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0/2013              

付勇:中国民主转型之路

作者: 付勇 付勇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与其说中国五千多年的发展道路是炎黄子孙走出来的,不如说是爬出来的更恰当,因为从古到今,中国人一出生就驮上专制,根本就站不起来,而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爬行,以致一代代不是爬着膜拜,就是爬着表白;不是爬着喝彩,就是爬着抒怀;不是爬着挨宰,就是爬着认栽,居然直到现在,还不能站起来,展示人的风采,展示人的豪迈,展示人的气概!

一百多年前,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先辈们率先踏上民主革命的征程,为了争取民主而站起来,一个个挺身而出,舍生忘死,前赴后继,顶刀风冒弹雨,抛头颅洒热血,经过艰苦卓绝的拼争,终于用汗水,用鲜血,用脑浆,在一百多年前通过辛亥革命,不仅冲毁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也冲出中国民主共和的道路,还暂时让中国人站起来。

可悲的是,孙中山担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没过多长时间,就被袁世凯篡夺。而袁世凯不甘屈就总统,妄图复辟登上帝位,以致引发军阀混战。尽管蒋介石领导国民党通过北伐打败各路军阀夺取政权,然而由于没有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政策,没有贯彻孙中山五权分立的政治主张,以致并没让百姓变成国家的主人,自己反而成为国家的主宰,不仅依仗强权独断专行,还只顾建立自家王朝,而根本就不维护人民天赋的权利,结果导致中国没能挣脱暴力革命与专制回归的宿命,没能冲破专制的封锁,并没能拆除专制的牢笼,以至没能铺筑中国民主之路,从而致使中国丧失了一个又一个历史发展机遇,致使中华民族失去了一个又一个腾飞机会,致使一代又一代炎黄子孙饱尝贫穷落后,饱尝磨难屈辱,饱尝艰难困苦!

更可悲的是,中共自建党伊始,就一直象蒋介石那样挂羊头卖狗肉,先用马列主义蛊惑民众,并用无产阶级革命煽动百姓,还以“打土豪分田地”的诱饵,诱使广大农民上当受骗,然后借着以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通过武装斗争与国民党军队周旋。而在濒临灭亡之际,中共领袖毛泽东顺势充分利用日本侵略中国的机会,打着抗日救国的幌子,接受国民党招安收编,以至不但生存下来,还不断扩充武装力量,不断扩展根据地,不断发展壮大,从而为内战打下坚实的基础。而抗战结束后,毛泽东打着新民主主义的旗号招摇撞骗,并用土地革命和其他激励措施笼络收买人心,最终骗取广大民众支持,推翻蒋家王朝,取得内战胜利,因而夺取国家政权。

在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夕,毛泽东不但高调宣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还高调宣称“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更高调宣称“人民民主专政”,可事实证明建立的并不是人民共和国,而是一党专政的党国,因此,毛泽东不仅欺骗了中国百姓,也欺骗了整个国际社会,非但没让中国人民站起来,非但没让中国百姓成为国家的主人,非但没让中国民众尝到共和国的味道,反而变本加厉地通过独裁对公民的权利进行史无前例的剥夺。

首先,毛泽东领导共产党高举“共产”的旗帜,利用制度化彻底剥夺全体公民的财产权,一方面借助土改不仅剥夺了地主拥有的土地,也剥夺了个体农民的土地;一方面通过“三大改造”不但剥夺了私人企业主的资本,也剥夺了手工业者的资本,以至把每个公民手中的生产资料剥夺得一干二净;一方面通过所谓的“经租房”政策剥夺了所有公民的私人房产权。

其次,对公民财产权的剥夺,不仅仅体现在对公民拥有的静态财物的剥夺,还表现在对公民的自由交易、自由生产、自由消费的权利的全面剥夺。而经过这种对财产权的全面剥夺后,除了极少数享受特供的高级干部外,其他中国公民的生活水准30年间始终被控制在勉强维持劳动力简单再生产的水平上,一部分勉强度日,一部分连度日都艰难。尽管蒋介石推行一党专制,但还是给不同的政党、独立的社会团体、自由的媒体和经济组织的生存,留下了不小的生存空间。而毛泽东不仅取消了一切独立的政治、社会组织和媒体,而且,通过“三大改造”,既灭除了中国社会中一切自由的经济组织,又彻底剥夺了中国人自由结社的权利。

