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4/2013              

野火:港人这次为何要发起“抗捐运动”?

作者: 野 火

与上一次汶川地震中香港人发起的声势浩大的募捐行动相比,这次面对雅安地震时,港人却出奇地冷静!这是为什么?



记得2008年“5.12”汶川地震时,港人面对内地同胞家园尽失、满目疮痍的悲惨景象,纷纷被深深打动。仅在短短数天之内,香港各界就募得捐款逼近10亿元。那可以说是香港近数十年来一次破纪录的赈灾行动。

而面对这次雅安地震,当港府宣布准备捐出一亿港元的时候,立法会却有68.29%的议员投票“反对动用公帑”,许多议员也公开表示不会捐款,支持捐款的仅有7.32%。反对捐款的理由主要是:大陆地方官员挪用港人的善款相当普遍,过去5年,许多香港人已经看透了内地官僚体系的运作本质,2008年港人总共捐出了超过100亿,几年后,各地媒体陆续揭发地方政府挪用捐款,先把政府办公大楼建得美轮美奂,更有官员用赈灾款购置豪华越野车,甚至有香港政府监管兴建的学校,被拆卸后再卖给发展商牟利,凡此种种,无不叫善心者心灰意冷。对此,有香港立法会议员王国兴愤怒地表示,让启用不到两年的这所学校拆迁重置,无异于白白浪费了香港纳税人的钱。4月26日,中共喉舌香港《文汇报》发表了一篇火药味浓烈的极左社论称,“抗捐就是反中央反民族”。《文汇报》如此上纲上线,无异于吓唬港人:港人只有捐的自由,没有不捐的自由!

采访过内地灾难新闻的同行都认识到,有内地行家粗略统计过,我们每捐10元善款,当中有1元用到灾民身上,已算是相当不错。善款以各种形式被挪用,内地民众已司空见惯,曾经有一位内地富豪私底下跟笔者说过,在他们富豪圈子里,绝少人自愿捐钱做善事,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知道,捐款都要经过政府统一管理,最终善款落到贪官口袋里,然而大家都心照不宣。

至于“援建的中学被拆除”,这一事实也令港人尤为失落。那所港人命名的紫荆中学原为绵阳民族初级中学,“5.12”地震发生后,教学楼严重受损,港人闻讯,立刻由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紧急援助了200万元港币,并争取到特区政府补助200万港币,加上当地绵阳市政府投入重建资金256万元人民币,在原址建成教学楼2937.1平米。

事后,绵阳当局在回应香港人的质疑时辩称,原校园狭小,学校教育教学无法正常开展,应师生和家长迫切要求,才投资7000万元异址迁建。但这个理由是说不通的。因为提升灾区办学环境的规划是在此之前,而商业开发项目却在这之后。据说背后真实的原因是,这所建成的中学教学楼正好挡住了政府的政绩工程—— “涪城万达广场” 这一地产项目的施工进展,所以当地政府部门决定拆除。这就是被外界指为“学校为商业开发让路”的典型事例。

当然让港人感到气愤的远不止于这一件事。据报道,汶川地震灾后重建中,部分单位违规建设豪华办公楼现象屡屡频发。灾区三台县最大的一间单人办公室面积达66平方米,超出国家规定的县级直属机关科级干部使用面积9平方米标准的6.3倍。而灾区学校的建设却存在偷工减料的现象。当一笔笔捐款飞奔而去,汶川各地方政府的豪车升级了,办公楼奢华了,官员们的腰包鼓起来了,而难民们今天的日子依旧窘迫。此时,豪华办公楼在山穷水尽的灾区现身,因此就显得分外刺眼。众所周知,人们捐钱的目的是用于抗震救灾,而不是违规豪华办公楼。要知道,汶川已不只属于汶川人民而是属于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纷纷关注的目光。谁愿看到自己的捐款,变成政府豪华办公楼的一砖一瓦?那些拔地而起的豪华办公楼不仅严重伤害了所有捐献者的善良意愿,而且更失去了所有国人曾经的信任和支持。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后发现,有不少省份将红十字会、慈善会、公募基金会合法接收的社会捐赠资金转入了政府的财政账户;有的省份甚至将红十字会、慈善会和公募基金会接收的定向资金也强行转入政府的财政专户。 

有的省份虽然没有收走红十字会、慈善会和公募基金会所接收的社会捐赠资金,但是,政府在紧急阶段购买物资的费用、到灾区开展救灾活动的费用、盖活动板房的费用、安置灾区儿童的费用、灾后重建的费用,有相当一部分都是由红十字会、慈善会和公募基金会买单。 

