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权双周刊 】  时间: 6/16/2013              

秦永敏: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作者: 秦永敏 秦永敏

时隔24年,因为中国公民再次在街头提出政治诉求,今年6?4期间当局的打压力度异乎寻常。

本来,很多人对习新班子寄予很大期望,指望他们能大刀阔斧地进行政治改革,至少是显示出和前任有重要区别的迹象,但没想到当局新政不久就开始了对民众政治诉求的全方位打压,尤其是在6?4期间,做得比往年更加过分。至少数以千万计的公民上网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限制,仅qq群就有多少万被封,微博至少数以十万计被封,其它网络通信被封情况不一而足。在此期间,许多异议人士干脆被断网,湖北的石玉林、安徽的李文革、贵州的陈琨、广东的郭永丰和余刚都是如此。

与此同时,很多异议者、访民不仅被控制在家,而且警方每天电话询问或者来人“查岗”;有的异议者要去派出所报到,有的干脆被带走。更为严重的是很多异议人士被无端抓捕,例如陈兆志记述:“我六月2日因为把身穿黑衣,印有【纪念六四】的文化衫放到网上,被刑事拘留3天,要不是我爱人全力相救起码要关半个月!”再有,“郑酋午夫妇分别于5月31日、6月4日被双双抓入海南文昌看守所。这次被抓,是因为郑老师外出找工作,脱离了当地国保的视线,激怒了国保。”据郑家人提供的最新消息,郑酋午夫妇都是以“非法经营”的罪名被抓的,目前双双被羁押于文昌市看守所。《纽约时报》特聘摄影记者杜斌也在六四期间被逮捕,他最近在香港出版了《天安门屠杀》一书。最为荒唐的是,著名湖北学者杜导斌——在北京暂住,并在刘晓原律师事务所打工——突然于6月3日被国保抓捕,并且关进看守所,理由居然是他于前一天在网上和朋友聊有关清末革命志士暗杀的事情!

应该说,这一波的打压确实超乎许多人的想象,因为其打击的人数之多、打击的程度之重是多年来少有的,只有2011年前后刘贤斌、陈西、陈卫、朱虞夫等人被以“颠覆罪”判重刑可以比拟。两相比较,后者虽然处罚更重,但只限于几个人,而这一轮的打压,被抓的有数十人,波及面则成千上万。二者相同之处是都打压走向社会的运动,不同之处则是,目前的走向社会运动的规模大大发展了,前几年重判几个人就可能压下去,但现在参与的人已经普及到普通民众,因此打击面再宽,恐怕也很难奏效。

这一波的打压面虽然大,但当局打压方式却有柔性化一面,而且比以往更加突出,不仅有些敷衍,甚至有点“讨好”的意味。例如秦志刚记述:“今晚,和高祥明在马丽的饭店吃饭,国保给高打电话,说让他回去,还说来车接他,高答应吃完就回去。”“杨国保和片警跟着我,路上说要打的送我回来,我不愿意。他们就跟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这话,一再问明天(6.4)有没有活动。从西门到杆石桥有三站地吧,等快到家的时候,有一个上坡,两个人都累得喊哎哟,我就笑:还是警察呢。”再如郭永丰记述:“为了感谢我的配合,他们在附近超市买了六瓶啤酒给我,说那天请我全家吃饭时,他们看到我妻子也能喝点啤酒,那就拿回家一起喝吧。”潘露记述:“六四当天,苏州国保邀请我们母子去苏州东山、三山岛游玩,临别前送了一盒枇杷。请学校出面向苏州国保大队交涉,暂时拿回笔记本电脑和U盘,这都出于保护校史书稿的考量,并没有向国保警方妥协的意图。所以昨天6月8日,姑苏区国保费警官把笔记本和U盘先还给了我,附上发还清单是端午节,(还带来了)一盒五芳斋的粽子。”又是说笑逗乐,又是赠送礼品,以上做法,岂不是太“人性化”了?

此外,最典型的是“被旅游”,也就是国保拿公款带着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去各大风景名胜区去游山玩水,去住星级宾馆,去吃各种风味菜肴。这一做法虽然由来已久,如今却越来越盛行,而且几乎成了资深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待遇,比如这次武汉就把我送去了庐山、把武汉烟草行业维权代表柳小华送去了北海、把武汉维权名人童斌送去了九宫山。仅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就有刘飞跃、孙林、高洪明和我等多人被旅游,而广州方面“天理差点笑死,昨晚居然在海滩上碰到唐荆陵。两人都是广东的敏感人物,分别被带去旅游,各被三个国保看着,竟然意外相会,还合影留念”,这不仅说明全国被旅游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何其多,更说明当局已经是黔驴技穷——以目前这个速率递增下去,维稳经费难以为继自不待言!

更重要的是,稍有头脑的国保都会说明自己只是为了饭碗不得不例行公事,几乎全国知名异议人士都经常听到国保尴尬的讨好及其附和、甚至大力赞同异议者的民主主张的声音。这种情况实在太意味深长了。

这种形势下,当局的全方位大面积打压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效用如何?显然,柔性打压短期虽然可以遏止公民政治诉求,但从长远说无疑是在给大家种抵抗恐惧的牛痘。

毫无疑问,当局的全方位打压暂时控制了局面,不仅街头运动一时归于沉寂,而且使网络活动也相应减少。比如,前段时间广东、北京地区“上街诉求活动”不断,但眼下已基本没有同类活动;三四月份上海“同城聚餐”非常活跃,现在也不得不偃旗息鼓。但是,6?4屠杀的“噤声”效应亦有限,“拘留”、“被喝茶”、“被旅游”又能管多长时间?

具体地说:第一,当初在俄国,西伯利亚流放“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俄国革命家;而今中国,判刑、拘留、被喝茶、被旅游也只会锤炼出大批民主斗士。第二,当局无法打压下去亿万民众的维权运动,而民众维权运动正在给宪政运动提供无穷的推动力。第三,生态、环保、贪腐、政府滥用暴力等等问题随时都会激发民众有规模的反抗。第四,经济、社会危机越来越严重,这些必然促发中国的社会抗议运动。

由此可以断言,要不了多久,新一波的公民街头性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在我看来。今日中国的民主运动已经在网络上冲破了言禁,随之民众和平抗争的方式也必然地转移到街头。

最后,我还可以补充两个非常重要的理由,那就是:公民走上街头表达政治诉求其实不过是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的权利,同时这也是中国政府签署了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所明文保障的民权。再者,公民走上街头表达政治诉求也是公民社会的基本形态,所以它不是任何政府所能禁止得了的。

关键字: 秦永敏
文章点击数: 2246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