毛泽东还彻底消除了独立的民间媒体,以致公民自由表达的权利从根本上被剥夺了。特别是毛泽东通过1957年的“反右”,而对奉命提意见的几十万知识分子进行残酷打击后,整个社会变得鸦雀无声。而到了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的大饥荒时,公民的表达自由已完全被钳制。由于“放卫星”和高指标强行征购农民的粮食,由于禁止粮食的自由买卖,由于禁止公民的自由迁徙,结果在明明仓库里堆满粮食的情况下,发生了饿死3000多万人的大悲剧。然而,就在这样惨绝人寰的事件发生期间,全国所有的媒体上非但没有齐心抨击,反倒全都高唱颂歌,以致全国各地连一点的杂音都听不到。过去,中国大量饿死人在其他朝代也曾发生过,但能让数亿饥肠辘辘的中国人对导致3000多万同胞饿死的专政制度齐声高唱赞歌,不但是毛泽东最伟大的创举,更是毛泽东最伟大的成就!

再者,毛泽东先是剥夺了全体公民的政治权利,致使国家机关中没有一个官员的任职,没有一项政策的通过是由公民的选票决定的;而后通过文化大革命,剥夺了全体党员包括党的高级干部的基本政治权利,以至于不仅党代会毛泽东说开就开,说不开就不开。而且不管是高级干部,还是普通百姓,如果毛泽东看着不顺眼,那不仅成为千夫指,还会下地狱,以至连不少战功卓著的将军都被整得生不如死,连中央政治局的常委都被整成遭人狠批的钳工,连国家主席都被整得死在监狱里。相反,如果毛泽东相中谁,那不仅会被捧成榜样,还会扶摇上天,以至连流氓文痞都能变成国家的栋梁,连大字不识几个的人,都能成为国务院的副总理,连无赖都能成为国家副主席。结果导致毛泽东不仅凌驾于人民头上,也凌驾与国家头上,还凌驾于民族头上,以至于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不仅封杀异己,还采取高压愚民政策,不断发起整人运动,不断大搞个人崇拜,不断加强自身独裁,以致毛泽东一伤风,中国共产党就会感冒,而党一感冒,不管是国家,还是民族;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等方面;不管是领导干部,还是学生群众,都会跟着发烧!

毛泽东不仅剥夺了全体公民的财产权、结社权和表达权,而且彻底突破个人自由的最后一道防线:公民的内在的思想自由和良知自由的权利。这种剥夺在文革中达到了顶峰。所有的宗教都被消灭了,所有公民不仅被要求成为党的驯服工具,更被要求完全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的头脑,彻底清除头脑中的任何私欲和杂念,以致仅凭私人信件、日记和私下言论定罪,通过同事之间、师生之间、夫妻之间和父子之间的相互揭发和告密,致使中国人最后的一点内在自由,也被连根铲除了。换个角度说,毛泽东不仅把权力的触角伸到全国每个角落,不仅伸到农村的田间地头,伸到厂矿机关班组,伸到每个家庭,而且,不管谁的日常生活,不管谁的思想言行,不管谁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严酷的限定,有些还受到严密的监视。

毛泽东不但发动了全面剥夺公民权利,将所有中国人变为党的财产和工具的斗争,而在这场斗争中,毛泽东胜得如此辉煌,而每个公民则败得如此彻底,而且通过文革进一步发动了将党变为他个人的驯服工具的斗争,而在这场斗争中,毛泽东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而党则凄惨地失败了。如果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前17年可以称作党国,那么之后的10年则该被称为毛泽东的国家,因为这时国家的运作已不受任何的法度和规则的约束,全凭毛泽东用他随心所欲的最高指示来驾驭,以致毛泽东成就了自己“千古一帝”的辉煌伟业,而全体中国人民则在不断地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幻觉中,被剥夺得一无所有,最后沦为穿着同样衣服的马夫,沦为不断高唱颂歌的奴仆,沦为相互噬咬的囚徒。

综上所述,不管哪个独裁者的伟大和辉煌,都是通过剥夺国民的权利来实现,而对国民的权利剥夺得越彻底,自己就越强大;反之国民的权利保留得越多,自己的强悍和辉煌也就相应减弱。而毛泽东不仅仅深谙此道,还用“共产”的虚幻理想,用他玩弄于股掌间的“人民共和国”,将几代中国人成功地变成了誓死捍卫他个人的“毛卫兵”;更以为人民服务的名义,将每一个真实的中国人的财产权和结社自由、表达自由、良知自由的权利,剥夺得干干净净,以至不论是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不论是朱元璋,还是成吉思汗,不论是康熙乾隆,还是慈禧太后,总之不论是中国五千多年历史里数百个皇帝中的哪一个,都无法望其项背,都无法与之抗衡,都无不相形见绌!

