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21/2013              

秦永敏:理性智慧的潘露老师缘何被精神病

作者: 秦永敏 秦永敏

今年5月7日下午四点,忽然看到有人说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他的前妻送进了精神病院,这事于我来说实在出于意料,作为潘露老师信得过的好朋友,我不能不立即和苏州当地的朋友一起行动起来,以尽我们之所能去帮助他。

大约半年前,潘露老师和我联系上了,也许由于鄙人牢坐的多,写出的文字也还不糊涂,这位颇有才华而且为人师表者表示要做我这个穷措大的“关门弟子”,乃至最后要求我为他在5.5夜里安排讲座时自命“斗战胜佛”,而问我“(莺歌海-潘露(790425441) 9:58:32) 秦佛祖,无限正义佛、斗战圣佛潘露弟子愚昧,不知道今天晚辈讲的哲学是从哪个层面开始?是从我们的图腾龙?大秦帝国?民族?文化?国家?文明?人类?生命规律?物理规律?请您用无限无极的慧眼为弟子指点迷津……”这次讲座我虽然为他安排好了,他却没有开成,因为在连续失眠、绝食多日以后,极度亢奋的他可能已经处于极为疲惫的状态,距被送进精神病院已经只有四十个小时左右了。

潘露老师本是个德智兼备的人才,这在苏州中学早有公论。几年前他还是该校的团委书记、并且作为中共党员在2006年还负责该校中共业余党校的党员培训班方面,也可以从附件一、至今还存在于苏州中学网地理教研组的人物介绍看出。此外,我们还可以从网上搜索到该校学生对他的评价,可以说,在为人师表上,学生们对他没有半点微词,至于政治方面,在洗脑教育下的学生怎么看当然又当别论。那么,潘露老师为什么会忽然从一个替中共培养接班人的学校负责人,突然就成了精神病患者……?眼下,我能找到的材料处于两个极端,一个是2006年以前他作为苏州中学中共校党委的红人,为其主持业余党校的党员培训班的材料;另一个是他非常愤怒的谴责中共的一些文字,而对于他的思想过渡阶段则一无所知。

不过,下面的文字材料 (2013-1-21 12:59:3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应该非常说明问题(原文剪辑,没有作文字修改校正):“说实话,我从未后悔加入中国共产党,因通过这八年的亲密接触,经过若干次的党员大会、支部生活的膜拜洗礼,我深刻体会到我党基层组织那种口是心非、掩耳盗铃的游行规则,把一次次团结胜利的大会开成了一次次盛大的假面舞会。开会时,台上人在信口雌黄、口若悬河,台下人在手机短信、酣然入睡,一切都心领神会。头一摸就是重要思想,眼一看就是温暖关怀,头一回就是光辉历程,掌一鼓就是团结胜利,手一举就是一致通过,臂一挥就是正确方向,脚一迈就是伟大进步,会一开就是辉煌成就。每次例行公事完毕后,领导们的餐具喝酒才是真正重点,党员干部的党性和人性都可以通过酒精的作用充分发挥出来,充分体诠释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等等的底蕴和内涵。”《学校党委,请问你们是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吗?》

人所共知,这个时代的统治者欢迎一切精英参与分赃,却绝不允许正视现实,自然,自从潘露老师开始正视现实,对他的迫害就开始了。这里,我们只查到了一件以前的事,那就是,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913048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913048《中学教师到常熟吃饭,苏州警方如临大敌》,但是,这个帖子却被删了——越是见不得人,越是欲盖弥彰。事实是,今年一月中旬,江苏近十位网民相约在常熟聚会讨论时政,当局闻讯后如临大敌,前往驱散,其中包括潘露,当时,潘露被五六个男子使用暴力押回苏州。为此他曾批评当局“剥夺公民一起吃饭的权利,严重违反宪法的公民自由权利”。并称,民众的觉醒的力量是无法阻拦的,是历史的必然。

那么,在浴火重生之后,潘露老师还有些什么思想见解呢?目前,在网上能找到的潘露老师的博客只有四篇文章(见附件二的链接),其中三篇还可以看到,而最有思想性的《从《阿凡达》和《孔子》的差距谈人类的价值认同》则已经被封杀。

从《智德门”下思“为人正、为人真”》一文,我们可以知道,潘露老师是一个怎样以追求真善美为己任的志士仁人!

从《我们的洗脑很赤裸,不带有半点掩饰》一文,我们可以知道,潘露老师是一个怎样酷爱自由痛恨洗脑的思想勇士!

