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1/2013              

野火:株连无辜何日是尽头?

作者: 野 火

近期发生在安徽的一桩事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安徽省的张林先生是当地一名比较活跃的民运人士和“六四”分子。他因长期投身于民主和人权事业,故常年受到合肥警方的骚扰和恐吓。警方为了阻止张林的追求民主、人权的工作,于2013年2月27日下午,将张林先生年仅十岁的女儿——张安妮从合肥市琥珀小学带走,3个多小时后,张林本人也被合肥警方以办理“暂住证”为由带至蜀山区公安分局琥珀山庄派出所。在这里,他竟见到了自己的女儿。

小安妮被关押在派出所近二十个小时,期间先后经过两家派出所的关押。在这两处关押期间,安妮都遭遇到很不友善的对待。警察当天夜里将安妮押送到蚌埠市青年派出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获释。夜里寒冷,安妮蜷缩地在关押室中睡了一个晚上。张安妮在饥寒交迫和恐惧中度过了二十个小时。父女俩在被关押了20小时后,才得以释放。幼小的安妮在警所里充满了恐惧,稚嫩的心则一直向往着朗朗书声的教室,思念着一同学习、玩耍、无忧无虑的同学。

4月8日上午,憧憬着校园生活的小安妮准备恢复就学时,却遭到校方的无情拒绝。理由竟是:“有关部门”将安妮带走,现在返校须有该“有关部门”的同意即开出证明才能返校。这种荒唐的理由,让我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张林先生为了践行自由,几进几出,前前后后蹲了13年牢狱。现在孩子又面临失学的危险。父亲勇于从事人权事业,女儿却遭到官权力的报复——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

合肥当局的逻辑其实很简单:父亲既然是有问题的人,孩子就必须付出牵连的代价。这种源于中国古代的株连之罪,没想到在今日之中国,仍然处处死灰复燃。古代的株连九族就是指一人有罪而三亲六戚都难以幸免于难。任意牵连没有犯罪的人,是古代的恶法。但时至2013年,小女孩安妮,竟因受父亲的株连而无法复学。这种让无辜的孩子遭受株连之苦的事态,目前正在冲击众多网友的底线。



但张安妮还不是现今中国的唯一。这几年最著名的事例要数2010年中国公民唯一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了。刘晓波因发起《零八宪章》的签名运动而被北京当局以所谓“煽动颠覆政权罪”判刑11年。但其妻子在中国政府的任何公开信息中,都找不到一丁点犯罪的记录,只是因为她是“罪犯”的妻子,就同样受到等同于“监外执行”的下场。2012年12月7日, 刘霞哭着向美联社记者讲述了自从丈夫刘晓波获奖以来,她自己这两年受到非法软禁的荒诞经历。尽管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在情感上对刘晓波获奖的后果做好了准备的人”,但她从来没有想到丈夫得奖后,自己就没办法离开自家的家门了。由此看来,中国虽然在邓小平之后一跃而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但在政治文明方面,很多地方几乎还停留在前清的“株连九族”时代。

虽然比毛泽东政治恐怖时代已有所改善,但人们对株连之罪仍然心有余悸。在“文革”年代,政治株连之风达到了49年之后的顶峰。例如,1966年“文革”中发布的《公安六条》,就把所谓“五类分子”扩展为“二十一种人”。原来的“地、富、反、坏、右”,加上叛徒、特务、“走资派”等各色政治贱民全都划分为“五类分子”。这都是毛泽东创造出来的伟大发明之一。

值得深思的是:现在中共的最高党魁——习近平,曾经也在“文革”中,因受其父的牵连而当过很长一段时期的“狗崽子”。他自己也亲眼目击了许多“红二代”如何在毛泽东的专制铁幕下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和无情的迫害。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最致命的就是等级制度。在权利的问题上,即使是兄弟姐妹之间,也会毫不留情。何况中国社会,自古就是按照家族方式生存的。古典名著《红楼梦》展示给我们的就是:四大家族,盘根错节,利益均沾,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有利益的时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祸乱的时候,无人能够超脱。在这一点上,与今日中国统治者的思维逻辑其实也是一脉相承的。



现在,小安妮最需要的是回归学校,享受法律所赋予的学习权力。但笔者走笔至此,小安妮仍然没有得到当地琥珀小学的复学许可。试想年仅10岁,一个本该天真烂漫的年龄却看到了人性和制度的最暗一面。网上有人称小安妮堪称现在中国最小的“良心犯”,一如现代版的“小萝卜头”。不知道她现在或者日后会不会抱怨他的父亲,抱怨他“意见太多”而令年幼的自己也身陷囹圄,甚至使自己小小年龄就不得不遭受株连之苦而一夜之间蓦然失学?

可以料想,无辜失学的打击,不仅对小孩的心灵造成了心理伤害,而且对这个在世人期望之中正走向文明转型的国家形象也将带来恶劣不堪的负面评价。眼下,小安妮无辜失学的事情已经牵动了网民大众的民心,并已在网上形成了颇具声势的声援浪潮。各省维权律师和很多维权义工及网友们目前正聚集在合肥,进行接力绝食、烛光晚会等活动声援小安妮。另据微博传来的最新消息透露,连隔海相望的台湾在野党——民进党前主席蔡英文也于前几天向张家父女伸出了令人感动的援手。蔡英文表示,可以让小安妮来台湾念书,一切费用全免。如果是真的,小安妮就可以在自由的天空下,沐浴着清新的空气和阳光快乐地成长!

学校,本该是育人的摇篮,是不畏权势的楷模。然而当它居然连学生的人身安全都不能保障之时,我们只能感到愤慨!台湾同胞现在表示欢迎小安妮赴台读书,这与中国内地的冷漠和荒唐形成了多么鲜明对比!这种跨越意识形态之争的大爱情怀,会让这边厢的“负责任的大国”情何以堪?有网友直斥道:“面对张安妮的失学,CCTV不发声,环球时报不登载,吴法天不讲法了,孔三骂理性对待了,申纪兰不代表了,杨澜不担心孩子的前途了,司马南不讲为人民服务了,芮成钢不讲代表亚洲发言,这个国家之所以被搞乱,就是因为太多垃圾为了一己之私,只对权势发情,不为正义发声!”

著名学者胡适曾指出:“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同理,争取孩子的尊严即是争取国家的尊严。如果一个国家的孩子连尊严都没有,那么这个国家恐怕就离灭亡不远了。

中国的义务教育法不是明文规定年满6周岁的儿童拥有接受基础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吗?合肥警方有什么权力剥夺孩子上学的天赋权利!异见人士张林先生如此感叹:尽管一生受尽伤害,我也并没有太多怨恨。我现在仅仅要求,我的孩子也能够像地球上所有的孩子那样,正常地上学。我们已经被剥夺了太多做人的权利,难道我们的后代,也要世世代代被剥夺做人的权利?甚至连上学的权利都可以被任意剥夺吗?对比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吧,阿肯色州州长为了阻止9名黑人学生上白人的中学,竟派出国民警卫队占领了小石城中心的高中部。随后,总统艾森豪威尔威尔也毫不示弱,命令101空降师出动,占领了小石城。让全副武装的空降兵护送黑人孩子去上学。行动双方均在地区法院与最高法院授权的范围内进行,完全不理会地方当局的违宪指挥。这件事彰显了权力的公正和宪法的尊严。《法国国民公会宣言》上说,“一个公民的自由是以另一个公民的自由为界限的”。为此,张林先生的女儿——小安妮是否能在近期如愿复学,我们和成千上万关注中的网民,将在不断呼吁中拭目以待。
关键字: 野火
文章点击数: 389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