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8/2013              

应克复:《告别神话》提出的新观点、新概念、新思维(二)

作者: 应克复

第二辑  走出极权体制

27、“民主集中制”的本质是集中,是服从  “民主集中制” 的首创者列宁旨在建立具有严格纪律的、中央享有绝对权威的党。毛泽东将此制度诠释为“在民主基础上集中,在集中指导下民主”,并提出“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少数服从多数,全党服从中央”的原则,是对列宁这一制度的发展。“四个服从”在实践中是多数服从少数,全党服从领袖,毫无民主可言。应以“民主制”取代“民主集中制”。

28、人大制度之改革   改革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必须 ﴾1﴿ 废止权力运行的双轨制(人大至政府、法院、检察院是一个轨道;党至人大、政府、法院、检察院是另一轨道),使人大成为名副其实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2﴿ 改革代表选举制,调整代表结构,大大缩小代表大会的规模。﴾3﴿ 大会主席团享有全权之职,使之成了代表大会的领导机构,是违宪的。﴾4﴿ 政协应成为参议院式的机关,其通过的决议应具有法律效力。﴾5﴿ 建立宪法的实施机构,确立宪法的权威。

29、中国百年史昭示,一党制是民族的灾难。中共宣称的“多党合作制”,实质是“一党制”。“一党专政”必然使国家衰落,使党自身腐朽。各政党(应包括台湾地区的政党)之间的正常关系不是“合作”,而是“平等竞争”,依选民的选择获取执政的资格。

30、两类执政党,两种执政模式   以暴力和以民主选举的方式登上执政舞台的两类政党,其执政模式存在着三点区别。第一,执政的依据:前者是暴力强者说了算;后者是选民们的选票。第二,权力的疆界:前者权力无限,拥有行政、立法、司法以及控制社会和控制公民的权力;后者仅拥有行政权,并受到立法、司法与社会力量的制约。第三,执政的期限:前者无法定的期限;后者有法定的期限。两类执政党其执政模式的共同点是党与政的合一,否则怎么能称其为执政党呢?苏俄与中共执政中所存在的种种弊端之根源,不是党政不分,而是执政模式,即对国家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的全面垄断,且执政无期限的限制。要求执政党实行“党政分开”,是与执政党概念内涵相悖的伪命题。此类执政党的唯一出路是改变执政模式。

31、民主国家和党主国家下的党国、党民关系  民主国家,主权在民,人民做主。“一党专政”的极权国家,主权在党,一党做主。由党主国家转变为民主国家,首先在观念上要改变党与国家、党与人民的关系。党与国家的关系:国家不是从属于党的机构,党不应该凌驾于国家之上。党与人民的关系:“党是人民的代表”只是党的宗旨,不是绝对的现实性。自称是“人民的代表”或宣称是“历史的选择”,从而永远享有垄断国家的权力,是现代专制主义的逻辑。

32、两部宪法:非成文宪法和成文宪法  
中共统治下存在两部宪法。一部是成文宪法,即为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各部宪法。一部是非成文宪法,亦可称潜规则宪法。这种潜规则多无文字依据(也有以文字形式出现的,如党的文件,党的最高领导人的讲话、指示等),但已成习惯,存在于人们的心里,贯彻于国家的政治生活之中,而且享有高于成文宪法和违反成文宪法的特权。中共高于国家,大于宪法,是这种特权的集中表现。中共统治下,非成文宪法比成文宪法具有更大的权威性、实在性和有效性。中共正是以非成文宪法实施其极权统治的。两部宪法并存,非成文宪法高于成文宪法,成为中国迈向宪政民主、依法治国的最大障碍。

33、现行成文宪法若干问题   
1982年以来,中国大陆的宪法经若干次修订,已有了较大进步,但仍存在若干问题。第一,宪法“序言”的实质,是党垄断国家权力(所谓“党的领导”)的论证书,与立宪精神相悖。第二,宪法是两种对立价值观的混合物:一种是专制集权的话语体系;一种是自由民主的空泛词藻。第三,人民主权的原则徒具虚名,未有落实。第四,不确定的东西——“社会主义”,不应纳入宪法。第五,将马克思主义(还有毛、邓的那一套)引入宪法,作为国家和全体人民的指导思想,是不妥的。第六,不设立宪法监督机构,宪法难免沦为一张废纸。

第三辑  中国的文化基因

34、中世纪西欧社会与中国的差别   
同样处于中世纪的历史时期,西欧与中国却存在着若干重要差别。﴾1﴿ 西欧自古以来有着多元的政体资源,中国则是万代不变的专制政体。﴾2﴿ 西欧各国多是国家、社会的二元结构,中国则是国家控制社会的集权结构。﴾3﴿ 在宗教与政治、教权与皇(王)权的关系上,西欧与中国亦存在重大差异。﴾4﴿ 西欧有着源远流长的法治理念,中国只有根深蒂固的人治传统。西欧各国的这种社会结构和文化传统,是它进入近代社会后民主纷纷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西方民主是从社会内部自然生长起来的,中国则没有这样的历史基础和文化胚胎,其民主的生长只能引进与借鉴,晚清以来直至当代,走的就是这条路。

