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27/2012              

刘京生:靠不住的美好承诺

作者: 刘京生

中共十八大“顺利”闭幕了,这次大会依旧像以往那样,是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令人“振奋”的大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会。“大会”进行了权力交割,胡锦涛史无前例的“裸退”,不再担任军委主席。被民间寄予无限厚望的党章的修改,传说中的“去毛化”,也不过是在党章中加入了“裸退”后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每一位退下的领袖都要在党章中保留他的思想,他的“功绩”,这种思想,这些“功绩”,这个“优良”传统要无限度的延长、保留下去——保留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社会主义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改革之路要坚定的走下去。

这次“大会”的确比想象的要顺利的多,是因为想象有过多的“天真”色彩,在“大会”前不择余力的蛊惑它的与众不同——与众不同的人品,与众不同的经历,与众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与众不同的理念。这些“不同”被想象无限放大,为理想的腾飞提供理论依据,提供精神食粮,提供更为广阔的梦幻空间。在“大会”后,在无数的事实面前,这些“理想主义者”依旧极力的为其辩解,“习近平没说一句空话”,完全不理睬或干脆删除掉习近平对“军队讲话”中的坚定决心——这样的断章取义与其说是疏忽不如说是刻意——刻意的力图拯救这个内忧外患的专制权力。看看那些被接见的军队干部,看看他们那份得意的笑容,看看笑容中传递的信息:“老子的今天是拿命换来的,想夺走,拿命换!”

骗局在继续,什么人民有更多的“民主权利”,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什么“共同富裕”,什么“美好的明天”,好一块大“馅饼”,只能用来画饼充饥。民主权利是什么?无数人有无数的解读,要结束专制难道不是一项民主权利?这项权利你可以给吗?被一个党规定的“民主”是什么样的民主是众人皆知,这样的谎话已经持续了多少年,还在说,谁还会信?人人平等?贪污几十亿的为何不杀,十几万怎么就杀了?被抓起来后脸色都变了,吓得竹筒倒豆子,这叫坦白?这样的为何可以宽大处理?真有立功表现的却为何来了个“虽有立功表现,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种猴皮筋式的法律,这种见钱眼开的法律,所谓的“平等”从何谈起?!共同富裕?这更是在理论与实践中都无法真实实现的谎言。理论上“共同富裕”只是一个相对概念,在说这样的话时需强调他的相对性,不可能平等的实现——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不要把忽悠当做一种手段,这样的手段——欺骗的手段不仅证明你对经济、政治的无知,也是对制度的最好诠释——习惯于谎言的政治家只可能在绝对的权力下如鱼得水。

“共同富裕”这个问题即便在民主社会都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更何况在专制社会还存在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房价是被这些人炒出来的,从中获得巨大的利润,而处在“中间地带”的多数人要用几十年去偿还他们为生活必须所欠下的债,面对这些如何解决?是没收利用权力获取的巨大利润还是免除多数人的债?都不会,于是,所谓的共同富裕只不过是抛给人民一个橄榄枝中看不中用。“小康社会”一定会实现是多数人看不到的——只能怪自己命短——活该无法享用。

至于“美好明天”,人大都是这样想的,“明天一定比今天好,如果明天像今天这样还有什么勇气继续生活下去?”。(似乎是巴金的激流三部曲“家”、“春”、“秋”中某一本里面说过的一句话,大意如此。)多数人自己认为“明天一定比今天好”没有多大问题,也就是一种生活态度,虽然这种态度也是在自己骗自己。但是,如果这种“积极”的心态被别人用来充当继续奴役的理由,那就不仅仅是心态的问题而是一种严格意义上的犯罪——多数人的一生被强迫规定为您的奴仆,无须付钱的奴仆,要绝对的听命您为我们安排、规划好的一切,甚至于要听命您对我们的暴力与杀戮——还不能揭示这一真实,奴役、暴力、杀戮的真实,只能说自己很幸福,感谢您赐予我们的一切。

在现代社会的词语中,“消极”是一个贬义的词汇,褒贬都具有一个不可撼动的完整体系——被规定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消极”与无为,沉沦、堕落,不敢面对等等相提并论,总之都是负面的。“消极”实际上不仅仅是指一种行为,更是指思维方式,在思维中有一个“消极”的视角,用“消极”的目光来审视一切。比如,对十八大用“积极”地视角,“积极”的态度就很容易掩饰很多问题,就不会深刻的领会到,编制一个弥天大谎一定有一个最现实的目的,这个目的绝不会单单是为了一个民族的未来与人民幸福。而“消极”的视角,“消极”的态度却可以充分认识到谎言的本质,对无法实现的承诺不抱丝毫幻想。“消极”是一个视角,独特的视角,这个视角最接近于真实,不回避任何问题——很多不敢承认,不敢面对或无法解决的问题都不回避,并不断地追问这些问题产生的理由是否合理及编制这些谎言的最真实目的。

人的一生大多是消极的经验,可却要积极面对,微笑的生活。这样的“积极”与“微笑”与其说是骗人不如说是骗己,把一切烦恼、愤怒、忧郁、全部的掩盖或者无视,选择忘记。可能忘记吗?这不过是在“理性”的压抑自己——压抑真实的情感、需求、欲望、信念,这种压抑是让自己备受折磨却要伪装成一幅永远“微笑”的面孔示人,这就是积极?积极的折磨自己而让世界变得灿烂无比——由于你的微笑,所有人的微笑,伪装的微笑而灿烂无比?

当有人对你的明天做出任何承诺时,你首先需要追问的是可能性:是承诺者一直有兑现承诺的良好记录还是有充分的理由——不附带任何先决条件的理由来兑现承诺?如果,他从来就没有兑现过任何承诺,几十年如一日的在扯谎,我凭什么信?我是个穷鬼,您会把您的别墅给我吗?如果我真的这样想,说明我病的不轻。同样的理由,这样的承诺者要么是居心叵测要么是神经病。

所有的“美好”都还只是承诺,几千年中国统治者不变的承诺。这样的承诺不过是为了继续长久的奴役,从奴役中获取他们或罪恶或显赫的一生——与众不同的一生。多数被奴役者的一生也很相似,或多或少的财富都不能换来最真实的自由、快乐与幸福。

统治者的明天决定于统治者自己,被统治者的明天也是由自己而非由统治者来决定的。统治者的恩赐永远会是极为有限的,有限的自由,有限的民主,有限的美好,这是因为如果所有人都平等的享受一切,中国的统治者就没兴趣统治了。中国的统治者,到目前为止都只是有兴趣从权力中获取高于多数人的利益,得不到利益他们什么也不做。换句话,他们所做的一切,“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都是为了自己可以从中获取巨额财富——至于手段可以是抢也可以是合法地进行,反正法律是他们制定的,可以由他们自己随意修改,随意规定。

所以,不要再相信什么承诺,不管是皇帝的承诺还是总书记的承诺,也不管他们的人品如何,只要他们坚定地按照自己的路线图,按照自己的意志——或好或坏的个人意志来规定我们,我们就只能高举批判与反抗的大旗与之针锋相对地进行不懈的斗争,只有这样,我们的明天才是可以期待的——期待一种真实的自由、快乐与幸福!
关键字: 刘京生
文章点击数: 255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