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8/2013              

铁流:遵宪行宪维宪勿空谈

作者: 铁 流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我是退休老记者,相信眼见目睹的事实,从不受理论的误导,更不相信官方媒体编造的谎言,从不人云亦云附合大人物与权威的媚上观点。我人生格言永远是:狗在叫,马在跑。但对新上任习总书记说的那两句话 “实干兴邦,空谈误国”特别欣赏。因为当今中国无处不是空谈,政府空谈,学者空谈,媒体不但空谈还大肆说谎,故老百姓什么都不信,国家成了个没有信仰的国家。

什么是空谈?我认为凡是背离1982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宪法(简称82宪法)的言与行(无论党派、团体、个人)都是空谈;凡按“82宪法”办事、行亊的的都是实干。如按此原则检验胡温执政十年,得出的结论是:空谈多,实干少;违宪多,行宪少。全是他妈空谈加空谈。

胡锦涛一登上大位,便抛出许多治国“理念”,什么 “以人为本”、“和谐社会”,什么“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还有什么“依法行政”、“依法办事”。结果呢?全是不兑现的空话,成了“扯谎埧”的狗皮膏药哄人骗人的东西,就像满大街厕所里包治花柳梅毒的广告。说句不客气的话,胡温十年是“空谈十年”、“违宪十年”。随便举个例,就以他动用国家机器--公安,监控打压全国五七右派老人的事来说,就该下油锅上刀山。其手段之狠,用心之毒,应收入吉尼斯大全。

右派老人有什么错?又有什么罪?只因为55年前他们太忠于共产党、太相信共产党,极积响应毛泽东“伟大号召”:帮助党整风,向党提意见。结果掉进“阳谋”陷阱,毁了一生,沦为人世间最底层的“贱民”。上百万国家民族知识精英,就这样送去“劳教”、“劳改”,至少有一半人累死、屈死、饿死在惨无人道的“专政”桎梏中。剩下的这一半“右派分子”,好不容易熬到毛死后的1980年才全部获得“三恢复”(恢复职务、工龄、党团关系)的“改正”,但至今未补发22年被扣发、停发的工龄工资。

负屈回归“组织”后的右友们,一时焕发青春,仍如当年苦加干实干,为共和国的“改革开放”做出了贡献,不少人还有卓约建树。想不到这场眉吐气的春光太短暂,到了2007年--就是胡锦涛所谓“以人为本,和谐社会”执政的第五个年头,也是“反右斗争”50年、我们“改正”回归后的27年。此时,我们均已退休离休,平均年龄高达70余岁,堪称称髦耋老人。却没有想到再次遭到“稳定压倒一切”专政变种的凌辱与欺侮,似乎时光又倒流回到毛泽东专横残暴的岁月。

老人的特点是忆旧、思旧,总想把有过的历史事实留存下来告诉儿孙与后来者,自然要诉说50年前毛泽东“反右运动”的真实情况,以及这个运动给中华民族带来最深重的灾难--“三年人祸”。这个可怕的人为灾难,活活饿死近3800万中国人。历史是国家前进的铜镜,也是一个政党治理国家最好的经验与教训。自唐后中国有三句伟大的格言:史鉴知兴亡,人鉴知得失,铜鉴正衣冠。

不忘国家民族兴亡的我们,自然要聚会、发声,声讨毛万岁罄竹难书的罪恶!,这既不违反宪法,更不危及国家安全,也不有损胡主席的体面。不知为什么?身为中共总书记的胡锦涛先生,竟怕得要死,恨得要命,好像刨了他家祖坟一般,竟然下令对全国右派老人实施全方位的监控打压。仅以我遭遇而言,最能说明这个问题。

2007年4月12日,我们北京市38名右友在海淀区一家餐厅聚会,公安先是断水断电,后是派出警车与便衣在现场威胁。更没有想到聚会后的第三天,北京市国安局即出动三辆小车跟随我的行踪;接着是监控我一切通讯设备,并窃听私人来往电话。迫使我不得不在国内外互联网上发出“致胡锦涛主席第一封公开信:有关部门为什么要监控我?”

我满以这公然违反宪法的行为胡主席并不知道,公示后他们会收殓。谁知这封公开信会没有使情况好转,监控打压更加升温升级,竟然剥落了我出入境的自由。此后,他更公然无视法律,派出公安便衣24小时在我住家小区门前设岗置卡,限制行动和出入。真使人愤慨以极!凭什么?

我一不杀人越货,二不反对现政权,三不上街游行呼喊口号,仅用眼泪哭奠屈死于暴政下的亡灵,以及那千千万万屈死、饿死的难友,难道是犯罪么?它触及了谁家的法律?又损害了哪个集团的利益?我们的“82宪法”还存在不存在?

