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9/2013              

王书瑶:党、政党和党章

作者: 王书瑶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一、党

《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党”就是“政党”,在中国就是专指中国共产党,这倒是个不争的事实,我们经常说的党,还就是专指中国共产党,比如说“党啊,党,你是我的亲娘”,一定不会考虑是国民党或是农工民主党,就连“党”字也被他们垄断了。

在人类历史上,党和党派由来已久,现在有人认为,中国春秋时的儒家和墨家就已经是“党”了。不过这只好像是“派”,还不是现代意义上的党。到了唐代,就有了明白的“党争”了,“牛李党争”中“牛”指的是牛党首领牛僧孺、李宗闵;“李”指的是李党首领李德裕。他们之间纯粹是意气之争,互相排斥,他们的唯一原则就是“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不是政策或治国之道的分歧,而是“人”的分歧,如果说中国人有“劣根性”,这就是其中之一。

宋代的大文学家、政论家欧阳修老先生作有“朋党论”,他认为党只有两类,一类是君子之党,一类是小人之党,君子之党以“道”聚,小人之党以“利”聚,道则永存,利则有时而尽,利尽则党亦散,与今日之党,有许多相同和不同之处。从表面上看,现代的诸多政党有不同的政治主张和价值取向,说起来虽然都是冠冕堂皇,实际也有君子之党与小人之党的区别:有的党是真心为自己的信念奋斗的,是君子之党;有的党,一心只是为了自己“党”的利益而活动,同自己宣称的理论与信仰风马牛不相及,就是小人之党,他们口口声声说是为人民服务,却干的全是为自己服务、为自己的利益服务、为自己坐稳江山服务的事,就是小人之党。世界各国共产党之首,——苏联共产党,一夕之间土崩瓦解,“竟无一人是男儿”。

没有大公无私,没有那回事。

今日共产党之大陆中国,党之一词,完全为中共所垄断,断无其他可称为党的组织存在的自由,其他的“八大民主党派”,只是中共的附庸,在它们的党章当中,都明确写着“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条款,所以说它们都不是独立的政党。

在大陆之外的台湾,除了国民党民进党之外,还有不少的党,在网上列出名字的党有120个,还有人说有450个党派;在中国大陆之外,还有民主党、民主阵线等等名目的党,他们都是反对中共的。在大陆就是弱弱地成立的几个党,比如中国民主党或自由民主党,很快就被取缔了,共产党绝不承认他们是合法的。不过,近来还是有一些人,公然自称是“中国民主党”的人在活动,2012年在“支援陈平福,反对文字狱”的连署中,有37人就自称是“中国民主党”党员的人签名,他们都是浙江人。最近又看到,中国民主党浙江省委员会的募捐公告,他们还在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活动。另外还有两个“半合法”的党,一个叫“中国工人(共产)党”,一个叫“中国毛主义共产党”,后者这些年已经销声匿迹,而前者,我最近还收到他们的邮件,为了表现自己的独立性,还要假惺惺对中共进行监督,一副小丑模样。我不知道他们的总后台是谁。

以我看来,所谓“党”,就是一些人,为了一个共同的政治目标而联合起来的组织,它要有一定形体,一定的组织原则和组织系统。党必须要有政治目标,没有政治目标的组织算不上是“党”,只能是“派”,或其他社团组织,比如工会、商会、艺术家联合会等等名目繁多的社团组织。一个派如果有一定的政治目标,但是若还没有定型的组织,也不是“党”,只能是“派”,像左派、右派、自由派、顽固派等等。

二、政党

至于政党,该“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代表某个阶级、阶层或集团并为实现其利益而斗争的政治组织”,这里面充满着中共的阶级斗争理论。就是按着这个解释,中国共产党根本就没有资格由纳税人来养活,你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不是政府,凭什么要纳税人养活?另外,一个党是不是只能“代表某个阶级、阶层或集团”的利益,也值得考虑,国民党的党纲明白地说,他是根据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建立起来的,明白地说,他是“全民政党”;中国民主进步党(民进党)的党纲则明白地说,他就是为了“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这个台独纲领,我们根本不能说它到底是代表哪一个阶级利益的。因此,说一个政党必定是代表某个阶级利益的定义,占不住脚。