35、中国的文化基因是专制集权主义  1949年以来中共的统治将自家的专制传统与列宁斯大林的极权主义相结合,建立了更为酷烈的专制体制,专制文化发展到了极致已达六十余年。中国文化的现代化任重道远。

第四辑  评毛评邓

36、“新民主主义论”的若干立论不能成立   
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是他的代表作,是他为中共建树的一座灯塔。许多青年当时就是读了这一著作投身于中共怀抱的。直至今日,仍有人主张“回归新民主主义”。但是新民主主义的若干立论是不能成立的。这些立论是:第一,中国革命是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第二,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领导;第三,中国革命的对象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第四,中国革命的前途是社会主义。

毛泽东认为,十月革命之后,中国的民主主义革命成了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这一判断是由于对时代大势、对世界资本主义发展的前景、对十月革命的意义(价值)的错误估计所致。就在《新民主主义论》(1940)发表十几年之后,资本主义超越自身、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而社会主义在一瞬间的闪光之后,便急剧衰落,退出历史舞台。20世纪、特别是后半叶的历史证明:从列宁到毛泽东,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认识,全然地错了。这个错误导致中国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直到上世纪80年代之后,才逐渐离开这条道路。

37、“无产阶级领导”命题的错误   中国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领导,这个命题的错误在于:第一,说中国的资产阶级软弱,不能领导革命,那么,合乎逻辑的是,无产阶级更软弱,更不可能领导革命。因为,资和无两个阶级是同一种生产方式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物,而资产阶级是这个生产方式的创立者和推进者,是资本主义生产力的代表。第二,新民主主义革命声称是无产阶级领导的,在实际上,1949年这场革命,既非无产阶级领导,也非资产阶级领导,是农民造反做皇帝的复辟运动。第三,“阶级领导”这一说法,在现实中是虚无。因为一个阶级不可能进行领导;结果是自称为阶级的先锋队——党在那里进行领导,是党冒充无产阶级的名义进行领导而已。第四,预设“领导”的思维与“民主”的主旨相对立。民主制下,领导者是不能预设和自封的,是由选民们选择的。预设领导(所谓“领导阶级”、“领导党”)并强迫民众服从,这本身就是专制逻辑和霸权主义。
 
38、“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的命题不能成立  
关于“反对帝国主义”  ﴾1﴿ “帝国主义”这一概念是苏俄1921年提出的,它有特定的对象,即西方欧美诸国。提出这一口号的目的是为了改变苏俄当时在国际上的孤立地位,将“东方民族抛向协约国敌人的阵营”。﴾2﴿ 毛泽东发表《新民主主义论》的1940年代,欧美国家不但早已停止对华的侵略,而且自1943年1月起美国等国家先后废除了对华的不平等条约。﴾3﴿ 侵占中国领土和牺牲中国利益的头号国家是苏俄(侵占外蒙古和雅尔塔协定等)。﴾4﴿ 日本1937—1945年侵华使中共起死回生,发展壮大,为内战中夺取国家政权创造了决胜的条件。1960年以来,毛泽东几次表示感谢日本侵华,不要日本对华赔款。可见,“反帝”的口号包藏着狭隘的党派私利。

关于“反对封建主义”  ﴾1﴿ 毛泽东的“周秦以来封建说”不能成立。西周“封土建国”,周天子之下各诸侯国林立,可称封建社会。秦灭六国,统一中国,“废封建,立郡县”,建立了以皇帝为核心的中央集权国家,中国自此进入皇权专制社会,虽然其社会经济基础仍是农业经济,但国家的权力结构和政权组织形式却发生了巨大变化,深远地影响中国的历史面貌,直至清朝覆亡后,民国至共和国,其政权的组织形式仍跳不出秦政制的窠臼。﴾2﴿ 中国民主革命的对象是皇权专制主义。人民大众与皇权专制主义的矛盾是秦以来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这一矛盾诱发历次农民起义。辛亥革命革除皇权专制是正确的。封建主义不是革命的对象。毛式革命反封建而不反专制是错误的。把地主阶级当作封建主义势力,当作革命对象更是错误的。中共革命消灭了地主阶级,自认为完成了反封建的民主主义革命,结果是毛氏专制皇朝的复辟。这场革命的大方向错定了。