有压迫就有反抗!有限制就有反限制!天理人情,自古以然。

为了捍卫人的格尊严,维护宪法的法理,我不断向他寄发公开信,先后寄出13封,约5万余字。身为一国之尊的胡锦涛先生,不理不问,一字不回,而监控打压频频升级。由于激愤不满,一个时候真想与那些粗暴公安便衣拼一死活!“不自由,勿宁死 ”,真想血染街头。

要说不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82宪法”,胡总书记是全国第一人。仅管他口口声说“依法治国”、“依法行政”,请问:为什么要监控打压我们长期受毛泽东暴政凌弱宰杀的右派老人?这是依法治国、依法行政吗?从来老人都是国家智慧的财富,历朝历代最暴的君王也尊重老人!“以人为本”的胡总书记最不尊重老人,真乃咄咄怪事!?

鲍彤(左)和铁流(右)在一起

由于身为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不遵宪、行宪、维宪,全国才险象丛生,危机四伏,内外交困,怨声载道。诸如以言治罪,判处《零八宪章》发起人刘晓波和一批异议人士重刑;又如警察借执法为名,在大街上公然抓捕访民和私设“黑监狱”;以及未经法定程序而设定的城管部门,也可以在大街上行凶打人;贪官墨吏为捞钱暴富巧立“旧城改造”名目强拆民房民居,强占农民土地。而胡总书记听之任之默许纵容。一言敞之,所谓“胡温新政”十年是空话十年!违宪十年!故乱象丛生,危机四伏,内外交困,怨声载道,为天下人谴责。

18大后不足两月,似乎情况有所改变。小区常年看守我的便衣悄然撤离;外出也没有人跟踪追迹, 我所主编的民刊《往事微痕》也无人阻挠刊印。新上任的通州区国保大队负责人陈政委,再不像以前那个冷脸黑心死盯我的张书记。他虽多次登门“拜望”,但来前必有电话,如若我拒绝不冒然叩门,相见讲理守法,态度和靄可亲,总以征求意见的口吻和我说话,并采纳接受我的一些建议。

在此期间,北京市其它右派难友也均解控,全国各地区难友情况多一样。特别使人感到意外的,原严禁严管的前中共总万书记赵紫阳先生秘书鲍彤老人也解禁了。听说,他过去比我还看管得严,每天24小时有七八个轮流看守,外人休想接近一步。在昨天一次聚会上,我意外地看见了他,不但相互亲切交谈,还合影照像。应该说他是我的老上级。80年代中期,他主管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期间,我所主编的民刊《市场信息》就挂靠在他联络部下面。谈起联络部主任又是我好友的张钢先生,他清楚地记得。另外还有件趣事,昆明文友汤雨先生七年前蓄鬚哀悼亡父,在换发第二代身份证上受卡,警员告诉他换证必须去鬚,说这是公安部规定。他抗争年余未果。有人网上为他呼吁,认为此举有违宪法。一周前警员通知他,不去鬚可以换发二代身份证了。

知微见著,基润而雨。我总的感觉,中国正在起变化,是无声无息“春雨润物细无声”的变化。正由一个不遵宪、行宪、维宪胡温时代的乱法行为,正向遵宪、行宪、维宪的道路上迈步。现在虽仍有违宪背宪的乱法行为,我认为那是前朝留给后朝的余波,力学上叫惯性,人文学上称之为积弊,须要有一个时候才能根除。现在大家常常呐喊:中共要尽快启动政治体制改革?我以为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就是执政的中共遵宪、行宪、维宪,切实保障宪法明示的公民权利和自由。离开了这个大前题,一切均是空谈。

我希望大家,不,希望全国在位的大小党政府官员,牢牢记住习进平总书记的讲话:“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是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首要任务和基础性工作。宪法是国家的根本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具有最高的法律地位、法律权威、法律效力,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

为了把习总书记的讲话落到实处,我建言全国各党各派,无论在朝在野,也无论左派右派,也无论境内境外的自由民主人士,大家团行结起来万众一心,以遵宪、行宪、维宪作为我们的总目标。再有可否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地、开展一个全民性的“维护宪法、行使宪法、遵守宪法”全民性的大签名活动。凡是不遵守宪法、不按宪法办事的人和事都得纠正,否则全民共讨之,全国共诛之!

只有执政党的中共和全国人民一道遵宪、行宪、维宪,中华民族才能复兴!!!舍此别无它路。

2012年12月30日写在北京最寒的春前之日

 

关键字: 铁流︳政治体制改革
文章点击数: 4394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