另据报道,著名艺术家方力钧在向外界披露,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中,有一百多艺术家义拍款项8358.896万元,定向捐给青城山市,所有工作公开进行。但时至今日,青城山有关部门竟称没收到,这笔善款不知所终。如此结果令人心寒!八千万元,可谓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义款下落,目前依然是一笔糊涂账。地方官员有法不依,一切行动以部门权力与部门利益为中心的现象在内地似乎早已习惯成自然。一些地方政府把民间组织募集的捐赠资金也席卷而去。而民间组织更无法向捐赠者和公众交待捐赠资金的使用情况和使用效果,这便直接削弱了民间组织的社会公信力。

2012年5月5日,四川绵竹5.12地震重灾区的一百多位遇难学生家长,到政府和教育局请愿,要求解决校方责任险问题,同时要求当局公开多位正副镇长因涉嫌侵吞救灾善款被抓的案情。学生家长告诉记者,镇政府开设的捐款账户,收到三亿元善款,七成被贪污。

官员贪污地震捐款已非首次,2012年11月,汶川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张通荣就已因贪污地震捐款被捕。一场地震,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灾难,却给贪官张通荣们造就了无数的敛财机会!据去年11月8日《南方都市报》报道,张通荣利用银杏乡震后安置房工程特许权,受贿近500万元。在雁们乡威州中学重建场地平整工程中,又受贿多达两千多万元。这个09年3月担任汶川县县长的张通荣,竟把海内外捐助的数亿资金当作他自己的一次千载难逢的发财良机。



2008年“5.12”汶川地震后, 据民政部报告称,截至同年9月4日,全国共接收海内外社会各界捐赠款物总计593亿元,但其后四年来,未见官方公布地震捐款数额。多年来,政府部门就是这样从来不向社会公众公布每一笔善款用在何处,公众更无从了解自己的捐款是否真正送到了灾民手中。这期间,捐款被滥用,甚至贪污的情况,时有所闻,但官方一直低调处理。对此,网民只能无奈地呼吁:“汶川的那些贪官们,你们能给灾民,留点钱吗?”而对此倍感无奈的香港人更只有祈祷:多么希望让我们的爱心可以传达到他们手中,而不是在半途就烟消云散……造成至少七万人遇难,其中包括约六千名学生,经济损失达数千亿元,各地纷纷捐款相助,数月后,现在不仅香港人对募捐表现冷淡,内地人也不再对捐款积极响应了。雅安地震之后,深圳红十字会在街头募捐,但许多路人见此宁可绕道而行。因为很多市民认为,捐钱等于是在养郭美美。试想,当年的一个90后的女孩子,何以做到经理的职位?人们从她炫富的照片上看到,奢华的5、6个爱马仕包,买一个都要二、三十万人民币,此外她还拥有漂亮的名车……这不由令人从郭美美而联想到红十字会内部的领导或更高的领导都贪到什么地步了!中国红十字会不仅在微博上收到了满屏、满屏数以几十万的“滚”字,而且在汶川地震救灾中也被爆出种种丑闻。我们从网上疯传的那张路人见到捐款箱都避而远之的图片中,就足以证实,现在大陆民众对所谓红十字会的信任度已跌到多么深不见底的低谷!

最近一则网上疯传的新闻更令人惊讶不已。4月25日,央视网编导兼主持人“央视淇儿” 转发了搜狐午间快递:红十会发言人放出猛言,要重新调查郭美美事件!没想到郭美美收到战帖后,立即发出声明:“只要红十字会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立即公布红十会很多不为人知的贪污内幕!资料我已寄到美国,有胆的你们放马过来… !求证”,而同一天26日傍晚,红会秘书长王汝鹏突然在其微博上披露,红会没有任何人说要重查郭美美,社监委目前也没有决定要重查郭美美。此番前后矛盾的发言,再度引起舆论哗然。有许多网友说,目前这种纷乱的局面说明了红十字会内部的严重分裂,而且也显示中国红十字会领导层的心虚。

赈灾捐款的被挪用,充分反映了大陆的无良贪官没有底线的贪欲,正挑战着我们的良心底线,同时也震垮了人民对社会的最后希望!在中国,基本道德的全面崩溃,正是今日空前绝后的大陆世相。

前不久从一个图片新闻中发现,好在香港人这次倒是学聪明了,他们不捐钱,而只捐实物,而且不通过当地红十字会或当地“有关部门”的转手,而是直接开着一车车满载的货物送达当地,并就地分发到一个个灾民的手中。此举充分显示出,港人的“抗捐运动”与灾区的灾民无关,而与港人普遍不信任大陆官方,强烈质疑善款的监督管理息息相关。
关键字: 野火
文章点击数: 4454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