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2/17/2013              

李昕艾:冲开牢笼,奔向自由

作者: 李昕艾 李昕艾

中国这个世界人口之最的“大国”,六十多年来却寻不见前方的路,背离普世价值,徘徊在死荫当中。由共产党一党独大操控的中国政府,以践踏人权、封杀自由、漠视生命的方式攫取着广大民众的财产和利益,供养着一小撮红色权贵。自然环境遭到无以复加的污染、毒化的食品使人人自危、民众如奴隶般被国家公器肆无忌惮地蹂躏。那些起身抗争共产党独裁者多半身陷囹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一纸《零八宪章》被判入狱11年;四川异见人士刘贤斌因言获罪被判入狱10年;湖南异见人士李旺阳被中国政府秘密杀害……这样的名单实在太长了。

2012年3月中国政府召开的“两会”通过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中第73条、83条规定,对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特别重大贿赂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公安机关可指定居所执行监视居住;对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而被拘留,如果“通知可能有碍侦查”,可以不通知其家属。舆论普遍认为这是将“强迫失踪、超期羁押”合法化了。此条明显针对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的恶法于2013年1月1日开始执行。

回望2年前的那个春天,我与丈夫古川、两个孩子遭遇了一场血雨腥风。2010年底始,当阿拉伯之春的火焰点燃突尼斯、埃及、也门、利比亚、叙利亚等地之时,关心民主自由的中国民众多么希望中国也能发生一场“茉莉花革命”。

2011年2月17日,有人匿名在网络上号召人们于2月20日下午在全国各地聚集抗议进行街头革命,我和古川都在Twitter上转发了该信息。2月19日下午4点左右,北京市昌平区的二十多名政治警察强行闯入我们的住所,四五名警察将古川四脚朝天抬起强行绑架走,我被两名警察反扭双臂控制在住所。当时只有1岁零9个月的大儿子受到惊吓大哭起来,眼睁睁望着被抓走的爸爸嘶喊:“爸爸、爸爸……”;当时刚出生3个多月的小儿子躺在床上惊恐地哭叫,当天半夜他就生病了。

政治警察对我们的住所进行了查抄,抄走了我们的护照、电脑、手机、书籍等私人物品,直到深夜才从我家撤离,但是却留下三名协警在家门口监禁我,第二天白天政治警察再过来继续软禁我,如此24小时对我进行监控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古川则于当日下午被带上黑头套押上一辆小轿车秘密送往关押地点。古川回忆说黑头套是一件警服,混杂着各种恶心的味道,一路上他被强迫戴着这个黑头套,致使他不禁在车上呕吐了,但是警察并不理会他的不舒服,直到秘密关押地点还一直把黑头套罩在古川头上,这样持续了六七个小时才摘下黑头套。

古川在被强迫失踪期间,被警察转移到过三个不同的秘密关押地点,推测都在北京郊区。而每次转换地点的途中,古川都会被强迫戴黑头套。在秘密关押地,古川遭受了被脱光、被性骚扰、被打耳光、被罚跪罚站、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等酷刑。期间,古川被多次审问为维权网(CHRD)工作以及用化名发表“攻击党和政府、损害国家利益”的文章的事情。

古川从2月19日到4月22日被秘密关押了63天,而此间作为妻子的我却从警察口中得不到任何关于古川的信息。没有任何罪名,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一名公民就这样凭空消失了63天,只有这个国度才会上演如此荒唐的剧情。中国共产党反人类、反社会的行径令人发指。

我和古川受到政治警察骚扰已经很多年了,两次被抄家、两次被传唤、无数次被警察登门骚扰,但“中国茉莉花革命”这次是最严重的。有媒体统计,此次中国政府镇压茉莉花革命事件中在全国抓捕了至少一百多人。古川被强迫失踪,我被软禁,使两个幼小的孩子身心很受伤。古川在被迫写了悔过书、保证书获释后,我们决定再也不能让孩子整日生活在恐惧之中,作为父母我们有保证他们免受伤害、呼吸自由空气、享受普世价值教育的责任。

2012年4月4日,我们一家四口在北京首都机场边防检查站被警察拦截并带往小汤山派出所审讯,警察禁止我们出境。此后,我们一直为了公民出境权而抗争。7月6日,警察终于在软禁了我们3个月后同意我们去国,并一路拍照、摄像将我们一家四口“送”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如今,我们已经在美国纽约生活了半年,每天都在亲身感受着美国的民主和自由。飓风Sandy更是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美国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切实行动,当时我不禁眼睛湿润,想这样的国家叫人不得不爱,而中国何时才能有希望呢?我对中国的现状有些许的悲观和绝望,我对共产党政权不抱任何幻想,他们决计是不会政治变革的。虽然近期有些人鼓吹习近平新政,但我认为这就像迷幻毒药一样让你等死而已,权贵集团只会想尽办法维持手中的特权,根本不会自掘坟墓的。

有人常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不是要贬低中国人,而是经历越多越深刻的体会。譬如在美国,我经常会听到一些已经获得绿卡或者美国公民身份的华人讲这里歧视华人云云,我总是一脸质疑地反驳,“为什么不反过来想想自己为何有被歧视的感觉呢?是因为华人自己做得不好常常不遵守规则,给人留下了很坏的刻板印象,所以人家若对你很提防很注意那就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是你自己的不良行为造成的恶果。”无论是偷渡还是移民来美国的大陆华人都携带着很多清不掉的恶习,甚至有朋友批评“这就是蝗虫、蛆虫,走到哪祸害到哪,美国已经够宽容的了。”

很多中国人到了美国会逃避纳税、骗取各种社会福利,华人聚居的地方环境被糟蹋的脏乱差,似乎他们只顾“淘金”,享受着美国的社会福利,消费着美国的民主自由,却不愿付出不愿尽义务。有很多海外华人甚至为中共唱赞歌时时表演爱国秀,但又不肯放弃美国身份投入他“伟大党国”的怀抱,真是令人大跌眼镜。不得不承认,共产党六十多年来对民众的毒化教育真的很成功。即使有一天中国共产党垮台了,而人心的转化、反洗脑的工程之路还很长。

百年前,法国思想家卢梭就已经在其《社会契约论》中如此强调:“我看到世界上人口最多最出名的国家被一群盗匪统治着;我进一步仔细观察这个出色的民族,我发现他们当奴隶,我并不感到惊讶。这个民族一次又一次地被征服,总是听天由命,听任盗匪的宰割。我看他们连叹息的勇气都没有。这个民族之中的人是有学问的,但却是胆怯的、伪善的和有江湖气的。他们话说得多但不说明问题,富有知识而毫无才干,很会装腔作势而缺乏理想。他们有礼貌,态度殷勤,举动灵活,但却狡猾刁奸,老于世故。他们把一切义务和道德看作礼节仪式,只知道敬礼和鞠躬,而不知道什么是人性。”而今天,我重读此段落仍心有戚戚焉。当年毛泽东挟共产党的旗号打下红色江山果真有适宜它生存的土壤。

为2月19日茉莉花镇压两周年而作
关键字: 李昕艾
文章点击数: 422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