从《读”金瓶梅“》思考当下中国现状》一文发出“中国人的价值观,在哪里?”的悲催呼唤,,我们可以知道潘露老师是一个怎样对当下中国人欲横流的丑恶现状深恶痛觉的正义之士,是一个怎样以建设中国人精神家园为己任的求道之人!

就是这样一个有才华、有操守、有追求的青年志士,在一个多月前,向我通报了他纪念林昭的打算,要我写了《祭林昭文》。然而,4月29日晚,他遗憾地告诉我,由于当局的阻扰,他未能按原计划举行悼念仪式,很对不起老师云云。其实他不告诉我我也很清楚,因为举世皆知当局是怎样阻拦、抓捕、殴打全国所有打算祭奠林昭的男女老少的。但是,我却不知道,4.28在被胥江派出所关押之中,他受到了多么可怕的对待!

那一夜的虐待对我这样的“坐牢皇”来说也许不过如此,可对于他这样一个长期受人尊重的教育工作者来说,反差之大也就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在随后的几天里,他开始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发短信,语速越来越快,思维越来越跳跃,虽然他对我极为尊重,我还是因为不解其意不胜其烦而拒接了一两次,当然,回过头来我才明白,也才深悔没有及时安慰他几句。与此同时,潘露老师在qq群里的发言也越来越古怪,很多莫名其妙的思想序列引起了大家“被盗号”的疑虑。通过当地朋友的介绍,我们才知道,潘露老师已经几天几夜没睡觉,而且绝食了几天。

5月7日上午,潘露老师通知我,要我和苏州的顾志坚、袁雪成三人立即赶到苏州中学为他作见证,为了抗议苏州当局的迫害,他坚决要求对方赔礼道歉,否则将会以死抗争,如果苏州当局不答应他的要求,他绝不会罢休。被当局羁縻于武汉的我虽然无法赶去,面对潘露老师身处危境的现实,承蒙他的重托,我不能不尽最大的努力为他做点什么,只好想尽一切办法和顾志坚、袁雪成联系,这样,通过二位我总算一直心在现场。尤其是顾志坚先生,一闻此讯立即赶到,一方面极力安抚潘露老师,一方面和现场国保交涉,要求他们看在可能出人命的份上,对他们“4.28”的虐待做出道歉。事后顾志坚指出,国保里面也有一些很有理性具有善意的人,比如林友忠和万、白二位警官。但是,总体上这是一个永不认错的机构,也不正视他们的言行,这样,顾志坚当场被赶出了学校,狂怒至极的潘露老师则不仅没有讨回说法,而且被激怒得不可遏制。

5月8日下午三点,潘露老师被送进广济医院精神病院,我们对这一结果感到极其悲愤!立即和苏州的各方面朋友联系,请他们立即赶往精神病院全方位的了解事情真相,尤其是究竟是谁主张把潘露老师送进精神病院,此后,通过顾志坚和另外二人当夜的家访(没开门)和我对潘露哥哥潘杰的电话询问,证明确实是潘露父母委托其前妻任老师送去的。

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肯定的说,潘露老师之所以会到这种地步,千真万确是极为率真正派的他实在无法想象,仅仅因为祭奠一个本校毕业的杰出学生,为什么就会受到如此残酷的打压,因而导致了他一时的失去理智,应该强调,根据后来的消息,他应该没有什么严重的精神病。

必须指出,潘露老师是一个高度理性的人,因此,自从睁开眼睛看中国,他早就为说真话做真人做好了献身的思想准备:“潘某要反问一句,那个号称千年府学的中学的党委,你们是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吗?请你们记住,被活活烧死的布鲁诺用生命换来的那个永恒真理——正义必胜!潘某也是那个追求,‘不自由,毋宁死’!”这就是潘露老师《学校党委,请问你们是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吗?》一文的结尾!

一百年前,鲁迅曾经以《狂人日记》震撼中国,今天,我要说,苏州中学的潘露老师,就是末世景象中的21世纪的中国狂人!在我们和苏州当局的交涉中,苏州当局一直不承认4月28日曾对潘露老师施暴,甚至强调睡在水泥地上都是潘露老师自己的事情,与当局无关。可是,谁都知道,当一个人困倦至极时,是没法顾及睡在什么地方的;更重要的是,我们本来早就有潘露家人的言证,证明4.28关押期间有七八个警察对潘露进行暴打,而且,出来后潘露和我们交谈时也无意间流露出过对胥江派出所的恐惧,现在,自由亚洲记者乔龙对潘露的哥哥潘杰的采访对话,则直接将事实说的一清二楚: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潘杰

记者:您是怎么知道他被殴打的消息?

