南海权力转移的“那一套”不但没有向比较透明比较民主的方向有明显的进步,反而出现了“四代同堂”一起来“击鼓传花”的更为复杂的局面。这样一个局面,恐怕连中南海自己也不愿意见到,更不用说它知道这个局面在国际国内只会引起恶评。但吊诡的是,它却无法自我解套,恐怕只会越陷越深。

中共十六大开完了﹐让全世界猜了很久的迷揭晓了。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寡头集团在名义上向下一代寡头交出党权﹐可以预期的是国务院?人大和政协的权力也将在不久之后落入下一代寡头手里。

有人为中共这次权力交接没有带来腥风血雨而庆幸﹐有人认为这将为中共将来的权力转移开创一个和平有序的先例﹐也有人对这个新的由"技术官僚"组成的班底抱有一定的期望﹐认为他们将比较谨慎小心﹐纵然没有大的作为﹐但也不会犯大的错误。中国的制度转型将就这样一步一步走下去。

这些评价都是合情合理的。毕竟我们有过刘少奇?林彪?四人帮和华国锋﹐我们也有过胡耀邦和赵紫阳。对比那些权力转移﹐这一次实在是太和平太温良恭俭让了﹐ 太请客吃饭太绣花做文章了。我们还有过大跃进和文革这样宏伟的大手笔﹐也有过和美苏两霸同时对抗并不惜牺牲一半人口换来世界革命胜利的气派。

对比那些历史﹐人们当然有理由额手称庆。中国人民前世积下了何等功德﹐竟然换来了今天的福气:领导人竟然和平交权了。难怪大陆的报刊﹐也包括很多海外华人心向党的出版物﹐都是一派喜气洋洋。

然而﹐千呼万唤才露面的以胡锦涛为核心的新一代寡头只不过是十六大之后中共最高层权力的一部分而已。十六大实际上使得本来已经简单化的中共最高权力体制又变得复杂起来﹐又回到九十年代初邓小平等元老在幕后﹐江泽民等傀儡在前台的局面。

今日中共所谓"集体领导"实际上是一个多头怪物﹐它包括一个在前台的新"核心"和在后台的旧"核心"﹐也包括寡头政治和元老政治﹐还有潜在的一人独裁的可能性。所有这些都使得中国的前途充满了不祥的变数。

很多人认为﹐今日的中共不同于毛时代的中共﹐最高层对内外危机已经形成共识﹐要同舟共济﹐避免重蹈血腥内斗的覆辙。然而﹐历史证明﹐党内的权力争斗正是由尖锐复杂的内外矛盾和危机所推动的。我们很难想象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教训﹐把发展经济作为"硬道理"的邓小平会有把党内搞乱的主观愿望﹐但他还是废辍了胡耀邦和赵紫阳。在这里﹐唯一起决定作用的是中共的权力体制和内部斗争的强大惯性。这个体制不改变,这个惯性不消除﹐无论当事人有多么良好的愿望都不能带来稳定(注:薄熙来和王立军事件就是最近的事例)。

更重要的是﹐今天当我们衡量党内斗争给国家和社会带来危害时﹐已经不能用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的标准﹐即非要斗到让你下台或者甚至你死我活才算。在这个意义上﹐人们不用想象江泽民会策划政变把胡锦涛搞下台把曾庆红扶上台﹐或者反过来﹐江泽民的人马在一次中央全会上被全盘清洗。今天中国的社会发展和中共一党专制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到了不需要党内流血政变就能给社会带来严重伤害的程度。

任何由于权力斗争而导致的重大问题或危机中的决策延误或者失误--哪怕它们并没有改变最高层的权力分配--都会给社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

江泽民总算不当总书记了﹐换上来的是一张相对年青的面孔。然而﹐这种相对的年青是非常有限的﹐相差不过十多岁而已。要不了多长时间这张面孔就会变得象今天的江某那样老态龙钟﹐全世界的政界和新闻界就又会展开新的一轮猜谜大竞赛﹕胡锦涛何时退休﹖谁是他的接班人﹖这个权力转移又会不会是和平的﹖但毋庸置疑的是,中国社会又会随著党权的转移而经历新的一轮抽搐。(注:今天“誓死捍卫十八大”和各种匪夷所思的维稳措施就是证明。对比之下,10年前还没有“誓死捍卫十六大”,五年前也还没有“誓死捍卫十七大”这样的说法,那个时候菜刀的零售也还没有实行实名制。)

关键字: 权力︳十八大
文章点击数: 2178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