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31/2013              

野火:谁在反腐?

作者: 野 火

近年在相对宽松的中国民间网络论坛上,从来不愁没有贪官淫乱腐败的惊人素材。但几乎没有一个贪官是由官方机构和媒体首先“爆料”出来的。那些贪官污吏们,总是被不知名的网民们次第揭出老底,而高喊反腐却越反越腐的官府,只能在铁证面前被动地接招,被动地搪塞,被动地处理。这就是统治集团一以贯之的反腐三部曲。



如2012年8月安徽省庐江县委书记王民生等男女的艳照合影,一开始该县官方指使当地警方对外宣称是普通网民经过PS合成的恶搞,并威胁“将追究发帖人责任”。但随着网民将事实真相一步步揭开,当地官方便只得退而求其次地承认照片属实,终于在强大的网路舆论压力下尴尬表示将“严肃处理”。

再如西安的“表哥”杨达才被网民搜出所带手表从每块2万到13万不等的价钱,进而追问一个公务员可以如此豪奢,所得何来?但一开始西安当地政府仍不闻不问,照常让“表哥”按时上下班,而且陕西财政厅居然还顶住网民压力声称“表哥”“工资不属于可公开项目”。但最终还是在一张张放大的名贵手表照片铁证面前,被动地承诺将对表哥“立案调查”。

从“表哥”杨达才的昂贵腕表,到重庆厅官雷政富的淫照视频,再到最近官至副部级的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被门下博士情妇揭出花样翻新的“开房”淫乱经历,人们在民间网络上看到的贪官现形记一次比一次精彩纷呈,然而这都不是官方“反贪局”的功劳,而是无数网民在封不住的互联网上执着反腐的成绩。每次网民把一个个贪官情妇晾晒出来,紧接着千千万万的网民就形成了一股强大的舆论攻势,官方这才狼狈不堪地出面承诺立案处理。单个的网民很聪明但也很弱势,互联网却把这聪明与弱势汇集成了一股强大的舆情力量对付强权的腐败。

所以,今天的反腐,与其说是中央政权在反,还不如说是网民依靠无所不能的互联网在反。即使是现在天下无人不晓的“王立军事件”,从一开始官方也是极力避免对公众直陈真相,而是冠以“休假式治疗”的含混措辞加以掩饰,直到成都的美国领事馆在其官网上公开证实王立军申请政治庇护一事,官方才被迫出面承认重庆副市长王立军的确在美领馆逗留了24小时。

当官府被网民们质疑到不能不出来表态回应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接招办法,不是主动承认,而是先匆忙否认,继而闪烁其词,最后灰溜溜地处理。网民的网络反腐行动往往采取“人肉搜索”的方式,将网络技术搜索的信息和网民提供的信息整合在一起,从而形成完整的信息链,构成一种特殊的“数据库”。事实上,据中国网透露,由互联网揭露出来的举报腐败案件占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案件的70%以上,在有些地方甚至高达95%以上。由此可以预言,未来中国的成功转型,必将记下互联网功不可没的一笔。

近年来网络微博的普及,更成为网民反腐的新利器。有网民如此生动地赞颂微博的功劳:“1、微博是腐败的曝光机;2、微博是谣言的粉碎机;3、微博是真相的挖掘机;4、微博是自由声音的发动机;5、微博是民众微言的呼吸机;6、微博是社会空气的清洁机;7、微博是事件记录的影像机;8、微博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永动机……”



从一党专制的官方角度可以理解的是,今天的腐败,已是众所周知的制度性腐败,而不是偶发性的零星腐败。套用民间网路上的说法,就是“一窝窝的腐败”。一个国家,一旦发展到全面腐败,那么,任何官员,任何机构,任何环节都必然盛行权钱或权色交易的潜规则,因此这个国家也就不可遏止地进入了十分危险的境地。

据美国《外交政策》期刊前不久公布的二○一二年备受瞩目的十三件大事中披露:美国预测中国内乱一触既发 ,中华民族危在旦夕!中国执政者全面腐败,腐败已经成为在中国从政的根本动力,层级越高,腐败程度越高,即使在享受了最高级特权的所谓“一级国家领导人”中,也几乎数不出家人不腐败、不受贿、不敛财和没有巨富的例子,中国最顶尖的权贵家族,恰恰就是他们自己。如省部级大贪官——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曾供出,他若不出事,下一步已准备好了两个多亿,再买一个副总理当一当。但事到如今,他想把买副总理的钱向谁行贿?他买的铁道部部长又是由谁受的贿?每到这些关健时刻,关健人物就被深藏!谁能说清楚其后台有多大?这样的反腐倡廉有何意义?