结果致使中国百姓非但没能站起来,非但没能成为国家的主人,非但没能尝到共和国的味道,反而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忍辱爬行,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当轿夫做奴仆,只能在专制的压迫下一次又一次蒙受政治蹂躏,一次又一次饱尝政治苦果;一次又一次遭受政治愚弄,一次又一次体会政治虐待;一次又一次参演政治悲剧,一次又一次尝遍政治磨难!

当毛泽东前去向秦始皇炫耀,邓小平借机上台掌握实权后,在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情况下,领导中共中央于1978年12月18日-22日通过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被迫拉开中国改革开放的帷幕,可非但没让中国人站起来决定走哪条道路,反而独断专行,从此开始打左灯向右转,不断踏入歧途,不断走上弯路,不断增加社会支出,并象毛泽东那样说一套做一套,嘴上念叨马列毛的圣经,手上却举着解放思想的大旗,脚却走上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的弯路。

出于维护一党专政,更出于维护自身统治,邓小平不再象毛泽东那样以阶级斗争为纲,而转变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然而还完全继承中共挂羊头卖狗肉的传统,一方面还是挂着人民民主的招牌,承接经营一党专政,强制兜售各种假冒伪劣的政治产品,既强迫百姓购买四项基本原则,又强迫百姓消费摸着石头过河;既强迫百姓买下黑猫白猫理论,又强迫百姓接手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既强迫百姓买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诡辩,又强迫百姓收购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一方面通过解放思想,走出一片片意识形态的误区;通过转变观念,拆除一个个条条框框;通过不断拓展改革,摸着一块块石头过河;通过不断对外开放,打开一扇扇国门;通过转换机制,开辟一条条发展弯路;而促使国家渐渐转型,促使社会渐渐转变,促使人民生活渐渐得到改善。

另一方面,采用拙劣的手段严酷压制民主墙发出的社会呼声,到处封堵自由化掀起的民主浪潮,血腥镇压席卷全国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而不借此契机,通过全面政治改革,废除党权至上,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而铸就民主,树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筑分权制衡体系,从而彻底砸碎专制的锁链,铺筑中国民主之路,促使中国迈上民主铺筑的发展捷径。

当江泽民掌管中共领导大权后,非但没有通过政治改革,让中国人站起来决定走哪条道路,反而不仅完全继承中共挂羊头卖狗肉的传统,也完全继承邓小平的政治衣钵,还充分发扬邓小平打左灯向右转的精神,继续挂着人民民主的招牌经营一党专政,继续强制兜售四项基本原则,继续强制兜售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既打包强制抛售邓小平理论,又强制抛售自己炮制的三个代表思想,仍旧沿着专制的歧途,向右转到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的弯路上,而不为了国家利益,为了民族利益,为了人民利益,积极推动政治改革,反而采用一切手段,动用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不仅抗拒政治改革,还利用各种诡辩竭力为自己辩解,而不为“六四”平反昭雪;竭力为一党专制贴金,而不断给民主抹黑;竭力维护自身既得利益,而危害国家利益,危害民族利益,危害人民利益!

自从胡锦涛继任中共的领导核心以来,尽管开始关注民生问题,关注分配不公问题,关注经济增长方式问题,可非但没有通过政治改革,让中国人站起来决定走哪条道路,反而依然继承中共挂羊头卖狗肉的传统,依然挂着人民民主的招牌经营一党专政,依然强制兜售四项基本原则,依然强制销售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依然打着马列主义的左灯,打着毛泽东思想的左灯,打着社会主义的左灯,打着邓小平理论的左灯,打着三个代表思想的左灯,仍旧沿着专制的歧途,向右转上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的弯路,而不转到通往公仆的道路,转到人民当家做主,转到民主、宪政、法治、人权、自由、平等、多党竞争、分权制衡、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

虽然胡锦涛一再强调深入贯彻科学发展观,一心想要构建和谐社会,竭力化解各种社会危机,口口声声要让人民当家做主,但殊不知不让真正百姓当家做主,不让百姓真正享有不可侵犯的民主权利,不造就民主,不树立宪政,不实行法治,不保障人权,不扩展自由,不落实平等,不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不建立多党竞争机制,不构筑分权制衡体系,国家怎能科学发展?社会怎能变得和谐?各种社会危机怎能彻底化解?各种腐败怎能完全消除?道德滑坡怎能得到遏止?公民权利怎能得以保障?百姓怎能站起来?……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尽管当局不断深化经济改革;然而,出于维护统治地位,当局对于政治改革完全选择回避要害,不是空喊口号,就是把行政改革说成是政治体制改革,结果导致政治改革难以展开。尽管大多数百姓都明白,要真正进行政治改革,那就必须终结一党专政,但大多数百姓因为怕遭迫害镇压,所以都选择忍气吞声,而既不敢表示不满,又不敢付诸行动,以至不是在当局的迷惑下埋头赚钱,就是在当局的诱导下设法钻营。因而在当局与百姓分别作出这种选择后,中国的政治改革自然就举步维艰,以至不但导致中国政治改革陷入困境而停滞不前,更导致中国民主化陷入困境而难以自拔。