再以中国共产党的党纲为例,2002年在他的16大上面,就把党纲修改成: “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中共明白地宣布,他不再只代表某一个阶级的利益,而是代表“全体”中国人的利益的政党,“词典”为什么还不改?中共这样美化自己,说他是“全民党”,目的还是掩盖他只代表一小撮权贵资产阶级利益的事实。就是全民党,它也是政党,不是政府,也没有权力要纳税人养活。

建立一个政党,要具备以下几个条件:首先是要有人,其次是要有一个被这些人共同信仰的政治理念,这个理念,最后形成党纲;第三是要有一个章程,也就是党章;第四是要有领袖或领导机关;第五要有若干职能部门;第六是在一定条件下的纵向联系和横向联系。其中,最重要的是前三项,我发现,在日本和以色列,只要有五个议员,一商量,一个新的政党就可以诞生了。

有一些人和有一个被这些人共同信仰的政治理念,这两件事几乎是同时发生的,这个政治理念,在起初,也只是大致一致的,在对这个信念的表述上,在起草党纲的时候,会发生细微的争论,但是,最后还是会取得一致。

任何政党,都必定是一个法人,一个法人,就要有这个法人的运作规则,对于政党来说,就是要有一个党章,规定这个党如何组织和如何运作,关于党章的内容,我将在后面讨论。任何组织都要有一个领头人,也就是法人代表,他对这个组织的活动负责,但是对于政党,情形可能不同,对组织负责的人,未必就是这个政党的领袖,这在英美两国是通常的情况,美国或英国主要政党的主席,只负责党的组织活动,而真正的领袖,在美国是两个政党的总统候选人或总统,在英国则是首相候选人或首相,行政负责人和政党的政治领袖不是一个人。但是,在另外的情形下,党组织的负责人,——经常都是党的主席,——也同时就是这个党的领袖。

一个政党是不是一定要代表某个阶级或集团的利益,还值得再讨论,比如说,美国的共和党被认为是代表美国大资产阶级的政党,而民主党则被认为是代表中、下层民众利益的政党,但是,美国的选举是一人一票的选举,哪个政党得到选民的支持多,哪个政党的得票数就一定多,哪个阶层的选民多呢?自然是中下层的选民人数多,按着这个说法,就应该总是由民主党执政,可是事情并非如此,在美国政党轮流执政的记录上,恐怕还是共和党执政的时间稍长一些,或大致相当。如果共和党真的只代表上层资产阶级的利益,为什么下层选民要投他的票?

就是说,不论什么党,他在政治理念上或在名义上是代表哪个阶级或集团的利益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政策取向是否有利于多数选民的,只要有利多数选民,多数选民就会毫不犹豫地投票给这个党,选民可不管你这个党在名义上是代表哪个阶级的!

也可能某个党在政策取向上有对某个阶级利益的倾斜,如果它造成全国利益的损坏,接下来,选民就会把选票投给反对党,以“矫枉过正”,在摇摆中平衡。

三、党章

任何团体都要有一个章程,规定这个团体的宗旨、运作方式、结构等等,就像一个国家都要有宪法一样。

党章中第一个重要的内容是这个党的纲领,也就是党纲,党纲规定这个党存在的原因、目的,也就是宗旨。尽管它很重要,可是却并非每个政党都有纲领,如果这个纲领是不言而喻的话。比如,美国的两大政党,——共和党和民主党,就没有党纲,因为他们存在的原因都是为了贯彻宪法,宪法就是他们的党纲,所以就没有必要再规定一次。

