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8/2012              

刘京生:从美国大选看什么是民主制度

作者: 刘京生

美国大选是全世界关注度最高的大选,不管你喜不喜欢美国人。美国大选的结果出来之后,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为奥巴马的当选而欢呼,也有的为罗姆尼的失败而遗憾。然而,欢呼也好,遗憾也罢,正确也好,错误也罢,美国会始终如一地遵循这样的选举方式,始终如一地坚守取悦于民的政治制度——这就是民主的实质。

很多人自以为懂得政治,十分清楚专制与民主的区别。在这些人眼中,政治是狭隘的,只是属于那些喜欢玩弄政治的人及与这些所谓的政治家相关的一切事务,专制是政治家的事,民主也是——民主是由这些政治家来确认,来指导的而无需或不必理睬多数人的意愿。在这样的认识面前,专制与民主的界限不再分明,专制在某些特定的时期,特定的事情上也可以是“好”,比如在经济发展速度上超越了民主国家,而完全忽略了另外一个事实:繁华背后所无法掩饰的鲜血与泪水。

我最近去了一趟临沂,六年后的一别,可谓天翻地覆,一片奢华。高楼林立,广场壮观,道路宽阔。滨河两岸,现代化小区与蓝天、碧水、草木交相辉映,在特定思维视角,特定审美取向下,好一幅人与自然的融合,混为一体。这就是看得见的成就,共产党以此为自豪。可我想到的却是,这要花多少钱,哪里来的这么多钱,这么多钱会成就多少贪官的梦,就连一个小小的村官,都可以在这场现代化、城市化的运动中拥有四星级豪华酒店,他们的财富背后掩盖着多少人的哀鸣。民主在特定的时期,特定的事情上也可以是“坏”,比如在金融危机、债务危机的冲击下,民主国家的民众生活水平在降低,只谈降低而刻意忽略掉那里的民众的生活水平再低也比专制下民众的生活水平要高出许多。好坏在被个别、具体化之后变得没有了标准,可以被权力者随意解读。

什么是民主政治?民主政治有三个典型特征:其一,群体性与公共性。政治涉及权力、国家、政党、民族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这些都与群体性相关,不是个人事务,其二,普遍性标准。既然是大家的事就由大家说了算,而不能有个别人,个别利益集团了算,其三,政治的群体性与普遍性原则是被高度抽象的概念,遵循“多数人说了算”并不意味着少数人的利益可以被多数侵犯,也并不意味着多数人的选择就必然是正确的——如果以“必然的正确性”为标准来决定公共事务就会出现这样的一种结果:政治沦为少数人的特权。(政治可能是政治家的游戏,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些人可以享用特权)。

取悦于民就是民主制度的实质?这个结论会遭到无数学院派学者、专家的批判与非议。在这些人看来,民主制度的本质是多元,多元的价值体现,多元的利益诉求,多元的生活方式。这是唯一正确的而不必取悦与谁。问题是:多元的确立是由什么来决定的?是由“一元”来决定的?是因为“一元”的智慧与超乎寻常的能力与洞察力来决定?多元满足的是谁?退一万步讲,即便“多元”是由“一元”决定的,那么“一元”是站在什么角度作出的这个决定?

政治制度如果是由“一元”决定的,他就是封建、独裁、寡头、专制、奴役的制度,权力如果是由“一元”决定的,它就是绝对权力,这是被几千年的人类历史所证明的,毋容置疑!

这就是政治的一些基本常识,也是区分专制与民主制度的根本所在。政治的兴趣不在于比较特定时期,特定事情上的“好”与“坏”,不在于确定一个人的品行与良知,而在于是否能获取或抽象到民众的共同意愿,从而遵循这些意愿去行为。比如,只需知道多数民众是否喜欢共产党或憎恨共产党这一点就够了,而不用具体的去区分是否喜欢或憎恨共产党内的某个人——或左或右的某个人的好与坏,在共产党没有下台前,相对于政治而言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所谓的“意义”是由个别人自己创造、赋予、享用的。