展开来讲,由于当局深知如果全面推行实质性的政治改革,那自己就成为改革的对象,而只有回避真正的政治改革而维持现状,才能维护自身利益,因此对当局来说,不管百姓如何选择,自己的理性选择都是回避政治改革。而按理说百姓是现行政治制度的受害者,只有借助政治改革,才能改善自身的处境,因此都应推动政治改革,可实际上并非如此,而是也回避政治改革。之所以这样,原因就在于在当局出于维护自身利益而不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的情况下,如果百姓还要求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那就会遭到当局的镇压,以致出于趋利避害,只好选择回避,而不敢要求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而对百姓中的一些知识精英和经济精英来讲,他们本应是要求进行真正政治改革的最有力量的社会群体,可由于一些人怕遭迫害,而另一些人被当局收买,以致在政治改革的问题上全都沉默,不是回避政治问题,就是为当局歌功颂德,为当局涂脂抹粉,为当局摇旗呐喊。而这些比普通百姓具有影响力的精英们与当局沆瀣一气后,政治改革的困境就进一步被强化了。此外,尽管一些有识之士不仅敢于不断呼吁政治改革,并强烈要求造就民主,树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筑分权制衡体系,还为此不是积极投身民主运动,就是积极参与维权运动,要么积极推展公民运动,但一方面因为人数有限,而又各自为战,过于松散而没凝聚起来;一方面因为违背国情而一味照搬西方民主模式,以致非但没有唤起民众冲破政治改革的困境,反而使之每况愈下。

总之,由于当局无意展开真正的政治改革,而百姓又不敢要求真正的政治改革,加上民主斗士势单力薄,又没唤起百姓,因此,不仅导致政治改革的动力严重不足,更导致中国民主化的基础越来越薄弱,最终致使中国人至今还不能站起来。

综上所述,由于没有通过政治改革破除一党专制而造就民主,致使国家权力集中在一种政治力量上,导致权力极度统一,以至不管是立法,还是行政;不管是司法,还是军队;不管是新闻出版单位,还是国有厂矿企业,从中央到地方,都被一种中共垄断操控,既不受横向制约,又不受纵向制约,以致中共还象过去一样,奉行“党权至上”,不仅把自己凌驾于国家之上,还把自己凌驾于民族之上,更把自己凌驾于宪法之上,致使中国“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有党主而无民主”,从而既导致“党权”不受任何制约,又导致公民权利缺失,致使中国人至今还不能站起来。

具体地说,由于中共奉行“主权在党”,而不推行“主权在民”,因此完全实行党主制,而所宣称的“民主”,既是党赐予的“民主”,又是党领导的“民主”,完全是一种假民主真专制。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可实际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中国共产党;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可实际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政治局常委才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而人大只不过是政治摆设;尽管通过所谓的宪法明确规定,各级政府由各级人大授权并对人大负责,可实际上,各级政府官员都是由中共指定,以致政府只对中共负责,而不对人民负责。

其次,中国实行所谓的“多党合作制”,实际上推行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而其本质则是一党专制。而8个民主党派必须听从中国共产党领导,与其说是中共领导下的8个“卫星党” ,不如说是8个政治花瓶和傀儡,其命运完全掌握在中共手中,怎么能起到制约监督作用?

更主要的是,由于中共不但世袭独霸中央权力,还能委任官员掌控各级地方等权力,因此不论是立法,还是政治权力传承,还是社会分配,都高度自利,以致不管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成为自我服务型的自利型政治集团,非但不为人民着想,反而只体现自己意志;非但不为人民服务,反而仅以自己的需要为立足点;非但不为人民造福,反而动不动就损害人民利益!

