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2013              

李昕艾:赵常青:身体力行的“民主”赤子

作者: 李昕艾 李昕艾

初识赵常青是在2010年初夏的一次朋友聚会上。那天,我们都受邀来到一位朋友家中,当时我见到穿着斯文的赵常青并不了解他是何许人。接过他的名片,看到名片背面“民主 自由 统一”几个字的时候,我淡淡地一笑,当时甚是觉得他的名片特别,从来没见人把“统一”二字印在名片上。随后的深入交往中,他的言谈时刻在印证着名片上所书写出的那近乎天真但却怀有赤子般真情的理想。

赵常青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我们相识的时候他还没有正式受洗。他说在监狱度日如年的日子里,《圣经》一直陪伴着他,他在被囚禁的岁月里通过读《圣经》认识了主耶稣,并且在狱中自己为自己受洗。他认为比水洗更重要的是火与圣灵的洗礼。后来,他也加入了我们经常去聚会的“爱加倍”教会。通过与牧师和弟兄姊妹的交通,他知道水洗这种神圣的与上帝立约的仪式也是非常重要的。那时,已信主三四年的我也一直没机会接受洗礼,来到“爱加倍”教会后就参加了“新生命”课程为洗礼做准备。于是,赵常青、我和其他几位弟兄姊妹于2010年7月的同一天在北京怀柔那边的一个景区的一条小河里接受了洗礼。他的祷告也向来是那么地迫切恳求上帝给中国这个创痕累累的国家一条出路。

赵常青是我在中国关系最好、彼此真心相待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有时就像个纯真的大男孩一样可亲可爱,又如兄长般对我给予关怀和帮助。虽然我们在很多事情上的观点不同,有时甚至大相径庭,但却丝毫不会影响我们的友情。他总是说,哪怕有些人混进维权圈就是为了名利,为了出国,无论他(她)怀有什么自私的目的,只要他(她)在做反对共产党专制独裁和争取民主人权的事,我们就不要排斥就该欢迎该团结嘛。这是我不能接受的,就如老是抛出一些奇谈怪论的以笑蜀等人为代表的公公知识分子一样,我是不能认同的。至于那些钻进维权圈子浑水摸鱼、抢食人血馒头的心机重好算计的人更是为我所鄙弃的。我无法做到像赵常青弟兄那般宽容大度,海纳百川。

我们之间最大的分歧就在于他在自己的名片上所推崇的“统一”。当我们谈到台湾、西藏、新疆等地的问题时,我的观点一向是:支持独立,因为只要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们能获得幸福,能活得有尊严像个真正的人就好,属于哪国永远都不重要,就是美国或者日本来占领中国大陆,我们都不再是中国人也没有关系,国家叫什么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国家值得你爱。他会立刻反驳,分裂是绝对不可以的,中国必须统一。有时我们会为此争得面红耳赤,可见他的大一统的传统思维之根深蒂固,不过这或许也正是他对祖国中国始终抱有赤子之心的情感来源。

2010年夏天,我曾前往天安门正义路附近的公安局督察部门以及国家信访部门投诉国保非法查抄我们的护照、电脑等私人物品并迟迟不肯归还的问题。当时,赵常青只身前往声援我,一路护送,令孤独的我倍感温暖。

2011年,中国政府的红色恐怖行动“茉莉花大抓捕”期间,我的先生古川也被国保绑架失踪长达63天,由于我在哺育两个婴孩,国保暂且放过了我。有一次,我去派出所绝食抗议当局秘密关押古川不让他回家,赵常青在半夜打车赶过来探望我,当时他住的地方离我家所在地派出所很远,夜深已经没有公交车运行,他打车花去了七八十块,但是派出所不让他见我,无奈他只好在网吧委屈了一宿,等第二天天亮公交车运行的时候才回了家。古川被失踪期间,他曾多次到我的住处探望我们母子三人。这一直令我感动和感恩,并铭记在心。

2012年4月3日,正是我们一家准备出国的前一天,赵常青如约来到我们住处话别。当时,国保的车24小时停在楼下监视以阻止我们出国。他顺利地上了楼,我们谈了一会,决定再一起前往与我们同住一个小区的陈子明老师家会面。他说怕我们一起下楼动静太大会引起国保注意,还是分开行动。于是,他提前两分钟先于我们一家下楼,等到我们到了小区的院子里却怎么也寻不见他了。怕电话已遭监听不安全,只好发短信给他,可是没得到任何回应。我们心里犯了嘀咕,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就消失不见了呢?难道被国保绑架了?等我们赶到陈子明老师家,正在那里等我们的另一位朋友说他接到国保的电话有事找他,于是我们更加确定国保已经知道了今天我们会与一些朋友会面的消息,那么赵常青定是下楼后被国保绑架走了。事后,我们得知,赵常青刚走到楼下单元门,一群国保就扑上来将他带进车里载到了附近的派出所问话,恐吓他不要掺和我们的事。但是这丝毫没有吓阻他继续对我们的关心,直到7月6日我们成功出境时,他收到我发去的信息,不禁替我们高兴地忙向其他朋友传递这个好消息。