奥巴马与罗姆尼在所有问题上针锋相对,针锋相对体现了两个政党,两种不同的治国方略,对错由民众中的多数做出选择。假设,其中的一人上来就说什么:“对您我是敬佩的,人品与能力都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您也很辛苦,首先祝您身体健康,但是......”估计说出这样的话,第一轮就要卷铺盖回家,这就是政治,在政治语境中,这样的表态不是什么所谓的绅士风度,不必如此谦卑。恰恰相反,说出这样的话,民众——多数民众就会马上否定掉你,这是因为,这样的表现过于做作,过于猥亵。这样的恭维用的实在不是地方,只知道去讨好对手而不去讨好你最应当讨好的选票。“反对”是个十分清楚的概念,“反对”这个概念的实质是“反对”而不是赞同——虽然可能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但是,相同不能在权利归属不确定的时候大张旗鼓的说出来——尤其不能由反对派说出来,这是政治常识也是一个概念所限定的,想做反对派就不要以鼓噪相同为“责任”,为“使命”。

一些被中共宣传毒害的所谓专家学者很喜欢使用左与右的思维方式,按他们的标准,奥巴马及民主党是左的,罗姆尼及共和党是右的。如此,美国大选又是左的势力取得胜利,这种胜利令这些人忧心忡忡,美国将面临巨大风险,会最终走向“文革”。从来没说过?中国的右派不是一直在鼓噪这样的威胁论吗?不是一直按照这样的逻辑在对未来做出结论吗?左就是毛左,左必然会让人民回到“文革”,那副场景多么令人恐怖。共同富裕是左,加大福利是左,人民是左,连反对权力下的市场也是左,为了避免左的势力的复活,就要不择手段的将其扼杀,一切扼杀行动都可以秘密进行。照此逻辑,没有什么不具有这种危险性,宗教在中世纪对异教徒的杀戮,民主产生过希特勒,邓小平是以右派的面目重新登上历史舞台,他干了连毛泽东都不敢干出的“壮举”,令世界震惊。为了防止这一切,我们是否要将所有宗教、民主、左派、右派杀光?!这样的逻辑,共产党屡试不爽的逻辑就是在欺世盗名!

薄熙来不是温家宝打掉的,别把一切“功劳”都归结到他一个人身上,别忙着给温家宝立上一座丰碑,对铁幕下一切所谓的“真相”都有必要存疑。无论是温家宝还是胡锦涛,习近平还是李克强,都是党挑选的,而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因此,他们只需要对党负责,而不需要对人民负责。

奥巴马的竞选团队是团结的,罗姆尼的竞选团队也是团结的,这样的团结是为了一个共同目的,击败对手,坐上总统宝座。没有人认为去恭维对手是策略的,也没有人认为在此刻必须团结对方。现实的目的决定着团结的范围,范围不可能无限的广。所谓知彼知己,就是要最大限度的搜集、整理对方的失误、错误与不足而不是捕风捉影的,断章取义的去寻找对方的“好话”、“好事”及共同点去团结他。美国人从来不喊什么“团结在以谁谁谁为中心的党中央周围”,也从来不认为泛泛意义上的团结可以是社会得以进步的唯一保障。

一些政治性人物依旧在固守着他的信仰,他的仗义执言,他的善良,坚定的认为温家宝是个好人,一定要挺他。“大会”开到现在,还在为他辩解:他的话是违心的。我相信很多“代表”的所谓“高屋建瓴”的确是在违心的说,(温家宝在与天津代表团讨论时也说了这句话)这些“违心”说明了一个事实,他们不敢说真话——两个原因:其一,他们不懂什么是“高屋建瓴”,只是顺着说,管他真假,其二,说真话的后果严重——这样的人实在可有可无,别寄什么希望。

共产党也在取悦于民,可这是假的。有人认为假的也比没有好,我不这么看,假的具有欺骗性,很容易迷惑人,让人们自觉的接受“好的专制”,自觉的为共产党的“功绩”歌功颂德。就像训犬师,训练的目地是让狗“自觉”的听主人的话而不是为了给狗更多自由。

2012年11月12日
关键字: 刘京生 美国大选
文章点击数: 269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