总之,由于一党专制是统治者独自掌握政权,仅凭自己的意志独断独行,仅由自己操纵一切的政治制度,不但只体现统治者的意志,还仅以统治者的需要为立足点;不但中央集权,还世袭委任;不但排除异己,还钳制言论及其结社、信仰自由;不但独霸军队警察,还限制百姓的活动空间,既不受制约,又监控无效,更唯我独尊,因此必然损害人民利益,必然压制人民,必然不让人民站起来。可见,中国人要想站起来,那就必须打破怕遭迫害而在在政治改革上选择沉默的桎梏,而从头做起,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不畏强权,顽强奋争,凝聚起来形成合力,合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吁,汇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不断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制度,集中力量攻其一点,而迫使中共当局通过全面政治改革,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从而铸就民主,建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筑分权制衡体系,以至于彻底砸碎专制的锁链,铺筑中国民主之路。

由于民主是民众能自由发表意见,并能在定期的、有程序和有规则的竞争性选举中选择国家执政者,而参与国家管理的政治制度,不仅是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社会控制方式,也是保护公民自由的一系列原则和行为方式,或者说是自由的体制化表现;不仅尊重多数人的意愿,也保护个人和少数群体的基本权利;不仅把国家权力横向分解职能不同的机构,还分散到地方,而使中央或地方政府最大程度地对人民敞开,及时回应人民的要求;不仅使政府遵循法治,也确保全体公民获得平等的法律保护,还使公民权利受到司法体制的保护,因此民主既是国家的基础,又是社会的支柱;既是发展的坦途,又是科学的制度;既是百姓的护身符,又让百姓选任政府,不仅是促进生产力发展的有力杠杆,也是促进生产关系发展的重要依托,还让人站起来,展示人的风采,展示人的豪迈,展示人的气概!

当然,不论哪个国家实现民主,都是百姓用血用汗用命换来的,都是广大公民从拼争中提取的,都是百姓齐心协力争来的,而不是盼来的,也不是等来的,更不是谁的恩赐!而实现民主化,不外乎通过两条渠道:一条是通过自上而下的循序改革,一条是通过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而基于中国现状,要想借助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造就民主,不仅可能性很小,而且即使利用暴力革命实现权力更迭,也十有八九回到专制的老路上,因此只能通过自下而上的社会呼吁,通过理性的社会发难,通过非暴力的社会风潮,不断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政治制度,齐心迫使当局通过全面政治改革,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垄断,废弃一党专政,而铸就民主,树立宪政,实行法治,保障人权,扩展自由,落实平等,推行地方自治和军队国家化,建立多党竞争机制,构筑分权制衡体系。

由于民众不仅是民主转型的动力,更是民主转型的着力点,因此必须通过各种方式,挖掘各种资源,疏通各种渠道,不但提高百姓的民主认知,还要激发百姓的民主精神,更要激活百姓的民主意志。其次,要让民众认识到维持现状而不推动政治改革,不仅得不偿失,还对自己更加不利;而如果积极推动政治改革,铸就民主制度,那不仅对自己有益,也对国家有益,还对民族有益。再则,在争取国外施压配合的同时,必须激励国内各界凝聚有限力量不断齐心奋争;必须激励国内民众积极投身民主运动;必须激励国内百姓踏上民主化的征途。

在一党专制的情况下,当局出于维护统治,往往不会采取积极姿态,不会自动放弃领导地位,不会为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人民利益,而主动牺牲自身利益,反而可能使用一切手段,动用一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竭力维护自身既得利益。所以,除了通过各种方式,挖掘各种资源,疏通各种渠道,加强百姓的民主认知,激发百姓的民主精神,激发百姓的民主愿望,激发各个阶层百姓的民主斗志,不但使之振奋,更要使之集中起来,以至形成合力,不断通过自下而上的社会呼吁、社会发难、社会风潮,汇成一次次势不可挡的民主潮流,不断冲击现行腐朽而落后的专政制度,而通过理性、非暴力方式不断向当局施压,齐心迫使当局全面进行政治改革,齐心迫使当局解除专政的锁链,齐心迫使当局破除政治垄断局面,才能废除四项基本原则,废止政治霸权主义,废弃一党专政,而彻底砸碎专制的锁链,铺筑中国民主之路!

只要中国广大民众团结奋争,各个阶层齐心协力,各种社会力量凝聚在一起,合成一浪接一浪的社会呼声,汇成一片接一片的社会发难,聚成一次接一次的社会风潮,以至让民主呼声响彻中国大地,让社会发难遍布中国每片土地,让社会风潮席卷中国每个角落,就能迫使当局全面进行政治改革,从而走出民主化的困境而根除独裁专制,破除政治垄断,废除一党专政,造就适合中国的宪政民主制度。

2012年12月31日
关键字: 付勇 民主转型
文章点击数: 4235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