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 】  时间: 3/6/2013              

廖亦武:修女的愤怒

作者: 廖亦武 廖亦武

在《上帝是红色的》里面,我个人最看重的一篇,是《百岁修女张印仙》。这是被独裁迫害所激怒的老人,她却如此的长寿!她的存在完全颠覆了中国传统逆来顺受的养生之道。

我逃到西方快两年了。但是我的梦中还充满那些扭曲的皱纹,她居然跳脚说——他们想让我死!我死了,他们才好把传教士留下的教产拿去,他们才好对人撒谎,说共产党没有赶跑传教士,没有判决传道人,保护信仰自由等等。我偏不死。上帝让我活下来,就是为了见证他们的末日——真是个信仰战士啊。可她不明白,外面的世界已经变化了,不再是她内心那个泾渭分明的上帝的疆土。

作为红色撒旦的中国是越来越腾飞了。魔鬼上天,信仰就会落地。所以和中国做生意是当今西方的一种常态.生意的品种,也从纯粹金钱交易,拓展到政治和文化领域。哈佛大学已经沦为中共高层的“黄埔军校”,年复一年地为之培养治理中国人民的管理精英。由於学术自由,就有一位叫傅高义的资深教授,为大独裁者邓小平作传,为1989年的天安门大屠杀辩护,认为杀戮也是迫不得已。傅高义教授当然没必要阅读《上帝是红色的》,也没必要知道一位无名的百岁修女徒劳的控诉.傅高义教授是典型的学院精英,深居简出,学识博大精深,一个修女所坚持的有关上帝的常识,他不需要在意;正如马悦然教授作为诺奖终身评委,以汉学泰斗自居,就可以因为自己的学富五车,而忽略不可以推荐和授奖给共产党高官(中国的纳粹作家)的人类良知的基本常识.

美利坚以基督教立国,无论是富人和穷人,在这儿都沐浴着来自天堂的光辉.每一届总统在上任时,都要手按《圣经》起誓。可《圣经》最伟大之处,就是常识的彰显,邪恶和正义,独裁和自由,迫害和反抗,魔鬼和上帝,还有最终的审判。

但是,去年,在《上帝是红色的》推广过程中,我一再感到困惑——共产党在美国,如肮髒的暗流,不知不觉地侵蚀着。来自中国的产品、广告、特务、愤青,以及莫名其妙的难民和骗子比比皆是,与着书立说的学院精英们遥相呼应,形成了一股来势汹汹的“中国热”——双重标准合理并存,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都是着名刽子手,可毛和邓干掉的绝大部分是中国人民,所以应该被研究和赞美。

而在万里之遥的东方,百岁修女张印仙所秉持的那种信仰的力量呢?

也许,被谋杀的马丁.路德.金会给我一个答案。可惜他已经去了天国。

2013年3月5日於柏林

 

关键字: 廖亦武
文章点击数: 338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