关于“反对官僚资本主义”  ﴾1﴿ “官僚资本主义”为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1945)中首次提出。1946年陈伯达又提出“四大家族官僚资本”的概念。但是,官僚资本是官僚自身的私人资本还是官僚经营的国家资本?毛、陈都认为是官僚私人的“独占资本”,这与实际情况不符。王亚楠在1942年就指出中国官僚资本的三种形态:第一是官僚自身所有的资本,第二是官僚使用的国家资本,第三是官僚可以控制的民间私人资本。官僚们借助于后两种资本,能使第一种资本“迅速扩大起来”。可见,官僚自身所有的资本是由权力所转化的资本。不根除权力对资本的渗透,不可能消灭官僚自有资本。这一点更被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事实所证实。也就是说,1949年之后消灭了官僚资本,40年之后在共产政权下这种资本像癌细胞似的疯长起来,这是权力与市场交媾,以及国有经济为主导的必然结果。﴾2﴿ 陈的四大家族有200亿美元的资产与毛的100万万至200万万元资产之说并无根据。档案揭示,宋子文1940年时期有财产200万美元,至1971年去世有遗产800万美元(扣除税款余额为500多万美元)。孔祥熙的资产约为50—100万美元(1990年数据)。将蒋介石、陈果夫与陈立夫列为四大家族纯属虚构。﴾3﴿ 既然把国民政府的国家资本当作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那么,当今中国这座大山不但存在,而且更为巨大了。既然民国的官僚资本应当消灭,那么今天拥有几百万亿财富的权贵资本就更应消灭之!

39、“新民主主义阶段”不是“资本主义阶段”  毛泽东承诺,新民主主义阶段,要让资本主义有一定的发展(刚获得政权毛就背弃这一诺言暂且不说);但同时强调国营经济应当控制国家的经济命脉,应当享有领导地位。这就是说,国营经济与私人资本是一种主从关系,私人资本是一种从属的、接受管制的经济;它的生死存亡只能悉听其便了。所以,“新民主主义阶段”不是“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经济在新民主主义阶段中就预告了它必然灭亡的命运;而在资本主义阶段(社会),它可以自由、放任地得到发展。中国经过三十年的所谓改革,仍没有改变国营经济与民间经济这种关系,即仍没有跳出新民主主义的思维框架。这是中国经济改革与经济持续发展的瓶颈。

40、毛泽东建国后的总错误   毛泽东在建国后提出了三条错误总路线构成了他的总错误。1953年的“一化三改造”(实现国家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与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过渡时期总路线。1958年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文革时期“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基本路线”(亦可称总路线)。第一条总路线是要建立单一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第二条总路线是要高速度、高指标、反常规地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第三条总路线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捍卫遭到严重挫折的社会主义方向。三条总路线,构成建国后毛泽东错误思想之纲。所以,这一时期的毛泽东思想就是毛泽东的错误思想。

41、毛式社会主义的三大错误   一是理论上的空想性。有关一种社会形态理论的形成是在这种社会形态形成之后而不是在这种社会形态形成之前。毛的错误是,根据他对社会主义主观的臆测所提出的目标、方案,认为具有不容置疑的正确性,全党全国上下必须拥护之,实行之,否则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二是对中国基本国情的藐视和对于资本主义的无知。中国没有经过资本主义的历史阶段,何来“资本主义复辟”?其实,真正复辟的是皇权专制主义,复辟势力的挂帅人就是毛泽东。三是用专制与暴力、即所谓“阶级斗争”的方式推行和捍卫不断失败的社会主义。

42、当代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和主要敌人  毛泽东统治时期树立了无数的阶级敌人。其实,这一时期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中国人民与极权统治者以及所推行的错误理论、错误决策之间的矛盾。毛泽东是那个时期中国人民的最大敌人。

43、新民主主义与三民主义:新民主主义是新专制主义,三民主义是建设自由、民主、幸福新中国的伟大纲领。

44、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专制皇朝的复辟   新民主主义革命实际上是去民主主义的专制皇朝的复辟。﴾1﴿ 列宁说,政权问题是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毛泽东说,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是不对的。政权易主,不一定是革命。政治革命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更新,如英、美、法革命,辛亥革命亦是。﴾2﴿ 1949年这场革命是否是一场革命,要以革命之后所建立的制度来检验。实践证明,毛氏建立的政权是专制王朝的复辟,毫无民主元素可言。因此,国共两党斗争以及三年内战,并不是民主与专制、革命与反动之战,乃是两个军事集团为争夺国家权力之血拼。1949年之后,毛成了王朝新主,功成名就,不过是做了历次农民起义所做的事,改朝换代,皇权再生;不过是在20世纪做了二十七年不穿黄袍的皇帝,如此而已。

45、1949年革命的三个历史成果   第一,政治制度的极权;第二,经济制度的共产;第三,共产极权制度下对每个人人性的灭绝。1949年的革命使中国历史至少倒退了一个世纪。

(未完待续)
关键字: 应克复
文章点击数: 3403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