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纵览中国 】  时间: 6/17/2013              

闵良臣: 我们只要赢一次

作者: 闵良臣 闵良臣

  1

 

       首先要向《中国梦的自信在哪里》的作者孙临平、《社会主义是大海》的作者郑剑,以及所有“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的人们道贺:不论你们多么荒唐、多么虚伪、多么谬误,由于你们的独裁,你们一直在赢,你们从来就没输过。正如出生于三百年前的苏格兰人大卫·休谟在宗教的自然史第十一章关于理性或荒谬的结尾处所讽刺的那样:“用诸如同一事物不可能既生又灭、整体大于部分、二加三等于五之类的薄弱公理来反对学究式宗教的洪流,无异于蚍蜉撼树。”即使“那堆为处罚异端而点燃的火焰”在休谟之前就早已熄灭,不是也还有请去“喝茶”、拘留,甚至判刑乃至扬言可以把你们特别反感的人“活埋”掉的现代处罚方式吗?

 

  这是缘于你们所说的因为“历史的选择”你们也就代表真理,代表这个国家,包括代表这个国家中一切反对你们的人们,于是,这个国家的真理也就都在你们那儿。你们像原苏联信仰这个主义的人们一样,是真理的垄断者。你们浑身上下都是真理。即使夜晚睡觉做梦,估计做的也都是真理梦。因此,不管你们说什么,做什么,怎么说,如何做,哪怕分明是呓语梦话,也都是真理——根本用不着还淘神去构思你们的主义是“大海”甚至是“宇宙真理”的那些带有“神性”的长篇大论。何苦呢。

 

  枪杆子里面之所以能出政权,正是缘于枪杆子里面出真理。这一点,中国人感受尤深。

 

  不然,早在二十几年前,你们就输了。

 

  2

 

  说你不信,像我这样一介穷百姓,之前一直没弄明白,孙临平等人的“中国梦”的自信来自哪里?为何就那么自信?现在总算明白了,原来你们的自信“持之有据”,这就是你们信仰的主义竟是“宇宙真理”。也就是说,你们不仅代表中国真理,代表地球真理,还代表宇宙真理;再说得浪漫些,你们就是真理的化身。

 

  妈呀,且不说最新天文学发现不止一个宇宙(本人当然不信)——就算只有一个宇宙吧,也不知这个宇宙中有几个宇宙真理,就像中国股市中也不知有几个优质成长股一样,害得无数中国股民们天天寻找。如果只有一个,那么凡是其他信仰或信仰其他者今后不是都要听你们的了吗?

 

  不听不怕,有了宇宙真理,就像二郎神有宝莲灯一样,还怕有人不听吗?这样说,也不是要特别讽刺你们。你想啊,根据小道理服从大道理的原则,别的真理都是小真理,小真理是不是都要服从大真理呢?更何况你们还不是一般的大真理,而是独一无二的“宇宙真理”。如此这般,岂能不统领天下所有真理?

 

  这样一说,你们也就忒伟大了,想不向你们致敬都忍不住。今后,就连奥巴马以及美国的海陆空估计都要由你们指挥了——甚至全世界都要听中国的。这可是希特勒当年想干没干成的啊。这不仅是大业,完全可称作霸业,是继秦始皇以及“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成吉思汗之后又一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霸业。

 

  难怪尽管我们的领导人每次出访都会不厌其烦地“向全世界”郑重表态,说这个国家永远都只会走和平道路,永远不称霸,可人家总是不那么相信。这其实不能怪。多少年前就一直说你的主义要在全人类取得胜利,现在又说你的主义是“大海”,甚至是“宇宙真理”,人家能不害怕吗?

 

  就目前人类的本事,没有谁能战胜“大海”;而宇宙真理就更像战争中的原子弹,谁拥有它,也就等于有了至胜法宝。你说谁不怕啊!