但是,另外还有的政党,却有专门的党纲成文。台湾的民主进步党在党章之外,专门有一个党纲的文件,用了5100多字,阐明自己的纲领。其中,最核心的要求是:“建立主权独立自主的台湾共和国”。在党章的序言或正文的第一部分规定党纲的占多数,国民党的党纲则强调的是中华民国和三民主义。中共在2012年的18大上,第16次修改自己的章程,有三个要点:一个是再次确认他是全民党,再是强调“三个代表”思想,第三个重点是强调实现共产主义,字数也不少。

中共的党纲,还有一个特别的现象,那就是每一届党的头头,都要在他的任期结束的时候,在党纲中增加他的一句话,于是就有了“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这一套话,其中,最显眼的是“三个代表”,因为只有这个思想是“重要”的,这表示江泽民的实力。如果能传下去,这个“行动指南”,就会无限地扩大起来,习近平总书记如果能完成任期,不知道他会增加什么离奇古怪的“行动指南”?是“中国梦”,还是“鞋论”?这要看。

党章中的第二个重点就是党员了,没有党员也就没有党了,但是,对党员的条件,不同的党则有完全不同的要求,在美国,一个选民,只要投了哪个政党候选人的票,这个人就自动成为这个党的成员;而中国共产党则对入党者的条件,做了许多严格的规定(具体运作是另外一回事),这要看一个党的性质、他要对社会和对国家控制的程度,大凡只想以自己的政策影响这个国家的,影响议会运行的,对党员的要求就比较宽松,而要想完全在行政上也要控制这个国家的,对党员的要求就严格得多。

党的组织是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大致有两个方面,一个是组织原则,是民主的还是专制的;一个是组织是松散的还是严密的。在口头上,没有哪个政党在党章上就规定这个政党是独裁的,都说自己运作方式是民主的,就是独裁,也要走一个选举的过场。不过,孙中山先生曾经说过要他的同盟会的会员要绝对服从他个人的话,国民党的党章又规定,党的总理是孙中山,党的总裁是蒋介石,其他方面则要求党员有十分广泛的权力,比如非常重要的选举权。至于中国共产党,普通党员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权力,从上到下,都是由现在掌权者决定后面的事情,因为在它的党章中有一条非常奇特的规定:它先说是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这还罢了,第三条却是“全党服从中央”,这问题就大了,只要有人在一届中央中占定了位置,以后的人事安排和政策路线,就都由他说了算,因为是“全党服从中央”,这样就形成了下一届党委的人选,都是由上届的领导指定的,这包括下一届大会的代表、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都是由上一届总书记决定的。甚至不可思议的是,就连下一届委员会要干什么和怎么干,也要由上届的委员会事前决定,比如说,十八大的政治报告是十七届的总书记做了,十八大要贯彻什么精神,也是由十七大的总书记决定的。这同父传子的“家天下”如出一辙,却不仅仅是党天下而已,因为它已经变成共产党内的独裁者控制的组织了。共产党控制中国,少数控制共产党,也就是少数人控制整个中国。

中国是被这几个少数人控制的。


台湾民进党的党主席由全体党员直接选举,规定两年为一任,可连任一次,所以自从民进党成立以来,党的主席像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从第一任江鹏坚,到接下来的姚嘉文、黄信介、许信良、施明德、林义雄、谢长廷、陈水扁、蔡英文,到现在的苏贞昌,在不到26年间,一共有10个人当过民进党的主席,平均只有两年多,同日本首相轮流之快有得一比。

组织的严宽程度,相差天壤。在美国,投了民主党的票就算民主党的党员,没有任何组织手续,也不会有什么各级层层领导的上下级组织;中共则不然,每一层组织都是严密的,而且还支部建在连上、建在工厂、企业、机关、政府、村庄、街道,一切有人的地方。都控制住了,无所不在。

值得一提的还有纪律问题,一个组织必定要有纪律,否则,一盘散沙,不会有力量,有了纪律,必定是一部分人会失掉一部分自由,这是组织产生力量的代价。

党章要规定的东西还有很多,限于篇幅,本文就不再详加讨论了。

2013年4月2日
关键字: 王书瑶
文章点击数: 26412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