回答:我母亲跟我说的,我母亲去见他的,当时打他是28号,关了24小时。他以前的精神状态其实也没多大问题,只不过他一旦涉及到这些事情,有时候头脑不受控制。

记者:您有没有觉得他这次有这种病,跟被殴打及关押等因素有关系?

回答:肯定有的,这种制度人人痛恨,每个人都知道,有的人情绪控制得好,像他被殴打过,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控制不了自己。

潘杰说,弟弟平时很正常,包括之前也未发现异常:“我们家里包括父亲、母亲,我,全都没有精神病史,只不过他做公民运动之后,才有的”。

记者:现在你们家里人可随时去探望他吗?

回答:我母亲昨天(周二)去过,和他正常交流都没问题,就是一旦涉及到“迫害”,他有时候思维不受控制。我母亲说过几天把他领回老家。”

由此可见,潘露老师出现“精神障碍”,完全是毫无来由的遭到胥江派出所警察或国保残酷迫害所致。从这段对话也可以清楚,潘露老师本来并没有什么精神疾病,惟一的问题是他无法接受所遭受的虐待,因此,如果发生将潘露老师长期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情况,那是我们所决不能接受的!潘露老师是我们的良师益友,关于他的被精神病问题,我们会持续关注的!

2013年5月15日

附件一:
苏州中学网地理教研组介绍的潘露(照片和说明)
附件二:
潘露老师四篇博文的链接:http://suzhongpanlu.blogchina.com/ (苏中潘露的博客)
1,我们的洗脑很赤裸,不带有半点掩饰,
2,从《阿凡达》和《孔子》的差距谈人类的价值认同
3,“智德门”下思“为人正、为人真”
4,读《金瓶梅》思考当下中国现状
附件三:
凯迪社区猫眼看人:[原创]学校党委,请问你们是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吗?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933563

附件四:潘露声明

(参与2013年5月18日讯)(潘露在qq上逐节打来,秦永敏整合)

我,潘露,男,34周岁,目前为江苏省苏州中学教师,身份证号:321023197905010433,电话13151170867,QQ790425441,曾任教高中地理学科选、必修科目和部分校本教材的选修学科。
  
去年10月份之前,我在网络上偶然看到有关秦永敏的《和平宪章》和和唐荆陵的《公民不合作运动》,这两位先生的政治理念与转型思路和我十分相似,于是从中吸取了大量营养,准备在2012年11月8日举牌“拥护十八大,支持政体改革”,即便是这样的口号,也被当局派到上海被出差去了,巧合的是我在上海碰上了谢丹和张汝隽一行,为此我们谈论2012年12月16日为林昭过生日的事情。于是在我的召集和联络下,当天共有全国50多名网友祭奠了林昭诞辰80周年。    事后,我们苏州本地的几位召集人(潘露)和参与者(袁雪成、顾志坚、戈觉平、吴其、金鹰、王建和陈瑜等人)就全部被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以“非法集会”为由传唤至木渎和藏书派出所,其中顾志坚整整被传唤了26个小时。    

虽然2012—2013年的中共党政交接过程在风雨飘摇中涉险过关,但是像高压维稳的态势并没有减退的意思。于是4月29日是林昭女士的罹难日,便成了我的受难日。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据我所知,我和其他苏州朋友并没有组织、召集和全国各地的网友都是自由自发来灵岩山看往这位自由女神的墓地。我潘露与此事没有任何关系。
  
2013年的4月29日是林昭女士罹难45周年,我们原打算也像去年一样组织成系列活动。但是由于我们苏州的公民力量有限,和外地朋友很难集中碰头,所以,全国各地的网友都是自由自发来灵岩山看往这位自由女神的墓地。    

我的故事要从4.26开始,那天上午我正在学校上班,接到老朋友费警官的电话。苏州公安局姑苏分局国保费警官和泰南苑社区民警陈志刚在单位门口等我,于是我下楼进车。  
  
问题翻来覆去就两个:一是“4.29”你要不要去灵岩山祭扫林昭墓?二是你潘露老师要不要组织“4.29”活动?得到的答案当然是不晓得,不知道。”4.29“还有几天,我怎么知道!随后两天就这样过去了,费警官很辛苦的天天守在车里蹲点在我们学校门口。一直到28日上午,我接到交往多年的网友的电话,准备共进晚餐。哪知道,一出校门就开始闯关活动。于是我带着自己刚刚七岁大的儿子冲出校门,校门口有两名便衣警辅先加以阻拦,我和儿子摆脱了控制后登上了去往灵岩山(他们的宾馆在木渎严家花园附件,靠近灵岩山)的游四路公交车。到了游四路终点站灵岩山(木渎严家花园)时,苏州国保费警官和另外一名干警已经在等我了。而和我相约见面共进晚餐的朋友还没有来,费警官提醒让我上车跟他们走,并且牢牢的抓住了我的手臂,我拒绝了这种无理要求,费看拿我没办法,就打起我7岁儿子的主义,连哄带骗让我儿子坐进了国保公车的副驾驶位置。我又让儿子出来,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围观的人群也越来越多。    

