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4/2013              

野火:是沉默还是爆发?——由刘霞的无法忍让想到作为个体的公民运动

作者: 野 火

最近,刘晓波妻子刘霞之弟刘辉被以所谓诈骗罪判处11年有期徒刑。民间反响很大。很多人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词:报复。

早在刘晓波入狱的前两年,坊间就传出当局在做刘晓波的思想工作,劝他出国,而且也寄希望于作为妻子的刘霞能对夫君施压相应的影响,但11年的刑期已过了4分之一的岁月,不论是刘晓波还是刘霞,他们在当局眼中,就生生成了一个咬不烂,吐不出,还吞不下的硬骨头。这实在是伤透了当局的脑筋。虽然国际间的呼吁声浪近年有所减弱,但这块骨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放在墙内,总让当局感到如坐针毡。于是,气不打一处来,就只好把这股窝囊气恶狠狠地撒在无辜的刘晓波妻弟——刘辉身上了。刘辉对此突然降临的厄运当然也异常吃惊,因此他即刻当庭上诉,然而无济于事。

刘霞更是抑制不住积郁已久的愤怒,就像美国之音报道中的标题一样——《刘晓波妻子刘霞一怒发三诉,不再忍让》。刘霞认为,这完全是政治迫害。于是她忍无可忍,向看守她的警方提出要求会见莫少平律师。目前,三个案子均由北京的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代理。据莫少平律师说:“刘辉的案子上诉程序已经启动。刘霞作为他的亲属,更明确地表明了她的态度,即支持她弟弟的上诉。她自己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年多,她也签署了委托书。作为律师,接受委托之后,我们要有一段时间去准备这些诉讼材料。”
但我认为希望甚微。莫少平律师也从专业的角度解读了在这个人治社会下的法律悖谬现实:“这次启动程序,包括刘霞自己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不能对外通电话,不能上网,不能见朋友,一周只能去探望一次父母吃一顿饭,一个月去监狱探视他的丈夫。一切都与外部隔绝。她认为是非法监禁,非法限制她的公民自由。她甚至给习近平主席写过一封信,她说我到底是什么罪名,为什么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难道我是刘晓波的妻子也是一个犯罪。之所以启动程序,很重要的原因是她弟弟被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她认为这是对她家里的政治迫害,不能再忍让了,必须站出来主张自己的权利。”

莫少平律师现在已受刘霞委托正式起诉北京市公安局,因为该局是具体实施限制她人身自由的单位。莫律师说:“据刘霞讲,刘晓波本人也同意(申诉),他曾几次提到过申诉的事情,只是始终没有启动这个程序。”

刘霞感到无法再忍让。因为她认为弟弟是冤枉的,是受了她和刘晓波的政治牵连。丈夫刘晓波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于2009年12月被北京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诺贝尔评奖委员会2010年10月宣布刘晓波获得当年和平奖之后,刘霞也随即被当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刘霞的不能忍让,让我想起不久前另一位搭乘高铁的河北小伙子在冤屈之下如何奋起抗争的情景。

我在网上看完这段视频(http://t.qq.com/p/t/239802109774806)后,不禁有肃然起敬和反躬自省的感受!

视频里描述的是,这个小伙子因在坐车途中丢失车票,出站时被几个铁路验票员强行要求补票故而一怒冲天的故事。怒问用意何在?既然所有乘客都被要求用身份证实名购票,而且在售票处还备有监控录像可查,为什么铁路工作人员还要不由分说地勒令这位小伙子回头再去补票呢?当时,这位本来还只是据理力争的小伙子在被这种权力的横蛮激怒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铁道部无耻!我操!”
“我买了票,有监控录像可查,为什么还要我再买一次?”
“站长,滚出来!我要出站!为什么不让我出站?”
“习——近——平,请你给我做主!”
“……”

“这是一条真汉子!”这是许多网民在跟帖中对这个小伙子赞叹有加的评价。因为他不同于许许多多习惯于一再忍让的顺民。我看到许多人不无沮丧地承认,自己在遇到此种状况时也曾被无奈地补过冤枉的一票。而这位小伙子他用自己的奋起反抗诠释了“公民”二字的要义。他用自己不屈服于邪恶官权力的维权行动,展示了一个公民应用的作为和担当。简直可以当作是一次具有公民运动雏形的典型个案。

在中国,从上至下的官权力都浸淫于高度集权的惯性之中,官方认为公民维权就是在挑战政府权威。所以,在国家权力的合围之下,维权农民、底层市民的处境便愈发艰难。于是,许多中国人在遇到不公、打压之类无力抗争的情况,都首先会想到“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人生哲学。不与官权对抗,宁可自己受辱。这是国人明哲保身的通识性信条。然而,十分可贵的是,这位被众多网民称为“勇猛的小伙子”的普通乘客,总算成为了逆来顺受之中一个大写的例外。同理,刘霞作为温良知性的女性,一开始也显然是在竭力忍让,但忍让的结果并未换来公权力的丝毫同情。我们国人正是因长期习惯于遇事不公时的一味忍让,才使得公权力得寸进尺,为所欲为。所以,在中国最亟需的,不是理论上的启蒙,而是恢复常识。是要让公民权利意识内化为每一个人心里的常识和行为。只有大多数人都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有个人尊严也有公民权益的自然人,公民运动才会逐渐形成一个立体的运动。只有立体,才能构成纵深感,而不是孤独感或平面感。

公民运动,说到底就是在极权社会条件下非暴力不合作的和平民主运动。其核心价值就是信守公民责任,发扬公民精神,告别专制奴役,捍卫普世价值,追求人间公正、道义良心、乃至完整的人格。本来这些美好的价值观,本应成为每一个公民的精神信仰,但在中共政治恐怖和威权体制下,人民的自我、自由、尊严和正当的权益,在很多时候都被无声无息地剥夺殆尽了。于是乎中国至今普遍只有臣民、顺民,而没有公民。真正的公民,不应仅满足于统治者自诩用来当作赏赐的生存权,而且更应该拥有参与政府权力的行使和与之相适应的监督官权力的公民权。

刘霞的不再忍让,也许暂时无法撼动庞大而邪恶的国家机器,但至少她奋起用 “一怒发三诉”的公民行动,向当局展示了她那不可轻侮的道义形象和抗争决心。虽然一个弱小的公民个体力量,根本不能改变整个国家的不合理形态,但一旦找到了联合起来的呼应途径,那么,再强悍的官权意志,都会在声势浩大、团结一心的公民运动面前轰然坍塌。中东茉莉花运动对中国不就是一个来自远方的生动启示吗?

尽管公民运动在当今的中国还没有形成规模的成熟条件和培育空间,但随着官权力日后在民意中渐渐减弱,人民的民主权益意识渐渐苏醒,总有一天,觉醒的公民社会之崛起,会令傲慢的官权力俯首称臣。

人民如果不能对政府形成必要的约束,政府就会有机会公然违背权利保护之职责,反过来肆意侵害人民的权利。而政府力量如此之强大,则更容易使侵害权利的行为变得异常可怕!这是必然的规律。因此,努力建设公民社会,既是对这个行将溃败的权贵社会之拯救,也是对国民奴性人格的一种自我救赎。


关键字: 野火 刘霞
文章点击数: 3127

 
english twitter