 

  3

 

  其实,有没有宇宙真理,将来人类社会如何发展,你们那一群之外,好像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说得清。即使那些获得诺贝尔奖者之中的科学家们也没听说哪一位有你们这种自信。但你们一定知道(只是说不清)。不然,你们绝不敢说你们信仰的主义就是“宇宙真理”,绝不敢说你们信仰的主义就是“大海”。

 

  那些让你们不得不谦虚地称作文明高度发达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宇宙真理。别看他们的文明程度比信仰宇宙真理的你们(当然也包括不相信宇宙真理的普通中国人)也不知要高出多少倍,可他们那种文明是你们所不喜欢也不屑一顾的。

 

  不然,难道你们承认还有其他宇宙真理?真是那样,强调你们信仰的是宇宙真理又还有什么意义呢?从你们的口气、语调就知道,你们的宇宙真理就是最大最好最high的,别的真理都不如你们那个真理。

 

  不过,前天在一位朋友的网文中也还是看到说,你们所说的宇宙真理毫无逻辑性,连1+1=2都不如。1+1=2才真可以说是宇宙真理(大卫·休谟称之为公理)。我这位朋友的意思和皇帝新衣中那个孩子一样,无非是说把自己信仰的主义看作宇宙真理者不过是在裸奔。

 

  4

 

  先前,你们对宇宙真理的定义,就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谁穷谁光荣,谁富谁狗熊。这在资本主义、资产阶级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只有疯子或叫大脑进水的人才会这样想。

 

  不过,还记得四十多年前在中国大陆上映的一部叫《青松岭》的电影吗?其中反面人物也就是那个所谓落后分子就偏偏跟你们反着来,竟宣扬“谁富谁光荣,谁穷谁狗熊”。

 

  可见,那些年,根本不是代表先进的执政党在领导中国,而是代表落后的执政党在把中国引向倒退。

 

  现在看来,当时一个落后分子的思想先进性远远胜过今天称作宇宙真理的信仰者,胜过一个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执政党。我甚至相信,当时如果由这个所谓落后分子组织一班人马领导中华民族,中国至少要早二十年实行改革开放,中国人民也少受很多罪。

 

  这个国家之所以是今天这样一幅官不官像官、民不像民,群体事件不断而无穷混乱的景象,正因为一个国家的所谓主流思想往往还不如一个中国普通百姓的思想先进。因此,我有理由说,再过四十年,回过头来看,今天一个中国普通网民的思想也要比像戴旭、孙临平这样的所谓“将军”、杨晓青这样的所谓“教授”以及整个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进步。

 

  不错,1978年后你们多少有所觉悟因而有所改变,并称之为改革开放,但主流们的思维定式一直没变,即一切你们尚未认识到的那些本属于整个人类的自由、快乐、幸福,都是资本主义都是资产阶级的:宪政姓资,结社姓资、罢工姓资,游行姓资、民主姓资、自由姓资、公民社会姓资、公民权利姓资、司法独立姓资、三权分立姓资,几乎一切代表现代人类社会高度文明的东西都姓资,都不合中国国情,因此,这些也就都是信仰宇宙真理的你们所反对所不能容忍的。

 

  其实,可爱的信仰宇宙真理者们,你们说对了,正因为那些东西都姓资,才让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成为高度文明的国家,而我们这种不愿姓资的国家也就只能是“发展中国家”,只能跟在人家屁股后头向前拱,总希望甚至一次次以国家的名义与人家商谈,请姓资的国家能卖点高科技给我们。

 

  5

 

  大半个世纪来,给世人一种假象,这就是你们似乎真的坚持了你们所谓信仰的东西。其实,谁都知道你们的所谓“坚持”是怎么一回事,也就是说你们的坚持到底为了什么。换而言之,并不是你们真的想坚持,只是你们不能不坚持,并利用坚持这个信仰来保护你们的财产,保护你们的家人,保护你们免受法律的审判以及维护你们那无耻的“尊严”,若是简而言之,就是你们十二分害怕在中国不坚持的后果。

 

  与你们不同的是,别看这个世界上有些国度的人们生活得再自由再幸福,上面已经说了,他们从不信仰什么宇宙真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还有一个叫宇宙真理的东西。

 