由此可知,中国腐败已经形成上行下效,政府各机构中大贪小腐,无处不在,小到村官,大至高干,彼此握有腐败把柄,已经到了无孔不入、无法根治的地步。当局高唱的所谓“反腐倡廉”,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的忽悠把戏。即用听话的贪官,来杀不听话的贪官,根本不能标本兼治。而且,当局继承几千年来根深蒂固的厚黑学,大量任用贪官,因为只有与本官同流合污,罪于一身,才会死心塌地与体制共存;而杀贪官只是在民众反对腐败形成一种风潮时才会发生;惩治贪官只不过是为了安抚民怨,找几个傻瓜而已。就像网上讽刺的一样:“一群嫖客去抓另一群嫖客,俗称扫黄;一群流氓去打另一群流氓,俗称打黑;一群贪官去查另一群贪官,俗称反贪;一群屁民去抢另一群屁民,俗称城管;一群造假者去吹捧另一群造假者,俗称学术交流;一群腐败分子去宴请另一群腐败分子,俗称慈善晚会。”

腐败虽然表面上似乎不受法律保护,但往往得到体制的一些庇护。正如作家慕容雪村在《没有一条路是清白的》一文中所感叹的:“在我很天真的时候,曾以为中国的高层是真心反腐,只是他们的下属执行不力。后来,当我看到贪官的家产越来越惊人,看到各级官员都反对申报财产,看到媒体报道贪腐案件时的种种限制,我终于明白,这个国家没有人真心反腐。这个政权需要腐败,甚至鼓励腐败,腐败就是它天然的润滑剂,一日无腐败,则一日不得运转。”



当局若要真心反腐,就必须首先解决官员财产置于超脱党派利益之外的廉政机构进行定期公示这一核心问题。其次,必须解决新闻、言论和出版自由的天赋人权问题。否则在一个没有监督的体制下,官场就像是一个粪缸,每一个掉进去的人都是臭的。也许每一个腐败分子本质上可能是好的,但是这个体制必将其逐步变为贪官。

只有真正做到“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才能真正有效地抑制腐败的温床;只有使司法机构无条件地受制于通过真正的民主竞选程序产生,才能让“人民代表”真正体现人民的意志;只有建立与世界普世价值相适应的、开放的、相互制衡的监督机制,才会极大地增加权钱交易、权力寻租的成本,才能从根本上消除腐败的蔓延,从而使中国人实现像奥巴马于2013年1月22日宣誓连任总统时所指出的“所有人都生来平等,他们都拥有相同的生命权、自由权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只有使每个公民都真正享有绝对公平的司法保障和宪法所赋予的民主自由和公民权益,政府官员才不得不“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然而,现在的中国大陆离老百姓梦寐以求的那一天还十分遥远。因为现在连反腐都只能依靠互联网的这个政权,对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还根本没有兴致,故一党专制之下的反腐工作,依然只能是新政之下的皇帝“新衣”。所以,现在的中国民众对政府官员已完全失去信心。

如果真用体制内堪称雄厚的信息和人力资源,当然毫无疑问会比互联网上的反腐力度更卓有成效得多!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个政权绝不愿以执政地位动摇的代价来反腐。因为这是它的底线伦理。正如有网民调侃曰,“谈民主,直选你不敢;谈公平,三权分立你不敢;谈公正,信息公开你不敢;谈公开,全面报道你不敢;谈历史,还原真相你不敢;谈腐败,公布财产你不敢……”但据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在中国《经济观察报》主办的“2012年度观察家年会暨第二届中国改革峰会”上提出的一个颇有意思的观点称:如果腐败问题不解决,可能会亡党,但是不太可能亡国……

综上所述,迄今为止,真正的反腐,其主体力量不在官府,而在公民社会和民间智慧。而官家,只是在民间的舆情压力之下被动地相机行事,且战且退地艰难扼守着全线溃烂的执政底线。



关键字: 野火
文章点击数: 38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