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9/2013              

野火:长春婴儿之死:在善与恶的交汇点上

作者: 野 火

这两天有一件事总悬在心头。3月4日看到一条消息:万人接力搜寻失踪婴儿。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4日这天早上7时20分左右,在长春市西环城路附近,一辆车牌号为吉AMM102的灰色RAV4车辆被盗,当时车内还有一名2个月大的男婴。事发后,三千警力投入搜寻,长春很多出租车和私家车了解这件事后便自发地开始参与寻找,有数百辆出租车放弃了运营,很多私家车主也参与了全城自发搜寻的队伍。

“求求你一定要保证孩子的安全,不要伤害我的孩子。”那位孩子的粗心母亲心急如焚地跪在地上,向不知名的偷车贼发出几近哀号的悲鸣,甚至几度昏厥在地。作为母亲,她挂念的当然不是自己价格不菲的丰田轿车,而是车里两个月大的婴孩,何况襁褓中的婴儿还需要吃奶。

3月4日这一天,那个被母亲留在自己车内的“宝宝”,一时堪称长春所有人的“宝宝”。这期间,通过消息报道,人们看到了很多久违的人性闪光——当天下午14时30分许,公主岭市范家屯内,长春城内许多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主聚在一起, “两台车分一个组,见村屯就往里钻,然后挨家挨户寻找……”个体出租司机刘师傅按照市民提供的线索,向黑林子方向进发,“几乎走到了每个村屯、每家每户,但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后来,一部分搜索成员向怀德方向驶去,然后从大岭返回长春,一部分顺原路返回到了范家屯。“当我回到范家屯时已快到下午3点多,我是滴水未进,饿坏了。”刘师傅说。“我走进超市,买了面包、饮料和火腿肠,正准备交钱时,一名奥迪A4的私家车车主一下子抱住了我。”刘师傅回忆,“他说,还是我请你们吃饭吧,你们赚点儿钱不容易,于是就抢着付了钱,让的哥很感动。”

4日这天,跟着最上火的是那些新妈妈们,听说如果孩子找到后可能需要母乳,很多人打来电话、在微博上发信息,说“如果孩子找到了,我有奶水,可以来找我”。还有一位姓赵的先生说:“偷车的大哥,你如果要是在双阳,你可以把孩子放在双阳任何地方,然后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把孩子接来。不为别的,因为我儿子今天正好满月,我爱人有奶水可以喂孩子。”

有位叫“小叶子”的网友在微博留言:长春人民,温暖了这个冷冷的春天。数万市民都在寻找这两个月大的可怜的孩子。六个小时过去了,孩子吃什么?偷车贼,如果你也听到了广播,你把孩子放到安全的地方让我们能找到他,你也是做了件善事。想想吧,你的父母,你的孩子,别再错下去了,回头吧!

然而,第二天——3月5日,一个最让所有善良的市民瞠目结舌的消息,还是赫然出现在人们的眼前——“长春偷车贼发现婴儿哭将其活埋。嫌犯周喜军在5日向警方自首。据48岁的周喜军交待,3月4日上午7时许,将停放在长春市西四环路与隆化路交汇处的为家超市门前的一辆银灰色RAV4丰田吉普车盗走后,驾车直奔长春至双辽公路。途中发现被盗车后座上有一名婴儿,周发现男婴哭闹,遂将孩子掐死,埋在了路边雪中。

闻此噩耗,网上顿时被一片千刀万剐的诅咒所淹没!看到这个结果,我有一阵喘不过气的压抑堵在胸口。许多网友都在疑惑,面对这么幼小而无助的生命,这个男人怎么能下得了手?在他掐死婴儿的那一刻,所有野蛮的兽性都在这个不配为人的男人身上加倍复活。