国保费警官看情形顶不住了,就打电话找来我居住地辖区苏州市姑苏区胥江路派出所的一辆警车,出动了5名警力,加之前面的3名,共有8名警力要将我强迫押进警车。但是我仍然不肯上车,天色渐晚,两位朋友(事后短信留言才知道他们已在旁观)也到达了车站,孩子实在饿的不行了,我才勉强上了车,车子 从灵岩山开到了胥江路派出所,所里的陈警官买了两碗馄饨给我们吃,吃完后大约7点30分回到了家里。
      
19点30分到家后(我家离胥江所只有百米距离),我立马上网和几位苏州本地的朋友商量如何召集和接待“4.29”的专程到苏纪念林昭的各路朋友,正在和朋友们商量方案的时候,楼下传了门铃声,带头是一位党内秘密警察(姓氏忘了),穿着便衣,还不肯出示警官证,手里拿着一张传唤证,具体内容如下:苏州市公安局传唤证直公(国)传唤字【2013】001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七条之规定,兹传唤涉嫌非法集会罪的犯罪嫌疑人潘露(性别男,出生日期1979年5月1日,住址苏州市姑苏区XX苑XX幢XX室)于2013年4月28日19时到苏州市姑苏区公安分局接受讯问,无正当理由拒不接受传唤的,可以依法拘传。落款是苏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2013年4月28日。
  
看到这样的传唤证,我算是开了眼界,当时我就驳得他们(5人)哑口无言,苏州警方太有创造力了,4.29还没到,4.28晚就采取行动抓人(因为可能去参加4.29集会),这在逻辑上叫悖论,对未知的事情,我们是无权下结论的。但是苏州警方却很神奇的上演一次时空倒置,是非常令人敬佩的。

由于只有儿子和我在家,我们一直等到我前妻回家接班接管小孩,我才跟着5位警力去胥江所,到达所里时间已经是22点30分,然后就是连夜的突击审讯,本来就没有发生的事情,我哪有什么事件和证据告之他们,所以第一轮爆出了零口供的尴尬局面,在党内秘密警察审讯我时,我不止一次的提醒我有精神分裂症的医学证明和中共党员的身份,请对方注意工作的方式和方法,可惜这样的环节并没有得到对手重视,当然对审讯监控摄像的选择性失明是国保们逼供的拿手好戏。    

到了第二轮,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不知姓氏的国保顶不住回去休息了,留下胥江所小林警官和我拉家常,好不容易完成了2页不到的口供,看的我都不好意思画押,明明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嘛!    

“4.29”凌晨3点,审讯终于结束了,小林也顶不住了,去楼上值班室睡大觉了。而我被关押在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空间里,有三个冰冷的审讯室和一个卫生间,在这里唯一能够碰到的生物就是几位辅警了,他们居住在一个叫接待室的地方。唯一的沙发被一位年事已高的辅警占有之,我只好在第三审讯室冰冷的地板上猥琐、无助的待到天亮。     

他们没有打我,但是使用的是冷暴力,失去自由24小时对我来说就是暴力.     彻夜未眠,一直在想,“4.29”的灵岩山上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是人民战争海洋?还是党内秘密警察的最后盛宴?我,潘露,好不容易熬到了“4.29”天亮日出,9点后所里来了蔡指导员和党内秘密警察林警官,他们一起把我疲倦的身体唤进了第三审讯室,这次不错,胥江所的蔡指导给我买了大饼油条,还好没饿着。而林姓党内秘密警察似乎对“4.29”凌晨的口供不太满意,他又问了一遍具体情况,更改了为数不多的口供,签字画押。上午11点,他拿出搜查证,要求上我家进行红卫兵式抄家,我已经出离愤怒了,如果当时我手中有刀子,我肯定选择做一回杨佳。考虑到还有父母子女,我答应12点午饭后去我家搜查。

午饭后,这次又是5名警力参与,还由胥江所的小干警拿着摄像机拍摄全程,还有社区阿姨作证,我下面的行为和举动都为真正的事实。林姓党内秘密警察和若干警务人员进入我家之后,并没有多浪费时间进行地毯式扫荡,他们直奔北书房,搜走了笔记本电脑一台、印有我姓名潘露的U盘一只、印有“公民先驱、自由之魂”的T恤衫……
关键字: 秦永敏
文章点击数: 3417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