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3/2013              

刘京生:自甘被骗永为奴

作者: 刘京生

但凡是骗子,都有其目的性,或为名,或为利,或为“江山永固”,这一点首先要搞清楚。骗也是一种关系,有骗人者,有被骗者,舍其一,只有骗人者没有被骗者则骗不成立。也就是说,只有骗人者与被骗者同时在场并进行了真实的“交易”或“互动”后,骗的说法才会成立——当然,还要排除另外一种可能性,骗人者与“被骗者”为同一目的,为了骗更多的人,即俗称的“托”,“托”表面为受骗者实则也是骗人的人,这样的人很难在短时间内识破,更具欺骗性。

帝王总是“聪明”的,在他们得到权力后变得聪明起来——在没有获得权力前不幸死掉了就是一个十足的蠢货。“聪明”是被获取权力后的绝对话语权所鼓噪的——下流,无耻,卑鄙都可以被鼓噪为策略性的“聪明”,“聪明”的给人希望,“聪明”给人承诺,“聪明”的让绝大多数的人甘愿为奴,“聪明”的将一个自然、真实的世界变成虚伪——真实从此无处寻觅。

个人的能量是有限的,哪怕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帝王即便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也成就不了一番改朝换代的伟业,总有一群形形色色的拥戴者坚定的站在帝王一边——除非战争,你死我活的战争才能最终识破这群坚定拥戴者的庐山真面目,搞清楚这些人最真实的目的。

每一次改朝换代,新坐上大位的帝王总会做出“亲民”、“爱民”、“利民”的姿态,甚至大赦天下,给人新的希望,新的憧憬,新的勇气与动力——让人们坚定的抱着这些希望等待下去,活下去。然而几千年的等待其结果都一样,国民永远是奴隶,思想、行为都要不折不扣的听命于主人——这才是“亲民”、“爱民”、“利民”的前提。这个前提是至关重要的,是一切问题的本质,从开明的帝王角度看,除了这个问题什么都好商量,一旦涉及这个问题就是大逆不道,就是十恶之首,杀无赦。从百姓角度看,不解决这个问题,其他问题的解决就是无稽之谈,好的奴隶也是奴隶。这个前提——主仆得以确立的前提被固化了,随着岁月的流失,人们渐渐将其淡忘,而沉迷于有限的“幸福”、“快乐”、“满意”——做一个好的奴隶,不再追问凭什么你可以成为主人,我却注定为奴隶?

帝王是“天子”,比谁都大,这一点一定要坚持。一切都可以变,计划与市场,国有与私有,无产与资产,贫穷与富裕,“天子”的地位却是无论如何不可改变的——只有帝王是“天子”,剩下的全是臣民——这就是“真理”,在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度,唯有这个“真理”是不变的。维系这个不变的“真理”需要很多条件,很多“道理”,不管这些“道理”是否成立——只要你顺着我说,这些“道理”就已经成立。别管我的法律是什么样的法律,只要你遵法,我的“法的道理”就成立。

在中国,一些帝王的“变化”从来不意味着改变早已确立的奴仆关系,相反,改变会使人产生幻觉,以为自己在不久的将来可以成为主人,这个主人的地位是帝王赐予的,并只能由帝王赐予,帝王已经做出了“庄严地承诺”。剩下来的事就是等待,“积极”的等待——歌颂帝王的无私、歌颂他的聪明、智慧、高屋建瓴,不吝惜世界上所有的赞美之词。也许这些赞美是违心的,是鼓励帝王的“良心发现”,但是,客观的效果却是帝王坦然的接受了这些赞美却封杀了赞美之外的“不良企图”。无意中,这些赞美成了继续奴役的助推器。

人们似乎很健忘,也罢,老了总是健忘,算不得什么毛病。但是如果人们总是有选择性的健忘,或许就不能以健忘为理由。帝王从来是“天子”可曾有过改变?帝王即便是“明君”他可曾给过臣民平起平坐的权利?多么清楚地事实,多么简单的推理,几千年不变的“规律”,就那么简单的可以改变?更何况,改变什么?改变帝王的人品还是取消帝王?只要帝王,几千年不变的,形形色色的“帝王”制度不取消,多数人成为名副其实的人就是纸上谈兵——接受绝对领导下的民永远是奴隶,区别仅仅在于:不愿做奴隶或甘愿做奴隶,只有自觉与不自觉之分。

甘愿为奴的人为自己准备了无数看似勿容置疑的“理由”,为国家,为人民,为了一个永恒的、高尚的、顺应当代潮流的“真理”,这些“真理”在精心装饰下,企图占据“主流话语权”,唯此不能实现中国人的梦。对历史也只做片面的解读,将帝王制度的恶性循环归咎于“民间暴力”,而完全无视帝王的无情杀戮。这些甘愿为奴者固守着这样的思维,颠倒黑白的思维,这种思维与其说是为自己的懦弱、功利,为了“已经坐稳了奴隶”的地位进行辩护,不如说是为了残暴的奴隶制度进行辩护——这样的辩护何其多:竭尽全力的讽刺、挖苦、谩骂不愿为奴者,挥舞着法律、道德、理性、真理的大棒在中国社会狂舞。

山响而“安全”的口号更多的是块遮羞布,掩盖自己的奴隶身份——自觉奴隶的身份。以为靠着这张遮羞布,靠着不断地乞求帝王,自己就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几千年的历史在他们眼中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留下,他们自以为,走一条老路可以奇迹般的创造一个崭新的社会。

不要再健忘,当人们“善意”的力图保护一个“明君”时,多数人作为人的地位就不复存在了。

行动?什么样的行动才可以称之为行动?这需要首先说明一下为什么要行动:如果为了推翻帝王制度,“谩骂帝王”的行动也是行动而非只有“妥协”,“合作”、“共识”、“依法办事”、“歌功颂德”等等才算行动——当一些人只会学帝王的话,其帝王的统治时间会更长便是不争的事实。这是一个基本常识,没有针锋相对的反对者,帝王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

一次被骗可以理解,次次被骗令人匪夷所思。想来有两种可能:其一,弱智,其二,有利可图。前者害人也害己,总是在无意中跌入别人为其设置好的陷阱,尚可同情,后者只管害人却偏偏打着“爱别人”的旗号,无耻、卑鄙之极——这样的人如此招摇,其原因只可能在一个骗子横行的社会才能做到——帝王的社会就是一个骗子横行的社会,帝王需要这样的骗子,骗子维系着自己、帝王、帝王制度的生命。

非暴力的实质是不合作,剔除掉不合作的非暴力就是在鼓噪“自愿为奴”。这样的行动,合作的行动其目的只有一个:维系帝王制度而不是相反去推翻它!
关键字: 刘京生
文章点击数: 4131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