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光时务周刊 】  时间: 5/18/2013              

程映虹:对世界充满怨恨的中国

作者: 程映虹 程映虹

古代中国是辉煌的,近代中国是屈辱的,当代中国正在恢复并超越昔日的辉煌。

这是中国官方意识形态中历史部分的主要叙事脉络和中心观点,整个后毛时代一以贯之,但从90年代初由於自身合法性的焦虑而对它更为倚重。

习近平2011年在确立接班人的地位后,在中央党校发表的讲话中这样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逐步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是中华民族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的屈辱史、苦难史。世界上的帝国主义国家,几乎都侵略和欺凌过中国。”

今天对“中国梦”的阐释,也完全是这个套路。中国这个世界史上的“老大帝国”,“却是以一种屈辱的姿态进入近代史的”,“在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落后、挨打,屈辱、抗争,让民族复兴成为近代中国无法绕开的主题,更激发起无数中华儿女为之不懈奋斗的理想抱负”。

这样的说法,在今天的中国可以说是随处可见,人们对此习以为常——即使是那些对现实因种种理由而怀有不满的人。教师这样念,学生这样跟,从《人民日报》到社区居委会的壁报,天长日久,深入人心。

在这个言说之下,中国成了世界上最独特而了不起的国家,同时又是世界上最不幸的、被欺负和受凌辱的国家。

中国政府口口声声地保证中国的崛起是和平崛起,中国永远不称霸,中国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但是很不幸,当这种对外的政策性声明和对内的水银泻地般的政治宣传一起播出时,只能在自己的宣传机器里发出一些空洞的回声。

读一下中国官方的那些大文章,它们在谈到“屈辱”和“抗争”时是多么生动激昂,而在最后谈到“永不称霸”时又是多么乏味,多么一带而过,活像一个言不由衷的人在对别人做敷衍了事及官样文章的保证.此外,这样一个历史叙述完全无视世界——当然也包括那些曾经欺负过中国的国家——对中国的帮助,把过去一百多年世界和中国的关系简约成欺负和被欺负,把整个世界放在了“中国”的对立面。

任何有起码历史常识的人,都可以找出一大堆中国从近代世界中得益的事例,即使是那些欺负中国最厉害的国家。日本和俄国(苏联)

与中国的关系就绝不仅仅是欺负与被欺负。日本对近代中国的思想、文化和技术的贡献,苏联对中国抗战和50年代经济发展的贡献都是如此。

英国欺负过中国,租借了香港,但最终还了中国一个高度发达的国际都市、世界商业和金融中心,这不但给中共历史上的发展提供了数不清的好处,对近几十年中国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而且还给中华民族贡献了一个真正具有特色的群体.没有英国的殖民统治,香港不过是一个渔村,毛时代大陆的饥民也少了一个冒死求生的天堂。

中国当今的崛起更是如此,这个结果可以概括为五个得益:一、得益於80年代西方出於“联华制苏”战略和期待中国在吃够了毛主义的苦头后转向民主化而对中国的大力援助;二、得益於后冷战时期美国作为世界警察维持的世界秩序——对於这个秩序,中国基本没有付出,而是从中获得经济和技术利益;三、得益於以信息革命为标志的新技术革命,它使得中国可以在很多领域能后来居上的快速超越,但没有作出任何原创性的贡献;四、得益於90年代加速的经济贸易全球化,它全方位地提升了中国经济的技术水平和发展规模;五、得益於大量在西方国家立足和成功的海外华人在各方面对中国的支持,而这些海外华人很多是和原来的中国政权格格不入的。

在这个意义上,完全有理由说:从二次大战结束以来,世界没有亏待中国。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是后冷战和全球化过程中最大的受益者。用中共过去形容国民政府的话来说,当中国的毛主义搞到民穷财尽之后,打开大门,忽然发现后冷战和全球化纍纍果实的大树就在自家门口,只要你不再问什么“姓社(会主义)姓资(本主义)”,肯伸出手去摘就行。

所谓中国的“崛起”完全是从毛时代自我造成的灾难中的崛起。在这个过程中世界不但没有“欺负”中国,而是恰恰相反,全力支持了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快速发展没有什么神秘,而是免费或者打折搭乘了当代世界经济和政治的几次快车。对自己国家的人们隐瞒这个历史事实,把民族主和爱国主义建立在虚假的中国/世界的对立关系上,是用哄骗儿童的“欺负”说来给成年人洗脑.世界好像成了一个没有人管的幼儿园,你拳头小胳膊细就只能被人欺负。

我们其实没有必要在这些历史细节上去纠缠.今天中国的书店里既有告诉你中国是如何受欺负的历史书,也不难找到实事求是谈论中国和世界的材料,虽然多数并不是出於这个目的。哪怕官方的媒体,在不涉及爱国主义宣传的时候也不乏这方面的介绍.但问题是一到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高度,这些历史就都不见了,中国摇身一变,成了全世界的苦主,全世界都对中国存心不良。一百年前是西方国家和日本欺负中国,现在这些国家仍然“亡我之心不死”,又加上中国在陆地和海上的邻邦,它们也加入了围堵中国的阵营.当今中国政治术语中有一个新词,叫“周边环境”,凡用到这个词,都是负面的意义.这样的宣传把中国的民族主义引向对世界的怨恨,把中国的爱国主义引向对世界的敌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倾向在“中国梦”的言说中变得更为突出,喧嚣的分贝更高。

这样的宣传在毛泽东时代也是没有的,尽管那是一个封闭的时代,尽管那时有“帝修反”(指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及反革命分子,编者按)这三重敌人。经过毛时代的人都会记得,那时的宣传,尤其是党代会和政府工作报告,从来不忘感谢“世界各国人民和进步力量”对中国的支持。不管这种感谢的内容究竟是什么,至少言辞上,在心理效果上,它没有把中国和世界对立起来。今天中国民族主义中对世界这种莫名的怨恨,爱国主义中对世界这种普遍的敌视,在谈到中国的发展时,对全世界援助的完全排斥,在毛时代是没有的。

就算承认“百年耻辱”吧。

环顾中国的亚洲邻国,在那个时候有哪一个不比中国的命运更惨?日本挨了两颗原子弹,又被外国军队佔领,就算是罪有应得,但从国家民族遭受的苦难和屈辱来说,比中国好到哪里?

对比多数亚洲邻居,中国不但是一个独立国家,抗战时还出兵东南亚,1945年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这可是那些当时都是殖民地,连自己的政府都没有的民族连做梦都不敢想的殊荣啊!但今天,这些亚洲国家有哪一个(北朝鲜除外)像中国这样在官方宣传中对世界如此心怀怨恨?即使对於昔日的殖民宗主国,也没有这样的切齿之声。又有哪一个国家(也除了北朝鲜)像中国这样对民族灾难的自身原因闭口不谈,一概归为外国造成的?

愈发达愈全球化愈对世界不报感恩,同时心态愈不平衡,眼里的敌人愈多,朋友愈少,尤其是愈是要人民不要忘记过去的屈辱和挨打。这就是今天中国官方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宣传中的中国和世界的关系.这样一个中国,难怪世界上很多人对它会不放心。

关键字: 程映虹
文章点击数: 398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