  西方发展到高度文明的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认为你们所谓“坚信”的宇宙真理其实就是一种社会“异端”,至多不过是一种社会(经济)学说,而且是极为平常的学说;特别是在经过近百年而又是在人类大面积实验后已经充分证明,这种学说即使不能说成完全行不通,也不能称之为如何科学,更与宇宙真理不沾边。而后世公认的经济学家、自由主义思想家哈耶克在他的名著《自由宪章》第八章中就认为卡尔·马克思不过是“一位异端的社会批评家”,后来遇到一位富有的老板即恩格斯,“使他能毕生致力于制定与宣扬一些他大多数同时代人所从心底里感到憎恶的学说。”

 

  不然,全世界有那么多原来与你们一样有这种信仰的人们也不至于绝决地弃之而去。我甚至有理由相信,即使“毕生致力于制定与宣扬”这种异端的马克思和那位富有的老板如果能活到今天,很有可能也会放弃这种学说。而你们之所以不愿意放弃,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你们在这种信仰下可以活得很滋润很快乐很幸福;一旦没有了你们信仰的这种制度的保护,你们也就会从天上掉到地下,你们就什么都不是了。这会让你们很不适应,甚至很痛苦。

 

  6

 

  好了,不多说了。你们知道,近半年多来,很多中国人都在谈论19世纪的法国托克维尔,谈论他的那本旧制度与大革命,谈论他在书中第三编第四章的那句据说像定律一样的名言——其实,对于中国而言,自己前几天看到的一行文字,似乎更有趣:

 

  “我们只要赢一次,你们就永远输了。”

 

  你说这是什么话!你说这对于你们而言该有多可怕呀——永远输了,宇宙真理不也就成了纸糊的了吗?而宇宙真理一旦不存在了,你们不也就彻底被否定了吗?你们的一生不也就白活了吗!

 

  前苏联崩溃就是一面大大的镜子。你说崩溃的苏联还会再现吗?也就是人类或说宇宙中还会有一个新苏联吗?反正自己觉得不可能,就像一个人死了不可能复生一样。

 

  中国自打秦始皇后,就不断有人歌颂“六王畢,四海一”。其实,人类在我们所能预见的年代的趋势都是与秦始皇大一统思想反着来的。没办法,这是人性使然。所以我说崩溃的苏联永远也不可能再还原了,这个宇宙中永远不会再见到一个新苏联。

 

  更有意思的是,你说像勃列日涅夫、安德罗波夫、契尔年科以及苏联那两千万真假信仰者们不是都白活了吗?至于那个斯大林,不是像希特勒一样,要永远被钉在俄罗斯乃至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了吗?

 

  当然,你们现在还不会这么认为,因为你们脑子进水了。正因此,你们才不遗余力地反对宪政民主、反对自由结社、反对新闻自由、反对公民社会、反对公民权利、反对司法独立、反对三权分立。人类的这些普世价值,是你们必须反对的。因为你们所信仰的与这些普世价值格格不入。

 

  不过,你们也不必害怕,因为你们一时半会儿还不会输的,当然你们也不相信会输。

 在你们这些人的脑子中,宇宙真理就像聚宝盆,就像上面说的二郎神的宝莲灯。一个是要什么有什么;一个是任何东西在这个宝贝面前都必败无疑。

 

  既如此,不管被你们称作“自由派”的那些人说得再有道理,由于他们信仰的不是宇宙真理,对当下的中国都很难起多大影响。你们的那一套是很能忽悠一些人的。

 

  既如此,那就让你们怀揣宇宙真理继续信仰或假装信仰下去吧!即使看不到这个宇宙真理的结果,也还是可以像司马迁在《史记·本纪第十二 孝武》要结尾处形容汉武帝的那样,明知那些仙人都是胡说八道都是骗子,也总还是“冀遇其真”。也就是说,不管多么不可信,你们也还是抱着很大的期望,至少假装抱着很大的期望。

 

  既如此,就让本人在这里再一次祝贺宇宙真理的信仰或假装信仰者们!哇噻!耶!
关键字: 闵良臣
文章点击数: 2435

 
english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