小时候,曾听过这样一个并非杜撰的真实故事,在印度加尔各答东北的一个名叫米德纳波尔的小城,一到晚上,人们就常见到有一种“神秘的生物”出没于附近森林。那是两个用四肢走路的“像人的怪物”常常尾随在三只大狼后面。后来人们打死了大狼,在狼窝里终于发现这两个“怪物”,原来是两个裸体的人类女孩。大的年约七八岁,小的约两岁。这就是曾经轰动一时的“狼孩”事件。据美国1976年的《自然史》杂志介绍,像印度“狼孩”这种自小就由野兽抚育人类幼童的事例绝不止一件。如1344年,在德国黑森也发现了被狼哺育长大的小孩;1661年在立陶宛发现的与熊一起长大的小孩……

“狼孩”的事实,不仅证明即使是野兽,也会对幼小的生命心生怜悯,不忍饕餮。而且也证明,人类的知识和才能并非天赋、生来就有,而是人类社会实践的产物。人不是孤立的,所有的人,都是高度社会化了的存在。脱离了人类的社会环境,脱离了人类的社会环境,就形成不了人所固有的特点。换句话说,社会环境是对人的心灵和行为规范产生潜移默化的孵化器。

再来看看同样的案情发生在美国,情节几乎相同,但其结果却完全迥异:图为婴儿及被盗吉普车据美国《纽约邮报》报道,一个月前,一对年轻美国情侣从商店里出来准备驾车离开时,男子因惦记在商店里看中的一款手机,回到店里将手机举到窗边给女友看。女友为了看清,从未熄火的吉普车里下来凑近看。结果一名小偷迅速上车将车开走。当时,汽车后座坐着这对情侣刚满8个月的女儿。男子见状慌忙出来追车,但未能追上,遂立即报警。然而在警察接到报案40分钟后,报警中心接到另一个报警电话说发现一辆吉普车内有一名女婴,在告知车辆的准确位置后电话被挂断。警方立即到该地点将被盗的吉普车和女婴救回。据警察推测,这名有西班牙口音的嫌犯应该是在偷车后发现后座有个婴儿,也许出于不忍心,就主动报警,弃车逃跑了。

在美国的偷车贼身上,我至少看到了“盗亦有道”的传统规则,而在中国的偷车贼身上,我只看到了丧尽天良的凶残。

媒体上所谓“人格不健全”、“人格变态”等用词,都有意无意地回避了这个社会的病症。改革开放30多年来,国人突然之间对金钱发狂似地顶礼膜拜,自私、冷漠、贪婪成了整个社会迅速堕落的一道人文风景线。从佛山的被碾压女童小悦悦到安徽14岁少年因修手机缺钱一锄砍杀农妇,每年发生不知多少婴幼儿被盗抢案,甚至还有孕妇被强行引产导致母子双双殒命的事件……难道中国真的已经进入弱者互残的时代?

为什么现在的人都变得如此冷血?这使我们仿佛突然之间对这个社会感到陌生起来。

就像刚刚发生的长春这个杀婴事件一样,善良和歹毒形成了两级,一方面,整个城市一夜之间都被人类原初的善良所激发,纷纷自发地上街寻找,另一方面,人,又忽然之间变成了比野兽还有凶残无比的动物。结果,仁慈之心还是败在了兽类之手上。难怪有人说,当人类变成野兽的时候,他就比野兽更坏更歹毒。

哲人说,环境造就人。这并不是说环境能决定一切,而是说环境能触发人们内心的某些动机。可以设想,如果在一个环境中,普遍都在寻求即时利益,那么身处此境的个人也就难免会随波逐流。一旦追求即时利益成为了社会成员的普遍行为,那么,这个社会也就演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社会,一个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社会。但当一个社会的环境普遍都被善意充溢的时候,那些即使一时被恶占领的头脑也会有灵光闪现的一瞬——就像上述美国那个偷车贼的一念之差所做出的人性选择一样。

当整个社会的风气都在不择手段地追求实利的最大化时,这个社会就无可避免地罹患重病了。不过,好在长春还给我留下了一个绝望之余的些许感动。毕竟在这场与野兽的争斗中,我总算还能看到有人在逆病态的环境而动,努力保持着人性,尽管同时有人蜕变成连恶兽都不如的人渣。
关键字: 野火
文章点击数: 4610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