赵常青是一个很重行动的人,他践行理想的方式不光停留在口头或字面上,他总是敢于积极行动。未出国前,我们一家曾多次参加他主持的公民聚餐活动,每次他都会激情昂扬地发言,他认为公民“饭醉”活动在当下是很重要和很好的一种相互沟通、联络的方式。然而,当局最忌讳敢于行动的人,这也是他自1989年来多次入狱,现今又被收监的直接原因。

赵常青的骨头是硬的,情感却是温柔多情的。他很爱美,外出总是穿得西装革履、斯文利落,有时我会取笑他,他总是笑答穿着还是要讲究的。他的浪漫情怀也很浓,他喜欢写一些华丽煽情的诗词,还写过一部爱情诗体自传式小说。透过他的文字,可以看出他内心热切渴望得到一位理解并支持他的佳偶。但是由于他所从事的人权活动,致使他常年孤身一人,曾经有过的短暂美好爱情也因被捕入狱而不幸夭折。有几次,他羡慕地看着我的孩子而不禁感叹,我的女友曾经怀过我的孩子,要是生下来的话,现在都十几岁了,可惜……

为这个国家的自由民主而牺牲个人幸福的可爱人儿一直为我所敬重,也许在精明世故的中国人眼里,他们是“痴傻”的,可正是由于这份执着坚守的“痴傻”才令这个肮脏不堪的国度还保留下一丝令正常人留连的风景。上帝没有忘记赵常青,2011年7月他终于与佳偶刘晓冬喜结连理,虽然当时二人准备举行婚礼的地点遭到国保干扰而不得不临时更换,但结局还算圆满,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共同见证了他们的幸福时光;他们爱的结晶儿子小象也于2012年6月降生了。他给儿子的大名取作赵耀坤,初闻此名我便领会了他的心思、他对儿子的期许。记得当时我还开玩笑说,好大好中国式霸气的名字,希望你儿子将来能颠倒乾坤、照耀宇宙啊!自从有了孩子,他也升格为了家庭妇男式的超级奶爸,刘晓冬白天上班,孩子吃喝拉撒睡完全由他一人负责。我曾跟他说,你儿子长大了肯定跟你最亲。他骄傲地笑言,那当然,我整天伺候他,敢不跟我亲,我打他屁屁。作为好友,我为他终于在42岁之际拥有家庭、在43岁之际添得贵子而感到高兴和欣慰。

可是幸福对于赵常青这个热心民主人权事业的硬汉是那么得来之不易。2013年4月,他的儿子小象才十个月大的时候,他因为呼吁财产公开和经常举办公民同城聚餐活动而被北京警方逮捕并关押在看守所至今。中共政权自习近平上台执政以来,又掀起了大肆抓捕维权人士之风,习近平所吹嘘的中国梦也不过就是想方设法维持苟延残喘的中共独裁专制政权的破梦噩梦。

维基百科上这样介绍赵常青:人权民运活动家。1989年,他因“六四”事件被关于北京秦城监狱4个月。他认为这是“对他的人生是一个里程碑,他的理想既酝酿于学潮,也酝酿于秦城监狱。他20岁选择了这个方向,就把它当成一个非常崇高的事业去追求。”1997年,他在陕西地方人大选举中指责当地官员违反选举法,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3年徒刑,而再度入狱。在2002年起草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中,提出平反六四等要求。遂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5年徒刑,关押在陕西省渭南监狱。2007年11月27日,刑满出狱。前一天晚上,吃完饭他就把碗给砸了,当天早上没吃早饭。他在狱中拒绝认罪,不服从狱方对罪犯的管制条例,因此4次被关禁闭,总共时间长达10个月。他表示,他现在不会申诉,除非等到国家真正实现民主法制才会考虑。

在“六四”即将二十四周年之际,我祈愿硬汉赵常青弟兄能早日回家与妻子、儿子团聚。

2013年5月29日于纽约
关键字: 李昕艾 赵常青
文章点击数: 410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